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三章:白家小止初长成(八)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三百六十三章:白家小止初长成(八)

“真的,你看她那么好看,又会各种乐器,还有,你不觉得两个人站在一起真的是很配的么?有时候啊,如果喜欢了的话,那一定是要努力去争取的啊,有时候你不去争取的话,很容易就被别人抢走的!” 我是想鼓励甄晞阎王的,从小到大,外人或许看起来他过的很是风光,北城甄家的独子,在别人家的二代们都在为了继承权而大打出手的时候,甄家早早的就甄叔叔宣布是甄晞手上的了,而且甄家现任的掌权人,也就是甄叔叔在这三十多年一直清心寡欲,几乎没有绯闻传出,可以说是从根本上面断绝了以后可能会冒出的所谓的私生子和甄晞来争抢遗产。 我小的时候,不止一次地听过其他人拿这些事情来议论甄晞阎王,说是很羡慕,但是其中又有哪几个是没有存着嫉妒的心思的,都等着甄晞阎王没有能力守住甄家的家业,等着看笑话呢。 但是,这些都是表象,甄叔叔真的是对唯一的儿子甄晞阎王很好么? 从小到大,甄晞阎王都是被丢到我们家,和我们兄妹三个一起长大的,有时候,甄晞阎王跟我爹的感情,和我爹说的话,可能都比跟甄叔叔来得多的多。 我很小的时候,大概还是在六岁左右,便觉得很奇怪,于是乎曾经就这个问题去问过我妈,我妈叹着气叮嘱我,以后不要在纠结这个问题,只要好好地将甄晞阎王当做是我们的家人就好了。 后来长大,我更是清楚的发现,与其说甄晞阎王是甄叔叔的儿子,倒不如说是甄叔叔为了家族的延续而弄出来的一个后代,我甚至有时候怀疑,甄叔叔心里是不是对我妈有着什么奇怪的感情,否则怎么好几次被我撞见他盯着我妈看得出神,连眼睛眨都不眨一下的。 当然了,这件事情我自然是不敢跟我爹妈提起来的,他们大人的事情,我还是少掺和的好。 甄晞阎王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从小到大,我都没有见过他主动提出要什么东西。 有一次,明明是他最喜欢的榴莲酥,我妈难得放假在家,亲自下厨准备的,放在院子里,我们几个孩子在院子里面玩儿,邻居家的小胖哥哥过来和我们一起玩耍的时候,将榴莲酥吃到只剩下一个,甄晞阎王就那么看着,一句话都不说。 那也是我第一次被我妈骂,因为等我发现的时候,榴莲酥已经只剩下半个了,小胖哥哥手里还捏着最后仅剩下的半个,正要往嘴巴里面放,我气不过,直接从地上抓了一把土,往小胖哥哥身撒过去,还冲过去和小胖哥哥打了一架。 想到这儿,我突然发现,虽然甄晞阎王的脾气很是古怪,小心思多,还特别记仇,坏事也做了不少,但是对他真心喜欢的东西,还真的是不争不抢。 我长长地叹气,也不知道是从哪儿学来的坏习惯,抬头认真地看向甄晞阎王,“我是说真的,你喜欢什么,就去告白,去努力争取过来,我,还有我哥,铮铮哥,都会为你加油呐喊助威的,你怕什么?从小到大,我们就一直站在你身后的啊!” 甄晞阎王原先还乌云密布电闪雷鸣的脸,眉头一如既往地紧皱着,死也不松开的节奏,我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再偷摸摸地指了指安可可的方向,安慰道:“好啦好啦,你要是真的喜欢,我就去帮你,怎么样?再说了,她的确是很不错的,这么多年,娱乐圈里面,竟然没有一点点的绯闻!” 而且,我默默地想,要是我帮助甄晞阎王和安可可在一起了,周亦那边我不就有机会了么?哦呵呵~~~美滋滋~~~ 甄晞阎王看着我忍不住嘴角的笑意,眉头干脆地拧成了一团,紧接着看向安可可那边的方向,倏忽间,蓦然低头,浅笑。 我正在看周亦,见周亦站在聚光灯下,和其他人谈笑风生的样子,真的是清爽干净的青年才俊,还很温柔,完全就是我梦中的,绅士的模样。 “说你是笨蛋,你还不承认,跟你在一起,我都变得愚蠢了。” “别再说我笨,我会生气的!” “明明就是笨蛋,还不承认,嘴硬的笨蛋。” 我怒了,甄晞阎王你果然还是够狠,亏我还担心你得不到幸福,想要帮着你点儿,看来是我想太多了,看我以后还会不会再想着帮你做点什么! 我生气地绕过他,走向正在招手示意我过去的我铮铮哥,我哥凑到我耳边来问我:“你刚才跟甄晞说什么呢?看起来很亲密的样子?” 很亲密?恐怕是亲密到想打爆对方的头的那种热切和盼望吧! “问我对于安可可的印象怎么样?” 我铮铮哥疑惑:“他找你问这些做什么?难不成,他对安可可有意思?也不对,他对安可可有意思的话,问你的意见做什么?你又不是他妈,还得顾虑一下将来的婆媳关系?” 什么呀!什么叫做对安可可有意思! 我听着我铮铮哥在我耳边念叨,心里的火顿时就冒了起来,我自己心里面想着是一回事,听见我哥如此直白地说了出来又是另外一回事,心里不知道怎么的就是有点不舒服! “别开玩笑啦,如果甄晞喜欢,那也没什么的啊,反正我觉得安可可挺好的。” 我铮铮哥突然笑了:“我的傻妹妹呦,看来咱妈坚持让你一定要读到博士的决定是对的,你啊,还是只好好做学问吧,这小脑袋瓜里面啊,也不知道是怎么长的。” 我愤愤不平:“今天一个两个都来说我傻,嫌弃我笨,皮这一下,高兴不?” 我哥伸手过来揽住我的肩膀,笑眯眯地将我往上一层的宴会厅那个方向走,“当然是高兴的了,很少有机会能皮的,对不对啊!” “哼!” …… 我没好气地哼了声,想着甄晞阎王怎么没有跟上来,便回头去找人,结果正好撞上甄晞阎王只能抿唇对着我微笑的样子,他就站在那里,浑身上下散发着成熟男人的沉稳气质,但明明在笑,我却觉得那是看到了猎物的微笑,笑容之下,就像是我一直称呼他的那样的,阎王,冷酷而不自知的,笑容没有丝毫的温度。 我心里面咯噔一下,忙转过脸来,很久没有见过甄晞阎王露出这种表情来了,所以,他现在是想要做什么呢? …… 酒会之上,灯红酒绿,光影交缠,佳人才子,觥筹交错。 我铮铮哥把我领到酒会上面,留下一句自己玩儿之后,就跟花蝴蝶似的到处去应酬了。 酒会与之前的首映礼不同,来的还有的很多是没能赶上之前的电影首映的,于是乎我就见到了许多平日里面只能在电视或者隔着手机屏幕才能见到的大明星,到处美得如妖精一般的男男女女,我看得眼花缭乱,抱着果汁找了个地方,正准备好好地休息一下。 “你起来,这边有人了。” 我愣了一下,指了指自己,然后问那粉色蕾丝长裙的的女生,“你在跟我说话吗?” “不然你以为呢?” 我认识这个女生,叫做李然然,最近一部很火的小清新初恋剧里面的女主角,我妈很喜欢看来着,说是被撩得少女心重新焕发了生计,直把我爹给气的,愣是两天不吃饭,最后还是我妈亲自下厨熬了粥,还说了句‘全世界最喜欢你了’这样的话,才让我爹乖乖地重新开始吃饭。 倒是我们兄妹三哥加上嫂子两个,被喂了一嘴的狗粮,难受的想哭。 “抱歉,我不知道,我刚才看这边全部空着,以为没人,才会过来的,我现在马上离开。” 我起身要走,李然然走了过里,十分不屑地看了我一眼,道:“真没眼力见儿。” 我顿住脚步,转身见李然然坐在了我刚才坐的位置上面,而这个三人座的软皮沙发上,还是有空位的,也不知道她刚刚说的那句话是不是针对我的,我犹豫再三,想到我铮铮哥和甄晞阎王都在这里,还是不能惹是生非,于是便又转身回去准备另外找个地方坐下来歇会儿。 “你叫什么名字?说你呢,走什么走?” 我转身,再次确认:“你在跟我说话?” 李然然瞥我一眼,哼了声,道:“这里就我们两个人,我不叫你,难道是在叫鬼吗?” 我想了想,说的倒是很有道理的,只不过…… 我开始好奇了,李然然看着我的时候的眼神,明明就是有敌意的,但是我的记忆中,可是没有跟李然然有过任何的交集才对,李然然这是打算做什么? 我坐下,淡淡地看着李然然,李然然上上下下将我打量了一通之后,问我:“你叫什么名字?” “诶?名字?”现在才来问我的名字,果然是之前不认识的啊,我这么想着,反问道:“我叫小止,你有什么事情么?” “呵,小止,很单纯嘛,长得也不错,但是这世界上长得漂亮单纯的人多了去了,你以为,他带你出席这样的活动,就是对你好吗?” “诶?等等,你是不是误会了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