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四章:出院(一)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三百四十四章:出院(一)

…… 简南脚不沾地的在病床上面躺了三天后,身上浮肿有些消下去了,一等到医生说可以下地走动,便焦急地嚷着要去看路衡,上次董邵说医生不让带电子产品进病房,怕对路衡的伤口早场感染,她也就没有坚持,但是现在,她终于可以亲自去看看路衡了。 其实,她心里总是觉得怪怪的,脑海里面一直有道声音在说着什么,但是又不敢承认,她怕自己一旦承认了,就再也见不到那个人了。 简南抓住董邵的衣角,讨好地问:“你老实告诉我好不好?路衡究竟发生什么事情了?” 董邵开始挠自己的头发,挠到最后都快给挠秃噜皮了,都硬是憋着说不出一句话来。 “……阿南,我……对不起……” 简南的心从万米高空开始急速往下坠落,冲破层层迷雾,似乎便要到达事实真相的彼端,但是她执拗的不肯相信,明明随着身体的复原,脑子越来越清醒之后,心底的答案被她自己刻意地选择忽略了。 “董邵,你告诉过我的,路衡就住在我隔壁的病房,你现在再告诉我一遍,好不好?” 董邵哪里还说的出口,他以前撒谎那是成了习惯的,可是现在这种一出口便会被揭穿的弥天大谎,他对着简南,纵使再万般无奈,也是说不出口来的。 “……” 董邵的沉默无疑便是给简南的一记重锤,董邵的心直口快是她清楚的,但是现在究竟情况严峻到了什么样子的地步,才会让董邵连插科打诨都做不到呢? 简南往后退了一步,跌坐于床上,自言自语道:“如果,一辈子都能这么被骗着,那也是件好事,是不是?” 若不是被秦哥三令五申地警告过,董邵甚至于都要脱口而出‘你知道’这三个字,但是后来想想,好像简南早就已经知道这个认知,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这段时间,诡异的气氛在周遭徘徊,若是简南不清楚,那么才真的是令人惊讶的。 …… 简南像只乌龟一样,缩在了自己的龟壳里面,她觉得自己现在站在天平的两端,一边是面对残酷真相,一边是在秦厉北为她编造出来的的虚幻太平中。 董邵每天都来陪她,两个人也不说话,就是安静地坐着,各干各的事情,秦厉北突然忙了起来,总也不见人,倒是甄客,偶尔来几次,都会说上几句外面的情况,看起来就像是和董邵换了个人一样,明明是自言自语,却是望着简南。 简南有时候都忍不住地想,若是她没有任何回应的话,甄客便会一直一直念下去。 这天,董邵送来了一锅鸡汤面,味道很鲜美,面条很劲道,上面还飘着些绿油油的葱花,看起来可口极了。 董邵摆好了碗筷,偷偷地往房间外面瞧了一眼,继而飞快地收回视线,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地跟简南闲聊起来:“你猜猜看,我今天出门的时候,遇见了什么?” 董邵停顿了下,这么些天来,他说话的时候,简南基本是无视的,他已经习惯了,便继续自己个儿聊了下去:“一条白色的大狗,也不知道是从哪儿勾搭来的,和别墅里面的大金腻在一起,可好玩了。阿南,你来尝尝今天的面条,非常好吃,吃了之后保证你终身难忘!” 简南愣愣盯着碗里面的面,嗫嚅道:“董邵,我身体好的差不多了,带我出院吧。” 董邵听见这话,差点将自己手里面的筷子给直接咬断,紧张地问:“阿南,你还好吧?” “我很好。” 简南拿起筷子,眼泪啪嗒啪嗒地掉在了碗里面,她从来不知道,自己原来还可以这么有这么难过的时候,连控制眼泪如此简单的事情都做不到。 “阿南,其实你现在不着急出院……”董邵想到刚刚来的时候,秦厉北在车上对他的嘱咐,顿时有点慌乱,忙不迭地劝道:“医生说了,你的身体之前一直处于极度负荷支出的状态,急需要的是静养,现在好不容易有这个机会,就先把身体养好了,至于其他的事情,我们在呢,甄客回来,秦哥也恢复了,没什么事情可以难得倒我们。” 简南将头埋得更深了,不断地将面条塞进嘴里,眼泪唰地流的更凶。 “已经半个月了,沈扬诺还好好地活着,而路衡呢,你告诉我,路衡的结局又是什么?” 简南抬起头,一向温柔的目光中,冰封万里。 “你告诉我,你敢告诉我,路衡的结局是什么吗?” 董邵愣住了,在简南的逼问下,竟是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我若是一直在这里继续住下去,恐怕,沈扬诺还会活得更加滋润吧?”简南嘲讽地笑了笑:“在秦厉北的主持下,沈扬诺会死么?我不信!” …… 所有人都以为简南待在房间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自然是什么也不知道,但是周围人的闲言碎语,她还是可以听得见的。 就在今天早上,简南看见了电视上面的新闻播报,说的是沈家获得万秦的资金注入,将会与万秦旗下的私人医院联手进行药物研究,这条新闻一出来之后,沈氏药业的股份便节节飙升,而新闻里面还说,促进这一次秦沈两家合作的推手,是时隔两年半,重新回到众人视线的秦家三少——秦厉北。 简南以为,以秦家和沈家的姻亲关系,要秦家出面对付沈氏药业,那是不太可能的,而秦厉北作为秦家人,沈月芬还是他的大妈,总不好撕破脸皮,因而哪怕只是针对沈扬诺一点点的教训,秦厉北只要去做,她都可以接受,但是现在看来,沈扬诺对秦厉北来说,还真的是很特别的存在。 她坐在阳台上吹了一早上的风,看见董邵那辆骚包的红色法拉利开进院子里面来的时候,才重新回屋,屋子里面和阳台的温度自然是不一样的,简南的身体暖和之后,转念一想,路衡和秦厉北现在是敌人,要秦厉北为敌人的死复仇,这件事情还真的不是秦厉北会做出来的事情。 实际上,严格算起来,秦厉北也是没有什么理由,为路衡的死出头的。 …… “阿南,你冷静一点儿,是不是有谁在你面前说了什么?你别相信外人的话!” “安排我出院吧,还是说,你们也想把我软禁起来?” 董邵略怂,面对简南咄咄逼人的态度,他实在是不敢说出口,秦哥的确是有这个打算,现在外面看起来风平浪静的,但是很快便会有大风暴降临,秦哥自然是不会在这个时候让阿南出去闹腾的。 “阿南,你这次死里逃生,把秦哥吓坏了,秦哥现在这么做,也是为了保护你。”董邵转过身去,盯着门外看了好几秒,悠悠叹气,看来他这个传声筒是当定了。 “可是,路衡……” 简南说不下去,八年前就该死在简家仓库那场爆炸中的自己,还是迎来了属于自己的死亡,仍旧是爆炸,只不过,该说她是幸运的还是不幸的呢。 八年前的爆炸,她失去了父亲,八年后的爆炸,她失去了哥哥,这样无望的日子里面活着,下一次,还会失去谁呢? 或者说,她身边的谁,还会那么衰,被她连累到丢掉性命? 董邵大惊,忙解释:“你别想那么多,秦哥自会有打算的!” “那是我这辈子的债,我自己来还。” …… 简南坚持要出院,董邵没有办法,只好是立刻跟秦厉北请示,在走廊的尽头,董邵唉声叹气:“秦哥,咱们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干脆将我们的计划全部告诉阿南好了,阿南那么聪明,说不定还能为我们出点主意呢!” 秦厉北狠狠吸了口烟,继而吐出一个白色的完美烟圈,凝视着窗外天际处,逐渐浓厚起来的雷雨云。 “而且,我觉得吧,有些事情,还是开诚布公地谈一谈比较好,阿南不是那种蛮不讲理的女人,而且,毕竟路衡是为了救她才死的,连全尸都没有留下俩,阿南绝对不会甘愿就这么放过绑架犯,咱们继续将人困起来,最后,难道秦哥你不怕适得其反么?” “适得其反?” “是啊,刚才见阿南的那个样子,我便想说了,阿南现在这幅样子,和当初被路衡软禁的时候有什么差别?我们都是说着为了他好,可是究竟对阿南好不好我不清楚,但是我知道的是,阿南不高兴不开心不幸福!” 董邵一股脑地将自己的气愤说了出来,其实这些话他很早便想说了,但是那时候阿南似乎没有想要奋起抗争的意思,他说了也不会对秦哥造成任何的波动,那还不如什么都不说,安静如鸡也是一种能力。 “刚才阿南说的话,你也都听见了,秦哥,我忍不住想,阿南被路衡带走的时候,是不是也是这样乞求着路衡放她走的。” 秦厉北捏着烟蒂,只剩下短短的一截,但还在冒着火星,扑朔扑朔的,有点像黑夜中在闪烁的星光,微弱的光,然而仍旧看得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