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八章:坠入深海(一)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三百四十八章:坠入深海(一)

沈扬诺被简南的一番话,说的开始难受了,好像真的能够想象到,十八年后的某一天,和那个叫做路衡的男人,长着一模一样的一张脸的儿子,会一声声地喊着自己妈妈。 光是想想,便恶心的不行,但是偏偏,简南还在继续说下去。 “不过啊,也真的是好笑啊,那个女人处心积虑的要我死,结果却是让我给逃了,扬诺姐,你看我现在活得好好的,真的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呢!还有啊,我被绑架了一回以后才发现,金钱是多么重要的东西,有了钱,就连买凶杀人,看起来都好像是超级简单的事情呢!”简南突然起身,凑近了沈扬诺,直勾勾地盯着沈扬诺略显惊慌的眼睛,好像是在说明天早上决定喝粥的事情一样。 “扬诺姐,你知道的吧,在除夕夜,秦家大宅的餐桌上面,老爷子可是说了,要让团团继承秦家的,我呢,原先是自以为清高,给拒绝了,但是后来想想,我也才明白,原来,这个提议,还是很有必要的!” “你想答应老爷子的提议?” 沈扬诺反问,简南点点头,道:“那是自然的,你是不知道啊,万秦集团的势力有多么恐怖,我的儿子要是成为了万秦集团的继承人,将来便是万秦集团的主人,到时候,作为皇太后的我,可是风光无限呢!” 沈扬诺紧咬着唇,瞪着简南,简南笑了笑,认真又得意道:“而且我儿子团团现在还小,等到成年也还有十几年的时间,这十几年的时间里面,我可就是那垂帘听政的皇太后,手握大权,可不是谁都能踩踏上一脚的了,到时候啊,我就会用上我所有的资源,去调查,究竟是谁害死了路衡,到时候,我一定让她不得好死!你说是么,扬诺姐,我的好姐姐,对我下狠手的姐姐!” “你?!” 简南欺身,逼近沈扬诺,你居高临下地看着她,笑得得意洋洋。 …… 沈扬诺紧咬着唇,瞪着简南,简南笑了笑,认真又得意道:“而且我儿子团团现在还小,等到成年也还有十几年的时间,这十几年的时间里面,我可就是那垂帘听政的皇太后,手握大权,可不是谁都能踩踏上一脚的了,到时候啊,我就会用上我所有的资源,去调查,究竟是谁害死了路衡,到时候,我一定让她不得好死!你说是么,扬诺姐,我的好姐姐,对我下狠手的姐姐!” “你?!” 简南欺身,逼近沈扬诺,你居高临下地看着她,笑得得意洋洋:“你是不是想要说,我凭什么如此地污蔑你?” 沈扬诺辩驳:“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简南淡然:“不知道也好,那我就给你好好地聊聊,看看究竟你的记忆中是漏掉了哪些事情!比如,把我的头踩进泥水里,让人不断地打我,还有,拍下那些恶心的照片!扬诺姐,现在想起来了吗?” 沈扬诺突然间像是抓到了什么救命稻草一样的,笑了起来:“哈哈哈,你提醒我了,照片,难道不担心那些照片会爆出来,然后你会带着众人的唾骂和白眼,过下半辈子么?哦。对了,还有你的儿子和女儿,他们长大之后,要是看见了那些照片,会不会对你这个水性杨花不要脸的母亲,有所怨恨呢!” 沈扬诺不信,简南会不害怕,那些照片只要一爆出来,就是简南一生的耻辱,更何况,简南不是平凡普通人,她的身份给予她金钱财富,但是也让她的私生活,变得敏感和脆弱了,只要稍稍有点过界,就会被钉在耻辱柱上,永不得解脱。 “你想爆出来么?那好啊!不过,有件事情我还是需要告诉你的,扬诺姐,您过不了多久便要将孩子生下来了吧,到时候,这孩子的出生,可就是婚外出轨实打实的证据呢哦!您既然想要给我送那么大的一个帽子,我自然也是应该礼尚往来,就一篇关于养女与养父之间不得不说的故事吧,您觉得呢?” 简南本来是没有往这边想的,但是之前和寝室选聊过天之后,她便多了个心思找人去调查了一下沈扬诺,然后发现了沈扬诺和沈家家主有着很不一般的密切关系,再深入挖掘一下,收买几个沈家的佣人,事情就很简单地便展露在她面前。 “你这个贱人!你胡说什么?!不要血口喷人,你自己不知道检点,现在想把脏水喷到我身上,你就是做梦!” 简南见沈扬诺的情绪被她激怒,很是松了口气,主编那边带来的人很快就会来了,到时候,这出戏码要恰恰好演到高潮精彩的部分才行! “我告诉你,明天这篇报道就会遍布整个北城,人手一份报纸,我想,任凭沈家家大业大,也不可能堵住悠悠众口吧,而且,沈家现在刚刚和万秦有了医药项目的合作,现在若是当家家主出点丑闻,哈哈哈,那可是致命的打击啊!” 简南恶狠狠地看向沈扬诺,故意拿起了桌边的刀叉,耀武扬威道:“那时候没杀了我,很意外吧,你说,杀人何必那么麻烦呢,拿把刀,找到那个人,一刀捅死不就好了。” 说着,简南故意将刀叉放到了沈扬诺轻而易举便可以拿到的地方,紧接着附耳到沈扬诺耳边说:“厉北跟我说,他喜欢我,想要重新在一起呢!你看啊,说有多喜欢你,到最后,不也是如此简单便可以随意向另一个女人说出喜欢这两个字嘛,沈扬诺,钱和男人,你哪一样留得住了呢?” 这句话,彻底将沈扬诺给激怒,接下来的事情,便如简南一开始预料和安排的一样,沈扬诺握着刀叉抵着她的脖子,说要杀了她,杀了她之后,沈家出点钱,就能找一个替罪羊去自首,然后她肚子里面孩子的身世秘密,也会永远地,随着简南的死埋在地底下,而她依旧是那个,光芒万丈,令人仰慕的名媛淑女! “你赢不了我的,简南你这个贱女人,到最后还是赢不了我的!!!哈哈哈!!” “我赢不了你?你确定吗?” 话音未落,简南便噙着笑意,迎上了沈扬诺手里拿着的刀叉,刹那之间雪白的脖颈处,便渗出了鲜血来,简南惊呼:“扬诺姐,你为什么,要杀我?!” 沈扬诺愣住了,她没想到简南会主动迎上来,正当她疑惑简南打的是什么算盘的时候,身后想起来浑厚的男声,便将她的疑虑给解释的一清二楚了。 来人是警察局的局长,他身边还有落后了一步距离的杂志主编,而两人在看到沈扬诺拿刀杀人的情景之后,俱是震惊万分! 沈扬诺的名声外整个北城是有目共睹的,平时除了经营一家服装工作室之外,还很积极地投身于公益事业,但是现在凶狠恶毒的沈扬诺,看起来完全就是变了一个人的样子! “……救命!!她要杀我!!!” 简南拼尽了全力地呼救,局长是穆萌专门请来的,最有疑虑,但是亲眼目睹凶犯杀人,一时间怒火滔天,直接上去将沈扬诺制服,怒喝道:“干什么呢?眼里还有没有王法了?” 杂志主编也跟了上来,他是拿了钱,自然得对雇主负责,因而忙去搀扶简南,关怀了下简南有没有受伤后,对沈扬诺怒目而视:“二少夫人,您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我还以为,之前的传言是假的呢!” 杂志主编惊恐万分质问沈扬诺的时候,局长已经打电话通知了手下的人赶紧过来,而后听见杂志主编说了这句话,觉得奇怪便问:“什么传言?” “我之前就听说了,前段时间白少夫人被一伙绑匪给绑架了,不要赎金,就是想要白少夫人的命,不过白少夫人命大,在爆炸中逃出来了!” 渔村那边的爆炸,是有这么一件事情来着,但是送上来的报告,写的是渔民炸药捕鱼的时候不小心弄出来的大动静,也就这么掀过去了,所以现在事实并不是这样?是么? 局长觉得自己的权威受到了挑战,这群人是将律法当成了游戏么?就这么随便的践踏? 局长很生气,后果相当严重。 “白少夫人,这位先生说的是真的?” “我最近的确是被绑架过一回,地点是在小渔村那边,也是九死一生地从爆炸中逃出来的。”简南唯唯诺诺地看了沈扬诺一眼,被沈扬诺瞪了一下,立马可怜兮兮地缩了回去。 简南看向局长,装做犹豫道:“本来,经历了那样可怕的事情,我都不敢出来了,今天是家里人劝了我好久,说天气好着呢,出来走走,我也不想让家里面的人担心,这才出来和朋友约着吃个饭的,谁知道遇见扬诺姐,我,我都没想到,扬诺姐竟然会这样对我!” 沈扬诺切实地被简南的表演气到了,而且她现在算是明白过来了,今天什么邀请拍摄杂志大片,主编亲自过来商量合作细节的啊,都是假的,都是简南这个女人一手导演的! 沈扬诺气急了,挣扎着要从局长的钳制下挣脱出来,奈何局长多年训练,五大三粗的,根本不给沈扬诺机会,于是乎沈扬诺便直接开口大骂! “你放开我!你是什么人啊你?知道我是什么人吗你?!呵呵,简南啊,白月笙,厉北,还有那个死无全尸的路衡,一个两个的男人还不够你玩的,现在又找了个老男人了吗?!你说你怎么就这么不要脸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