第三十三章:儿子(一)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三十三章:儿子(一)

秦厉北站起身来,剑眉都快皱成了一团了,简南根本顾不得其他,红着眼睛将团团揽进了怀里,低声一遍遍地唤着儿子的名字:“团团,团团,团团,你吓死麻麻了!你跑哪儿去了啊?乱跑什么啊你?麻麻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会有坏人来把你抓走的!你被抓走了,麻麻会去死的你知道吗?” 简南不敢想象,这要是团团真的被拐走了,她得疯成什么样子! 团团被简南的反应吓到了,反手去搂简南的脖子,呜呜地哭了起来:“麻麻~对不起~呜~团团不敢了~麻麻~团团不敢了~~” 简南抱着儿子,再也忍不住了,嚎啕大哭起来,吴心意随后跟了过来,见母子两人抱头痛哭的样子,还有秦厉北也在,一时间误以为是秦厉北将团团带走的,暴脾气一下子直冲脑门:“秦厉北!只要有我在,你敢动她们两个人一根毫毛,我都不会放过你的!” 秦厉北莫名被骂,也是很生气,脸色瞬间阴沉下来,却是一步步朝简南走过去:“他,是你的儿子?” 简南将团团抱紧,矢口否认:“你别乱说!” “简南!”秦厉北抓住了简南的肩膀,像头暴怒中失去理智的狮子,在自己的领地被人侵犯之后的绝望反击:“他是你和谁的儿子?!简南!你告诉我,你亲口告诉我,他是谁的儿子?你特么和谁的儿子?” 简南啪地拍掉了秦厉北的手,咬牙切齿地冷笑:“秦厉北,你怎么还不去死?” 秦厉北死死地掐着简南下颌,力气大到令她毫不怀疑再这样下去自己的骨头就要碎掉了,简南挣扎了起来,动作太大吓得团团还没止住的眼泪又开始往下掉,团团一边哭一边咳嗽,以为是自己乱跑才让麻麻和帅叔叔吵起来的,团团呜呜地哭:“麻麻,团团害怕,麻麻不要吵了~” 简南怕团团心里有阴影,将他更紧地揽进了怀里,低声安抚:“团团不怕,没事的!不会有事的!你很安全!” 简南毫不畏惧地直直看进秦厉北的眸子里,那里面眼球里布满了红血丝:“秦厉北,有什么话,我们另外找时间说。” 秦厉北见团团在简南怀里缩成了小小的一团,哭得可怜兮兮地,莫名触动了心底最柔软的那一部分,怒火仿佛在一刹那间被团团的眼泪浇灭了。 秦厉北冷静下里:“好。” 恰好这时候,通知了黑衣保镖在外面继续找后进来帮忙的白月笙,也走到了急诊室的这条走廊上。 他奔了过来,语气关切:“你怎么了?团团出什么事情了?” 顿时,白月笙的这句话给了逼迫自己冷静下来的秦厉北狠狠的一耳光,所以,他是你和白月笙的儿子,孩子也就三岁多,出国前怀上的,秦厉北觉得自己特么的就是傻逼!天字第一号大傻逼! “没事,团团回来了。谢谢你,这里没事了,你先走吧。” 白月笙扫过全身绷紧的秦厉北,这三年里,在商场上,他和秦厉北交手了无数次,然而没有一次,他见过秦厉北完全失控。这是连一年前元北全年度最大的风投项目上,即将血本无归的情况下,秦厉北都没有出现过的情况。 “我送你回房间,你现在应该休息。” 秦厉北眼睛血红,恨意更是溢出了眼眶:“白月笙,这是我和她的事情,你最好滚出去!” “这是医院,公共场合,不是你秦家的地盘,我站在哪里,你没有权力管这么宽!” “是吗?”秦厉北憎恶地盯着白月笙:“白月笙,别逼大家撕破脸皮,这样对谁都没有好处。” “我们永远不会站在同一条战线上,何必自欺欺人。撕破脸皮,不过是再一次,而已……” …… 简南却拒绝了白月笙的保护,对秦厉北露出了一个嘲讽的笑容,道:“秦厉北,你不爱我,你给了名分的是王瑶,给了爱情的是沈扬诺,你还有什么资格要求我的爱情和忠诚? 简南声嘶力竭:“你有什么资格!” “很好,很好,你口口声声说爱,转脸就上了别的男人的床,连孩子都特么生了!简南,你够狠,要说这世上谁对我的报复最狠,除了你还操他妈的有谁!” “呵,秦厉北,要说背叛,你才是顶级玩家!” 心底压抑了四年的悲愤与委屈在这一刻全部爆发了,简南如醍醐灌顶,突然就明白了,她和秦厉北两个人是与生俱来的仇人,每一次的对峙都会是一场试图用痛苦与愤恨打击对方软肋的战争,烽火连天之下,周遭的一切只能是无法幸免。 …… 这是他们两人之间的事情,吴心意本想着让他们自己面对面解决,但在一边看到现在,忍不住转身,她看不下去了,秦厉北这个贱人! 吴心意将拳头握得咯咯响:“秦厉北,你赶紧在我们面前消失!” 秦厉北嘲讽地笑了笑:“我肯定是疯了,简南,我被你逼疯了!” 此时此刻,秦厉北在白月笙身上灌注了他这辈子最大的恨意,他从未这么恨过一个人,一想到他曾经碰过简南,抚摸她的肌肤,亲吻她的唇瓣,水乳,交融,甚至有了一个孩子。 他真的想杀了他,白月笙怎么敢碰她,那是他连灵魂都可以出卖都要保护的人,白月笙居然碰他,秦厉北恨不能现在就把他碰过简南的手给剁成肉馅喂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