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九章:坠入深海(二)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三百四十九章:坠入深海(二)

尽管沈扬诺骂人骂的很难听,骂的内容也是千篇一律,但是简南是一点儿也不生气,这些话她已经听得很多了,现在沈扬诺骂的越难听越好,有这么多证人在呢,到时候起诉,证人的证言也能多倾向她一些! 而且,穆萌姐派来的这位局长,一向是以铁面无私著称的,若是亲眼见到了这样的事情,不可能无动于衷,所以,简南现在要做的,就是让沈扬诺再继续作死! “扬诺姐?你说什么?所有人都跟我说,是你想要我死,是你在背后操纵了这一切,但是我不相信的,你一直那么好,对我好,对其他人也好,那么善良,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呢?厉北还跟你合作了,他那么信任你!” 简南泪流满面,话是假的,但心底处抑制不住的悲伤,比什么都还要来的真切。 没有人跟她说过,路衡的后事是如何处理的,她也没有那个勇气,去问最后的路衡,是如何离开这个世界的,那么帅气的一个人啊,笑起来的时候,眼睛弯弯的,盛满了星空与大海…… 最后呢? 最后有没有,帮他打扮的漂漂亮亮的? “你恨我,那便恨我好了,但是路衡和我们之间的恩怨有什么关系?为什么连他都不放过?你就这么狠,那是一条人命!也是一个孩子的父亲!!!!” 沈扬诺笑了起来,“这就是我的目的,你现在痛苦么?简南我告诉你,我要的就是让你痛苦,让你的心遭受和我一样悲凉的感觉!” 在刺耳的笑声中,沈扬诺被局长叫来的手下带走,简南扶住椅子坐下,主编站在一边,犹豫了会儿后,便按照之前从许叔那边得来的指令去忙活了。 “这是你安排的?” 简南惨然抬头,反问:“王局长,你觉得,像是我安排的么?” 局长也觉得自己这样问是有点过分了,但是他职业的特殊性质,对于人性总是没有那么多的好感度,且这位白少夫人,和刚刚被带走的那位二少夫人,两人的恩怨纠葛恰恰好地便被他撞见了,如此巧合,他不得不多想一些。 “少夫人这是,有什么打算?” 简南伸手摸了把脖,拿下来一看,五指之间全部都是血液,凉凉的,黏黏的,简南缓缓道:“局长,这应该算是谋杀未遂了吧,我对于律法不是很清楚,但是谋杀未遂这种罪名,应该蛮大的,而且刚才您也听见了,沈小姐,之前还绑架了我,还杀了路衡呢。一条人命,难道还不够王局长您,有个底么?” 王局长来之前,只是接了个好友的电话,说是请他帮忙来照顾一下好友的妹妹,没想到,竟然会牵扯到这两位女士的恩怨纠葛里面来,也真的是万万没想到的系列之一了。 这两位女士,据他所知,来历出身都不是一般人,身后牵扯的也是北城几大名门望族,前一发动全身,到时候要面对的,可不是单单一位秦家二少夫人而已。 但是,好友的请求他有没有办法完全无视,否则当初他也就不会答应下来,今天也不会出现在这里了。 “那么,只有秉公办理了。” 王局长是个国字脸,不苟言笑的五十多岁的男人,此刻眉毛全部都皱在了一起,严峻道:“既然如此的话,那咱们喝茶的地方,也就只好换个地方了,请少夫人和我去办公室喝个茶吧……” …… 简南去警局录完口供之后,直接转去了帝豪花苑,她从董邵那边知道,路衡出事之后,秦厉北便派了人去帝豪花苑专门照顾夏铮,也没有多说什么,但是,夏铮那么聪明的孩子,应该知道哪里不对劲儿了…… 到时候,她该怎么告诉那个孩子,那么小,两父子相依为命那么多年,一份平淡的幸福,是因为她而毁掉的。 …… 帝豪花苑门口,简南站了许久,在心里建设了许多遍,最后还是没想好究竟该怎么开口,于是乎,简南打算先回车上去待着,想清楚了再来,谁知道,刚转身,便看见夏铮站在她的身后,手上抱着一大堆的书,正仰着头,笑眯眯地看她。 “姑姑!” 简南的心猛然一紧,在来不及反应的时候,眼泪便落了下来。 “铮铮,你这是?” 夏铮献宝似的跑到简南面前,举起手里的书本,认真道:“秦叔叔说,爸爸出差了,等我把这些书里面的每个字都读懂了,等我全部读懂的时候,爸爸就回来了!” “……秦叔叔,是这么告诉你的/” “小姐,先生是这么说的。” 简南往说话的方向看过去,这才发现,夏铮身边站着一位五六十岁的老妇人,而且看着,还很面熟,等再多看了几眼之后,简南便发现了,这位老妇人是秦家大宅老管家的妻子,王妈——也是她住进秦家之后,俺的对她和颜悦色说话的几个人之一。 “王妈,您怎么到这儿来了?” 王妈上前边开公寓的门边解释道:“我呢,本来是打算去环游世界的,可是啊,厉北那小子,打电话让我过来帮他的忙,还说的跟天塌下来的似的,我想了想,觉得不来也不好,这不就来了!” 说话间,三人已经进了公寓,铮铮跑到王妈身边,嘟囔着撒娇道:“王奶奶,你来了多幸福啊,有我这么可爱的小朋友陪你玩儿!” 王妈笑道:“哎呦,我们家铮铮这小嘴儿甜的呦!说的是啊,铮铮这么可爱,照顾铮铮可比我去环游世界好玩多了!” 简南见一老一少聊得那么开心,也跟着笑了起来,等铮铮跑去洗手间的时候,简南才小心翼翼地问:“您,知道路衡的事情吗?” “这不就是厉北那小子把我找来的原因吗?你们啊,,瞒得了一时瞒不住一世,我看呢,还是早点儿说出来的好,孩子聪敏,也敏感,这万一误会你们的本意,那么长大子之后,可就又是一笔烂账,所以啊,好好地说说,还有,现在这个年纪,还是要有亲人陪在身边,才是好的,明白吗?” 王妈年轻的时候,是个泼辣的角色,和王伯一见钟情二见结婚之后,便跟在秦老爷子身边做事情,整个北城道儿上的,没有人不知道,万秦秦老爷子身边,有个母夜叉。 而也就是这个王妈,连秦老爷子都另眼相待几分,并且,在简南和秦厉北眼里,那是真正的,不用另外一种眼光看待他们身份的长辈。 简南和秦厉北一直很尊敬这位长辈,因而,现在王妈这么说,简南同意地点头,比起事情本身,欺骗更加令人无法接受,更何况,已经见不了最后一面了,不能连最后怀念的权利,都擅自做主地剥夺了。 “王妈,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面,可能会发生很多事情,我不想让孩子也跟着掺和进来,所以,这段时间就麻烦您了,替我们照顾着铮铮这个孩子,等一切都稳定下来了,我会来接铮铮的,以后,铮铮的生活,我会负责下去。” 王妈点点头,似有话想说,但最终犹豫着,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出口,简南看着从洗手间出来,急乎乎地又抱着本新华字典窝到沙发上去,认真研读起来的夏铮,眼睛再次红了起来。 简南等会儿还得去赴白老爷子的约,以内也没有待多久,不一会儿便起身说要走,夏铮不舍得地跟着到了门口,简南蹲下来,与他平视,揉了揉他毛茸茸的小脑袋,道:“铮铮,你喜欢姑姑吗?” “喜欢!”铮铮欢喜道:“而且,不仅是我喜欢姑姑你哦,爸爸也喜欢姑姑呢!” 小家伙根本还不知道,所谓的姑姑究竟代表着什么,但是意识中,是记得自己那个没出息的老爸,惦记着团团的麻麻好久好久了,还没把人拐到家里面来的。 小家伙人小鬼大,决定亲自出马帮自己老爸加油助威了。 “姑姑,我爸爸很好的哦!你喜欢我爸爸吗?” “……” 简南一把将铮铮搂紧怀里,仰着头,生怕眼泪掉下来,被这个敏感的小孩子,看见。 “姑姑,其实我不是很喜欢喊你姑姑的,我还是比较喜欢像团团那样子,喊你麻麻的耶!” “好,那你以后,就不要喊姑姑了,喊我妈妈,以后,我会好好地照顾你的。” “真的吗?那么等爸爸回来之后,我们要住在一起么?” 铮铮现在越发觉得自家老爸真的很笨蛋啊,追了简阿姨这么久了,现在自己勇敢地提出来,简阿姨很快便答应了啊!真是高兴! 铮铮从简南的怀抱中挣扎出来,兴奋地说:“我以后也会和团团一起上下学么?我们班上的大胖子和他哥哥就是每天骑着自行车上学的哦!超酷!” 简南抱着路衡,想哭又不敢哭,硬是忍着,笑了起来:“铮铮想学自行车么?” 铮铮小鸡啄米似的点头,简南摸摸他的头,说:“那好,等以后,我给你们一人买一辆自行车,你和团团呢,就每天骑着自行车上学,然后可能小止妹妹也会和你们一起,好不好?” 有弟弟还有妹妹,有爸爸还有妈妈,这样的生活,就是铮铮一直所希望的,他高兴极了,在简南的脸颊上狠狠地亲了一口:“好啊好啊!” “不过,现在你还是个小朋友,得等你上了小学之后才可以哦,到时候,我们再一起去挑一辆,你最先换的自行车,好不好?” “嗯嗯~铮铮知道啦!” 王妈走到门外来,将铮铮拉到自己身边,挥了挥手,说:“去忙吧,把事情处理好了,再来,别不舍得,事已至此,就是你必须去面对和解决的。” 王妈重重地叹了口气:“我送你一句话,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你不是一个人,你还有儿女,还有人想要依靠你活下去,不要想着当好人,面对他们,好人,是没有办法保护自己的家人的。” 简南深深地鞠了个躬,跟铮铮挥手告别后,便径直离开。 …… 在会客室坐下的时候,简南有些迷茫,她大概有大半年的时间没有见过白老爷子了,最后在脑海中留下的关于白老爷子的印象,和此时此刻,呈现在自己面前的白老爷子的印象,不是很相同。 白老爷子叱咤风云多年,应该是高高在上俾睨众人的,哪里是现在,坐在简南对面,抱着个上世界印花老式茶壶,优哉游哉喝茶的退休老人家样子的。 “来了啊。” 简南冷漠脸:“您找我,我来了,请问还有其他事情么?” “想见老许没告诉你么,就是在这四四方方的地方待着,待久了啊,就特别想出去,想和家人见见面,你说,我手上那么多条人命,居然还有孙女,想想,都觉得很是不可思议。” 简南心里一阵咯噔,现在的她,草木皆兵,和她沾上的人非死即伤,她已经不敢去深想,白老爷子说的这些话,究竟是个什么意思。 “老爷子,我最近比较忙,如果您找我来只是想抒发一下作为爷爷对孙女的感叹的话,那么我已经听到了,也充分地感受到了您的感情,那么,我想说的是,我还有点其他事情要忙,就得请您原谅我,先离开了。” 白老爷子笑了笑,看着简南,感叹道,“你的脾气,倒是和你的父母都不一样,看着,就好像完全不是秦家人一样。” 简南承认,秦家人,倒是没有一个像她行事如此冲动的,就算是受到了敌人最惨烈的袭击,秦家人也能够隐忍的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那样,淡定地说说笑笑,直到布局完成,再将对方一网打尽。 但是她做不到,别人若是伤害了她,她甚至都能好好好的原谅,大师若是伤害的范围扩大到了自己身边在乎的人,那么,没有商量的,简南是一定要立刻报复回来,这才算完! “您究竟是想要说什么?” “我呢,前不久,见到了兴和的曹爷,他说,是你你把他弄进来的?” 简南挑眉,反问:“难道这个结果,不是您想的么?” 白老爷子眼睛一眯,仔仔细细地端详了简南无数遍,而后道:“哈哈,你倒是聪明的。” 简南也没有笑,就是默默地看着白老爷子,想要看看他,究竟葫芦里面卖的是什么药。 白老爷子看着简南继续道:“我和曹爷他,的确是不对付,当年啊,如果不是曹爷插手阻拦我调查艾叶的下落,原本,我是可以将艾叶及时地救出来,也就不会,眼睁睁地看着他死在我面前!” 这件事情,随着参与当年艾家秦家白家,三家人那一场动荡了整个北城商界混战的人都离开这个世界了,白老爷子可以说说话的人也没了,现在,既然简南知道了过去的事情,那么她就成了白老爷子挑中的,可以说说心里话的人之一。 简南道:“白老爷子,可是,您就算是有想要报仇的心,三十几年过去了,人都化成一堆白骨了,您还是什么都没有做,甚至还和曹爷称兄道弟,过了这么多年,甚至,还有生意场上的合作!” 简南笑了,讥讽道:“这就是您所谓的爱了一辈子?我真的是替艾小姐,得到您这样的爱而感到不值!” 砰地一声,白老爷子狠狠地拍了下桌面,怒道:“你这小孩子知道些什么?真的是不知道好歹!你觉得我没有替爱人报仇!那么,你呢,如果你知道,害死白月笙的杀人凶手是谁,你还会下得了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