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三章:‘秦三世而亡’?(四)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三百五十三章:‘秦三世而亡’?(四)

简南本以为自己死定了,被自己作死的,但是等她睁开眼睛,见到满脸胡渣坐在床边的秦厉北的时候,又觉得自己真的是太幸运了。 她还活着,而沈扬诺估计这一次是天王老子来了都救不了她了。 “沈扬诺被关进去了吗?” 简南每说一个字,都会加重呼吸,似乎还会牵扯到腹部的伤口,疼的几乎让她想直接去死就算了。 但是有些话是不得不问的,沈扬诺必须进去。 “沈扬诺被关进去了吗?” 简南又问了一遍,她看见秦厉北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铁青,太阳穴上的青筋爆出,像极了暴怒的狮子,下一秒就要吃人的模样。 简南心里冷哼哼,她才不管她这么说会不会刺激到一直为维护沈扬诺的秦厉北,她就是要说,欧还要多说几遍! “沈扬诺到底被关进去了没有啊?唔……” 话音未落,简南便瞪大了杨静,干涩的唇瓣上,是柔软的,温润的触觉,强硬又温柔地一遍一遍地临摹着她的唇形,掌粗糙的手掌心抚摸着她的脸,一遍遍的低喃。 简南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疯了,或许着是在梦境里面,否则秦厉北怎么会如此对她,还说出那样卑微的话来呢? 害她白高兴一场,她果然是死了的,那么现在是在天堂? 简南转悠着眼珠子,滴溜溜地观察周围的景色,然后发现周遭全部是白色的,果然是死了,地狱不是黑的,而是白的?还是说,这里是天堂呢? 简南正在满脑子胡思乱想,秦厉北却怒褪开来,压抑着怒气道:“我在吻你,你能专心一点吗?” 专心一点?那当然是可以的!但是,既然是在我的梦境里面,你竟然还敢对着我发脾气,你是不是不想活了啊你! 简南怒:“我不专心,那就只能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你的吻技不够高超,这能怪我吗?你说,这该怪谁?” 秦厉北一愣,根本没想到,昏迷了大半年的女人,醒来之后的第一件事情是牵挂着那个沈扬诺也就算了,竟然还敢质疑他的吻技,简直是不知死活! “你干嘛瞪着我?找死啊!信不信我等一会就给让你消失,然后再也不让你来我的梦里面撒野了!秦厉北!!!!啊啊啊!!!你干什么啊!!!” 简南惊慌失措,却见秦厉北一手撑在她的左边的床上,一手撩起了她额边的碎发,邪笑着说:“南南,你知道这段时间,我是怎么过来的吗?我每天都想,你怎么还不醒过来,是不是真的不要我们父子俩了,但是我又很害怕你醒过来,你醒过来,要是急着要走,不肯和我们生活在一起,那可怎么办。但是现在,没关系,你醒来了,我会努力求得你的原谅,我们会重新在一起,哪怕全世界都觉得我们的爱情不对,可没关系,我们知道我们互相爱着,等我死了,我们都要葬在一起。” 简南更加蒙逼了,这混蛋说什么呢?怎么尽说些她听不懂话来,而且,这些都不是她关心的,她现在要知道的,沈扬诺究竟有没有被判刑啊! “你先告诉我,沈扬诺进去了没有?” “你都那样了,连自己的命都不要,对着白刀子就冲了上去,我敢不把沈扬诺送进监狱吗?难道等着你醒过来,再去往人家的刀尖上面冲,再进一次ICU?” 额…… 所以说,沈扬诺是真的得到惩罚了啊?那样挺好的,真的挺好的,至少,她能够为无辜枉死的路衡,讨回一个公道,对了,路衡,如果她死了的话,路衡为什么不来看她?是还在生她的气吗? 简南一脸懵逼落在秦厉北眼里,惨白的脸色和瘦骨嶙峋的小脸,就尽管这段时间,他一直很努力很用心地照顾这个小丫头,但是因为在床上躺着,昏迷着,每天只能靠着输液活下来,到现在也没能好好地养出来一点肉。 “你说,你怎么就能那么狠,连自己的命都不要,你知不知道,差一点点。就差几毫米,我就永远失去你了,你知道吗?” 说到最后,秦厉北小心翼翼地抱着简南,眼泪哗哗地掉,哭的像个孩子。 哦,泪水是热的,竟然是热的,而且,秦厉北的拥抱很有真实感,就好像是,很久很久以前,久到简南都忘记了究竟是什么时候,他曾经也这样地抱过自己,温暖得刻骨铭心。 这应该是真的了,应该是真的,活生生的秦厉北吧,可是,他现在这样,是在做什么呢? “你为什么要哭?” “南南……南南……” 简南觉得秦厉北将自己搂的更紧了些,似乎要将她勒得喘不过气来。 简南有些想生气,还说她醒过来了很好呢!这人是不是想勒死她?! “秦厉北,有话好好说,别动手动脚的。我们不熟。” 秦厉北愣住,见简南脸色很是痛苦的样子,忙松了手,不好意思道:“是我考虑不周到了,抱歉抱歉!是我太激动了,你等着我,我先去把医生喊过来!” 秦厉北乐颠颠地就像个孩子冲出去了,简南望着天花板,不知道为何,眼泪顺着眼角滑落,毫无预兆的哭泣,从小声啜泣到嚎啕大哭,最后,又是默默流泪。 病房门口,医生看看身边的黑面神,小心脏抖得跟地震一样,这半年以来,里面那位小姐昏迷的这段时间,北城有名的三少每天来照顾,跟二十四孝老公似的,端茶递水嘘寒问暖。 刚刚这位三少冲进办公室的时候,他还在纠结那位小姐的病例,看看究竟是哪里不对劲,否则伤口都已经愈合,身体的各项指标也并没有问题,但是一直昏迷,太奇怪。 原本以为,这位小姐醒过来了,这位三少也终于可以不用每天黑着脸盯着他,就跟他杀了三少全家似的。 他都要松一口气了,急匆匆地跟着过来,准备赶紧检查检查,如果没有其他问题,就赶紧地让人会回去! 谁知道,在病房门口,竟然会听到刚醒过来的简小姐,嚎啕大哭,闻者伤心听者落泪,哭的他的心都要碎了。 “三少,咱们这……” “她憋了很久了,让她好好地哭一场,大概……就好了……就好了……” 秦厉北这话说出口,连自己都不是很相信自己,的确是憋了很久了,从八年前,他提出分手之后,她就憋到了现在,她很少哭,不对,她哭过很多次,但没有一次,他能够像自己曾经向她承诺过的那样,站在她的身边,安慰和递纸巾。 “三少,简小姐刚醒过来,现在这样子哭下去不是方法。我的建议是,还是得进去看看,安慰安慰简小姐。” 秦厉北放在门把手上面的手,青筋暴出,医生相信,要是再不阻止一下,恐怕他们医院的总统套房,可能得经历今年的六十九次的修理了。 “你在外面等着,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要进来。” 医生忙不迭地点头,认真道:“好的。我明白的。三少放心。” …… 咯哒一声,简南默默地拉起了被子,遮住了自己大半的脸。 秦厉北走到她面前,将她的被子动作轻柔地拉了下来,说,“小心些,别憋着自己了。” 简南嗡嗡地反驳:“要你管!” “我老婆我不管谁管?” 简南顿时滕地一下炸毛了,怒道:“秦厉北。你是不是有病?谁是你老婆?你是不是忘记了,和你结婚的人是王瑶,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我特么这辈子都不会和你有关系!你给我滚!” 简南飚了脏话,说话难听,秦厉北却是一点儿也没有生气,在外面因为手底下的人说错了一个字,都会收获他一顿暴怒的人,被北城的所有生意人称呼为暴狮的男人,在此时此刻,在简南的病床边,柔软的像只乖巧无害的大猫。 “你很久没有安静地听我说说话了。我呢,也自以为是地很久没有将我的打算告诉你了。南南,你先别生气,听我好好地将这半年来发生的事情跟你说说,好不好?” 简南果断拒绝:“不好!” “不好。我也会告诉你的。” 简南盯着秦厉北,毫不客气地翻了个白眼。 “那你还问我,不是废话吗?秦厉北你什么时候废话这么多了?你烦不烦啊?” 秦厉北无视了简南的挖苦,握住了她的手,边跟她揉着手掌心做运动,边道:“沈扬诺在法庭上面当场刺伤你之后,被判了十年,两个月之后,我布下的渔网收拢,沈家做实验上面的一些黑心手段,检验合格证的贿赂,证据都交给了有关部门,后来的结果,也是显而易见的,沈氏药业破产,沈家树倒猢狲散,彻底退出北城的豪门家族。还有唐嫣然。你是不是觉得很奇怪,为什么我知道,唐嫣然和你被绑架有关系?你去兴和的那天,调用了手人手,这些变动我还是知道的。兴和已经被城南别墅接纳,唐嫣然,她这辈子都不可能再出现在你面前。至于……” 简南撇过头去,故意不去看秦厉北如黑曜星河般的双眸,秦厉北伸手为她将被子盖好,起身到柜子前,从柜子里面拿出了证书。 “……南南,我离婚了。” …… 时间被无限延长,简南费劲了这辈子所有的力气,才转过头去,愣愣地看着秦厉北,半晌后,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不敢置信地问:“你……说……什么?” “你昏迷四个多月,医生告诉我,你这辈子,极有可能会以这样的状态,持续下去,永远都不会醒过来。我那时候就在想,等很多很多年以后,等我们都老了的时候,我连照顾你的资格都没有,那该怎么办?” 简南喃喃:“其实,你没有必要,照顾我。” 她原本并没有依靠别人的想法,就算是在简家的时候,白月笙处处照顾她的时候,她都清楚的知道,只有自己强大了,才能保护自己。 白月笙也是很忙的,并不是每天都能陪着她,相反的是,她总是在家门口等着白月笙回来。 然而遇见了秦厉北之后,是他将自己身上所有的小脾气小性子全部都宠了出来,将她的心护在手掌心里,暖成一滩水之后…… 却是他毫不犹豫的离开,水变成了冰,从此细碎又冰冷。 “我很害怕了,重来经历一次当年的事情,我受不了的。我也不年轻了,人老了以之后,本来伤口就很愈合,旧伤花了八年,都还没好,很容易再被撕开。” “是我的错,对不起。” …… 简南怔愣之后,嘴角漠然笑开,“很迟了,你不觉得吗?” 秦厉北走到简南身边来,半跪下,祈求道:“你说,我要怎么做,你才愿意再给我一次机会?”“机会,是需要给我还爱着的人,秦厉北,你觉得,我现在还爱着你么?” 简南望着秦厉北,一颗心,如古井无波,波澜不兴:“我不爱你了,秦厉北。” 原来,‘不爱’这两个字,说出来是这么简单的事情。 好像是每天要吃早餐,午餐,晚餐,的事情一样,没什么可质疑。 秦厉北双眸沉沉,望着简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不爱没关系,给我一次机会,我会好好的,从我们最开始认识的时候开始,如果你愿意,我们重新来过。” 忘掉过去,我们就是最简单的秦厉北和简南,没有任何关系,从陌生人开始。 “就一次机会,一次就好。” “我不想试了。” ……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秦厉北只能反复不断地说这个字,好像这辈子,面对简南,除了这三个字,便没有其他的话语可以说。 “秦厉北,你走吧,我真的不想要再见到你了,以后,我们如果遇见了,不管是谁先发现,那个人都主动退避三舍吧。好吗?” 秦厉北像个执拗的小孩,坚持道:“我不要,我不愿意,南南,我有一个计划,我……” “秦厉北!” 简南怒吼起来:“你是不是一定要将我逼死,你才高兴?我告诉过你的,我不想再见到你,你就这么恨我,一定想要看我死无葬身之地,你才高兴是吗?!” 简南癫狂起来,带着些秦厉北不曾见过的绝望,秦厉北的心突然就疼了,立刻道:“你不要生气,你的身体不能生气,我现在就出去,我现在立刻消失在你的面前!” 秦厉北起身,忙着往外面走,走到门口的时候,顿了顿,还挣扎着,抱着简南是不是会突然对他心软,但是没有,简南一言不发。 直到门打开,他说了句等会儿医生会过来帮她重新践行身体检查的时候,简南这才出声。 秦厉北惊喜地回头,见到的却是简南背对着他,看向窗户外面,今年的冬天来的比较晚,到现在还没有下雪,外面除了满目的枯黄色之外,再也没有其他的景色。 简南缓缓道:“请你牢牢记得,再见面,退避三舍。” 秦厉北晃了晃,走出门外后,在门口,全身抽力般地往地上倒了下去,直接将接到消息从外面赶到医院的董邵和甄客,给吓了个半死! “秦哥!你没事吧?” 董邵忙着将秦厉北扶起来,甄客往病房里面探了探,问道:“阿南的情况怎么样?医生怎么说?” “对!我要问的也是这个,阿南的情况怎么样,这次醒过来,应该就不会再睡过去了吧!这段时间可是把我们给吓了个半死不活的!现在千万别再有事才好啊!” 秦厉北低着头,从来没有过的颓废。 “……她不要我了……” 董邵吓了一大跳,正想问究竟发生什么事情的时候,甄客拦住了他,摇摇头道:“阿南应该是没有什么事情了,我们先进去看看阿南,让厉北自己一个人待会儿!” 董邵很是蒙逼,但是转念一想,便很快就明白甄客说的意思,估计是,秦厉北和昏迷半年之久,醒过来的简南没有谈拢吧。 董邵颇为同情地看了秦厉北一眼,他原先一直以为秦哥是什么地方都很厉害的,但是全程围观了他和阿南的纠葛之后,他才恍然大悟地明白,原来,秦哥并不是无所不能的,至少在感情上面,秦哥还只是个小虾米而已。 …… 董邵跟在甄客的身后进了病房,简南怒道:“不是让你滚吗?听不懂人话是不是?” 董邵有那么一瞬间,终于确认了自家秦哥对阿南真的是真爱,否则,就冲着这份敢让秦哥滚出去的气魄来,秦哥会让她活着见到明天的太阳,都是一个未知数呢! “阿南,我们来看你喽!高兴不?” 简南回头,看见是董邵和甄客,有些不好意思,忙道:“好多了,谢谢。” “你那天浑身是血的样子简直吓死我们了,我们坚决想不到,你竟然那么很,拿自己的身体当做赌注,去当做证明沈扬诺是杀人犯的证据!” “不是,我没有你们想的那么无所谓,我还有三个孩子要养大,我不敢死的,我那时候,是已经确认好了角度,不会伤到要害之后,才冲上去的,但是,谁知道沈扬诺手上拿的那把刀,竟然会有那么长。是失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