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三章:父子(二)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三百四十三章:父子(二)

“哎呦,哪里是啊,老爷子就是想要试试田园山水的生活,这不,人老了呀,就是有点孩子气,想一出是一出。” “哦,这样也好。”秦世勋笑笑:“山上的空气清新,也比较适合养生。” 老管家点点头,不再说话,秦世勋折下一根窜在路中央的树枝,装作不经意地问道:“听说厉北的病已经好了,我最近见过他一次,虽然瘦了,但看起来精神不错。” “前不久来见过老爷子,两父亲差点又吵起来,二少啊,等会儿在老爷子面前,你还是别提起三少了,我担心老爷子会不高兴。” 秦世勋没想到老管家会对他说这些,感激道:“明白了,谢谢王伯。” “二少,我呢,年纪大了,也就多唠叨几句,你呢,也就当做是听一个老人家发牢骚,听听就好,至于要不要放在心上,你自己看着。” 老管家在秦家的地位不低,他陪着自家老爷子从年轻到现在,一路打拼,甚至好几次还从阎王爷手底下救过老爷子的命,更甚者,在万秦的很多事情上面,老管家的面子并不比自己的父亲低多少。 老管家愿意提点他,秦世勋自然是乐意听着的,连恭敬道:“王伯,您说,我听着。” “秦家之所以能够屹立几代人,到如今仍旧在北城商界呼风唤雨,靠的就是秦家人的一团心。无论内部如何看不顺眼如何斗争,到了面对外敌的时候,哪怕那人是对你的家族内部竞争对手下手,也是等于在你脸上扇巴掌。就是这样,秦家才走到现在。” 老管家叹气,“当年,老爷子的妹妹,也就是你们的姑姑,为了替大小姐报仇,老爷可以牺牲自己的爱人,这才让那些替秦家卖命的人,愿意忠心耿耿地效忠,明白吗?” 秦世勋突然觉得心冷,表面上看,父亲是什么都不管了,但是北城发生了什么事情,他却是了如指掌,而此时此刻,老管家会突然跟他说这个,估计也是得了自家父亲的授意。 那么就是说,父亲的意思是,现在真的是沈家终于在忍耐了这么多年后,忍不住狼子野心,对秦家出手了,父亲要他跟秦厉北联手,一起对付沈家? “明白。” “我也算是看着你长大的,你和你母亲你大哥都不一样,二少,若是你实在是做不到的话,大可以不必掺和进来,保持沉默就好。” 秦世勋这次是没有办法直接点头答应的,那是他的母亲和舅舅,他身上的一半的血,是沈家人的烙印,如何能做到袖手旁观? 不可能的,这件事情既然秦厉北也参与了进来,还死了个路衡。 秦世勋想,就算是前面的事情都没有发生,光是凭着绑架简南这件事情,就已经足够秦厉北发疯,而疯起来的秦厉北有多可怕,沈家根本没有人是他的对手。 推开院子的小木门,秦世勋便看见秦老爷子抱着个小娃娃在院子里面散步,今天天气不错,阳光细碎轻薄,却是实打实的温暖,这一山路走上来,秦世勋身上已经出了些汗,站在院门口等秦老爷子喊他进去的时候,微微有些气喘。 老管家走进去,在秦老爷子的耳边说了句什么,秦老爷子转过身来,看着不远处的小儿子,挥挥手,招呼他进来。 秦世勋有些受宠若惊,因为从小到大,在他的记忆中,父亲一直威严冷漠的,他从来没有对他们笑过,哪怕是她们在各种竞赛上面为秦家争得了荣誉,也从来没有见过他像个父亲那样,慈祥和蔼地笑笑。 但是今天却笑了,愣是给秦世勋弄得手足无措,愣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同手同脚地走进了院子,在秦老爷子手指的地方坐下了。 老管家进屋去端茶了,秦老爷子抱着小止,粉粉嫩嫩的小姑娘在秦老爷子的怀抱里,张着小嘴,吐着奶泡泡玩儿。 秦世勋看着小止,奶团子一样的小姑娘,真是可爱,他突然就想起了秦逸,那个在他记忆中,只匆匆见过两面的孩子,连一周岁的生日都还没有来得及度过,便离开他们,回到天堂的孩子。 秦老爷子戳了下小止的脸颊,惹来小止肉呼呼的小手抱着他的小手指,咯咯咯地笑了起来,好像是遇见了什么很好玩的玩具一样。 秦世勋都觉得这个世界莫不是玄幻了,父亲竟然会逗小孩子,眼前的场景,是他连做梦都不敢想的。 “父亲,我有些疑惑,想要和您聊聊。” “你说。”话音未落,秦老爷子便扭头朝屋子里的老管家喊:“老王,把小止的奶瓶拿出来,这小姑娘怕是饿极了,抱着我的手指头就要啃!” 屋里传来老管家的应声,秦老爷子这才转过身来,问道:“你不是有笑话想对我说?怎么么还不开口?” 秦世勋斟酌几句,继而开口:“前段时间,阿南被绑架的事情,您知道么?” 秦世勋心里早就对这问题的答案了如指掌,但是还是想重新确认一番。 “知道,厉北不是已经去处理了吗?怎么,还有什么问题?” 秦世勋抬起头,目光沉静,淡淡地一字一句道:“路衡死了。” 秦世勋意外地看见了父亲抖了抖的双手,他父亲在黑白两道混了一辈子,拿过刀扛过枪,什么事情没有做过,现在却手抖了,光是想想便觉得可怕至极,看来,那个关于路衡的流言,很可能是真的了。 “父亲,今天是路衡下葬的日子,墓地选在城南别墅后面的山上,厉北以兄长身份亲自主持的葬礼。只不过,这场葬礼是秘密进行的,并没有多少人知道,并前去观礼。” 秦老爷子沧桑浑浊的眸子里,深沉如许,良久后,才开口道:“那是个,很聪明的孩子,只是,还不够聪明。” 如果足够聪明的话,便不会因为一个女人将自己陷入那般两难的境地里面去,更加不会做出囚禁的事情,囚禁便也罢了,却又没有做好万全的准备…… 秦老爷子对路衡有诸多的不满,但现在却是一个都想不起来,他突然想到,路衡长的是什么样子的呢?好像匆匆的几次见面,他都没有认真看过那个被他抛弃的儿子。 他们将事情挑明的那天,路衡愤怒的悲吼似乎还在耳边回荡,他原本还期待着这个儿子会带给他什么惊喜呢,结果人就这么死了。 “世勋,你来与我说这个,是为了什么?” “父亲,我来是想要知道,路衡的死,阿南被绑架,这些事情,万秦会出手解决吗?” 秦老爷子抿唇,看向眼前这个无知无畏的小朋友,辨别不出喜怒哀乐的眼神令秦世勋心底不自觉地颤了起来。 “父亲?” “这件事情,我已经全权交给了厉北去处理,你有什么意见,自己去找厉北谈。还有……”秦老爷子一段长长的沉默之后,冷漠叮嘱道:“记得你姓秦,不要随便被别人牵着鼻子走。” 秦世勋低下头,他早该知道的,父亲对于秦厉北总是特别的,既然万秦的印章都交给秦厉北了,就算秦厉北要对付沈家,这背后,也是有秦老爷子的默许。 “我明白了。” 两人又聊了会儿,秦世勋临走前,看着亲自喂小止喝奶的秦老爷子,思绪万千中,也不知道哪儿来的勇气,认真问道:“父亲,是不是因为,我们身上流着一半沈家的血液,所以您才不喜欢我们?” 秦老爷子这次连头也没抬起来,不答反问:“为什么这么想?” 秦世勋早已确认,无论是秦家还是秦家之外,没有什么事情是能瞒得了他的父亲的,与其如此,还不如开诚布公地谈一谈,总好比藏着掖着自以为厉害来得好。 “母亲,大哥,我,甚至是小逸,我们这辈子总归是得不到您的喜欢的,不是吗?” “没有什么喜欢不喜欢的。” 秦世勋内心悲哀:“哈哈,父亲,您知道么,不在乎比讨厌,还要来的伤人。”秦世勋手府上了门口的铁栏杆,这才觉得自己站得稳了些,能够继续直面他的神祗般,威严冷漠,无心绝情的父亲。 秦老爷子浅浅地无奈地,笑了笑:“人的一生,身体里面爱的分量是有限的,给了这个很多,给另外一个相对的,就会很少。我不否认我自私,所以,对于我自私的结果,我也做好了去承担的准备。” 秦老爷子本不想将事情讲的如此明白,但秦世勋,他的这个小儿子,似乎很是多情善感,这让他意识到,如果再继续这样放任下去,最后的结果,只会是令秦世勋走入一条和路衡一样,后悔之后却仍旧回不了头的道路。 “我知道你对于你母亲有许多的维护,但是你也必须明白,你母亲手上做过的那些事情,足够好几次的牢狱之灾,若是外人,这世界上早就没有这号人物,而你母亲现在还活着,是因为我清楚明白,这是我自己造下的孽,后果再痛苦我也得担着。” “因果轮回,都是一样的,谁也逃不掉,世勋呐,你和他们不一样,所以我才将你放在万秦总裁的位置上面,你呢,年纪王也不小了,该睁开眼睛,好好看看你活在什么样的家庭里,不要整天总想着万事两全。” 说到这儿,秦老爷子终于在秦世勋的颓然中,起身转而看向他,每一个字都是掷地有声:“没有万事两全,只有轻重缓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