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七章:准备(二)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三百四十七章:准备(二)

…… 时间到了周末,简南很早便开始准备,一点点地画上了精致的妆容,挑选了最漂亮的裙子,走下楼梯的那一刹那,秦厉北的眼睛里面都闪着光。 “你,要去哪儿?” 秦厉北本来便清楚,他家的小丫头有多好看,平时的不施粉黛便虚构青春靓丽,现在刻意打扮之后,举手投足间,都自由万千的旖旎。 于是乎,惊艳了在场三个大男人的简南,微微笑了笑,她等会儿要去战场,现在的准备,都是为了等会儿让沈扬诺,输得心服口服。 至于秦厉北,他知不知道自己的安排不重要,但若是现在,秦厉北还要拦着她实行计划,那么,就是不可原谅的了! “出去办点儿事。” “我陪你一起去。” 简南躲过秦厉北伸过来的手,侧身往大门边走,边走边笑道:“就是一件小事而已,我自己能处理好,你应该很忙吧,我怎么好意思,耽误你的时间。” 话音未落,简南便被秦厉北给摁在了墙壁与他的胸膛之间,意料之外的动作,简南本以为秦厉北最多也就是派人将她拦在别墅之内,不让她出去,但是没想到,却是亲自动上了手。 “你想做什么?” “别冲动,南南,事情并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 简南一抬头,便撞进了秦厉北略带乞求的目光中,而这双眸子,就好像一张大网,将她牢牢地锁在了里面,她费尽力气的挣扎,却是无论如何都逃不出去。 “不是我想的那么简单?好啊,那你说,究竟哪里不简单了?你是不是认为,我真的傻到什么事情,都拎不清看不明?” 秦厉北一愣,简南浓浓的嘲讽,如针扎在心尖上,指尖抵着他的胸口,冷眼不屑。 “问问你的心,可以么,看看究竟,你所说的不简单,到底是因为什么!” 话落,简南指尖一用力便将秦厉北往外推开,不屑道:“我知道,沈扬诺连带着秦家和沈家,可是那又如何?杀人难道不用偿命的是么?我的眼界是比较小,我要的也很简单,就是要沈扬诺付出代价而已!” “你口口声声要沈扬诺付出代价,可这件事情,会将你自己也扯进来,到时候,团团和小止两个孩子怎么办?!”秦厉北亦是被简南的口不择言给气糊涂了,暴怒道:“你想要的不就是给路衡报仇么?万一你出事了!我们怎么办?!” 天知道,那段没有任何她的消息,也不知道她是死是活的日子里,自己是如何过来的! 小小丫头,心怎么就那么狠! “我不准!你给好好地在家里面呆着,哪儿也不许去!” 简南为了今天,动用了多少资源,背后政商界有多少人在等着她今天的这出戏码,若是错过了这次的机会,那就不知道该等到什么时候了。 今天是只许成功不许失败,无论是谁,都不能阻挡她踏出别墅大门的步伐。 “你,难道也想像之前一样,将我软禁起来么?” 简南的冷脸,落在秦厉北眼睛里,便如同一巴掌,狠狠地扇在了他的脸上,彻底将他从无边的愤怒中打醒,也将他离家出走的理智拉回笼来。 “……南南,我不是那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 简南反问,秦厉北哑口无言,只好眼睁睁地看着简南推门而出,上车后,车子绝绝尘而去。 甄客还沉浸在刚刚两人无形对峙的气场中,都要将他给掀翻了,董邵捧着蛋糕,默默地挪到了甄客身边,故意压低了声音,小声地问:“这是咋回事?” 甄客扭过头,扶额无奈道:“一个装逼什么都自己扛什么话都不说,一个太难过也对别人都没有了信任,唉,事情不该是这样的,我也不知道该为这两个人怎么操心了!” 董邵:“……其实,我也觉得还是阿南的做法比较爽,咱们本来就不用害怕沈家,或许根本就不用像秦哥那样想那么多,当初秦哥说要讨回代价,我还以为是最简单粗暴的方法呢,谁知道现在变成那么多勾勾绕绕的,还和沈氏药业有了合作,我光是想想,就觉得怄的慌!” 董邵的抱怨落入秦厉北的耳中,甄客见秦厉北的神色变了,立即出口打圆场,笑呵呵道:“这件事情,其实两个人想的都没错,只是,厉北,你要知道,路衡那可是阿南的哥哥,而且还是因为她才过世,简南的心情有多难受,你得多多理解才好,。” 董邵郑重地点头同意! “别的不说,单说你之前被兴和那边的曹爷暗中下黑手袭击,阿南可是跟疯了似的,转身便跟整个兴和单打独斗了,结果呢,不是将曹爷直接送进局子里面呆着了么?所以我觉得啊,阿南并没有你们想的那样冲动,或许咱们应该从别的方面去看看这件事情呢?” 秦厉北失神,甄客与董邵相视一眼,甄客无奈道:“或许对于简南来说,她生气的并不是你布下的局,而是你什么都不跟她说呢?” 秦厉北怔愣,是这样的么?简南横眉冷对的原因就是这么简单的么? 甄客和董邵等着秦厉北的反应,鱼缸里,小鱼儿悠然自得地游来游去,有时候还跑上来晃悠晃悠自己美丽的条纹,偶尔吐个泡泡,可爱的紧。 秦厉北拿了外套便向外面冲过去,他知道简南想要做什么,但是如今的沈扬诺什么事情做不出来,再继续僵持下去,他担心简南只会受到伤害! …… 简南如约到了餐厅,装作偶然经过的样子,见到坐在窗户边观景台上的沈扬诺时,十分惊讶道:“扬诺姐,你怎么会在这里的!” 也得亏沈扬诺当初将简南绑起来虐待的时候,是蒙着简南眼睛的,因而这时候,简南说起谎话来,也是脸不红气不喘的,维持着玻璃易碎的表面,维护着两人许久未见的热络的姐妹情谊,简南热情道:“我来这里见个朋友,扬诺姐,你呢,是来做什么的呢?” 沈扬诺万万没想到,今天会在餐厅遇见简南,之前简南成功从她的计划中逃出来的事情,她已经知道了,这个结果,令处心积虑策划了一场堪称完美绑架的自己,觉得有些挫败,但是后来想想,还是值回了票价的,毕竟,死了一个路衡。 沈扬诺微微一笑,死的那个路衡据说和秦家有些关联,而且对于简南这个贱女人,也有些说不清楚的情愫,能够拉上路衡去死,让简南伤伤心,也就够了! “好久不见啊,我的小姑子!” “是啊,好久不见了。”简南在‘好久不见’四个字上面加重了语气,继而笑得人畜无害:“相逢便是有缘,咱们这么凑巧,正好有些事情,我就坐下来和扬诺姐你聊聊吧!” 沈扬诺本想拒绝,但简南将这句说出口的同时,也将她拒绝的各个途径给堵死了,弄得她不答应也不行,于是只好强装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的,做了个请的手势,邀请简南坐下。 “想喝点什么?” “不喝了,我前不久经历了件大事,哦,厉北封锁了消息,扬诺姐估计还不知道的吧!” 沈扬诺明知故问:“什么事情啊?很严重吗?” “严重自然是严重的,扬诺姐,你知道么,我前段时间啊……”简南故作神秘:“被绑架了呢!你知道有多恐怖么?那个该死的绑匪啊,一句一句地辱骂我,让我去死,还把我和炸弹绑在一起,要我被炸成四分五裂,死无全尸呢!” 沈扬诺打哈哈:“呵呵,是么?” “是呢,哈哈,你都不知道,那些人有多么恐怖,特别是那个神经质一样的绑匪头子,听声音就跟杀猪一样的,要多难听有多难听,而且你知道么,她一直不敢让我看到她的庐山真面目,我想啊,肯定是长得其丑无比,才会连脸都不敢让人看见。” 沈扬诺咬唇,继续笑道:“既然平安回来了,那么就好好地休息一段时间,不要出来走动了,比较好的吧?” “不要出来走动?”简南跟沈扬诺比谁笑起来更加的好看似的,笑得如沐春风:“哈哈,这样不是会错过很多好玩的事情么?比如,今天,我就在这间餐厅,遇见了扬诺姐你啊!” “是啊!” 两人比着谁的演技更好,简南和沈扬诺聊了会儿,简南找了个理由便切入了自己准备好的话题。 “扬诺姐,我听说,人的轮回是真的存在的,上辈子你欠了谁的,这辈子你就得千倍万倍地给那个人还回去,而上辈子谁欠了你,自然便是也得千百倍地给你还回来!” 简南将视线落到沈扬诺将近足月,高高隆起的肚子上面,笑道:“扬诺姐,人家都说,儿女是父母上辈子的债,你说,那个该千刀万剐万箭穿心的混蛋女人,会不会生下来我路衡哥的轮回啊?转世投胎什么的,真的是有可能的哦!” 简南故意调整了语气和笑容,眼神阴测测地看向沈扬诺,沈扬诺被这个眼神看得吓了一大跳,身后似乎有一阵阴风吹过,冷飕飕的! “你这是在乱说什么?怎么可能呢!”沈扬诺辩驳着,她也听说过所谓的前世今生还债欠债的说法,但是,沈扬诺的手抚上肚子,这里面的这个孩子,真的会是已经惨死的路衡的转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