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五章:出院(二)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三百四十五章:出院(二)

“安排些人,暗中保护她,还有,接下来,南南的安全由你来负责。” 秦厉北捻灭了手中的烟火,抬起脚步,朝与简南住的房间相反的地方走去,或许真的是惊弓之鸟,他当初费尽心思地教导那个傻丫头,不就是为了能够让她有能力自保,怎么在发生这些事情之后,就忘记了初衷,怀疑简南保护不了自己呢? 可,那段在他的世界中,没有任何简南消息的日子,最终还是像一根针死死地插在了他心头,天长地久,更古绵长地成为化石,就横在那里。 “秦哥!” 董邵追上来,在秦厉北身后亦步亦趋,为难道:“接下来,阿南若是想要对付沈扬诺的话,你,应该不会阻止的哦?” 秦厉北不解地看了董邵一眼,反问:“我动手,和南南动手,没有差别。” 这就等于是有了秦厉北的口头承诺了,董邵听着很是感慨,这样也好,省的等会儿他还得在秦哥和阿南之间徘徊纠结,到底该帮谁比较好。 …… 简南闹了一通后,隔天便被董邵给接回了别墅,更是出乎意料地见到了秦厉北。 客厅里面的摆设,一成不变,就连团团之前在屋子里面疯玩时,留下来的满墙的脚印,都还留着,和客厅里面沉重肃穆的氛围很是不搭调。 董邵絮絮叨叨地从院子里面进来,边提行李边道:“阿南,我的车技真实一如既往的神一般的操作,是不是……啊……呵呵……秦哥,你在啊?” 话音未落,便接收到秦厉北的一记眼刀,董邵里面变怂,像只大企鹅似的,挪啊挪地,挪到了楼梯边,丢下一句我去放行李,便溜了。 简南原地站着,一动不动,看着秦厉北手忙脚乱地将垃圾桶给踢到了一边,但是这不妨碍简南发现,整个垃圾桶里面,都是烟灰和烟蒂。 这人,莫不是疯了,抽烟抽这么凶? 简南本想先打个招呼,但是一想到电视新闻上面关于沈扬诺的报道,一时间又默默地生气起来,话到嘴边的好久不见,硬生生地止住了。 简南站在那里,安静地等着秦厉北先开口,然而秦厉北表面看似云淡风轻,内心却早已波澜壮阔,他自己做过的那些事情,虽然简南现在不知道,但是他心虚,一心虚便不敢多说话,更何况,装疯卖傻的那些年,还在眼前一幕幕地,如电影般一帧帧地放映而过。 秦厉北承认了,原先还不觉得有什么,但是现在想想,在自己装成傻子的那段时间里面,做出来的那些幼稚动作,好羞耻! …… 甄客有事来找秦厉北,从门外进来,见两人像是雕像一样的杵在客厅里面,顿时有点懵逼,若不是自制力足够好,差点便脱口而出,你俩是在玩一二三木头人? 甄客一来,秦厉北也就找着了打破沉默的借口,招呼甄客道:“什么事情?” 甄客不着痕迹地看了眼简南,瞥了眼秦厉北,手上做了个只有他和秦厉北两个人才知道的手势密语。 秦厉北微微点头,甄客接收信号后,也没有犹豫,直接道:“是津市那边的事情。今年六月份,全部工程便将全部完工,到时候,需要你过去亲自主持开幕仪式,还有,白氏那边的许叔,今天已经是第三次来找阿南了。” 简南问:“许叔找我?” “是。”甄客解释:“之前你被绑架的时候,为了将事态的影响控制在最小的范围之内,我们对外宣称的是,你暂时不能出门办公,所有文件资料,全部由许叔拿到城南别墅,等你过目签署之后,再通知许叔过来领走。但是你知道,这个所谓的‘你‘,说的是厉北。’” 简南看向秦厉北,真诚道谢:“多亏你的帮忙,谢谢。” “我们之间,要这么客气?” 秦厉北沉声后,简南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回答,他们之间没有这些客套,那还有什么呢? “既然我现在回来了,那白氏集团的事情,还是我自己来处理就好了,你刚恢复,手上肯定也有许多事情需要了解,我就不用白氏集团的事情来麻烦你了。” 秦厉北觉得自己心中怒火渐起,这个小丫头,他傻乎乎什么都不明白不知道不清楚的时候,她可以说照顾自己一辈子的话来,但现在他恢复了,就摆出一副要跟他断绝关系的样子来,这是要打着要气死他的意思? 秦厉北挥挥手,让已经在茶几边停下,端了茶慢慢喝着准备看好戏的甄客先下去。 甄客还有点莫名,怎么说赶人就赶人,卸磨杀驴,那点兄弟之情就算是喂狗了! 甄客气呼呼走后,简南望着秦厉北的眼睛,本能地便察觉到危险即将来临,急匆匆地便说跟着甄客一起走,去看看许叔来找她有什么事情。 简南转身欲走,身后传来秦厉北的冷喝,道:“你站住!” 简南心尖颤了颤,下意识便停住了脚步,只是拧着不肯转过身去,和秦厉北面对面。 “我恢复之后,有些事情记得,有些事情不记得。但是,我记得的那些事情中,有些话,我还是想要再问问你,跟你好好地取证。” 简南心中一紧,她隐约可以猜到秦厉北等会儿要问她的事情是什么,但是又不想这么简单地便回答了他,而且,万一他来跟自己争抢抚养费权的话,她该怎么办?找律师打上法庭么? 秦厉北转念一想,这还是最好的情况,若是不喜欢团团,继而跟柳璃一样觉得团团的存在让他们很没面子,那么团团便会处于极度危险中。 她忙道:“我这个人爱说谎你又不是不知道,那时候随便说说的,你别当真。” 秦厉北笑了笑,觉得突然紧张兮兮的简南好玩极了,便逗她道:“你怎么知道我要说什么?而且,现在科技如此发达,我要查一件基因鉴定的事情,拿到还查不出来吗?” 简南跟被踩着了尾巴的小猫咪一样,顿时就疯了,炸毛道:“你去做亲子鉴定了?!” “是,我只是对你说的那话,有些疑虑而已,而且,我猜想,若是我亲自找你确认的话,你不一定会愿意承认,既然如此,那么亲子鉴定是最好的方法。” 简南快被气炸了,这个男人怎么会是这样的?除了亲子鉴定之外,他还做了些什么事情? 秦厉北悠然自得地喝了口茶,老神在在的老干部模样,拍了拍自己的身边的沙发空位,道:“过来坐。” 简南警惕:“不用了。” “你,难道不好奇,亲子鉴定的结果么?” 那是自然好奇的,但若是秦厉北真的去做了亲子鉴定的话,结果她比谁都来的清楚,因而也没有必要再去找秦厉北进行确认,相反,简南此刻只想离秦厉北远远地,实话说,她现在还没有做好和清醒状态下的秦厉北,开诚布公地谈一谈的准备。 简南想要上楼,但秦厉北显然是不想要在今天如此轻易地便放过简南,因而直接道:“对不起。” 上楼梯准备去二楼书房的简南,在楼梯口处顿住,转过身来,惊讶地反问:“你说什么?” “对不起。” 秦厉北面色严肃,在简南看来,是难得的认真,于是乎,她反问:“你为什么要这么说?” 对于秦厉北突如其来的道歉,简南是莫名其妙的,但很快的,秦厉北便给出了答案。 秦厉北起身,朝简南缓步走去:“当年误会你的事情,是我错了,我不够自信,对我们之间的感情,也不够信任,才让你,独自一人过了那么多年的苦日子。” 说话间,秦厉北已经走到了简南的面前,将完全愣住的简南抱在了怀里,语气悲切道:“当年,那天早上,我真的是气疯了,其实你知道吗,我那天是和白月笙打了个赌,我们都在高顿酒店同一楼层定了房间,而白月笙告诉我,他会给你选择的机会,两个房间,看你最后选择的是走进哪一间。” 简南愕然,并不是这样的,白月笙没有告诉她这件事情,那天她原本是在家准备学校需要的一些证书,结果接到电话,说是秦厉北在高顿酒店的总统套房有危险,让她去救秦厉北。 简南还想要问的更加清楚一点,但是打电话的那个人没有给她更多的时间,她一说完,便讲电话挂断,而被这一通诡异的来电吓坏了的简南,找不到人帮忙,只好急匆匆地赶过去。 但是谁也没有料到,进了秦厉北的房间之后,她看见的是被喝醉了酒的秦厉北,面色潮红痛苦不堪地在床上打滚,简南本以为用冷毛巾擦擦便会好过来的,谁知道根本没有用,反而被秦厉北给用了强。 那段回忆十分不堪,但结出来的果子,也就是团团,倒是可爱的,乖巧伶俐,在她黑暗无望的生命中,给了她一个活下去的理由。 “可你,后来明明,不承认。” “我看着你从白月笙的房间走出来,我有疑虑,但是,那天早上我醒来的时候,躺在我身边的是沈扬诺……” 而还有一个原因,是秦厉北没有说出来的,那就是他和简南的关系。 他早就已经知道了简南是他的妹妹,却仍旧凭借着自以为是的可能,将身下的女人认作沈扬诺,无非是想要为自己寻求一个心理安慰和解脱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