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儿子(二)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三十四章:儿子(二)

脑海中的恶魔在叫嚣着,咆哮着,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 事实上,秦厉北这么想也这么做了,他完全的失去了理智,像癫狂的疯子一样朝着白月笙扑了过去,一拳砸在了他的脸上。 白月笙被秦厉北突然的发难大的措手不及,来不及反应之下只能是硬生生地接下了这一拳,下一秒就吐出了一口血,疯狂地扭打在一起。 简南对于事情的发展完全是处于一个蒙逼状态的,团团被她抱在怀里,用怀抱挡住了眼前拳拳到肉的血腥场面,两人毫不留情,秦厉北是正经受过格斗训练的,那种格斗训练就连上了战场,一个对五六个都不成问题,而白月笙,简南惊讶于他的武力值什么时候竟然能赶得上秦厉北了! 两人到了后面,就等于是在互殴,衬衫撕破了,纽扣都不知道飞到了哪儿,还有造型师精心打理过的头发乱糟糟地被汗水黏成了一缕缕,狼狈不堪,头破血流。 就连简南这种对于门外汉,都能看得出来,他们没有给对方和自己留后路,这根本就是要置对方于死地! “你们疯了吗!杀人是犯法的要坐牢的!”简南将团团交给了吴心意,连滚带爬地冲了过去,试图分开两人:“放手!秦厉北你住手!” 两人沉于酣战,根本没有理会简南的大吼,秦厉北一个翻身摁住了白月笙的脖子,对着太阳穴举起了拳头。 简南害怕了,她没想到,这四年里秦厉北都经历了什么,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幅杀人不眨眼的样子,那不是她认识的那个珍视生命,尊重对手的秦厉北! 简南扑了上去,一把抱住他的拳头:“秦厉北!你会打死他的!” “你,还在为他求情?”秦厉北顿住动作,扭头恶狠狠地瞪着简南:“简南,不舍得?” 白月笙躺在地上,额头的血顺着路线流到了眼角,将视线染红,白月笙喘着粗气:“我死了,白老爷子下一个就是拿元北为我陪葬。” “你!” 简南心狠狠地一震,秦厉北仿若路西法从地狱浴血而来。而她的脑海里,猛然闪过类似的画面,似曾相识的感觉实在是太过强烈。 咬牙不让自己想太多,简南现在只有一个想法,她不能让秦厉北做出错事,绝对不能! 简南死死地握住秦厉北的手,怒吼道:“元北是你一手创立起来的,你不要了吗?!” 秦厉北蓦然松了手,惊愕地看着简南扇过来的手,再低头,是哒,哒,哒落在地上的血珠子,鲜红刺目,简南手腕上的绷带早就脱落了,伤口再次裂开,团团被吓坏了,从吴心意怀里挣下来,哭着冲向了简南。 “麻麻!麻麻!” 秦厉北眼神一暗,看着团团的目光沉静如水,这无疑是给秦厉北哑火的手枪一个上膛的理由,他怒不可遏。 简南将团团护到身后,像头护卫幼兽的母兽,目光凶狠且无所畏惧。 秦厉北转身,凄凉地看了一眼简南,挺直了腰杆一步步往外走,背影萧瑟落寞,身后简南转身连看都不看他一样,抱着团团就被吴心意拉去了急诊室包扎。 …… 诊疗室里面,团团拽着简南的衣角站在身后,简南很后悔,团团这么小,今天这样一场大人之间的纠葛与混战,本来不应该让团团看见的,她这个母亲真是失职,连保护儿子都做不好。 吴心意气愤得直捶桌子,很想彪粗话,但是考虑到团团还在这里,便憋屈的忍下来了。 正在抹药水的医生絮絮叨叨:“年轻人啊,火气就是旺盛,什么事情不能坐下来解决,非要自残呢!你这个人本来就有凝血障碍,要不是正好在医院,这个一路得流多少血啊,生命是很可贵的,以后别动不动就打架啊!” 简南苦笑,她自然知道生命价高,但是她总不能眼睁睁看着白月笙死在秦厉北手里。 手腕上的伤口包扎好了,简南站起来猛然有些头晕,这么一闹,血糖肯定低了,还有脑震荡……简南暗叹自己时运不济,要抱团团,没想到一向跟糯米糍一样粘人的团团竟然晃晃手拒绝了。 团团的声音还带着哭腔,但却挺直了小胸脯,认真道:“麻麻,我四男子汉惹,我要保护麻麻,我自己奏!” 虽然连话都说不清楚,还带着小奶音,简南心里还是融成了软和和的一片,团团真的是上天派来拯救她的天使。 团团牵住了她的手,像个小绅士一样在手背上亲了一口:“呼呼~麻麻很快快好~~” 简南差点憋不住又要哭,吴心意赶忙插进来说道:“都已经这样了,为了安全起见,你还是直接就辞职吧,我们立刻回北城。” 简南想了想,秦厉北原本就心狠手辣,经过这几年报复心貌似变得愈加登峰造极,她觉得吴心意的提议是目前最好的办法了。 白月笙身上也挂了彩,就在隔壁的诊疗室里面,简南回病房前想去看看他,替秦厉北道个歉,也表达一下自己的歉意。 虽然白月笙一直不承认他就是当年的白大哥,简南也不知道他是这么从铁窗里面出来的,又成了白家的少爷,但是在紧要关头他还是出手帮了自己,简南敲门进去,里面却只有医生一个。 “不好意思,我想问一下,刚才在这里清理伤口的那位先生呢?” 正在整理病例的医生抬头,看了简南一样,说道:“哦!白先生啊!他早就走了,我刚抹完药水,白先生接了个电话就急忙忙地走了!” “我知道了,谢谢!” 看来是有急事,简南退了出去,心事重重地领着团团回了病房。 …… 当天下午,吴心意就订好了机票,简南这一次过来的时候,本来就是临时被抓壮丁,也没什么行李要带,便决定直接去机场。 走廊上,简南觉得有必要提前跟姜娜打声招呼。 “娜姐,是我,是这样的,我有点私事,没办法……”简南还未说完,姜娜便打断了她。 “秦总在哪里?” “……我,我不知道……” 刚才秦厉北走的时候她根本懒得去关心他究竟去了哪儿,现在自然不知道,不过姜娜会找秦厉北,会不会是因为公司出了什么事情? 简南问:“怎么了?” 姜娜吼道:“你是秦总的助理,连秦总的行踪都不知道?工地发生了爆炸那么大的事情,伤员那么多,这会对集团名誉造成多大的伤害,总部这边有很多事情要等秦总拍板,你现在立刻找到秦总,我要和秦总通话!” 新闻她是看了,但是看起来情况比想象中还要严重,她毕竟是元北的员工,突然就辞职不干,好像真的一点儿职业责任感都没有,简南犹豫了下,答应道:“我会立刻去找的,娜姐你放心!” 挂了电话后,简南给吴心意打电话撒了个谎,说是要去酒店拿东西,然后打了辆摩的直奔酒店,结果简南在客房门口敲了半天门,手都敲酸了,也没人应他。 一时间,简南也不知道该去哪儿才能找到秦厉北。 “都多大了,还像个孩子一样的,玩消失,团团都不乐意玩的离家出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