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小助理当家(一)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三十五章:小助理当家(一)

她揉着太阳穴,只觉得那里有电磁流过似的,发出滋滋滋的响声,整个头就像要炸开一样,她刚才一路过来,虽然已经是傍晚了,但太阳还是很热,医院的蓝白相间病号服很薄,日头从高空中毫不客气的一晒,后背便一直在冒汗,汗液碰到伤口,像要蘸了盐水的盐渍肉放在烤架上面烤,钻心的疼。 服务生经过走廊,多看了一眼嘟嘟囔囔的简南,简南抿唇,笑了笑,问道:“请问,你刚才有见过住在501房间的先生回来过吗?就是个子高高的,一八七,穿着黑色西装,脸上还有伤……” 服务生摇摇头,这个女人衣衫不整的,头发还乱糟糟的看起来就像是神经病一样的,该不会就是从精神病院跑出来的吧,服务生戒备地盯着简南,往墙边靠过去:“你可以去楼下的前台找人播放一下广播!” “谢谢!” 简南不是很适应服务生看过来的眼神,她看向抓着拖把柄做防御状的服务生,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了笑。 这样的眼神简南已经习惯了,其实没什么,简南安慰自己,就是会稍微的有点难受,也没有难受到想哭,就好了。 她刚到国外的时候也是被人这么看的,孤僻不合群,每天独来独往,一有异性靠近立刻翻脸。 习惯了……习惯了…… 很多人都说她脑子有病,仔细想想,他们说的没错。 她就是有病,病的快死了…… 下了楼,到前台那边发布了广播,但还是没有回应,简南站在酒店门口绞尽脑汁地想究竟秦厉北躲到那儿去了,她可不认为秦厉北会因为她而在如此关键的时候抛下整个金茂度假村。 但是事实上,秦厉北真的消失了…… 简南一直找到了深夜,整个津市都这一天到处都有一个女人的身影,逮着人就问有没有及拿过一个一米八七多的男人,长得贼帅。 直到临上飞机前,简南都还在和姜娜通电话。 “简小姐,你才上班几天,公司和秦总都是对你寄予了厚望的,真是!”姜娜不满道:“你自己说你才来了几天啊,现在说走就走,有没有一点敬业素养?” 姜娜说的毫不客气,简南欲哭无泪,事情发展到现在这样的境地真的是太巧合了,她完全没有想到吴心意会带着团团跑过来找她,更加没有预料到秦厉北会和团团碰上,最糟糕的一件事情,令简南奔溃到想要那把刀结果了自己的事情,还是团团是她的儿子,这个事实被秦厉北知道了。 “娜姐,真的是对不起!我也不想辞职的,但我实在是不想接下来的工作中,会出现因为个人私事而影响到工作的时候,这样对公司也没有好处,我还说不定拖公司后退呢。” “阿西!你真的是!”姜娜怒道:“现在我暂时没办法从北城飞津市,你先在那里待着,在秦总回来之前,控制住工地爆炸这件事给集团带来的影响范围,北城这边有什么事情我会告诉你,而津市那边就由你来处置,记住,绝对不能让人知道秦总不见了。过几天,咱们集团的副总便会从国外回来,到时候你想辞职,我不会拦着你。” 姜娜提出了条件来挽留,简南深深明白娜姐不放她不是因为自己有多了不起,这完全就是因为事情发生的太突然,姜娜措手不及之下,完全无法及时找到人过来顶替她的位置,才会迫不得已在这里好言好语地劝她。 团团在简南怀里呼呼大睡,他今天是真的被吓到了,在睡梦中都是一点儿也不安稳,小肉手紧紧地拽住简南胸前的蝴蝶结领带,小脸都皱成了一团,有时候还会突然的哆嗦一下。 简南心疼的不行了,从小到大,团团出生之后她连大声跟这个小家伙说话都不敢,现在竟然让团团亲眼见到了两个大男人互殴这样血腥暴力的场面,简南深深地自责着自己没有当好一个母亲。 吴心意看她那样也是不忍心,便指了指安检口试图转移母女两人的矛盾,然后凑到简南耳边,小声地跟那个被派来的视频在往上面传播的了的女人的电话,糟糕现在问:“你是不是有另外的计划了?” 简南为难地看向吴心意:“心意,秦厉北不见了,爆炸的事情需要我留下来处理。” 吴心意了然,她就知道简南从医院到机场,一路上坐立不安的,在车上的时候也是频频地回头看后面,跟要出嫁的小姑娘舍不得娘家似的。 “南南,我现在问你一句话,咱们不管别的,你是不是想要留下来?” 吴心意太了解简南了,她是个什么责任都往自己身上揽的人,哪怕她也是爆炸的受害者,身上的伤都还没有好,她也是觉得该把事情的真相找出来,给那些伤者一个交代。 简南犹豫了好久,直到机场响起了提醒登机的广播。 “心意,我现在还不能走,这件事情我是全程参与的了,现在他不在。等公司派来的人到了之后,我把情况汇报一下,再回去找你们。” 简南坚定道,紧接着慈爱地亲吻了团团的额头,将小家伙递到了吴心意的怀里。 吴心意任由简南抱着自己,良久后,无可奈何道:“好好照顾自己,我和团团在家等你回来。一定给我记住了,万事不要勉强自己。” 简南松开了手,极为认真地点了头:“好。” …… 既然要解决这件事,光靠简南一个人是不行的,她直接从机场打了车回到了度假村,然后凭借着记忆找到了那栋白色的木屋。 木屋周围静悄悄的,风吹过树林的沙沙作响声,阳光透过树梢认真地洒在地面的针状银霜树叶上,泛起耀眼夺目的光。 简南走上了阶梯,在木门口站定,食指微微弯曲,敲了敲门:“甄先生,你在吗?” “不在!” 简南:“……” 这个人真的是,好奇怪,该不会真的以为她听不出来声音吧…… “甄先生,我能进去吗,我有点事情想和你商量一下,是关于工地爆炸的。因为我才刚来,对这边的情势也不是很清楚,如果可以的话,能不能请甄先生提点我一下?” …… 屋里的人没有反应,简南等了很长时间,等得她站在们外站得腿都酸了的时候才听见牧歌咯吱咯吱打开的声音。 甄客裹着蚕丝被,只露出了两只眼睛,没好气的问:“你们家秦厉北呢?” 什么叫做我们家?简南有点囧,说:“秦总,有点其他事情去忙了,现在由我来接手处理这次的事件。” “进来吧。” 甄客侧身,简南跟着他进去,一进屋,扑面而来的浓烈烟味和刺鼻酒气,呛得简南连连咳嗽了好几声。 甄客随口:“随便坐,我等会儿要睡觉,你赶紧问。” “甄先生,能帮我联系一下主办这次爆炸案的警官吗?” “不能,下一个问题。” 简南噎了一下:“那么,甄先生在解决媒体蜂拥而来的关注度上面,有什么建议吗?” “没有,下一题。” 简南:“……” 简南:“好吧,那么,因为秦总现在不是很方便出现,甄先生可以帮忙在一些必要的场合上面,露个脸么?” “虽然我知道我这张脸很帅,但是不行。” 简南真的是好生气啊,但是还是不能发火,只能忍着。 甄客却突然笑了起来:“哎呀啊,跟你开玩笑的,来,坐下,我跟你说说这三个问题哈!” “首先呢,第一个问题,找警察去警察局,我可是守法良民,这辈子都不想跟警察有人和牵扯。第二,发生这种事情,大家都不想的,何况是那些拿力气换钱的农民工,很多时候啊,你设身处地的为别人想想,别人呢,自然而然地就会站在你的角度替你想想了。最后一个问题哈,我就是个画画的,不喜欢抛头露面。” 甄客说完,噗呲开了一瓶铁罐麦啤,咕噜噜地喝了个精光,然后对着简南一抹嘴,说:“要来一瓶不?” 简南摆摆手:“不用了。我不喝酒的。” “哦,那算了。” 听甄客说了这么一番话,简南顿时豁然开朗,她当初怎么就没有想到的呢? 简南感激道:“谢谢你!甄先生!你说的太对了!我知道接下来该往哪边去努力了!” 甄客根本没看简南,兀自从手边的箱子里面又拿了一瓶啤酒:“世人皆醒我独醉,特么的,我要成为大诗人!” 简南上前,欲劝一下甄客不要再喝了,地上都是空啤酒罐,再喝下去会出事的。 然而还没等简南有所动作,甄客便一手拨开了简南的爪子,略微有些醉意的甄客眼角闪着泪花:“哈哈哈!作为过来人呢,提醒你一句哈,秦厉北心里有人了,你呢,长得漂亮,干啥不好,千万别想不开动真情,不然死得难看的就是你了。” 简南不知该如何回答,所幸沉默,过了会儿后,她便起身告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