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七章:白家小止初长成(二)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三百五十七章:白家小止初长成(二)

…… 甄晞阎王说要有所行动,我就一直很担心他整出来一些幺蛾子,但是事实证明,甄晞阎王这个人啊,就是很爱逗着我玩儿,他那天在车上说的那些话估计也就是说说,后来就没有声响了,弄得我整天神经兮兮的,就好像是甄晞一定想要对我做些什么似的! 到后面,就连我哥都来问我,“你是不是喜欢上甄晞了啊?不然怎么老是往他那儿看?” 我很委屈,真的,甄晞,我白止不是这么好开玩笑的! 气呼呼地过了几天,这天晚上,吃完饭,我接到了何以礼的电话,阔别多日,看着来电显示上面,‘何男神’三个字,我觉得我的心还是很难过。 我没接,但是电话继而不舍地打进来,最后,我倒是很好奇,单方面宣布我们分手的何以礼打电话来找我,究竟是为了什么? “什么事情?” “小止,后天我家里面有晚宴,你能过来参加吗?” “不去!” “小止,别这样,我这几天想了很多,我发现,我还是喜欢你,比起任何人,都要来的喜欢你,你能再给我一次机会吗?而且,你不是说过,你想要为你爹地找一款红酒吗?我爸爸后天会在晚宴上,用那瓶酒,当做奖励,送给当场舞姿最优美的女生。” 啊,有那瓶红酒啊? 过几天是我爹地的生日了,我一直想着要送一份好礼物的,但是一直找不着,全球限量仅此一瓶,没想到是在何以礼爸爸的手里头攥着。 那就,去吧?谁让她一定要给她爹地性一份巨难忘的生日礼物呢? …… 晚宴之上,觥筹交错,我本来是想要说服何伯伯直接将酒卖给我的,但是还未等我有所行动,我的视线已经被一道人影挡住,定睛一看,是安素。 今晚的安素很美,是那种可以和当红女明星媲美的美丽,画着浅浅的妆,五官显得更加精致,一袭裹身米白披肩晚礼服,足够担得上倾城二字。 安素笑了下,仿佛那天被我堵在门口,看着她和何以礼拥抱在一起,抢了好闺蜜男朋友的那个人不是她。 “你今天居然来了。” 奇怪了?我为什么不能来? “怎么,做错事情的人都敢来,我这个受害者,为什么不敢来了?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啊?安素?” 安素笑了笑,说:“你不是说要去留学吗?我和以礼也决定要去,我们来比比看吧,看看谁最后的分数高,去的学校更加高级!” 我对安素的挑战根本就是嗤之以鼻的,但是,既然是安素的挑战,不应下来,似乎又显得我太害怕不敢和她当面怼上了,于是乎,我胸脯一拍,认真道:“比就比!我还怕你吗?到时候你要是输了的话,就在学校的论坛上面,公开宣称是你抢了我的男朋友!” 安素志在必得地笑了:“要是你输了,就在学校的论坛上面,承认何以礼是你用不正当手段从我手里抢走的!” 哼,果然是安素,还是手段更高明一些! 虽然说是要努力读书,但是这并不影响我每天快快活活的吃吃零食看看小说花痴小鲜肉幻想拯救世界,然而在我的母上大人参加了一次同学聚会后,我的好日子宣告结束了。 我妈突然发现,我和她的同学的孩子比起来,简直就是学渣中的航空母舰,钢琴舞蹈书法,都不会,吃喝玩乐倒是样样精通,我妈回来时候我正抱着薯片看我家爱豆最新的综艺,她看看我鸡窝一般的头发和笑成傻逼的脸,终于在放养了我十八年之后,急了。 今年补习的第一天,我从楼下沙县小吃解决完两碗混沌回来后,我妈扶着眼镜,合上她手里那本五厘米厚的法学史,看向我,“你甄晞哥哥明天回来,我已经帮你联系好了,这个暑假,由他来帮你辅导功课。” 外面明明是阳光灿烂,我的内心却是阴雨绵绵。 我的歌迷见面会!我的云南文艺之旅!我的每天睡觉睡到自然醒!我的狂欢暑假!!!!!啊!!!!! 我苦着脸,拽着我妈的衣角,“妈~” “别卖惨了!” …… 我背着重重的书包,像以往的每个周六一样,从学校带着一身疲惫回家。学生真的是悲催的,这日子,我很想用那书桌上一摞摞的复习资料送自己去和伟大的马爷爷喝喝茶,谈谈人生,聊聊理想。 一想到刚刚结束的模拟考试,我整个人都不好了…… 一阵风吹过,黑色宝马停在我面前,车窗徐徐摇下,从里面探出一张脸来:“笨蛋,上车。”看了看站牌旁等车的一群聒噪的同学,以及待会儿车里能把人挤成肉饼的拥挤,我果断的钻进车里,一边系安全带一边说:“甄晞,你今天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男人穿着一身剪裁极好的黑色西装,淡淡说:“来这旁边办点事儿,正好见到你在等车就顺路接你回家。” “哦。”我有些小小的失望,不是特意来接自己的。 左侧递来一瓶水,修长白皙的手,让我晃了神,“你看什么呢?给,喝点水,看你满头大汗!复习得怎么样了?上A大有希望吗?”我接过水,猛喝了一大口,才撇了撇嘴,愤愤然说道:“我现在真怀疑我是不是秦家人,怎么秦家的优秀基因,我就一丁点儿没遗传到!” 一旁正在专注开车的甄晞阎王淡笑道:“先天基因固然重要,后天努力也是不能忽视的。”、 我咬着瓶沿,“你也说了先天基因很重要啊!” 甄晞阎王无语,这丫头,总是抓不住重点! “那你重生一次好了。” 我像找到骨头的小狗,一下来了精神,眼睛里闪着星星:“重生啊!甄晞,你居然知道重生!我也想啊!重生到千儿八百年前,当个倾国倾城的绝代佳人,然后勾搭几个绝世帅哥,组成强悍的后宫,哈哈……”我越想越开心,却没注意到一旁的甄晞阎王却是脸色突然变黑,车子猛的在路边停下,甄晞阎王薄怒:“我,就你这样,天天想着乱七八糟的事情,还想在学业上有进步,你做梦去吧。” 我一愣,心里一酸,被嫌弃了……“是啊,我没有出息!我笨!这些都是我的事!我要你管?万恶的资本家!”话落,我抄起书包便下车,临走时,还不忘回头朝他大吼:“我是有多倒霉才会认识你!” 沿着海滨大桥一路走,我抹了抹眼泪,在心里嘲笑自己,我,明知道他讨厌笨笨的人,你还在他面前不思进取,你活该被骂!回到家,我一言不发,拎着书包就回了房间,留下秦家一家老少面面相觑。 夜里,我哥打开我的房门,将端着的热牛奶放在书桌上,然后随意贴着墙,问道:“发生什么事了?谁欺负你了!?” 我一脸挫败:“没什么。” “是因为甄晞那家伙?” 正咬着笔头的姑娘,也就是我,猛地抬头:“你怎么知道?” 我哥了然一笑,摸了摸我的头:“小丫头,就你那小心思,我还能不知道!哥早就告诉过你,子凉那家伙,不要去招惹。” 我向后一仰,叹了口气:“哥,和妈妈说说,给我找家庭教师吧。接下来的两个月,我就在家里复习了,哪也不去,谁也不见。但是千万别再找甄晞来折腾我了,我都快疯了啊!!!!” 我哥闻言,鄙夷道:“秦家居然要请家庭教师,传出去也不怕丢人,你忘了,家里有这几个哥哥在,还怕帮不了你?” 但是我哥临走前,还是又说了句:“甄晞那个人,不是好惹的,你别玩到最后,玩出火来,到时候受伤的只能是你。” 不知怎的,我从哥的话里,觉得自己接下来的日子会很悲剧。 事实证明,他的预感是对的。瞧着满满一屋子的复习资料,我欲哭无泪,昨天就不该一时冲动说出那些话,这不是挖了个坑,然后自己跳进去把自己埋起来了么!?自作孽不可活啊!! 秦家几个哥哥轮番上阵,连我爹地麻麻都来插一脚,一人负责一个科目。远在国外留学的表哥听到这消息,甚至要连夜赶回来,自家小妹妹终于要发愤图强了,怎么能不共襄盛举! 后来,还是我麻麻体恤我,用了“旭然要是敢回来,就让他去相亲!”的威胁,才成功制止了旭然的想法。 我很是感激,第一次深深觉得,还是麻麻对我好,可我麻麻的一句话,“我还没过过当老师的瘾呢,好不容易有机会,怎么能让旭然那小子坏了我的好事!” 我深深觉得,秦夫人,我是你从垃圾堆捡的吧!蹲墙角默泪…… 两个月后,我病殃殃的从考场出来,顶着个熊猫眼,在炎炎烈日下等公交车,。 两天前,我麻麻做了一回独裁者,说为了不让我有太大压力,决定让我在考试期间自己坐公交车来回。我哥和铮铮哥哥连声附和,我愤然了,内心咆哮:明明就是你们嫌这天气太热,不想出门吧! 我哥忽视掉我冒着熊熊怒火的眼神,转身上了楼,“我,我会在家里等着你凯旋归来的!” “滚!”我抄起一旁的沙发垫,朝我哥扔去,沙发垫做抛物线运动之后,在地上静静躺着。 等我再回头,身后哪还有人影! “你们给我等着” 话落,院子里的拉布拉斯犬应喝着吠了两声,声音传出好远好远…… 下了能挤死苍蝇的公交车,我晃晃悠悠的走在回家的林荫小道上。 身后有一人小跑着跟上她,气喘吁吁地和我说:“小止,我一直在考场外等你,怎么没见你出来。要不是丁丁和我说你走了,我差点追不上你了!” “找我有事?” “你考得如何?” “不知道!” 来人继续自顾自的说着:“小止,我们报同一所大学吧?好不好?我也是准备出国留学的,以后,我可以照顾你的!” 我此刻脑子里装满了浆糊,只想回家,然后抱着我的小枕头好好睡一觉,便随意答道:“好。” 赶到肩膀被人猛的抓住,继而,被人紧紧抱住:“小止,我喜欢你,何以礼没有眼光,不懂得欣赏你的好,但是我懂!请你让我来照顾你吧,好不好?我们交往吧!” 我眨了眨眼睛,半天才想明白他说的是什么,打起精神,摆出十二万分的诚意,婉转说道:“徐天,我们是好哥们嘛,我当然知道你喜欢我。好啦,看你这被考试摧残的样子,还是赶紧回家补补觉吧啊!我先走了,困死我了。”说完,还应景的打了个哈欠! 可徐天却没有打算放手的迹象,将我逼至墙角,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势在必得的开口:“我,你是我的,所以别想逃。知道吗?” 我仰头看着比自己高出一个头的徐天,为自己的身高扼了一回腕,这气势上明显就输了一大截嘛! “你什么时候长高的?吃了什么?给我介绍介绍,让我也吃点,再长点。好哥们之间有好东西是要分享的,可不许藏着掖着!” 估计徐天也是顿时有种对牛弹琴的感觉,松开对我的钳制,拉了我的手,“走吧,我送你回家。” “哦。那你随便吧!” 我和徐天走在回家的路上,偶尔闭上了眼,想起来曾经也有那么一个人,和自己一起,一步一步走出漫无边际的雪地,那时候,他的背很宽,很暖,很安全…… 迷迷糊糊中,她睡着了…… 而在拐角处,我那时候不知道的是,有一辆黑色跑车停着,车里的人默默看完了这一场告白,加快油门驱车离开…… 第二天醒来,我遭到了全家包括环游世界的爷爷的三堂会审! 爷爷捋着花白的胡子:“小止啊……和爷爷说说,昨天背你回来的那个小伙子是谁啊?” “就是一个普通朋友。” 爷爷笑得皱纹都出来了:“小止,他是不是你的男朋友啊?” 众人纷纷对爷爷竖起了大拇指,开门见山,姜还是老的辣! 麻麻拉着我的手,忆起了过去:“想当初啊,就是因为你爸爸他总是放学等我回家,陪着我走了一路啊,我就嫁给他了!那是一段多么浪漫青葱的岁月,秦厉北,你说是不是?” 我爹地黑着脸,薄怒道:“在女儿面前说什么呢?”话落,扭头对咬着苹果的我,一脸笃定地说道:“小止啊,愿意陪你一起回家的男孩子,是会疼你的。那个小伙子,看来对你很好啊!” 但是过了会儿,我爹地有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冷着脸:“小止,你还小,别那么早谈恋爱。” 我麻麻踹了我爹地一脚,哼了一声:“小止今年十九了!还小啊!?是谁在我十八岁的时候就将我拐成女朋友的?你说!小止,你别听你爹地说的,现在早点谈恋爱,好好享受这个过程,将来才不会后悔!” 秦家大哥搂着自家老婆,两人赞许道:“那小子的眼光不错!” 秦家二哥抱着自家小儿子,哀叹道:“唉,那小子的将来堪忧啊!刚谈恋爱就被小止吃得死死的!”末了,还回头一望在一边敲击键盘码字的老婆大人。 秦家大哥八卦道:“那小子姓甚名谁,家庭背景如何?” 我默了:“哥,你查户口呐!” 秦家大哥做了个总结陈词:“以小止如此岿然不动的样子来看,那小子八成是单相思。咱们就看看吧,看那小子最后能不能追到小止,这笨丫头!” 话落,众人纷纷点头称是,然后,华丽丽的在我面前拿我的终身大事开起了赌局! 我将苹果核一扔,又换了个苹果继续啃,啃,啃…… 半个月后,成绩下来,接到成绩单的那一刻,我将薄薄的纸往我哥怀里一丢,噔噔跑上了楼:“我哥,你帮我看!” 晚饭的气压很低,我双目无神的扒拉着碗里的饭,我哥悠悠叹了口气,全家人也跟着叹了口气,我最后终于忍受不住,拿起一旁的成绩单打开一看,她就不信,能差到哪去!可成绩单上那赫然的三个阿拉伯数字,还是让她抖了几抖:“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就说嘛,凭我白止这两个大字,怎么可能会是笨蛋!” 全家人这时才笑出声…… 我哥捏了捏我的脸:“还好,你漂亮的小脸蛋算是保住了!” 我嘟嘴拍掉我哥的手,怒道:“你给我滚!滚到银河系之外!” 虽然我考了个还不错的成绩,但在申请学校的时候,又有了问题。 我喜欢文学,想主攻文学这一块,但以我的成绩,想要进A大的文学系还是有点勉强。 我全家老小都想我能够带着兴趣去学习,毕竟,读书的时候,是尽情绽放自己风采的时候,若没有兴趣,将来学习也不会好。 最后,我在大家的错愕中拿出了一枚银币,“既然无发决定,那就让老天决定吧。” 被我抛向空中的银币转了个圈,然后落下,滚了几滚,终是躺在桌面上。 我麻麻惊呼:“A大经济系!” 于是,填志愿的事就这么轻松的解决了。 但是,我的眉头皱得更加紧了些,因为,A大经济系,是甄晞阎王的母校,我现在成为了他的直系学妹,而且,据说甄晞阎王有时候还会回母校,客串一下客座教授。 在我的申请交上去之后,我麻麻请甄晞阎王吃了一顿饭,而时隔许久,在我们最后一次分别是以吵架和冷脸结束的之后,我又再次见到了甄晞阎王。 然后,又被华丽丽地坑了个实打实的悲剧! 我在饭桌上面因为到底是甜的豆腐花好吃好时机咸的豆腐花好吃和甄晞吵起来了,其实我是没有想要跟他吵架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甄晞说的每一句话都正正好地说在我的气头上,弄得我被我麻麻教训了整整一个晚上,还被扣掉了半个月的零花钱! 甄晞,此仇不报,枉为女子! …… 七月中旬,我呼哧呼哧跑去甄氏集团旗下的杂志社实习,当起了文字编辑。 上班第一天,我麻麻不放心,给甄晞打了个电话,拜托他上班时捎上自家女儿。 于是,我在距离饭桌和甄晞阎王互相拆台怒骂之后,,第一次见到他,还是在这么隆重的场合。 秦家众位像嫁女儿似的,庄严肃穆的将我送上了甄晞那辆霸道到不行的顶级跑车。 可等我刚钻进车里,拐角处,一道嘹亮的吼声就出现了:“小止,你给我下来!” 嗖的一声,山地车在众人面前停下,徐天甚是帅气的从车上下来,有礼貌的朝站在一旁笑得意味不明的秦家众人鞠了个躬:“爷爷、伯父伯母、大哥、二哥,早上好……” 咳,正喝着甄晞递过来的牛奶的我,悲剧的被呛到了“咳咳……” 利落的下车,我大力往徐天背后一拍“耗子!干嘛一副乖宝宝,小媳妇的样子啊!?说,找我做什么!” 徐天一把拽过我,拍了拍自行车后座“走,我送你上班!” 我这才想起来,昨天,和徐天聊天时,把去LZ杂志实习的事情告诉他了,后来,聊着聊着,我就睡着了,最后,我好像答应了什么。 “我答应你了!” 徐天笑得满足:“嗯!你答应我了!” 我瞪了瞪在一旁看好戏的我麻麻,说得咬牙切齿:“那个,我忘了,要不你先回去,好不好?” 说完,还瞥了眼安坐于车内的甄晞,示意他,车里的那位,是我现在的老板,惹不起的。 “好。那我下午给你带午饭。” 我深深地叹气,本想说不用,今天甄晞阎王终于逮着了机会好好地奴役我,阴险狡诈如他,是万万绝对不会放过这么一个欺负我的好机会的! 但看到徐天那受了伤的小眼神,我还是小小地屈服了:“好。那你可别让我饿着啊!” 徐天立即立正站直了,敬礼道:“报告首长,保证绝对不会!” 转身上了车,我缩了缩脖子,朝驾驶座上的男人嚷嚷:“空调别开那么大!冷死人了!” “没开空调……” 我瞟了一眼指示灯,还真是没开,那为什么这么冷啊!啊!啊! 车子一路狂飙,甄晞冷冷问我:“你答应他什么了?” 扒着车窗看窗外飞逝景色的我没反应过来:“谁?” “刚才找你的那小子。” “我忘了……” “……” 我感觉,车速猛地一下加快了,“哎,甄晞,你慢点,我还想长命百岁呢!” 但是,甄晞阎王并没有搭理我,一个拐弯,如果不是我反应迅速地拽住了车把,我还真的就会被甩出去呢! “甄晞,你找死是不是啊!” “是啊,真的想拉你和我一起死!” 我:妈妈咪呀,这是个神经病啊! …… 一个小时之后,我趴在桌上,内心咆哮:“混蛋!不是文字编辑吗?怎么变成甄晞的随身秘书啦?!是谁在耍她?!” 刚上任的我被主编安排去记录甄总裁的一言一行,捧着笔记本傻傻站在总裁恢弘大气的办公室……的角落……我无语凝噎,有种幼儿园被老师罚站的感觉,这样不好,真的不好,自己拿着这样高的工资,就傻站着,浪费公司资金啊!是不是! 资本家不是该榨干工人的最后一滴血么!哀怨的盯着正翻阅文件的甄晞,不得不说,认真工作时,他真的很有魅力。 我深深鄙视了一下自己,这时候千万不能被美色所惑!小心翼翼开口:“甄晞……” “……嗯?”唉,气温又下降了点…… “呵呵……没什么……”我,你个欺软怕硬的家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