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二章:‘秦三世而亡’?(三)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三百五十二章:‘秦三世而亡’?(三)

猜想唐嫣然和自己被绑架可能有关系,简南本想当面质疑,但最后还是闲聊了几句,定下了接下来出去逛街的时间,然后就跟唐嫣然告辞了。 回到车上,司机好奇地问:“小姐,咱们接下来要做什么?李哥那边的人已经到了,就在那边……” 说着,司机还一脸求表扬地指了指在不远处的一辆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小轿车,道:“李哥说,他们已经准备好了,要做什么您吩咐一下就好。” 简南点点头,示意司机自己知道了,然后便直接给李功打看了电话,“澳城那边的赏金猎人很可能就在兴和,你们找个机会把人给我绑出来,最好是能够要活的。我还有些其他的事情要去问他。” 李功称是,支支吾吾了一会儿后,又问简南:“小姐,沈家那边来人了,说是想要见您一面,秦哥正在和那人喝茶,您看是不是先回去看看?” 沈家会派人来,这是她在出手之前便已经想到的,估计是想要四下里面和解。 现在秦厉北已经在应付了,简南也不想再回去跟沈家那些人虚与委蛇,一整天下来,维持着脸上的假笑,很快都要连自己真正笑起来的样子,都忘记了。 “我等会儿自己会看着办的,你先将人看住,还有,唐嫣然很可能和绑匪有关系,尽量不要让唐嫣然知道,是我们将人带走。” 她还想要试探试探唐嫣然,而且简南很想要知道,究竟是为了什么,唐嫣然明明说好了合作,却转身便跟沈扬诺联手欲置她于死地。 …… 简南在外面转悠了许久,直到天都全部黑了,这才慢悠悠地回了城南别墅,谁知道,秦厉北在家,沈家那边来的人,也在。 但是,简南万万没想到的是,沈家这次出动的人,竟然会是沈家家主。 沈家家主的年纪不大,也就四十多岁,但是身居高位养尊处优带来的,便是样貌与年纪并不一致,看起来也就是三十多岁,气质儒雅文质彬彬。 简南一眼看过去,说是惊讶,倒不如是了然,她突然能够明白,沈扬诺甘心怀孕生子的原因是什么了,这要是忽略他所做的那些事情,倒是真的是一位有味道的大叔男神。 简南在住进秦家大宅的第二年,在秦家的家宴上面见过这位沈家家主,和现在比起来,仿佛冻龄,那时候的第一眼,直到现在,简南都没有改变过对这位沈家家主沈业豪的印象。 那就是,吃人不吐骨头的笑面虎。 简南走上前,按照秦家的那边的辈分,其实都是要称呼上一句舅舅的,但是简南不乐意,十分之不乐意,因而就是简单地招呼了一句。 “沈总,您来了。” 沈业豪笑着点点头,道:“这么些年不见,你倒是长得愈发的标志了。跟你母亲的气质挺像,都是让人过目不忘的。” 这话里有话,简南不是没有听出来,在沈家的所有人眼里,她的母亲柳璃就是个诱惑有夫之妇的狐狸精,而作为柳璃的女儿的她,在沈家人的口中,评价自然不会好,现在沈业豪说她和她母亲气质像,不过也就是变着法儿地在说她品质有问题吧。 简南本来便打定了主意,得罪沈家人那就得罪个彻底好了,反正在她将沈扬诺彻底弄进监狱出不来之后,她和沈家也是没有什么好交流的了。 而且,简南自认为自己还是挺小心眼记仇的,她还记得在那场家宴上面,沈业豪或许是为了自己的姐姐出气,当着所有人的面说,妾不上桌。 哪怕那位母亲并不将自己当做她的女儿,她们之间的母女缘分也早就在柳璃一次次的无视她的存在,伤害她之后,便消失殆尽,但是当年听见那句话后,她心里的怒气,时至今日仍旧是记得清清楚楚。 当然是要报复回来! “那是自然的,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的会打洞,我的母亲从小教育我的,没有让我成为一个会绑架,故意杀人的神经病!” 沈业豪的脸色不变,秦厉北也没有想要出声打断简南出一口恶气的打算,简南便自己个儿找了位置坐下,继续道:“沈总,早知道您来了,我就早点将手上面的公事结束,早点回来陪你们喝茶聊天了。现在喝茶,当然是要搭配着故事,这茶水闻着喝着才香,是不是?” 这话刚一说完,简南也不等沈业豪反应了,继续道:“还好,我现在回来的也算是及时,沈总你还没走,这样,我现在就马上讲一个特别狗血的故事吧。” “愿闻其详。” 秦厉北看了简南一眼,将一杯茶递到了她的面前,柔声道:“想说故事的话,慢慢来,不着急。沈总最近闲的很,也不急着回去,你有的是时间。” 在简南的预料中,秦厉北多多少少会顾忌着秦家和沈家的关系,对于她近乎挑衅的行为吗,会加以制止的额,但是秦厉北现在的这番话和这番动作,无疑是在看热闹不嫌事大。 “这也是我听一个朋友说的,说的是啊,这以前啊,有一户大户人家,为了和城里面最大的富商接亲,就收养了个女孩,将那个女孩养大,之后和那家富商的公子定亲。沈总,您听到这里,可别以为这就是普通的联姻哈,这后面的故事才叫做精彩呢,这后来啊,这个成功如愿嫁进富商家的养女呢,怀孕了,但是怀的这个孩子啊,生下来之后,富商家的人一看,不对啊,怎么我们家的人都是黑眼睛,这个小孩子却是一双绿眼睛,看着怪吓人的呢!” 沈业豪的脸色全黑,简南看得过瘾,淡定自若地将秦厉北递过来的铁观音喝完,这才不紧不慢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您说是不是呢,沈总?” 秦厉北这时候也帮腔,“这个故事倒是闲少听闻,倒是很好奇,那个养女最后的结局。” 简南冷哼了一声:“还能是社么结局呢,富商可不是吃素的,顺藤摸瓜找出奸夫,两人直接沉塘呗!” “呵,你还真的是挺能说故事的。” 简南笑了笑,说着便要起身上楼,她知道沈业豪此行的目的是为了什么,但是沈业豪不说的话,她也没有任何兴趣主动去问他。 沈业豪原先已经将自己的目的跟秦厉北说了,但是秦厉北顾左右而言他,明显着是不想出手,甚至还说,现在的城南别墅和元北集团,都是简南这个女人说了算,因而弄得他得跟简南这个出身不明的女人低头。 “听说,你打算起诉扬诺?” 呵,这是终于忍不住开口了么? 简南在楼梯口边停住脚步,认真地想了想后,才回答沈业豪的问题:“她想杀了我,我起诉,有什么问题吗?” “我这次来,是想问问你,能不能撤销起诉,大家都是一家人,家里面的成员,意见不和的时候,吵吵闹闹甚至打起来都是常有的事情。” 沈业豪摆出长辈的姿态来,高高在上的,教训简南:“但是我们家庭内部的矛盾,就不要闹到外人面前去了,让人看笑话,你看,现在外面那些风言风语说的多么难听,说你们是姑嫂不和,这还是轻的,说的更难听的都有!你们年轻人,行事就是不知道分寸,现在还有可以改变的机会,现在撤销起诉还来得及。” 简南嗤笑:“沈总,你是不是对家人这两个字有什么误解?我不觉得,一个想要杀死我的人,是我的家人。还有您说,不要让别人看笑话,哈哈哈,这句话,您可能得去跟现在被关押的沈扬诺说,才是最合适的,毕竟先在餐厅大庭广众之下,拿刀叉想要割破我的喉咙的人,是沈总您的女儿哦!” 沈业豪没想到,当年那个瘦猴一样的小姑娘,现在会变的这么的得理不饶人,嘴巴跟机关枪似的,他就说了几句话而已,便恨不能每一个字都给他怼回来! “沈总,您还有什么话想说的吗?” 沈业豪铁青着脸,压抑着怒气,问道:“你倒到底要什么样的条件,才肯将起诉撤销?” “哈哈,看您这句话问的,您还不知道呢吧,现在沈扬诺的所有证据都已经移交给警方了,我要的,就是让沈扬诺为她所做的事情付出代价,明白吗?” 秦厉北:“沈总,我这边倒是有一个方法,可以帮助你。” 沈业豪惊喜:“什么方法,你说!” 简南气到了,给了秦厉北一个白眼,便起身上楼,谁知道还没有走两三步的时候,便听见了秦厉北说:“你需要一个好一点的刑辩律师吗?我可以为你介绍,价钱的话,因为是我的朋友,提我的名字,可以为沈总你打半折。” 听见这话,简南很没有出息地笑了,这时候的秦厉北,看起来还是蛮可爱的。 …… 沈业豪没有从简南这边得到撤销起诉的同意,气呼呼地走了。 当客厅里面只剩下简南和秦厉北的时候,简南顿时觉得很不舒服,转身便要逃离这个受刑现场一般的客厅,谁知秦厉北一句站住,便将她定在了原地。 “南南,你到底在生什么气?” “我没有生气。” “我了解你,你如果没有生气,那么你为什么要躲着我?” 说话间,秦厉北已经从沙发上面起身,来到了简南的面前,缓缓道:“你明明就是在生我的气,可是这一次,你想要对沈扬诺出手,我并没有阻拦你,你为什么还要生气?” “你真的以为,我生气的原因是这个?” 简南从白老爷子那边回来,一路上全部都在控制着自己不去想他说的那些话,但是不管怎么样,就是忍不住,就是忍不住地想要去探究,究竟到底,秦厉北和艾燊有没有关系,他们两个人是认识的吗?还是说,这两个人,根本就是一个人。 可是,艾燊出现的那段时间,正好是秦厉北病得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的时候,既然如此,秦厉北又是如何布局害死白月笙的? 谜团太多,简南潜意识里面不愿意深究,但是秦厉北偏偏不怕死地冲上来。 简南觉得自己不跟秦厉北敞开来谈一谈,都辜负了他凑上来的这一番美意! “秦厉北,你知道,艾燊,这个人吗?” 秦厉北此时特别感激秦老爷子,因为有他从小教自己喜怒不行于色,也有刚才秦老爷子打电话过来通风报信,这才让他在简南质问的时候,能够面不改色心不跳地问:“艾燊是谁?” 简南盯着秦厉北的脸,脸上的任何微表情都不放过,但是她发现,秦厉北的反应就是第一次听说这个人的名字那样,茫然地问她那人是谁。 简南道:“对于我来说,那人只有一个身份,那就是杀害白月笙的凶手。” 秦厉北恍然大悟:“艾燊,听这个姓氏,应该是蛮特别的家族,想要查找起来应该并不费力,你找到人了没有,要不要我帮忙?” 简南已经完全相信了秦厉北的表演,见秦厉北要帮她的样子,简南想到艾燊可能是秦老爷子的孩子,也就是秦厉北的兄弟,想想还是觉得算了。 “不用了。既然你不知道,那便不知道好了,也没什么重要的。” 秦厉北听见这话心中一喜,简南想来执拗,这次却说出了这样的话来,看来,想要她放弃对艾燊的寻找,不再坚持为白月笙报仇,也不知不可能的! …… 几天之后,沈扬诺的案子开庭,网络上面,由于简南之前放出去的许多爆,已经是议论纷纷,而沈家那边,明里暗里地也出了几次手,但是都被简南的给挡了回去。 临近开庭的前一天,沈业豪再次来到了城南别墅,在房间里面跟秦厉北聊了很久,也不知道究竟在聊些什么,但是最后是满面春风的走的。 简南站在阳台上,看着匆匆上车后离去的沈业豪,问一边站着的李功:“三少最近都忙些什么呢?” “这个,我不清楚,我现在都是一直跟在小姐这边,三少那边的事情,恐怕小姐您还是需要去问刀疤才更加清楚一些。” “你的意思是,城南别墅现在的很多事情都不让你知道了?” 李功低下头,认真:“小姐,我并不是要说什么挑拨离间的话,但是毕竟,秦哥一直不愿意您跟沈家正面冲突,我觉得您还是需要多多注意点。” “我明白了。” 李功一直很是话少,但是现在却在他面前直接说出了一番如此的话来,看来,秦厉北那边的确是做了点什么的。 已经快要上庭,简南也不愿意再因为这件事情去和秦厉北闹不愉快,更加重要的是,秦厉北一口井答应过她,在沈扬诺的这次的起诉上面,他是站在秦家这边的。 站在秦家这边,便等于是袖手旁观了,毕竟,她见秦老爷子的时候,秦老爷子亲口说出,已经不愿意再被沈家这只蚂蝗一再吸血。 …… 庭审进行的非常顺利,双方律师舌枪唇剑地来来回回,简南默默地看着,偶尔跟沈扬诺来几次对视,秦厉北就坐在她的右手边,每当她挑衅地看向沈扬诺的时候,秦厉北都会握住她的手,示意她淡定。 “我能淡定,沈扬诺在法庭上面见了你,可就是不能平静了。” “别闹,沈家找了人,今天的结果若是不能如他们所愿,那么之后的麻烦事会接踵而来,简南,等会儿,你就先当做结果就是这样,我向你保证,再给我两个月的时间,我一定会给你一个满意的交代。” 秦厉北这话说的实在是突兀不已,但是还未等简南细细地想明白的时候,沈家的律师团,便提出了一个论据。 “证据并不充分,我的当事人并没有足够的杀人动机,而且,根据这几天所发生的事情来看,原告的目的才是狼子野心昭然若揭!原告要的,就是因为一些莫须有的猜测,进而诬陷的我的当事人!” 证据不充分? 人证和物证都有了,他们竟然还能睁着眼睛说瞎话,简南无语道:“沈家请来的律师,果然和沈家人一样,厚颜无耻颠倒黑白!” “南南,对不起。” “什么?” 简南疑惑,转头去看秦厉北,这时候,法庭上面的一番对峙结束,结果竟然真的是,证据不足? 简南惊呆了,这些人是都瞎了吗,如此直接和明显的证据,难道还非得让沈扬诺在所有人面前将她杀死,才算是证据确凿吗? 简南问:“这是你的主意?” “南南,我是不得已,但是我给你承诺,两个月之后,我一定会好好的给你一个交代。” 简南凉凉地笑了起来:“秦厉北你知道吗,你的承诺,现在对我来说一文不值!你明明答应过我的,不会参与到这一次的事情当中来!可是你为什么要欺骗我?!” “我说过,我会站在秦家的立场,对于秦家,什么的选择是最好的,那我便会毫不犹豫选择那一个。” “好,我知道了,是我想当然了。” 简南觉得很是讽刺,她试图想要相信秦厉北了,得来的却是这么一个结果。 指尖冰凉,简南连说话都变得费劲十足,“秦厉北,你们不是要证据吗?我给你们证据。” …… 简南是故意的,既然对方现在还要主张证据不足,那么她就在所有人面前,让她们亲眼看看所谓的证据! “我有几句话想跟沈小姐说说。” “请原告尽快。” 简南拿起刀子,走到沈扬诺的面前,小声道:“你打赢了官司又如何呢,我怀孕了,孩子是秦厉北的哦,你看,就算我是他妹妹又如何,他都不在乎的。” “你这个贱人!是你勾引他的!是你勾引他的!” 沈扬诺怒吼着,很快便将所有人的目光吸引了,沈扬诺的律师忙宣称,沈扬诺是有精神病的。 “你才有病!你特么的才有病!我告诉你,我清醒的很,这个女人就是贱人,居然敢勾引我的男人!” 说着,沈扬诺痛苦地看向秦厉北:“为什么,我这么好,你却不肯再爱我一次?” 沈扬诺的愤怒情绪很快被挑了起来,更是在听见简南说出她再次怀孕了的时候,愤怒值达到了顶峰,使得沈扬诺完全忘记了沈业豪的叮嘱,握住刀子,直接对着简南,叫嚣着让她去死! 刀子插入腹部的时候,简南疼的一阵抽搐,连脑子都飞速地变成了混沌状态,自己在哪儿,准备做什么,都是懵懵的。 恍惚间,似乎有人怒吼了一句什么,声音很是熟悉,但是她就是无论如何都想不起来了。简南想,自己虽然是算好了角度才对上去的,但是深度似乎有了误差,她觉得自己似乎被一刀穿过整个腹部,手里全部都是血,还带着自己的身体里面的温度。 “来人!快叫救护车!” 冲过来的那人抱住了她,将她搂在怀里,声音里面带着一丝哭腔,祈求道:“你坚持住,不要走,求求你,不要离开我!” “你是谁啊?” “南南,是我,是你的三哥,你别说话了,坚持一会儿,医生马上就来了!” 简南听出来了,这声音,还有自称为三哥,这世界上,她的三哥就只有一个,那就是秦厉北那个混蛋了啊,但是秦厉北,你哭什么呢,眼泪都掉到我脸上了,妆会花的你知道吗? “我好像,真的是很累了,我得好好地休息一下了。” “好,你再继续坚持这一下,然后等你醒过来,我们救出去旅游,你想要去哪里?行程我来安排,你什么都不用管,只要好好的享受假期就好,好不好?” 啊…… 秦厉北这个混蛋的建议听起来还真的是不错的,但是怎么办,她真的很困了啊,坚持不下去了啊,秦厉北你这个混蛋,有这个建议不早说,她就不会傻乎乎的跑过去对上沈扬诺的刀口了啊! “秦厉北,你靠近点儿,我有话想跟你说。” “好,你说,我听着!” 简南费力地往秦厉北的怀中靠了靠,继而终于认真了起来,道:“下辈子,记得千万不要养狗养猫,好吗?” 她记得自己不知道是在哪里听说过的,这辈子做过坏事的人,下辈子会投身畜生道,那么猫猫狗狗的,都无所谓了,该还的债总是要还的。 只是,不想再见秦厉北了,再爱一次,如此痛苦的爱一次,她不敢尝试了。 “好,好,我什么都答应你,但是求你了,好好活下去,活着,才有机会!” 简南躺在担架上,任由救护人员往她身上插各种管子,呼吸机氧气机,各种精密仪器轮番上阵,简南愣愣地望着天空,克制不住地想,那些云层之上,是天堂吗? 她是衷心希望她的家人朋友们都能到那里去的,但是现实不得不让她承认,他们都不是好人,老天不会宽容身怀罪孽的人去到那里的,那么,地狱又在哪里呢? 她一定得等到死了之后,才能去见他们么? 简南觉得有湿热的液体顺着眼角滑落,她心中明白那是什么,只是很恍惚,自己怎么可能还会有眼泪呢,白月笙离开她的时候,应该就哭完了才对的。 手边似乎有人小心翼翼地用手掌心包裹住了她的手,掌心温热,力道适中,甚至轻轻地在她手掌心捏了捏,带着想靠近却不敢再进一步的讨好。 掌心的薄茧比任何人的都要来的有辨识度,那双手曾经在两人翻云覆雨间,在她身上畅游,但是后来,沈扬诺,单单是这三个字,就足够将曾经所有美好的温存,打消的灰飞烟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