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六章:白家小止初长成(一)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三百五十六章:白家小止初长成(一)

我叫白止,今年芳龄二十,大二生一名。 此时此刻,我正站在机场出站口,傻了吧唧的举着一块大白板,时不时踮起脚尖往通道口看一眼。 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呢?事情还得从十二个小时前,彼时我正抱着我最爱的男神代言的薯片,窝在我家客厅的沙发上,陪着被劈腿的女主哭的稀里哗啦,我妈一道圣旨劈头砸过来,把我砸了个懵逼。 “小止啊,明天你甄晞大哥回来,你去机场接他一下。” 我愣了半天,吸了吸因为哭得太过忘我而自由奔放的两条鼻涕,在脑海中输入甄晞大哥这四个大字后,立即得出一大堆搜索后的数据,妈呀,甄晞阎王回来了???? 当脑海中浮现出甄晞那张堪比北极万年冰川的脸,下一秒我果断拒绝了我妈的要求。 但是拒绝无效,我在我妈的眼神攻势以及看在我下个月生活费的面子上,我十分识时务的,妥协了。 去就去呗,甄晞阎王出国那么久了,现在的北城可是我的天下,我还会怕他不成! 但说实话,我还是怕的,不怪我,只能怪甄晞阎王从下到大对我造成的心理阴影有太平洋那么大! 甄晞阎王名叫甄晞,是甄叔叔代孕来的孩子,而甄叔叔和我的爹地是好朋友,两家人在我不懂事的时候便住在城南的别墅里,后来因为我们几个孩子需要上学的原因,两家大人又商量着把房子买在一起。 甄晞比我哥小一岁,我两岁的时候从爷爷家回到爹地麻麻身边的时候,甄晞才被甄叔叔接回别墅,而后我和我哥、铮铮哥哥、还有就是甄晞阎王便一同长大。 原本这个设定应该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画风,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我的出生日期不对,我俩就跟火星和地球一样,一见面就是火花带闪电噼里啪啦恨不得方圆几百米炸成渣渣。 甄晞阎王小时候就长得好看,像个肉团子似的,粉嫩粉嫩的,周围的爷爷奶奶叔叔阿姨都很喜欢他。 可只有我知道,他的真面目。 刚上幼儿园那会儿,午休时间,我看到甄晞阎王带着群小朋友,把我的一个同学揍哭了! 小学四年级的时候,我在等他和我哥放学的时候,看到他把院子里抓到的说要做实验的小蚯蚓全部倒进了同学的课桌里。 小学五年级的时候,他和一群混混打架,当时还是无知少女的我冲上去帮忙,结果被揣进了臭水沟。 初中的时候为了掩盖他早恋的事实,我硬是在双方家长面前承认那是我写的。 高中的时候,我好不容易等到了男神约我一起学习,可甄晞阎王那厮却偷摸摸关了我的闹钟,害我睡到了日上三竿! 总而言之,甄晞阎王做过的坏事可以是罄竹难书,天理不容,人神共愤! 我正沉浸在回顾往事中,肩膀一沉,我被吓了一跳,回过头去是甄晞阎王那张放大了无数倍超清的脸,我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结结巴巴的开口:“甄晞…甄晞…甄晞大哥!!哈哈哈~咳咳~” 甄晞阎王貌似又长高了,也长得更帅了。 不知道是不是加州的太阳比较不一样,今天的甄晞阎王头发懒洋洋的贴着额头,柔顺的刘海,甄晞阎王眉末一挑,我立马化身狗腿子换上一脸谄笑:“甄哥,长途飞机辛苦了,来,我帮你提行李!” 伸出去的手被甄晞阎王拦住,他上上下下打量了我一会,悠悠开口:“就你一个人?你哥呢?” 我心里咯噔一下,继而了然,嘿嘿,就知道你回来是为了我哥! “哎呦喂啊~第一个想见的人是我哥耶!他要是知道了不得高兴死!” “哎呦,疼!”额头上被一个大暴栗,我捂着额头,痛呼,“你干嘛?!” “走吧,回家。”甄晞阎王一手推着行李一手拎着我,“丫头,两年不见,你怎么还是这么傻。傻得无可救药!” 握拳,我愤愤,“你才傻你全小区都傻!”说完我就后悔了,我怎么这么欠揍,我俩是同一个小区哇!!! 因为甄晞叔叔出国旅游去了,我妈怕甄晞阎王在家吃不好穿不暖睡不饱,在半路上给我来了电话,让我把甄晞阎王直接带回家。 回家的时候,我哥居然也在,一见到甄晞阎王就直接扑了上来把人拉进了房间。 “唉,哥大不中留啊~”我摇头叹气,我麻麻瞪了我一眼,警告我不许甜甜YY一些有的没有的,我向我爹地投去求救的眼神,被我爹地给无视了。 晚上吃饭的时候,我铮铮哥哥也回来了,两人拉着甄晞畅谈国内外经济形势,我爹地在一旁听着,时不时地给出一些指导性的建议,扒拉着碗里的饭,整个一饿死鬼投胎。 我哥突然发话,“甄晞,你去游泳的时候带上丫头吧?” “秦柠!我可是你的亲妹妹啊!亲的!亲生的!我不去!” 有没有搞错?让我和甄晞待在一起,我会心脏病突发的好吗?!我要是学不会,他能直接把我摁水里淹死吧?! “我要去图书馆学习!我要当学霸!” 我哥用怀疑的眼神审视了我一遍,刚想说什么,甄晞就打断了他,“好啊,我正想找些论文资料,可以一起。” 嘤嘤嘤,甄晞,我就说说而已,学霸这种生物太高级,我进化不了的! 市图书馆离我们家不远,我哥把他的自行车贡献给了甄晞,然后那天之后,我每天都得收拾书包离开我最爱的松松软软的床,和甄晞一起去图书馆自习。 说真的,甄晞除了不苟言笑面瘫脸之外,智商方面是无可挑剔的,毕竟连跳两级提前毕业还进了加州最大的软件科技集团,一手的代码玩得六六六,让人叹为观止。 到了图书馆,我找了个舒服的位置,笔记本一放,打开视频开始看我家男神偶像的最新电影。 甄晞阎王坐在我对面,对着笔记本敲敲打打,说实话,认真工作中的甄晞阎王是很吸引人的,不说别的,单从他进来到现在,已经有五个女生假装拿书从我们这一张桌子边经过,甚至是‘不巧’东西掉到了甄晞阎王脚边。 甄晞阎王肯定不会动手,害我在甄晞阎王冷冽的眼神中,还得蹲到桌子底下去捡笔。靠之! 我男神的电影看得差不多了,入口处有人群骚动,我好奇的凑过去看,只一眼,很想问问是不是今天出门没有看黄历了。 那个男生,一头黑色卷毛,干净的毛线衣和休闲裤,嘴角挂着浅浅的笑意,眸子里,仍旧是盛满了星海般的光芒,一米八五的个子,他就站在那儿,右手随意插着裤兜,却秀出了来自大长腿的优越感。 我像被钉子钉住,半步也挪不开,周遭是不间断的讨论声,仅仅一秒,我的大脑已经设想出了三种以上的对话方式,想想我也是蛮聪明的。 对面的这个人,是我的前男友何以礼,一个礼拜前,我去他家送爱心鸡汤的时候被我发现他和学校校花安素相拥在一起。 何以礼也看到了我,先是惊愕,继而快步走向我,伸出手来:“小止。我……” 身旁有一道靓丽的身影掠过,安素挽着何以礼的手臂,巧笑倩兮:“以礼,你怎么突然来接我了?不是说,不需要你特地来一趟的嘛,我自己能够回去的啊!” 我突然觉得应该要做些什么,不然,我北城小公主的名号还要不要混了?! 换上一副笑容,我撸了撸袖子准备冲上去展示一下我的拳头,可还没等我整整付诸实施呢,甄晞阎王揽住了我的腰,沉声问道:“媳妇儿,今晚回家做什么好吃的?” “什么?”我蒙了。 媳妇儿?这位阎王爷是在喊谁呢?谁是他媳妇儿啊喂! 我正在发火,突然腰间传来了一阵剧痛,妈的智障,就知道这位甄晞阎王爷没安好心,竟然拿乘机捏我!疼死了! 我使劲儿憋住眼角的泪眼汪汪,咧出一个笑容,道:“好啊,你说,晚上要吃什么?我给你做,西餐还是中餐?中餐的话,八大菜系我都可以哦!” 何以礼挣脱开了安素的手,朝我走过来,问道:“小止,这是怎么回事?他是谁?” 还未等我开口,甄晞便开口自我介绍道:“你好,初次见面,请多多关照,我是小止的未婚夫,我叫做甄晞,很高兴认识你。” 这下子,不仅仅是何以礼愣住了,就连我自己都很蒙逼,我自己怎么都不知道我自己竟然还有一个未婚夫啊?我订婚了,你问过我的意见了吗? 安素笑了笑:“甄先生,您是甄家的?” 哼!安素一直狗眼看人低,估计问这话也只是想试探一下我的这位所谓的‘未婚夫’是不是能够比得上她从我这边抢走的何以礼吧。 “甄家的少东家啊,我们甄晞哥可是超级厉害的哦,跳级读完常春藤名校博士,对了,我有没有跟你说过啊,我可能之后也会努力地考取我们甄晞哥所在的那些学校的硕士哦!是不是特别惊喜啊!” 其实她就是想要气一气安素而已,安素不仅仅是校花,也是学霸,这跟她学渣体质是不一样的,但是安素下一秒说的话,却要将她给气炸了。 “甄先生,那么您得好好地替小止补补课啦,她的成绩,想要过分数线,恐怕都是很困难的一件事情呢!” 我正要发飙,什么意思啊,用得着你在我甄晞阎王面前拆我的台吗?我好不好关你屁事儿啊!我正要发飙,甄晞却笑了,摸摸我的脑袋,宠溺道:“没关系的,反正我娶她,也不是因为她是个硕士,女孩子笨点儿挺可爱的,过日子不是大战,太聪明太有心眼,活得也不舒服。” 虽然我是挺笨的,但是不代表,我就什么都听不懂,我就知道甄晞阎王并不是真心地想要帮我,这还明里暗里地贬我呢? 而且,别摸了!你是在摸小狗吗?气死我了! 我本来是想要生气的,但是看在安素和何以礼都在的情况之下,我忍了。 “甄晞哥,你怎么对我这么好啊?” 甄晞阎王挑眉:“你现在知道我对你好了,那你以后是不是要对我好一点儿,好好在家呆着,不给我出去拈花惹草气我?” “额……”我冤枉啊,我什么也没有做啊,而且我是单身,想谈恋爱也是很正常的吧! “这辈子,就只要我一个,好吗?” 但是,或许是他那富有磁性的嗓音蛊惑了我,我点点头。 安素不着痕迹地将我打量,我回敬了一个完全是沉浸在恋爱中的小女生的甜蜜的笑容,安素明显是想要说什么的,但是看到我身边站着甄晞阎王之后,什么也没有说。 …… 没一会儿,安素便亲亲热热地挽着何以礼的手臂走了,我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一时间不知道该不该哭,或许是应该哭的,毕竟何以礼是我答应交往的第一个男孩子。 我在他转学过来的第一天,就喜欢上他了,一见钟情一眼万年,穿着白衬衫,站在阳光下的他,真的是顶着光环的天使,美极了。 后来我不敢轻举妄动,每天借着我学渣的身份抱着一大堆作业去找他请教问题,完全忘记了自己家里面,有个智商逆天的爹地,和学术型的大哥和天才型的二哥! 告白倒不是我主动的,毕竟我一直认为的是,学霸一定要和学霸在一起,画风才是对的。 但是在我生日的那一天,何以礼约了我在学校天台见面,然后为我谈了首曲子,梦中的婚礼,他说会娶我。 我特么傻乎乎地就信了,我麻麻一直告诉我,婚姻并不是爱情的标志,多的是人结了婚,心却无法对自己的妻子忠诚。 我一直不懂,但是现在估计懂了。 “你在想什么?” 在回家的路上,甄晞阎王问我,我想了想,将何以礼的部分剔除掉,然后十分正经严肃认真地问他。 “以后不要乱说什么未婚夫的话了,让别人误会了就不好了。” “你觉得,我说的是假的?” “难道不是吗?你不要告诉我什么娃娃亲,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哈,我的婚事我是要自己做主的,我爷爷早就说了,谁要是敢逼着我嫁给不喜欢的人,他就一枪嘣了他!” 说起爷爷,我的心情就好了很多,可以说,我是我爷爷一手带大的,我两岁之前,因为爹地和麻麻的一些事情,我一直是跟着爷爷住在临心小筑的,爷爷比这世界上的任何一个人对我都要好。 现在他年纪大了,我每周都要回大宅那边去陪陪他,和他说说话。 我正想着,等会儿要不要去大宅那边,找爷爷喝喝茶聊聊天,说说我都初恋死了的事情,甄晞突然将车停到了马路边,从他的钱包里面抽出来一张照片,递给我。 我接过来一看,差点没一口气背过去,就这么魂归西天! “我草!这是什么东西啊?这世界是玄幻了吗?我小时候的眼光是这样的?我是受虐狂吗?我疯了吧?” 甄晞不知道怎么的,居然拿给我看的是,我和他的,婚约书。 事情是这样的,我六岁那年,一向疼爱我的另外一位爷爷去世了,我哭得绝望,感觉要被全世界抛弃,甄晞阎王告诉我,只要我不哭,他就不会离开我,永远不会。 我不信,仿照电视剧里的情节,写了一张保证书,还偷偷地用我妈的口红盖了个章。 拜托,这都是八百年前的事情了好么……谁会把一个六岁小娃娃的傻话当真啊? 唔,甄晞阎王居然还留着,我说怎么不见了呢,感情是在你这儿! 看着略微泛黄的信纸,读着羞耻度爆表的中二台词,我想挖个坑把六岁的自己就地掩埋。 “我觉得,是时候履行约定了。” “……”???? …… 甄晞阎王说要有所行动,我就一直很担心他整出来一些幺蛾子,但是事实证明,甄晞阎王这个人啊,就是很爱逗着我玩儿,他那天在车上说的那些话估计也就是说说,后来就没有声响了,弄得我整天神经兮兮的,就好像是甄晞一定想要对我做些什么似的! 到后面,就连我哥都来问我,“你是不是喜欢上甄晞了啊?不然怎么老是往他那儿看?” 我很委屈,真的,甄晞,我白止不是这么好开玩笑的! 气呼呼地过了几天,这天晚上,吃完饭,我接到了何以礼的电话,阔别多日,看着来电显示上面,‘何男神’三个字,我觉得我的心还是很难过。 我没接,但是电话继而不舍地打进来,最后,我倒是很好奇,单方面宣布我们分手的何以礼打电话来找我,究竟是为了什么? “什么事情?” “小止,后天我家里面有晚宴,你能过来参加吗?” “不去!” “小止,别这样,我这几天想了很多,我发现,我还是喜欢你,比起任何人,都要来的喜欢你,你能再给我一次机会吗?而且,你不是说过,你想要为你爹地找一款红酒吗?我爸爸后天会在晚宴上,用那瓶酒,当做奖励,送给当场舞姿最优美的女生。” 啊,有那瓶红酒啊? 过几天是我爹地的生日了,我一直想着要送一份好礼物的,但是一直找不着,全球限量仅此一瓶,没想到是在何以礼爸爸的手里头攥着。 那就,去吧?谁让她一定要给她爹地性一份巨难忘的生日礼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