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五章:金蝉脱壳(二)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三百五十五章:金蝉脱壳(二)

简南得知秦厉北自杀的消息,是在她出院之后的第三天,消息来的毫无预兆,简南原本打算第二天去秦家大宅将团团和小止,还有住在帝豪花苑的铮铮接回来的。 她用这些年存起来的一些钱,在北城最好的地方,买了一栋学区房,打算就在那里住下去。 当天晚上,董邵急匆匆地跑来找她,浑身是血地哭着,嚎啕大哭的那种,喊道:“阿南,秦哥死了!” 她记得那时候,她根本不相信这件事情,秦厉北那样的人,怎么可能说死就死了,现在的北城,他俨然已经彻底取代了秦老爷子,成为一代新的商界,黑白两道的领军人物,还有谁能杀得了他? 简南几乎想不出来,但是下一秒,董邵憋住哭声,说出来那句话,顿时在刹那之间将她所有的力气抽走,董邵说:“秦哥,自杀了!” 啊,原来是自杀啊,所以才会死,她就说嘛,秦厉北那个人,那么彪悍的战斗力,怎么可能随随便便就被人杀死了呢?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心脏里面的血液瞬间消失了,一片荒凉,眼泪也会死止不住地落下来了,她的脑子里面,只有一句话,这个世界上,真真切切的,是只剩下来她一个人了。 所有人都离她而去,丢下她一个,孤零零的。 白月笙因她而死,路衡因她而死,现在的秦厉北,也是因为她说的那些话,才去死的吗?如果是那样的话,她还真的是,千古罪人了呢! “人在哪儿?” 董邵懵逼住,简南再问了一遍,只是这第二遍,已经带上了浓浓的哭音:“我问你,人在哪儿,秦厉北那个混蛋,那个大混蛋,宇宙超级无敌大混蛋,究竟死在哪儿了!” 董邵被吓得愣住了,直到简南拔出抢来,抵在他的面前,质问他秦厉北究竟在哪儿的时候,他才反应过来,带着简南便直接往车上奔过去,然后一路飞驰,带着简南到了秦厉北预先为自己准备的灵堂。 满屋子都是白色,入口处布满了挽联,已进入灵堂,便到处是白色的菊花,而灵堂的正中间,摆放着纯黑色的棺材。 简南跌跌撞撞地走上前去,在棺材中看见了安详躺着,如同睡着了似的秦厉北,僧人不停地颂唱着梵音,简南却是只觉得魔音穿耳,怎么会是这样的? 简南喃喃自语:“怎么会是这样的?不应该是这样的才对,他在不接近我之后,会活得好好的,身体康健,长命百岁,活得安逸幸福,怎么会,才过了多久呢,为什么要离开?”, 董邵叹气,道:“秦哥这半年来,头疼的毛病一直没有好,反而加重了,而这半年来,所有的事情全部压在秦哥一个人的头上,白氏集团那边需要安抚股东,给出你生病住院的各种信息,还得帮着许叔决定白氏集团的许多业务,还有万秦集团和元北集团,而现在,南国娱乐城和南娱集团合并之后,业务的增长也是节节攀升,秦哥要盯着这边,然后还有处理沈家。兴和,事情一件接着一件,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之下,秦哥还是每天坚持去医院看你,照顾你,他几乎每天只睡一个小时,而这一个小时,有很多时候,都是倚靠安眠药才睡的下去的。” 董邵,边说边为自家秦哥感到不值,言辞之间,也带上了些埋怨。 “就是为了这个,为了给醒过来的阿南你一个安全的生活环境,秦哥几乎就是拿着他的命在拼,但是阿南你醒过来之后,却是不愿意再见秦哥,你要他走,可是他的愿望就是能够留在你身边,你让他离开,能狗让他去哪儿?不就是让他去死吗?”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想要的并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害怕了,在我身边的人,都出事了,我不想要他也和其他人一样,年纪轻轻地便离开这个世界,我只是……” 简南突然间嚎啕大哭起来:“我想要的只是,保护他而已啊!!!” “可是你知道?秦哥说,只要他还活着,他就总会是人不住去找阿南你的,到时候,一定会惹你厌烦,他想要你活得开开心心,什么都没关系,重要的是你要活的开开心心的!所以,秦哥他选择了这样的方式,来离开我们,你现在满意了吗?秦哥死了!” 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这些都不是我的本意,我想要的只是一个,大家都能平安的选择而已! 简南跪在棺材面前,重重地磕了头,一遍一遍又一遍,直到甄客过来,让李功和刀疤将她扶起来,吩咐道:“阿南,厉北有些东西,是留给你的,你跟我过来,看看吧。” 简南晃悠着身体,跟在甄客身后走了,这间灵堂是布置在度假村之内的,而后面是一间套房,最中间的床上面,放着满满的一床的信封。 简南走过去,问:“这就是秦厉北留给我的东西?” “是。都是厉北留给你的,这是他在你离开北城,去约城读书的那四年里面,写给你的所有的信,本来是想要寄给你的,但是柳璃没有告诉他你的地址,他自己想要去查,你却行踪成谜,到最后,你回来了,他才时隔四年,再次见到你。” “我不知道,这些事情他从来没有跟我说过,我什么都不知道!” “他是个男人,有些事情上面,有些大男子主义,自然是不会愿意将这些事情告诉你。但是,估计他也是下定了决心要走,才会将这些托付给我,让我帮他交给你!” “这个混蛋,他为什么不说,他要是说了,要是说了,……” 要是说了,哪怕前方是刀山火海,她也会陪着他一起度过的! 简南默默地流泪,想着躺在棺材里面,白得像纸一样的秦厉北的脸色,捂住了脸,任由泪水渗过五指之间,带着她对秦厉北的弄浓浓的回忆。 “除了这些,秦厉北还有什么话留给我的吗?” 甄客回答道:“他说,如果有下辈子,他一定会给你一个安稳平淡幸福的家。”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甄客摇摇头,走出了内室,董邵在外面等着,见甄客出来,忙说:“怎么样?阿南是什么反应啊?我刚刚的表演怎么样?是不是很精彩?可不可以得到今年的奥斯卡最佳男演员啊?” 甄客淡淡地瞥了他一眼,将人带到一边,叮嘱道:“别什么事情,随随便便地都说出来,你亲爱的秦哥,可是这辈子唯一的一次翻身仗了,成败在此一举,要是因为你说漏嘴坏了事儿,你就等着切腹自尽好了!” 董邵想了想,顿时蔫了,默默地伸手在自己的嘴巴上面,做了个缝合的动作,然后对着棺材的方向,幽幽地在心里面感叹,这次实在是大手笔,不说别的,单说这个实打实在身上弄出来枪口,喷出来的那些血,就算是好好地补上一年,都不一定能够全部地马上补回来。 …… 没有人知道简南那天在内室里面看到了什么,但是那天之后,简南就像是变了个人似的,亲自操持起了秦厉北的丧事,而等秦厉北轰轰烈烈的丧事结束之后,简南便按照自己之前的安排,带着三个孩子,回到了城南别墅。 一年之后,名叫秦厉北的男人,重新回到了人们的视野,他经营着一家小小的蛋糕店,就在市中心最繁华的地段,旁边走几步路吗,就是白氏集团和万秦集团,而与店面相隔一条街的地方,就是现如今跻身北城商界巨无霸的元北集团。 而这家蛋糕店,在开业没几天之后,便因为老板的颜值而迅速走红了。 “你好,这是你要的蛋糕,请你拿好了。” 女客人问:“你们老板今天不在吗?” 店小二点点头:“我们老板今天去见一个老朋友,明天才会回来。” 女客人很是惋惜地笑了笑,说:“哎呀,本来还想要看看究竟老板有多帅的,但是今天来的不巧了,算了下次再来吧,一定要看看你们那位据说帅到惊天地泣鬼神的老板哦!” 店小二道:“其实吧,我们老板已经结婚了,还有三个孩子呢,大儿子二儿子,还有一个长得像是洋娃娃一样的小女儿,老板娘的颜值和气质也是顶级的呢,看起来是很美好的一家人哦!” “是吗?哇喔,这世界上面的好男人果然都被抢光了啊,真是心塞塞呢!算了,不跟你说了,就这样吧,下次还是要来看看你们老板的,就像是看电影明星那样的看着哦!” 店小二挥挥手跟女客人告别,转身进了后厨,后厨的冰柜边上靠着一位颜值不逊色于现在市面上任何一款爆红小鲜肉。 “董少,你在做什么啊?” “嘿嘿,帮你们尝尝这款新蛋糕好不好吃啊!”董邵舔舔嘴唇,问道:“对了,你们老板人呢?” “去墓地了。” “哦哦,对了,今天是他的忌日啊,我都差点忘记了这件事情呢!哎呀,这都一年了,应该也是时候出现了!” 董邵走上前,拍拍店小二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好好干,之后给你升职加薪!” 店小二鞠躬致谢,等抬起头的时候,这才发现,桌面上的几款蛋糕又被这位董少爷都直接拿走了!!!! …… 今天是秦厉北的生日,简南一大早便跟秘书说了,今天的事情,下了班之后就绝对不加班,因为她要去见一个人。 下了班立马赶到秦家墓园的简南,刚走到秦厉北的墓碑面前,便看见了一道和秦厉北身影很像的男人,从另外一边要走,简南忙叫住李功去拦住人,而自己则是带着团团急匆匆地往目的那边去。 秦厉北曾经为了离开,演了一出戏,现在为了能够让她回来,她再演一场,又有如何? 简南泪眼模糊,倾注了所有爱意和怨恨的一场赌博,换来的,竟然是所爱之人,用自杀的方式来给予她心灵上面的自由,简南哭的像个泪人一般。 “你走后,我越来越怕见到团团,他和你长得那么像,我怕我会想到你。” “……厉北,三哥,对不起……” “我应该早点将我的顾虑告诉你,我不想见到你,只是因为我担心因为自己的原因,再次让你受到伤害!我想,你要是能够知道,我并没有真的恨你,那该多好!我不应该让你以为,我愿意自甘堕落地就这样活在对你的恨意里!” 不知何时,秦厉北默默站在简南身后……将她所有的痛苦与愧疚,都听在心里。 良久后,简南却笑了,但笑得瘆人:“是我害死了你,是我害得团团没有了爸爸。以后团团若是恨我,那也是我该得的惩罚。我无话可说。” 秦厉北摇了摇头,拿起简南落在一旁的外套,带着悲悯的目光略过简南,蹲下来,喃喃自语道:“……别哭了……我来了。” 简南抬头,惊讶,还有惊喜,还有的是如释重负。 其实她早就知道了秦厉北没有死,而她等了这么久,终于是等来了秦厉北愿意主动出现的时候! “你,真的愿意出现了?秦厉北,你不会走了吧?你之前说的,难道不算数了吗?为什么一边说着让我原谅你,给你一次机会,一边却用那样残忍的方式,在我心上捅了一刀,然后就这么离开了!……” 秦厉北一回头,比看见他的女人双眼通红,明显哭过,而团团正牵着她的手,泪眼婆娑地盯着他看,他的心情说不上来的复杂,他的老婆孩子都在这里了,但是他现在暂时还什么都不能做! “秦厉北,你还活着,为什么不肯见我?” “这位女士,你认错人了。”秦厉北强撑着想要再装一下。 “你化成鬼,我也认得你,你现在跟我说,我是认错了?秦厉北,你怎么不说团团不是你儿子呢?” 什么叫做团团不是他儿子?团团就是他亲生儿子!明明长得和他越来越像来着,这个女人真的是越来越胆大包天了,这样的话也说得出来,简直是要气死他! 但是,秦厉北的理智告诉他,下载乃他还什么都不能做,至少在得到简南的承诺之前,他什么都不能做,他就只能忍着。 团团躲在简南身后,转着大眼睛在两人之间看来看去。 “秦厉北,我告诉你,你要是不承认的话,那我就要和别的男人结婚了,让你的儿子管别的男人叫爸爸!” 团团认真地点点头,附和着简南的话:“是真的哦!最近有个很帅气的叔叔在追求麻麻呢!每天到我们家外面的门口,唱情歌,还给麻麻弹吉他呢!我觉得吉他挺好听的,所以打算让那位叔叔教教我呢!” 秦厉北因病而有些孱弱的身体,不可抑制的晃了晃。 这个儿子,大概可能也许,真的不是亲生的吧,否则怎么会到处拆他的台呢? 他快步走了过去,“……小丫头……,我……不承认……的原因是……就是怕你继续生我的气,也不想见到我,我可以以另外一个人的身份出现在你周围了我发誓,我永远都不会打扰你的正常生活的!” “你先别说话,我今天见到你,只有两句话想跟你说,第一句是,我原谅你了,第二句话是,我给你一次机会,三个月的试用期,如果你的表现让我满意,那么,我们就在一起,你觉得怎么样?” “真的?你真愿意给我一次机会,让我重新对你好!” “是,所以说,你愿意吗?” “那自然是愿意的!” 秦厉北高兴极了,同时团团也听明白了这句话,高兴地朝他跑来:“爹地,抱抱。” 他一把把孩子抱起来,走到简南身边:“丫头,你真愿意,原谅我?” 简南靠在他身上,他明显感觉到了她的有气无力:“怎么?现在不相信我的话了?我的话什么时候也变得这样没有信用了吗?” “那,我们什么时候领证?”秦厉北一手抱着团团,一手搂着她的腰,满怀期待地问:“我们结婚吧,成为合法的夫妻,老了以后死了以后,墓碑上面的名字,可以写在一起的那种!” 简南愣了会,才对他说:“我们先回家吧,这件事情,选个良成吉日就好了。” “好。”秦厉北不敢将那句,良成吉日到底是什么时候呢,问出口,毕竟,他现在可是还在试用期,万一把自家丫头惹恼了,她一生气,不结婚也不和他在一起了,那么他就彻底悲剧了。 可没想到,简南居然会主动告诉他,他忍着不敢问出口的问题。 “我找人算过了,这周周五就是良成吉日,如果你有时间的话,带上相关证件,我们去拉斯维加斯登记。” 秦厉北震惊万分:“你刚才的意思是,你真的答应嫁给我了?我们真的是要结婚了?” 他看了看简南,用眼神询问,简南默默地想,该不该回答笑得像个傻孩子一样的秦厉北提出来的这个问题呢? 想了又想,最后简南还是决定没好话不说第二遍,简南决定不再理会他,反倒是直接拉着他离开。 董邵和甄客在远处,看着远远离去的秦厉北一家三口,满意地笑了。 “秦哥这下子,是终于找到幸福了吧?咱们这三个人当中,总算是有一个家庭美满的了,不容易啊不容易。” “等会儿,你去给路衡上个香,就告诉他,简南有秦厉北照顾了,让他可以放心了。” 董邵点点头:“明白,毕竟以前也是我们的兄弟,虽然后面我们走的路有点不一样,但是一天是兄弟,就是一辈子的兄弟!我等会儿还得去学校接铮铮放学,这个香,你帮我一起上了吧。” 终言: 简南—— 他的眼睛如星星闪耀,光芒流潋。 “我来了。” 三个字,却重过千言万语,令简南不自觉的靠近, 她和他折腾了这么多年,最后不过是两败俱伤。 现在想起来,那时候,年少初见的他们两个人真的是幼稚又可爱,为了爱情可以不顾一切,如今,他们决定重拾当年相信爱情的勇气她想,也许是曾经的刻骨铭心在记忆中太过难忘,兜兜转转,到了最后,她选择了接受。 秦厉北—— 我最爱的女人,愿意原谅我,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