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六章:准备(一)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三百四十六章:准备(一)

“……简南……对不起…………” 阴差阳错,才导致了五年的责怪和怨恨,一切都是造化在捉弄人。 简南无奈地笑了:“现在说这些,又有什么意思?” 秦厉北激动起来,搂在她腰上的手紧了紧,辩驳道:“南南,重新来过,我们重新来。” 重新来过?怎么可能? 从约城回国的那天,发生的所有的事情,都令她相信,这世界上对其他人或许有,但是对于她来说,根本没有可以重新来过的可能。 简南最后还是没有回答,秦厉北却是如何也不肯放手,他抱着简南,像是对自己说,又像是对简南告白:“等我死的那一天,便是证明我爱你的,最好时机。” …… 书房里,许叔站在门口,看着简南,简南翻着这段时间以来,经过秦厉北的手的格各式文件,良久之后,许叔忍不住问道:“小姐,您,身体可还好?” 许叔一直以为简南不见人的原因是身体出了差错,还一直担心若是简南的身体状况并不健康,而小姐还是个喝奶的孩子,白氏集团又会乱成什么样子。 “我没事,身体很好。” 简南翻完最后一页,发现秦厉北虽然大病一场,但是那逆天经商才能和金融头脑,并没有因此有一点点的变少,这些案子,文件,上面的批注,若是由她自己来决定的话,一定做不到像秦厉北这样好。 “少夫人,老爷前些天托人从局子里面传了话出来,说是想要和您见上一面。”许叔看着简南的脸色,见简南并没有不高兴,这才继续说了下去:“是这样的,前段时间,我一直见不着您,也没办法,您看今天,是不是能考虑下,去见老爷一面。” 白老爷子这辈子是彻底待在监狱里面了,若是全部按照简南的想法来的话,她接下来还有许多的事情要做,是不想去监狱里面和白老爷子闲聊打嘴炮的,但是,那毕竟是白月笙的父亲,简南犹豫再三,还是点头答应了。 就当成是看在白月笙的面子上,去见一面也是可以的。 和许叔敲定了时间,简南走到门口,开门看了看周围是否有人之后,退回书房内,将门锁上,临了还不忘记动两下手把,看看是不是锁牢了。 “许叔,我有件事情想要请你帮忙!可以么?” “少夫人但说无妨。” “帮我安排和秦家二少夫人沈扬诺,见一面。” 许叔疑惑,问道:“少夫人,您这是?” 简南心中早就有了自己的一个计划,路衡是如何去世的,简南决定,会让沈扬诺,因为杀人罪,而暴露在大众面前,让那些有心想要保住沈扬诺的人,没有任何的理由可以为沈扬诺脱罪! “还有,和白氏集团有长期合作的媒体是哪一家?你出面,告诉负责人,之后需要他帮忙出一篇报道,价钱不是问题。” 许叔实在是不明白,自从少夫人接手白氏集团之后,几乎不占用集团的资源,但是这次却一出手便是大手笔,也不知道,究竟是哪个人得罪了少夫人,惹得少夫人生这么大的气。 “好的,我明白了。少夫人,您还有其他吩咐么?” “帮我准备针孔摄像机和一处隐秘的会客地点。” 许叔点头之后,便退出去了,简南将人送到门口,见一小片在走廊尽头拐弯处消失的黑色鞋跟后,无声地笑了笑,也罢,听了便听了吧,反正,她还有王牌没有露出来。 回到书房,简南边给穆萌去了电话,不知为何,穆萌一直对她很是关照若说是为了之前她献血救了她一命的恩情,那么上次白老爷子的事情,便已经足够还完了。 但是穆萌就好像是生怕自己会跟她生分了似的,三不五时从隔三差五地便会打电话来喝她闲聊,也就是聊些女人之间感兴趣的衣服包包。 不得不说,有了穆萌姐听她嘟嘟囔囔地说些有的没的,聊完之后,自己的心口总会有一种和亲姐姐撒娇诉说委屈的感觉,感觉最好不过。 电话还没响上第三声的时候,电话便接通了,电话那边,穆萌十分惊喜道:“是南南么?” 简南点头:“嗯,是我。” “南南,你最近去哪儿了,怎么都没有消息,我前些天回北城办事儿,还想着约你喝茶逛街聊天呢!” 穆萌铃音清脆,笑眯眯的,听起来心情很不错,看来渝城那边,的确是很适合穆萌的生活,简南想着,由衷为穆萌她感到高兴:“我遇见了点儿事,最近才处理好。” 穆萌哈哈大笑起来,嗔怪道:“不是早就跟你说过,有事需要聊聊的话,就给穆萌姐打电话,虽然你穆萌姐现在不在北城了,但是电话不是很方便的么?” 像是穆萌姐他们那样的身份,说话都是艺术,简南听着弦外之音,笑着道:“那我就不客气,穆萌姐,你听我吐吐苦水吧,我一个人,实在是憋不住了,有你陪着我,实在是再好不过了。” “那好,你说吧,我听着,你穆萌姐可是知心姐姐哦!” 两人聊了一阵,穆萌越来越生气,怒道:“这算是什么事儿啊?沈家那位小姐,我见过,还一起吃过几次饭,看着是很和善的一位名媛淑女,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穆萌越想越气,这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的人?! “还有秦三少也是,人都这样了,还护着,是打算就这么护一辈子是么?!” 穆萌的气愤,听见简南耳朵里,已经没有什么额外的想法,事实就是这样,秦厉北仍旧和沈氏药业合作,打的是什么算盘,她想不明白,也不想去想了,反正事到如今,眼前最重要的事情,便是让沈扬诺付出代价。 “穆萌姐,其实,这周周末,沈扬诺约了我见面吃饭,我在想,沈扬诺是不是贼心不死,还想着对我下手,但是你知道的,我又不想让沈扬诺觉得我怕了她,这一趟是必须要去的,就是,若是能找个人在旁边看着,我也放心一些。” “那是自然,对于那种人,咱们提防一些是应该的,那个秦三少不作为,但是咱们得多安点心眼。” 简南知道,话说到这儿,穆萌姐是肯定会帮她安排人去围观的了,而这个人,必定是非富即贵,身份不凡,到时候,有了这位目击证人的证词,简南不相信,沈扬诺还可以洗白,还可以轻而易举便靠着沈家的权势掩盖一切,逃脱制裁,继续逍遥自在的活着! …… 隔天,许叔那边便传来了好消息,说是他让杂志负责人,以拍摄孕期封面大片的邀约,邀请沈扬诺在钟海旁边的法国餐厅见面,而针孔摄像机什么的,也已经全部就位。 简南表示自己知道,许叔见明明事情都在朝着一切都很好的情况前进,但是少夫人为什么看起来还是闷闷不乐的样子? 许叔试探性地问:“少夫人,您还有什么其他的要求么?如果需要的话,我都可以帮您去安排!” 白氏集团在北城经营了这么多年,也不是吃醋的,更何况,还有白家暗地里的那部分势力,这也是为什么,在白老爷子被关进监狱以后,面对着拱手捧到北城各大富豪面前的甜美蛋糕,各家都不敢直接上来咬上一口,连万秦集团没有任何动作的原因! 这要让她如何说? 说以前在元北当总裁助理的时候,便吃过一次针孔摄像机的亏么?那时候,她还是第一次知道,原来还有这种针孔摄像的骚操作,直接用来证明秦厉北私会情人的利器。 那时候她还义愤填膺,觉得这样做事很恶心,但是事实上,她现在也已经沦落成了现在这幅样子,还有什么是可以的,什么事值得不值得的,已经不再重要了。 “就是,想起了以前发生过的一些事情,没事。”简南笑了笑,安抚道:“这件事情辛苦你了,许叔,还得再麻烦你一次,到时候让杂志主编统一好口径,他们的确是有这么个拍摄计划,但是那天公司临时有事,迟了些出发,等紧赶慢赶赶到约定地点的时候,就已经出事了。” 许叔点点头,突然间又觉得不对劲儿,什么叫做,已经出事了? 许叔惊讶:“少夫人,您这是要做什么?之前和您提起过,要和老爷子会面的事情,我已经安排好了,就在这周周末,等您和沈小姐见完面之后,便直接让司机载您过去,老爷子那边我也已经说好了!” 简南没想到,白老爷子竟然会那么着急地想要见她,这里面,应该不会有节外生枝才对,简南不由得多看了许叔一眼,将许叔看的心虚。 “老爷子还特地嘱咐了,想让你带些小姐的照片过去,老爷子最近想孙女儿了,想见见小姐最近变成了什么样子。” 想小止了? 简南不置可否,她不觉得一趟监狱之旅,便可以将人变得珍爱家人,白老爷子当初可以将你白月笙丢在孤儿院几年不闻不问,现在突然想孙女儿了,想尽天伦之乐? 那是比笑话还要好笑的事情。 而且,简南想,她从艾淼那儿知道,白老爷子和秦老爷子曾经是朋友兄弟,看来真是臭味相投,都是为了家族事业成功荣誉,而连家人子女都可以牺牲的狠角色。 “我知道了,既然你已经和老爷子定好了时间,这原本也是我答应的,那么我不会故意让你难做的的。到时候,你派人在餐厅门口等着我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