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章:我来了(一)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三百四十章:我来了(一)

秦厉北怒极反笑:“你说,要是他们知道,他们担着那么大的风险来卖命,结果你却付不起钱,会不会反而来追杀你呢?” 秦厉北一顿,枪口抵在了沈扬诺的小腿上,因为是春末夏初,天气微热了起来,沈扬诺又衣着礼裙,手枪属于铁器的冰冷质感,一下子惊得她陡然颤抖起来。 “秦厉北,我不会” 沈扬诺死不开口,秦厉北也没有那么好说话,直接开了枪,紧接着,便是沈扬诺凄厉的惨叫声,在空气中流动,惊得众人纷纷感叹,三少莫不是真的疯了? “我问一次,你拒绝回答一次,我就在你身上开一枪,沈扬诺,简南是我的命,和命相比,原则和底线特么的屁都不值一个!” 秦厉北带来的那些人纷纷面面相觑,为首的那个看向甄客,无声询问究竟该怎么办,现在要不要说点什么。 甄客摇摇头,这样的女人,不给她点教训,她是学不会,什么叫做,不该动的人别动。 沈扬诺哭得脸色都开始变得扭曲了,死死地瞪着秦厉北,好像是就在跟他犟着,也不开口,娇艳的朱唇抿得死紧,不一会儿,豆大的汗珠便从鬓角落了下来。 “我问你,简南在哪里?” “我不会说的!你死也见不着她了!哈哈哈!秦厉北,她夺了我的爱情,这就是她要付出的代价!” 砰,又是一枪,秦厉北从小被秦老爷子带在身边,该教的不该教的,都一一教导了,而这其中,学的最好的估计就是这一手枪法了。 秦厉北清楚准确地知道,打中哪里不会伤及要害,但是会让人的痛感加倍,甚至,还能流出看着十分吓人的鲜红血液。 沈扬诺又是一声哀嚎,惨绝人寰似的,叫嚷着咒骂简南的不得好死,然后在秦厉北第三次问出简南在哪里,她死硬着嘴说不知道的时候,她想要逃开,却是被秦厉北的力气桎梏住,哪儿也动不了,只能干瞪着眼睛,眼睁睁看着秦厉北在她的小腿上再次开了一枪。 她对秦厉北是一见钟情,哪怕明知道沈家人收养她只是为了培养再一个可以代替她姑姑与秦家联姻的工具,她的归宿注定只能是秦世昊或者秦世勋的时候,她还是动了心。 而且,据她观察,秦老爷子虽说不喜欢秦厉北,但是秦厉北秦家的几个儿子当中,是手段最高明的那个,像秦家这样的家族,祖上刀口舔血地挣下来一份家业,要的是有能者居之,所以综合观察下来,她要是想摆脱沈家的掌控,登上北城名媛圈子的第一人,秦厉北是最好的选择。 只是,后来她欲擒故纵的计划失败了,半道上杀出了个简南来,生生将她的一切夺走。 而且现在秦世勋也全然没有爱她的可能,一旦沈家或者是秦世勋发现自己没有丝毫可以利用的可能,那么自己最后还是死路一条。 何不放手一搏,来个釜底抽薪呢? 秦厉北的耐心已经快要见底,明明只差一点点,便可以让简南重新回到自己的身边来,偏偏沈扬诺这个女人挡着他,秦厉北毫不怀疑,若是沈扬诺继续僵持下去,他的下一枪,真的会直接对准沈扬诺的心脏。 在场所有人的脸色都不好看,他们已经不眠不休地在北城找了好几天了,但是现在只差临门一脚,却是硬生生地被这个衣着华贵的女人恰在这里,任谁都不会高兴。 “这是最后一遍,我问你,简南在哪里?” 沈扬诺仰起脸,认真地拒绝道:“你把元北集团给我,我就告诉你,简南的下落。” 原先沈扬诺不肯说出条件来,秦厉北没有办法,现在沈扬诺愿意说出来了,秦厉北自然是全部答应她,几乎是毫不犹豫,秦厉北便吩咐甄客办理相关手续。 甄客也没有迟疑,秦厉北原先手里头那些关于元北集团的股份,早就转给了简南,别说其他的,就算是简南真的死了,也只会作为遗产全部由那两个人事儿不懂的小家伙继承,又哪儿轮的上秦厉北来分配,因而在秦厉北开口的时候,甄客心照不宣地点头,转身便去了一边打电话。 秦厉北的立即答应给了沈扬诺不小的冲击,她是看着秦厉北如何一手将元北集团做到现在的规模的,在北城商界里面,元北集团也是数得上号的集团了,但是就为了个简南,便说给就给了,还是在受她威胁的情况下,以前秦厉北最讨厌别人威胁他了。 想到这里,沈扬诺都不知道自己是应该哭还是应该笑了,秦厉北还真的是豁得出去啊! 甄客很快地打完电话,然后走过来跟秦厉北说,事情已经吩咐下去了,但是因为手续繁杂,而且现在公证所已经快到下班的时候,很多手续只能明天处理。 沈扬诺自己便是开了个工作室,对上生意那是门清,便主动道:“那就现在写一份声明,加急刊登在晚报上面,我要全北城的人都知道。” 这样的话,就没有秦厉北反悔的余地了。 秦厉北自然是没有任何意见的,对除了简南和兄弟之外的人开出口头支票,貌似也不是那么难接受的事情。 事情很快就敲定了,秦厉北急着要知道简南的下落,但是沈扬诺还是有些顾虑,秦厉北还是很有可能在找到简南之后便一枪崩了她,因而她要先行离开。 于是乎,沈扬诺提出了自己的第二个要求,她抱着肚子,哀嚎着哭泣着,说是动了胎气,要去医院,而简南的下落,必须得等到了医院之后,才会告诉他。 秦厉北暗自告诉自己要忍,就算想要杀人,那也不是这一时间就可以做成的事情,现在是法制社会了,他不能在简南需要他的当口,将自己给折腾进局子,否则这一切就真的都是乱套了。 “甄客,你跟着人去医院,保证沈小姐不会一尸两命。” 甄客知道自己行动不便,一个坐轮椅的瘸子,在这里也帮不上什么大忙,于是点点头,便让手下人将他抱上车,然后吩咐司机开车去最近的医院。 车上,甄客看着身影渐渐模糊的秦厉北,不知为何,一股同情油然而生,他以前羡慕秦厉北,那是因为无论如何,他身边总有个叫做简南的女人,明明精明的要命,只要是她的,一丝一毫都不肯让,心也能够狠得下来,他在津市,听后山那些人报告过来的,简南出手做的那些事情,都觉得这样的女人,若是哪一天跟你对上了,一定是不死不休的结局。 但是对上秦厉北,便一点点防备都没有了,就像是这一次,丝毫没有发现秦厉北的装疯卖傻,反而将人小心翼翼地护着,跟老母鸡护小鸡仔儿似的。 他就没有这样的运气,年少时费尽心思想要留住的人,终究因为他的心思过重而没有一点点的停留,好长一段时间里面,甄客都爱上了他们的爱情。 然而现在,他眼见着秦厉北在绝望中冷硬地维持着那点可怜的理智之后,还是觉得,像他们这种人,谁的身上没有几条人命,还是不要妄想金盆洗手,妻贤子孝家庭美满了。 害人终究害己。 …… 虽然沈扬诺说了会给秦厉北简南的地址,但是秦厉北也没有完全寄希望于她,在沈扬诺离开之后,他还是派人再次将周围又搜索了一遍,但是依旧没有什么消息。 按理来说,他故意在沈扬诺面前打的那通电话,就算是沈扬诺要将简南转移,也是需要时间,他们立刻满不停蹄地赶过来,却还是晚了一步,那么,人总归不会是走太远的。 二十分钟后,秦厉北接到了甄客的电话,电话那头开口说话的却是沈扬诺。 “人就在以前简家的那间仓库里面,还有,我定了炸弹了,你最好还是在炸弹爆炸之前找到她,否则,明年的今天,你想见简南,就只能去她墓地上面了。” …… 简南还不想死,在死亡面前,人的潜力是无穷大的,她硬是从床垫上面滚落了下来,像虫子那样蠕动向外面,但是连半米的距离都没能成功,身上绑着她的绳子的长度便不够用了。 路衡更是被捆得死紧,连动一下都不行,简南不想放弃,回过头去试图用嘴巴咬断绳子,麻绳是绑匪特制的,哪儿有那么容易,简南呆愣愣地趴在地上,这下是连哭也哭不出来了。 炸弹计时器还在跳动,从五十秒开始倒数,简南闭上了眼睛,下一秒,却是听见了门被推开的声音。 大门推开后,漫天的日光随着冲进来的那人洒满了整个后背,神情焦虑,脚步凌乱,哪里还有俾睨天下的气魄,胡子拉碴,眼窝深陷,落魄狼狈的就像是街边的乞丐。 “南南!没事吧?” 秦厉北脱了衣服为简南裹住,门外同时冲进来许多的手执重型武器的黑衣人,一进门便训练有序地分散开来,对整个仓库进行检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