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一章:我来了(二)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三百四十一章:我来了(二)

简南被他抱在了怀里,紧紧的,紧贴着他硬挺坚实的胸膛,耳畔是声鼓如雷的心跳声,鼻尖是简南再熟悉不过的古龙水香味,混合着浓郁的烟味,这个男人,又抽烟了吧,都说了抽烟对身体不好,怎么不听呢? 简南点点头,硬撑着的思绪在这时候突然间便安静了下来,她软踏踏地往秦厉北身上一靠上去,催促着,“有炸弹,快走!” 秦厉北早就知道有炸弹的事情,因而也没有多想,很快便立刻将人护在怀里,起身往外面走去,但是,秦厉北忽略了绳子还扣着,根本走不出去。 他看了一眼炸弹计时器,身后的那群人什么都带了,但就是没有带剪刀,直接拿刀子砍吧,麻绳也不知道是用什么做的根本砍不动,这就很悲剧了,手下人面面相觑,场面安静的连风吹过的声音都听得见。 简南窝在秦厉北怀里,小声喃喃:“走吧,别耗在这里了。” “你们赶紧给我想办法!拆炸弹!” 时间明明很千钧一发,简南却突然觉得一切都定住了,安静的很,丝毫没有任何流动的痕迹,她抓住了秦厉北的袖子,用尽了力气,乞求道:“帮我照顾好团团和小止,求你了。” “你不会有事。” 秦厉北搂着她,连血液都在逐渐冰冻,路衡这时候已经被人扶了起来,靠着墙壁,大口大口地喘气,他凝视着紧紧相拥的两个人,不由地自嘲地笑了笑,还真是自作自受啊路衡。 路衡低下头,任由秦厉北的手下为自己松了绑,手腕活动了下,边忙着去拆炸弹。 炸弹的连接线在简南的身上,一旦简南解脱了绳索的束缚,炸弹便会立即爆炸,连带着仓库周围百米范围之内,全部夷为平地。 倒计时二十秒,简南推搡着秦厉北,要他赶紧带着人离开这里,秦厉北却扯过地上的绳子,将自己的手与简南的绑在了一起,还打了死扣。 “你……” “如果老天爷一定要你死,那么我们一起死。” 简南轻轻地笑了笑,笑容很软,脸颊边的酒窝很漂亮,满脸的脏污都没办法遮挡住她这一笑的真心实意,好像听见这世界上最好听得情话一般。 “秦厉北,我真的,很爱你。” “我知道,我知道,我不应该怀疑你,八年前是我错了,我不应该怀疑你背叛我……” 炸弹是人工合成的,路衡检查的时候,发现了其中是靠着牵引绳的压力来引爆的,其实绑着的那个人是谁,根本无关紧要,只要有个人绑在上面,就可以。 路衡抬头看了一眼简南,继而看向秦厉北,他答应过,会保护简南。 决定是在刹那之间决定好的,路衡的手握住了炸弹连接绳索的那段,继而抬头,笑眯眯道:“我找到办法了,秦厉北,割绳子,现在就把人带出去!” 秦厉北狐疑地看了路衡一眼,路衡笑意渐渐浓厚起来,得意地用口型说道:“她这辈子,都不会忘记我了。” 心尖一跳,几乎是立刻反应过来路衡想要做什么的秦厉北将简南抱得更紧了些。 “我们走!” 简南昏昏沉沉的,只感觉秦厉北抱着她冲出了仓库,她问:“路衡出来了吗?” 秦厉北还未开口,身后便传来震耳欲聋的爆炸声,火光冲天,热气蒸腾热浪汹涌而来,秦厉北一把将简南护在身下,牢牢地护着她的头。 简南恍惚中觉得自己知道了点什么,但是又不愿意深想,她很害怕,担心自己想的很快便会变成现实,那样残忍的结果,是她无论如何都不肯去面对的。 爆炸声和木制品燃烧起来的霹雳啪啦动静还在继续,简南握紧了拳,指甲深深地陷进了肉里面,捏得血肉模糊,失血过多的身体早已不堪重负,简南半眯着眼睛,喃喃自语。 “对不起……对不起……” 简南醒过来的时候,是在医院的病床上,窗明几净,香薰架子上面白雾缭绕,空调温度调的刚刚好,茶几上面,还有一束白色的小花。 简南动了动手指,回想了下之前发生了什么,但是想了半天,发觉除了轰鸣的声音之外,自己好像就不记得后面发生的事情了。 病房里面好像没有人,简南挣扎着想要起来,刚一动,便感觉到有人握住了她的手,低沉颓败的声音,喃喃响起。 “南南……” 简南撇过头去,一时间有些恍惚和惊讶。 高大英俊的男人一去不复返的样子,胡子拉碴脸颊消瘦,如黑洞般的眸子死死地盯着她,原本的满头黑发,现在几乎是白了一半,下一秒,凌厉的眸子起了一片水雾,眼角落下泪。 简南从来没有见过秦厉北哭,他一直是无所不能的,心脏也强硬冷漠的像钢铁一样,几乎没有任何事情能影响他至如此的地步,简南有点慌张,忙欲开口。 但尝试了几下,才发现自己声音沙哑的,根本说不清楚话来了。 “偶…露很呢……” 秦厉北神色有一瞬间的黯淡,却装着若无其事地笑了下:“在隔壁病房,你赶快好起来,好起来之后,我带你去见他。” 人没事? 那就好。 简南想着,再次沉睡了过去,这次是放心的,或许她那时候心里的猜测只是猜测而已,路衡从那场绑架和爆炸中逃了出来。 …… 见简南睡着,秦厉北为她盖好了被子,这才轻手轻脚地走出去,一出门,便被董邵和甄客堵在了门口,董邵心急口快,直接道:“人醒了?” “醒了。” “那你赶紧地吃饭休息吧,这么些天了,没吃没睡的,你要是垮了,阿南怎么办?” 秦厉北没有直接答应,反而是看向甄客,眉毛紧皱:“事情处理的如何了?” “都安排好了,今天下葬。” 董邵凑过来,小声地问:“秦哥,咱们什么都不告诉阿南好嘛?要是等会儿阿南就是要见路衡怎么办?” “能瞒一天是一天。” 路衡的事情,简南不能知道,至少是目前不能知道,她身上都是伤,骨裂、内脏出血这些都不算是什么,在被击打的过程中,脑袋里面有血块,医生给的建议是不要有太大的情绪波动,否则很可能伤到神经元,那样的话,容易造成大出血,到时候很难救得回来。 “好吧,那我们瞒着。” 董邵无奈地点头,他接到消息说简南已经被救出来的时候,简南已经进了手术室,但是从跟过去的那些人口中也探听到了一些细节,比如他们冲进小屋的时候,都以为他们的三少怀里抱着的是个鬼了。 浑身上下没有一块好肉,鲜血混合着不知名的液体,如同从臭水沟里面捞出来的一样。 饶是他们那种杀人不眨眼的,也觉得很恐怖,大概是在找人的时候,见过笑颜如花的简南,他们猛然见到自己找了大半个月的人,是那副人见人怕,鬼见鬼愁的模样,印象极其深刻。 “你先去休息会儿,这边我们看着,医生也说了,人醒过来就没有大事,接下来的事情,我们还有很多步骤要去做,这场战,远远没有到结束的时候。” 甄客异常愤怒,绑架简南已经不仅仅是对秦厉北的挑衅,是对整个城南别墅的无视。 秦厉北扶着门把,点点头,走了几步后回头,吩咐董邵,“等会儿帮我安排一辆车。” 董邵疑惑:“去哪儿?” 话音未落,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不可思议道:“你该不会是要去参加路衡的葬礼吧?” “他救了南南,而且,他手底下的那些人,也是时候收回来,否则,路衡一死,那些人被有心人利用,我们只会有数不尽的麻烦。” 秦厉北说完这个便转身走了,董邵和甄客站在原地,看着步履沉重,背影萧瑟,甚至原先为他们这些兄弟担起来的责任和义务,已经将他的肩膀压得有些弯了。 阳光从走廊旁的玻璃窗中穿透进来,投射出一束束明亮又温暖的光线,亦是将秦厉北的背影拉长,拉长…… 董邵觉得鼻子有点酸,像是跟甄客说,又像是在自言自语:“幸好阿南回来了。” 甄客玩起了手里头的九连环,灵活的手指翻飞,不一会儿便解开了。 “的确是万幸。” 否则,以他对秦厉北的了解,秦厉北这辈子就毁了。 …… 简南再次醒来的时候,是在凌晨,那时候病房里面没有一个人,简南手上来扎着针输液,动了动唇,发现疼的厉害。 她静静地想了很久,从被车撞上,被人迷晕带走,现在生命安全没有受到威胁,简南反而能够腾出很多时间来想,这一切究竟是为了什么。 绑匪的幕后老板显然是针对着她来的,并且一心想要毁了她的名誉,那么这世界上最想要她声明扫地的,来来回回也就是那么几个,幕后黑手的备选名单里面,人数并不多。 这就给了简南更加能够将敌人揪出来的机会,而且,还有那些照片,绑匪如果没有抓到,那些照片一旦被爆出来,最后的结局一定是万人所指。 她可以不管不顾,但是她不是一个人,身后还是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