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二章:白家小止初长成(七)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三百六十二章:白家小止初长成(七)

“喝点水,别整天把自己折腾城成糙汉子。” “哦,我知道了。” 虽然对甄晞阎王吐槽我为糙汉子有点不满,但是我还是乖乖地接过甄晞阎王递过来的果汁,抱着杯子默默地喝了起来。 电影很好看,特别是在最后,男主角死后多年,他的孙子带着男主角的遗物回到北城,找到女主角,并且将遗物和遗书交到女主角手里的时候…… 黑漆漆的天空中,看不见一丝的光亮,无边的黑暗中,妖魔鬼怪似乎都要显形,将人拖走,喝血吃肉,吞噬殆尽,女主角步履蹒跚地走向院子,在那架幼年时男主角亲手为她制作的秋千下面,静静地哼着歌儿。 跌二天,下了一晚上的血,男主角的孙子再来找女主角和她告别的时候,屋子里面没有人了,只有院子西北角的秋千上,有一个雪人。 这部电影在放出预告的时候,就曾经赚走我的许多眼泪,但是现在真的整部影片完整地看下来,我的眼泪从头到尾就没有停下过,一天的情侣,五十六年的两地分别。 我的视线有些模糊,正伸手在包里胡乱找着纸巾的时候,却有一个人,在我面前蹲下来,小心翼翼地,又语带嫌弃地说:“我怎么不知道你还有如此感性的时候,哭成这样,还以为怎么了,笨蛋吓唬谁呢?” 我抽抽搭搭地,因为周围也并不是全部都是熟悉的人,我哭的泪眼模糊的,的确是有点丢人了,忙辩驳道:“甄晞,你难道一点都不感动吗?男女主角的爱情太惨了。唉,造化弄人……” 甄晞阎王帮我擦干了眼泪,顺手揉揉我的脑袋,在我的惊讶之下,状似叹气地说:“根本就不应该离开。” 我点点头:“是啊,如果当初没有走的话就好了,什么家国天下,明明有机会可以留下来的,为什么不留下来呢?如果留下来的话,他们或许会有另外的一种人生。” 甄晞阎王却是捏捏我的脸,无奈道:“对别人的事情就这么上心,什么时候才能对自己上点儿心呢?” 他这么一说,我就很是奇怪了,但是也没有时间留给我多想,因为很快地,放映室周遭的大灯亮了起来,众人纷纷起身,都来跟导演握手,或是称赞这部电影拍摄的实在是太好,或者是感叹,那个年代的爱情,得以善终确实是件值得一辈子感激上苍的幸运。 我铮铮哥走过来,满脸都写着‘兴师问罪’这四个字,我顿时怂了,忙将人拽到了一边。 “你怎么回事?何以礼那小子又是怎么回事?他欺负你了?你被劈腿了?笨呐你,你又不是没有人为你出头!” 我铮铮哥压着声音怒道:“你当秦柠和我是摆设是吗?今天如果不是被我正好撞见了何以礼那小子竟然敢带着别的女孩子出席活动,你是不是打算还一直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哥,其实也没有什么啦!你之前不是还觉得何以礼不适合我嘛!还想着把我跟徐天凑到一起去!我其实,现在已经没有什么感觉了啦!” 我铮铮哥恨铁不成钢地戳了戳我的脸,力气控制的很好,倒像是家里面的金毛在跟着我逗着玩儿似的。 “那能一样么!你什么德行你哥我会不知道?就算把徐天灌醉了再喂上药送到你床上,你都不会动他一根手指头,但是现在是你被劈腿了!” 我哥气呼呼的,显然是已经被我气到了,我赶忙安抚:“~~~哥,我的亲哥呦~~~你别生气哈,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嘛,而且我也没吃亏,幸好是现在认清楚了一个渣男,你说是不是呢?” 我铮铮哥看了我一眼,意味深长,似笑非笑:“你还挺乐观豁达的,挺阿甘精神的哈!” “那可不,我是谁啊,白止耶,秦老爷子一手带大孙女儿耶!什么事情能伤到我啊!” 我铮铮哥听我这么一说,怒气渐渐地收拢了,无奈地抱了我一下,认真道:“委屈了我们家小公举了,以后找机会,哥给你报复回来!” “谢谢铮铮哥,就知道铮铮哥对我最好啦!!!” “不过,这个叫做安素的女孩子,和何以礼也未必长久的了,还想着进娱乐圈当明星,但凡她有一点脑子,都不会和这个圈子扯上一点关系。” 我铮铮哥这话题转的有点快,我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愣了许久后才明白,这点其实我早就知道了,何家挑选儿媳妇儿严苛程度,堪比古时候给皇太子挑选太子妃,家世人品我外貌才华,每一样都得达到何家人的要求才能得到何伯伯的点头允许。 我还记得没撞见何以礼和安素拥抱在一起的时候,甚至一度纠结自己以后会被何伯母约见,然后甩一张支票,恶狠狠很地羞辱她。 “你配不上儿子,请你拿着这笔钱离开我儿子!” 那时候我还美滋滋地想,我白止又不缺钱,到时候我绝对不会因为被用支票甩一脸,就随随便便地离开何以礼。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哥说这话的时候,语气竟然还带着点惋惜,我哥渴死从来不这样的,我多问了一句:“为什么?” “你当何家是那么随随便便就能进的?你以为,何伯伯对你和何以礼的偷摸摸的谈恋爱会没有察觉?小止,我的傻妹妹,你咋还是这么天真?” 直觉告诉我,有什么事情我是不知道的,所以一定要问个清楚明白! “哥?” 我铮铮哥看了一眼不远处正跟着安可可和导演聊得热火朝天的安素,将我拉到了一边,小声道:“据内部可靠消息,何伯伯找过咱爹妈。” “什么意思?” 我差点惊呼出声,忙捂住嘴巴,环顾四周发现大多数人都聚集到了导演和甄晞阎王那边,没有人注意到我们这里,我才放下心来,重新又问了一便。 “究竟是什么意思啊?什么叫做何伯伯去找了咱爹妈?何伯伯找咱们爹妈做什么啊?” “我也只是知道个大概,何伯伯那天还带着何伯母一起来的,在咱们南国娱乐城定了一间总统包厢,貌似是说何家已经为何以礼看中了一位姑娘……” 接下来的话,我铮铮哥没有明说,但是我也能大致猜得出来,何伯伯会对我爹我妈说些什么,看来还真的是我太天真了。 “咱爹妈很生气的吧,因为我,让他们两个人丢人了。” 我铮铮哥笑了:“你当秦家在北城的牌子是白挂上去的是么?要说丢人,恐怕还是亲自上门对小辈们的感情事指手画脚的何家人更加没面子,咱爹妈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肯定是直接给怼回去了。” 估计是我蔫蔫的样子吓到我铮铮哥了,末了,我铮铮哥还安慰我不用放在心上,会劈腿的男人,倒贴我们家的都不要! …… 我铮铮哥被人喊过去了,我默默坐在角落发呆,本想一走了之的,但是因为原先答应了还要参加酒会,而酒会开始的时间还没到,我只好在放映室继续待着。 甄晞阎王走过来,单手插兜,居高临下地看着我,问:“笨蛋,哪里不舒服?” “请把笨蛋两个字去掉,我会超级感激你的。” “那可不行,撒谎不是个好孩子。” 我在心里默默翻白眼,就你还孩子呢,有你这么一八七,穿上鞋将近一米九的巨型宝宝么?你在搞笑? 我不想搭理甄晞阎王,但是甄晞阎王却是在我身边找了个位置坐下来,指了指不远处的安可可,问我:“你觉得他怎么样?” 我看了看,想着这家伙突然跟我说起安可可做什么?难道是重新见到暧昧对象,觉得心里的感情太过复杂,想要找个人倾诉,于是乎打算找我聊聊? “挺好的啊,外貌那是一等一的没得挑,还特别有才华,虽然家世上面,可能是有点悬殊,但是我想,家里面的长辈都不会说什么的,只要喜欢,应该没什么问题。” 我觉得我这样说的话,完全是鼓励甄晞阎王去追求的,虽然可能不知道为什么说这话的时候,我的心情却不是很美丽,不想继续浪费脑细胞深究的我随便便将这种心情归结于我刚刚和我哥聊天时候的遗留心情。 甄晞阎王却是突然冷冷地看着我,星眸中投射出来的目光,如一柄利剑,落在我的身上,我吓了一大跳,反复回想了下,觉得自己刚才什么都没有说错,挺好的啊。 “……甄……甄晞,你干嘛想这么看着我啊?” “你,真,的,觉,得,他,很,好?” 甄晞阎王每说一个字就停顿一下,把我吓得小心脏扑通扑通地跳,生怕大庭广众之下,甄晞阎王会突然对着我发飙,那样实在是太难看了,我不想要这样的,绝对不要! “那个,我说的是真的啦,真的都是真的!”我忙出声解释,说话间还不忘将语气加重,强调一下我对于安可可的肯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