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章:‘秦三世而亡’?(一)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三百五十章:‘秦三世而亡’?(一)

简南怔住了,直觉白老爷子这是话里有话,便问道:“您又知道了些什么?” 白老爷子笑了笑,看简南的眼睛里面多了一丝的怜悯。 “艾家的那位大小姐是不是来了北城?哈哈,你也别这么惊讶地看着我,前几天,艾家那淼丫头来看我了,个性和她姑姑简直是一模一样,天不怕地不怕的。” 艾淼来找白老爷子了? 简南的注意力一直不在这里,今天听见白老爷子说起艾淼来,才恍然间想起来,艾淼已经来到北城很久了,而她一直没有找到艾燊的下落,这一次,或许可以从艾淼那边下手。 “淼丫头跟我说,当初艾叶生了一个孩子,艾叶她哥本想将孩子留在艾家,好好抚养长大,但是后来被老秦知道了孩子的存在,直接给带走了。” “你或许还不是知道,艾叶那时候,本来已经为那个孩子,取了个以艾为姓氏的名字。” 白老爷子笑得很是开心,“你想知道,那个名字是什么吗?” 简南看着卖关子的白老爷子,黑黝黝的眼睛,如同深不见底的黑潭,简南下意识知道,白老爷子今天是不打算放过她了,一定会说出一个让她这辈子都得不到幸福的真相来。 “哈哈哈,那个名字,叫做艾燊,也就是杀害白月笙的凶手,而艾燊还有另外一个名字,叫做秦厉北。” 简南全身犹如石化,她就像是溺水的人,执拗地抓住一根漂浮在水面上的稻草,不肯相信白老爷子说的就是真的。 “我不信,艾淼不可能真的跟你说这些,除非,她想要的是放出错误的信息,引导我们替她当刽子手,去除掉对艾家有妨碍的人物!” “你呢,想法是不错的,但是,这件事情不是苗丫头跟我说的,是我自己猜测出来的。” 白老爷子拿起茶杯喝了一口,继而道:“当初你说,白月笙是死在艾燊手里的时候,我便很是疑惑,艾燊这个名字,除了那个消失无踪的艾叶的孩子之外,不可能还有其他人。直到艾淼来找我,言谈之中说起她的二哥,也无意中说漏嘴,她的哥哥一年前才回到艾家。除了秦厉北,还能有谁?” 简南反驳:“仅凭猜测,您还真的是厉害,便能随便将连个毫无关系的人,联系在一起吗?这未免太过好笑了一些,我是不会相信的!” “你这么笃定?那,你是亲眼见过艾燊长什么样子?我听说,艾燊出现在人前的时候,可都是戴着面具,如果不是担心有人认出他的真面目来,何必多此一举?” 简南沉默,的确是,在从小镇回来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面,她都会做噩梦,梦里面一只戴着银色面具的恶魔追着她,直到悬崖边,然后一口将她吞掉。 但是,说秦厉北便是艾燊,她是坚决不信的,无论是从感性还是理性的角度来说,秦厉北都不可能是艾燊,更何况,艾燊出现的时候,秦厉北的脑子都还是个孩子,怎么可能想得出那样阴狠的招数来,直接将人干掉。 “白老爷子,如果没有其他的事情,我就先走了。” 说着,简南微微颌首,继而起身准备离开,白老爷子出声喊住了她。 “我叫你来,跟你说这些,不是因为将你当成了我的家人,而是因为,小止现在还是个孩子,在她没有成年,还没有能力接管整个白氏集团之前,你最好不要把自己折腾出事情来,否则,将来落在我孙女儿身上的担子,我担心会很重。” 简南直接被白老爷子的这番话给气笑了,扭头,双手撑在桌面上,逼近白老爷子,嘲笑道:“您说的这是什么话?担心小止?哈哈哈,还不如说您担心白氏集团会落入其他狼子野心的人手里。是么?白老爷子,你放心,我会好好地活着,活到地老天荒,活到将白氏集发扬光大之后,在将一个安全的,无害的,干净的白氏集团,好好地交到小止的手上。” 白老爷子眼角的皱纹皱得更深了,满心的疑虑,简南的这番话,不知道她说的是真是假,若是真的那还好,若是假的,那么,还有十八年,十八年之后,等他的那个小孙女儿长大,白氏集团内部,效忠于白家的那些人,恐怕早就被清洗的一干二净了! 而且,他的孙女儿由简南亲自抚养长大,这母女情分,到时候小止觉得全权交由她母亲来掌控,也没有什么不对,那就真的是亏大了! “希望你记得你今天说的话!” “那是自然的,我说过的话,从来都会牢记,倒是白老爷子,您还是好好在这里颐养天年来的好,否则,给您弄点生活里面的‘小事情’,来当个监狱枯燥生活的调剂品,还是可以的!” …… 这边,简南和白老爷子在监狱见面,那边秦厉北追到了餐厅之后,却是被告知,刚刚这里发生了一起谋杀未遂的案子,警察已经派人来将人带走了。 秦厉北只好又紧跟着去了警察局,了解事情的来龙去脉之后,秦厉北不免大松了一口气,只要事情是在简南的控制下进行的,那也没有什么,只要她好好的,那就行了。 秦厉北见简南不在这里,便打算先回去,走到门口的时候,王局长从办公室出来,见到秦厉北,便出声拦住了他。 “三少,许久未见,您今天怎么有空来这里?” “以为朋友在这里,过来看看。” 王局和秦厉北可以算得上是忘年之交,因为都喜欢枪械,两人加入了北城的一个枪械俱乐部,秦厉北之前为了和王局长搞好关系,得了好的枪支子弹的时候,也会带给王局长一起欣赏欣赏。 一来二去,两人便熟悉了起来,还一起吃过饭打过几次高尔夫,算起来,王局长是北城这些有权的人里面,稍微能算的上可以说会儿真心话的。 王局长几步匆匆地走了过来,将秦厉北请到了一边,小声道:“你的这位朋友,是白家的那位少夫人?还是说,是你们家的那位二少夫人?” 秦厉北顿时就知道了,简南和沈扬诺在餐厅闹出来的那件事情,估计是经过了这位王局长的手,但是,王局长一向不卖人面子的,简南又是什么时候,认识了这位王局长的? “我这次是为了我的妹妹,秦南过来的。” 王局长恍然大悟,这就是了,秦厉北有个妹妹叫做秦南,而秦南几年前嫁给了白家的那位大少爷,成了白少夫人。 “上我办公室去说?” 秦厉北不着痕迹地扫过周围,礼貌地笑了笑,却是拒绝了:“周围都看着呢,咱们萍水相逢,聊几句话便算了,更何况,您那间办公室,不是我说,还不如公交车来的保密系数高呢。” 王局长深谙赞同,最近升迁调任的事情很多,很多双眼睛在盯着他,找他的错处呢,还是别太招摇了好。 “那我长话短说。” 秦厉北点头,“您但说无妨。” “秦小姐这次估计是一定要沈扬诺进去了,我呢,欠着我朋友一个大人情,她一直也没有要我还,但是这次,却是亲自打内线电话请求我帮忙,还说一定办的完美。我呢,现在就是站在了秦小姐这边。但是这两个人都是您秦家的家眷,我倒是想问问三少您的意见,秦家会出手,保二少夫人吗?” 万秦的印章现在还在他手上,只要他不点头同意,万秦那帮人,是不可能动用任何秦家的资源来救沈扬诺,但是如果秦世勋他老好人的爱心又泛滥了,去求大宅里面那位老爷子,老爷子在万秦那些人面前刷脸,可是比他刷印章还要来的有用! 看来,他还是得去大宅一趟,试探试探老爷子的口风是什么。 “王局,我这辈子可就这么一个亲妹妹,从小到大,她想要的东西,就算是再难,我也没有拒绝过她。” 王局长点头,道:“那我明白了。三少您放心,这件事情,一定会很圆满的解决的。就是,现在还有一个问题……” “什么?” “刚才,二少夫人给她父亲打了电话,估计等会儿,沈家的律师团可就上门来了。” 沈家是以医药起家的,医药嘛,和人命挂钩,各类事故层出不穷,沈家的律师团那可是业界有名的鬼说鬼话,活的能说死了,死的能说活了,若是沈家掺一脚进来,恐怕事情会变得很棘手。 而且,沈家在北城也不是没有人脉,这一斗起来,王局长担心的是自己单枪匹马,最后也拗不过沈家的大腿! “沈家那边,不会参与这件事,你大可以放心。” 王局长想要的就是秦厉北的这一句承诺,现在既然得到了,对于接下来的事情,便也有了更大的信心。 秦厉北刚上车,便接到秦世勋打过来的电话,说要约他见一面,见面会聊什么,秦厉北自然是心知肚明,但他现在没有时间跟秦世勋废话,很多事情还等着他去做,既然简南打定主意必须要现在便将沈扬诺送进去,那么,他能做的就是配合着她的步骤,将布了两年的网,迅速收拢起来。 “你竟然会主动给电话,真的是今时不同往日了,受宠若惊。” 秦厉北故意讽刺,秦世勋当初并没有对他们兄妹两个做过过分的事情,但是对秦家二房的鄙视和冷漠,却是骨子里面透出来的。 “扬诺她被抓起来了,你知道吗?” “我刚从警察局出来,怎么,你是不知道沈扬诺被关押在哪个分局是吗?需要我将地址告诉你吗?” 秦世勋的语气中带着浓浓的疲惫,他本不想掺和到这件事情里面来,在上次和他父亲的一番谈话之后,对于这些争权夺利爱恨纠葛的事情,他便逐渐厌烦了,早就想脱离秦家着潭深水,远走高飞。 但是今天扬诺一出事,他的母亲便来到他的面前哭哭啼啼,求着他一定要将扬诺救出来,耳边他母亲的哀泣还在回旋,但是,‘看在孩子的面子上’? 他要如何跟他母亲开口,这个过不了几天便会出世的孩子,是她的好儿媳妇儿与她的亲哥哥的孩子,将来是她的大侄子呢? 这话没法儿说,因而,这通电话,他是非打不可的。 “能不能,将扬诺放了?” 秦厉北讪笑:“恐怕你对今天发生的这件事情,是有什么误会,其实这件事情跟我没有任何的关系,我可以实话告诉你,今天将沈扬诺送进去的,不是我,是南南。所以,没有南南的发话,官面上的人,只会深入调查,拿出一切能够将沈扬诺定罪的证据,上诉申请对沈扬诺进行重判!” 最近这几年,北城在这一方面的管控十分严格,几乎只要是跟这个沾上一点边儿的,最后的结局都不会好,对于普罗大众来说,这绝对是好事,但是对于这些达官贵人而言,就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了。 “你的意思是,想要救出扬诺,就一定要阿南点头同意放人,是吗?” 秦厉北往背垫上面一靠,放松下来:“可以这么说。但是,沈扬诺绑架故意杀人,这几项罪名是板上钉钉,你想要南南睁眼说瞎话,撤销指控,恐怕,有的是人不同意。” 秦世勋心中一凛,秦厉北说的没错,像他们这种大家族,家大业大,在北城独占许多好资源的时间太长了,外面有的是人想要看他们出事,继而分一杯羹的做法屡见不鲜。 但是从外面破坏的话,时间太长,且要付出的代价也太大,因而大家族内部自己出现问题,是最好的时机,现在沈扬诺出了事,那些想要沈氏药业好看的人,必然不会乐于见到沈扬诺那么快便被放出来。 “秦世勋……” 秦厉北本不想多说,但是看在秦世勋曾经献血救过自己一命的面子上,有些话他还是要说,就当做是,尽一个兄长,少得可怜的几分真心。 “我应该告诉过你,沈家的狼子野心,你最好记得,你名字最前面,顶的是秦,这个姓氏。” 本斗志昂扬的秦世勋,在听见秦厉北的这句话后,犹如被人迎面当场泼了一身的冷水,冷到无奈和绝望。 事实上,他记得,只是,总是想要找到一个两全之法,全了母亲的心思,也尽量不让自己的原因,去影响到秦家的未来。 “……真好奇,你心里究竟在想什么,竟然会对我说这些话。” 车子拐弯,经过一家蛋糕店,秦厉北示意司机停车,然后下车径直往蛋糕店走去。 秦世勋还以为秦厉北会说出一番惊世骇俗的话来,最少也得是在嘴巴上怼怼他,谁知秦厉北却是完全忽视了他的问题,直接道:“我要去给南南买蛋糕了,没有别的事情,就先这样,挂了。” 话落,就在秦世勋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秦厉北的电话便已经挂断了。 秦世勋没忍住,彪了句脏话,惹得在一边等着和秦厉北电话结果的沈月芬,以为是秦厉北拒绝了,这才惹得秦世勋发飙。 “一个上不了台面的私生子,有什么好嚣张的!不就是仗着会投胎,从那个女人的肚子里面出来,我看啊,那身脾气,就是个无赖!” 秦世勋一听见这个,只觉得自己的脑袋都要炸起来了,没忍住声音大了。 “妈,这些话以后还是不要再说了,父亲现在已经搬走了。除了秦夫人的名头,你什么也没有,你现在还不明白吗?!” 沈月芬愣住,她的儿子一向温文尔雅,很少对人发脾气,更别说是对着她了,但这次去呃吼她,沈月芬觉得很是委屈,心头的怨怼涌了上来。 “你这是什么态度?有你这么对自己的亲生母亲说话的吗?我看你,现在是恨不能跑大二房那个秦厉北那边去,跪舔他们的脚趾头,是不是?” 秦世勋看着自己的母亲,每天花上万元保养的面容,仍旧是抵挡不过岁月的侵蚀,在世俗生活中,被磨灭了从小养成的名门闺秀的仪态端庄,现在的沈月芬,秦夫人,哪里还是他记忆中,那个说话总是温和,对着他们兄弟两个,笑得很灿烂的母亲? “妈,我说的是实话,而且,舅舅想要做的那些事情,我不是不知道,我只是想,毕竟是我的舅舅,我从来没有想过要置他们于死地,这两年来,我在万秦总裁的位置上面,舅舅做了多少事情?难道我不知道吗?” 沈月芬怒吼:“那又如何?那是你的亲舅舅,你们打断骨头还连着筋呢!如果是你大哥坐在那个位置上,万秦早就是我们母子两个的了,我也早就能够将柳璃那个贱女人给扫地出门,哪里还有现在,他们敢对扬诺动手的时候!” 说着说着,沈玉芬突然像着魔了似的,发疯道:“那件小贱人!当年她就是故意要你哥哥的命!否则现在,哪里轮得上他们两个老耀武扬威!世勋啊,你大哥被人害死了,现在秦厉北和简南那两个,还要来害扬诺和她肚子里面的孩子!” “妈!我送你回房间去休息,你好好地睡一觉,等你睡醒了,心情稳定下来,我们再来谈这件事情好吗?” 啪……极脆极响的一巴掌…… 秦世勋骤然间,冷住了脸,问道:“妈,你是真的觉得,我不会发火,是吗?” “当初!死的那个怎么不是你!” 话音落下,沈月芬气冲冲地砸了手上的茶杯,怒道:“我怎么会有你这么不知道上进的儿子!你比起扬诺来还不如!扬诺至少还知道,我们是沈家人,万事要以沈家的利益为先!” 秦世勋退了几步,走回到了书桌后面,随手将桌面上的文件翻开。 这是医疗事业部送上来的文件,说是沈氏药业送过来的,今年的第一季度需要的财政补贴,总共是二十三亿,金额不大,对万秦集团来说,不过就是九牛一毛而已。 但是,秦世勋突然便不想要以这种方式,继续养着一堆永远也养不熟的白眼狼了。 “妈,既然你那么想大哥,那你就想办法去见大哥不就好了,也省的在这里,看着我这一张令您不高兴不舒服的脸,毁了您的生活的兴致,您说是吗?” 沈月芬也是被秦世勋无所谓的态度给气到了,说完之后,立刻便后悔了,但秦世勋如此反应,沈月芬又觉得是时候好好地教训一下这个孩子才行! “我告诉你!要是扬诺救不出来,我的孙子在监狱里面出生,我一定要你们好看!你以后也别来喊我这个妈了,我担当不起你的这一句话!” 沈月芬气冲冲地离开,秦世勋瘫坐在沙发椅上,突然悲凉地笑了起来:“这就是你的人生,就是一个笑话,还是可有可无的那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