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一章:‘秦三世而亡’?(二)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三百五十一章:‘秦三世而亡’?(二)

…… 秦厉北直接从警察局回了家,中途路过超市的时候,还去买了点食材,准备今天晚上好好地亲手为简难拿做顿饭,然后坐下来,好好地聊聊,说不定还能聊出点其他的什么。 葡萄美酒夜光杯,酒不醉人人自醉,到时候,若是能够再聊出来一个小团子,那就更好了,到时候,他也不用担心,简南会突然消失,不愿意和清醒后的他住在一个屋檐下面。 但是简南没有等来,倒是等来了秦老爷子的电话。 “刚才阿南来了我这边,问了我一些问题。” 电话响起来的时候,秦厉北正在为面粉和鸡蛋该用什么比例搅和才比较好,听见这个问题,不以为意道:“南南还愿意去大宅见您,您不是应该高兴的吗?至少您老还有机会可以讨好南南,让她同意将团团定为万秦集团的继承人。” 秦老爷子肃然道:“你还有闲情逸致在这里开玩笑?厉北啊,你难道不想知道,阿南来找我,究竟是为了什么事情吗?” “您说,我听着呢。” “她来问我,艾燊和秦家,是什么关系?” 秦厉北手里的鸡蛋从手中滑落,掉了地板上,反应过来急着拿纸巾弯腰准备去擦的时候,又是连带着盆里面的面粉倒了下来,面粉洒了全部,眼前顿时白茫茫的一片,看不清楚前面究竟有什么。 这些声音传进秦老爷子的耳朵里,秦老爷子幸灾乐祸地想,让这小子狂傲,现在报应来了吧,从小教过他的,做事情,不出手则以,一出手必定要置人于死地同时不留任何痕迹。 但是这么多年了,秦厉北面对其他送人的时候都能做的很好,但是面对简南的时候,智商就跟突然见变为了负数一样,总会拉下点什么,令人很是无语! “你告诉她了?” “你以为,我乐意看着你和她两个人闹翻?” 秦老爷子对于儿子不信任他这件事情想想便觉得很是无语,他是那种坏长辈,乐于看着小辈们吵吵闹闹家务宁日吗?自然是不是的,更何况,若是简南与秦厉北闹翻,那么团团夹在中间,童年也不会过的幸福。 他现在是真的挺喜欢这个小孙子的,颇有点他以前的样子,看来老天爷还是照顾秦家的,在他的几个儿子都不怎么成器的时候,送来了一个孙子,可以令他放心地将整个万秦集团交到他手上。 “你得好好地感谢我孙子,要不是看在他的面子上,我还懒得管你们两个人这档子破事儿!我告诉你!知道艾燊存在的人极少,也就是艾家的那些人,我,你,还有白勋然那个老家伙,而知道艾燊和你能够牵扯上关系的人那就更少,全世界估计找不出五个来,所以,如此低概率的事情,这件事情究竟是谁告诉阿南的,告诉阿南的目的是什么?难道还不值得你深思?” 秦老爷子说的这番话,在秦厉北理智回笼的时候,自然是有道理的,的确,除非是这些人当中有人告诉了简南,否则简南不会去质问秦老爷子这件事。 “既然老爷子你打电话来了,那么一定是心里有数了,是吗?” “我听简南那话音里的意思,是白勋然那个老家伙告诉了她,但是白勋然那个老家伙是怎么知道你就是艾燊的?这就需要靠你自己调查。” 秦厉北不置可否,答案似乎很简单,除了艾淼,也就没有别人,但是他还是不愿意相信,艾淼会是故意将这件事情透露给白老爷子。 秦厉北没有回答,秦老爷子心里有气,对这个无论如何都没有办法跟他亲近起来的儿子,也是很无奈,原本父子两个人关系便称不上是好的,后来秦厉北知道了他自己真实的身世之后,对他更加是目无尊长。 想到这儿,秦老爷子不由得想起来,当初若是他放弃仇恨,艾叶或许还活着,他们会是幸福的家庭,秦厉北那小子,大概也不会变成现在这幅样子,说不定,还有一个软糯可爱的女儿。 那个未能出生的孩子,会是个女儿吗? 和艾叶一样,漂亮活泼的孩子,该多好。 “如果没有其他的事情,就先这样。” 秦老爷子怒道:“还有,阿南说过不了多久,就会来将团团和小止接走,我想你经历了这些,现在应该知道,装聋作哑装疯卖傻并不适合你,所以,关于我对团团未来的安排,你应该没有任何疑意了,是吗?” 秦厉北自然明白,他现在还不够强大,至少还远远没有到,别人一想到秦厉北这三字,就算是有什么想做坏事的念头,也会立刻因为害怕他而打消。 所以,这件事情,想不答应,恐怕是不行的。 但是越大的权力,随之而来的便是更加恐怖的风险,所以,在团团接手这一切之前,他一定要尽可能的将所有的危险都降低在可控制的范围之内。 那么这就又回到了最开始的时候,也就是秦老爷子提出来定下团团为继承人时候的考量,为了团团,他和南南一定会拼命的清除那些对万秦集团有危害的人事物,也会用心去经营万秦集团,至少为了团团,他们一定会站在万秦集团这一边。 “老爷子,您的算盘还是打响了,姜果然还是老的辣。” “谬赞了。但是,这些事情也是你应该做的,毕竟最后,东西是实实在在地给你们的孩子,不是吗?” …… 简南从秦家大宅出来,连走路都是飘得,整个人浑浑噩噩的,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立马就要晕过了呢! 上了车,司机问她去哪儿,她这才想起来,貌似买自己没有哪个地方可以去,这世界上好像真的是没有一个地方是足够安全的,也是一提起来回家,便是脑海里面立刻自动跳出来,真的,她想了又想,自己怕是没有那个地方可以回去的! 原本是有的,但是秦厉北恢复之后,她又不敢去那样想了,谁知道,会不会下一秒,因为沈扬诺,或者是其他的李扬诺,王扬诺,张扬诺,秦厉北便会再次用一句,‘她回来了额,我们分手’,随随便便将她扫地出门,那时候,她该去哪儿? 恐怕到那个时候,整个北城便知道了,她喜欢一个人呢,喜欢到将自尊都抛弃掉,最后她的爱情还是不得善终。 司机又问了一遍,简南想了想,最后说:“去城东。” 她得去见见唐嫣然,虽然之前已经听说了,唐嫣然现在成功地当上了兴和的掌权人,但是毕竟是两个人曾经合作过,而且,她有些事情想要问唐嫣然。 看着窗外飞速而过的青葱柳枝,偶然还有几只小兔子跑出来,因为秦家大宅建在这里,周围的环境是秦家每年都花一大笔钱来精心维护的,这一整片山头,堪称一座小型的动物园,各类珍稀动植物,应有尽有,简南看着看着,便觉得困意袭来,没一会儿便睡着了。 …… “少夫人,您醒醒,兴和到了。” 司机小心翼翼地喊着,简南从梦中醒来,看了眼周围,正准备下车,却在看到路边站着的那个人的时候,突然顿住了动作。 那道身影,虽然模模糊糊,但是轮廓实在是太清楚了,就把好像是用刀子刻在脑海里面的一样,这辈子都无法忘记! 只是,这世界上相似的脸都有那么多,更何况是身形轮廓,或许只是相似呢? 而且这个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这个人和兴和有什么关系吗? 难道是来找兴和里面的谁?会是来找谁的呢?曹器还是唐嫣然,与她是仇人,并且一心想要她死的仇人,应该就是曹器了,而且,曹器那天好拿着枪指着她,并且也知道后来她是被路衡带走的,更加容易找到她所在的位置,伙同赏金猎人将她绑走! 想到这儿,简难拿不禁怒火中烧,既然如此,那么她就一定得好好地调查一番! 司机很是疑惑,正想开口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简南吩咐他道:“等会儿给李功去电话,就说我让他带几个人过来兴和这边,还有,我开着手机和你通讯,你将通话内容录音下来,接着你等会儿把车开到隐蔽的地方,如果半个小时之内我没有出来的话,你立马去报警!” 司机是甄客刚从一批新人当中挑出来的,在简南接触的一众城南别墅彪悍的手下面前,算是傻白甜的可爱,甄客估计也是看中了他傻乎乎的劲儿,才专门派给她当司机,为的就是让她自己重新培养一些得力的助手吧。 不得不说,甄客在这方面,还是很细致的,简南中断自己继续想下去的念头,故意等着那人进去之后,才下车。 …… 在管家的引领相爱,简南进了一处茶室,唐嫣然正在处理堆积如山的公文,见到简南的时候,说了句就当成在自己家里面那样,不用客气之后,便又埋头到那堆文件中了。 简南自己坐了会儿,喝茶吃点心,过了个五六分钟后,起身走到唐嫣然面前,先聊道:“兴和的事情这么多?” “是啊,兴和刚刚成立,又刚刚经历了曹器弄出来的一大摊子烂事,事情多的我头发每天都在掉,再这样下去,估计很快我就可以不用烦恼每天弄一个什么发型,才会跟我的妆容和我的衣服搭得上了!” 唐嫣然眉眼之间俱是笑意,虽然是累得,但是简南能感觉得出来,她过的很充实,现在这样的生活,是她自己想要的。 简南也是打从心底为她感到高兴,能够从以前不堪的生活中走出来,寻着一个自己的希望,一条路走下去,再好不过了! “可别了,还是应该多注意身体,就你这么漂亮的大美人,要是掉光了头发,那些想追求你的绅士们,可是都得哭成了傻子!” 唐嫣然将笔一放,伸了个懒腰,大笑起来:“谁敢追求一个拿的起刀开的了枪的女人啊?是怕自己的心脏不够强大,想要来锻炼锻炼么?” 简南觉得很是奇怪,明明她们两个人,性格迥异,现在却是可以坐下来,安静地说几个无关痛痒的,小女人之间的笑话,想想都觉得是不可思议,这样的生活,短暂的放松,看起来,是真的很好。 但是,简南没有忘记,刚刚自己在外面见到的那个人,进来之后便没有看见了,人躲去哪儿了呢?要不要跟唐嫣然说一下,请她帮忙调查这其中是不是和曹器有什么关系呢? “你今天来找我,是有什么事情?” 话锋一转,唐嫣然问道:“我们之间可是合作伙伴,之前路总将你带走,我势微力薄,没能帮得上忙,只能去告诉三少你被路总带走的事情,现在,你若是还需要我什么帮忙的,就不用客气,直接开口。” 简南跟着唐嫣然回到茶几边,在沙发上坐下,静静地看着唐嫣然洗茶具,重新开始泡茶的动作,听着唐嫣然继续道:“我的为人你也是知道的,就直说了,兴和的状况,以后我还是得汤来城南别墅的帮助,所以你也别觉得有什么不好意思,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忙的话,那就直说。” 唐嫣然已经这么说了,简南倒是真的起了准备问问唐嫣然关于那个绑匪的信息,话到嘴边,门外却响起了敲门声,管家进来汇报说,在外间的客人已经等很久了,问说唐嫣然是不是先过去那边看看。 “晾着他,没看见我这边有贵客吗?” 简南忙道:“没事,你先去忙,我好几天没睡着了,就在这里先眯一会儿,你忙完了之后,回来的时候,再来叫醒我。” “那好,墙上的柜子里面有毯子,你若是觉得冷,可以拿出来盖上,我先去忙会儿,等会儿再回来和你聊!” 唐嫣然抱歉地笑笑,起身往外边走去,等门关上的时候,简南看了下时间,距离约定的半小时还有一会儿,便打算真的先休息会儿,等唐嫣然回来的时候,再说让她帮帮查查曹器是不是和澳城那边的赏金猎人有联络的事情! 正准备拿毯子出来,打开柜子的一刹那,简南却是不经意间闻见了一股极淡的铃兰香。 简南顿时愣住了,这抹香味,在那个出现在绑架小屋里面的女人身上的香水味道是一模一样的,因为小屋那边的味道一直很刺鼻难闻,因而在那个女人出现的时候,那个味道便神神地印刻在了她的脑子里。 原本只是以为是沈扬诺身上的香水,而且这种味道的香水并不难见,简南便没有多想,但是现在,出现在兴和的疑似绑匪,绑架指使者身上的铃兰香水味,这些,难道都只是一个巧合吗? 如果真的只是都是巧合的话,这样的解释,连她自己都说服不了。 简南将香水瓶和毯子一起放了回去,强自装作镇定的样子,将柜子给合上了,然后没事儿人一样的回到沙发上,假装玩手机! …… 过了会儿,唐嫣然回来了,简南决定试探一下,但是实在是想不出来,唐嫣然就滚与她有何冤仇,为什么要和沈扬诺一起设计绑架侮辱她,最后甚至一定要她的命,这还不够,还要毁掉她的名声! 还有,如果真的是唐嫣然和沈扬诺一起计划的,那么拍下来的那些照片,在沈扬诺手里,还是在唐嫣然这里? “事情真的是很多,但是手底下有没有能干的人,能够帮得上我的,真的是很烦躁,简小姐,你那边有没有什么人才,能够先借我用一下的呢?” 唐嫣然笑着,简南跟着笑了起来:“那当然是好的,不过,我前一段时间被绑架了,现在心里面总是还有点怪怪的感觉,很多事务暂时都没有经手。挑人的话,可能呢没有那么快,得等几天!” “你愿意帮我,那就已经是很好了,我早就听说城南别墅的人才,都是百里挑一精英,哪怕是来一个帮我,我也是很高兴的。” 她被绑架的那段时间,秦厉北闹得整个北城人心惶惶,满城风雨,她就不信唐嫣然会什么风声都没有听见,原先以为她并没有提起是顾忌到她刚回来的心情,但是现在想想,或许不是这样,就连她主动提起,唐嫣然也没有任何想要探究的意思。 这样的反应,对于唐嫣然来说,实在是太反常了。 简南笑笑:“我们什么时候约着一起逛街?正好我前些天看杂志的时候,发现出了好几款味道还不错的香水,咱们一起去挑挑?我最近觉得,铃兰香很好闻呢!” 这话说完,简南便多心刻意地留意了唐嫣然的反应,只见她的视线突然从手心的茶杯移向了柜子的方向,但是也就是很快的一瞬间,若不是简南留意了,那都不一定能看得见。 这一刻,简南心里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对于这样的结局,似乎是有点理所当然,但是又有点出乎意料,到了最后,所有的不甘愤恨以及想要对唐嫣然的质问,都变成了嘴角的一抹亲切的笑容。 “对了,我来这里找你之前,在餐厅遇见沈扬诺了,你之前在元北集团待过,应该知道沈扬诺是谁吧,结果她在餐厅里拿刀子想要割我的脖子,幸好后来被人强行制止了。不过,也算是恶有恶报,她现在正被关在局子里,等着开庭的那一天呢!” 沈扬诺的事情,原本和杂志主编还有一众媒体定好的时间是在今天的傍晚的五点半,再发出去,那时候正是下班的时间,就算是沈家出手要拦截消息和负面评价,也来不及了。 所以现在,唐嫣然应该是还不知道,沈扬诺的事情,诚然如简南所预料的那样,唐嫣然听见这个消息的时候,是掩饰不住的惊慌,但很快便被唐嫣然硬生生地转化为惊讶:“二少夫人竟然敢这么做,你们毕竟是一家人,也实在是太不知道轻重了!” 简南笑了:“是啊,实在是…太不知道…”简南在左后两个字上面加重了语气:“轻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