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四章:白家小止初长成(九)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三百六十四章:白家小止初长成(九)

“你知道我是谁么?” 李然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却是又问了一个另外的问题,我点点头:“我知道,你是李然然,我看过你的电视剧,很火的那一部。” 李然然听见我这么说,随意地撩了两下散落在耳边的发梢,嘴角轻轻地翘了起来:“呵,你知道就好,但是你不知道的是,我还有另外的一重身份,呵呵,萧小姐,你想知道吗?” 我在心里默默地想,就算是我不想知道,你也会想办法告诉我的吧,既然如此,那你就直说嘛,废话这么多做什么喽? “我很想知道的,你说吧,我听着呢!” “我是秦夏铮的女朋友,所以,你最好弄清楚你的身份,给我离秦夏铮远一点!” 说真的,天打五雷轰都不足以形容我此时心中在大草原上策马奔腾的感觉,心中千言万语,到了嘴边,我只能说出来一句话,还是抖着音调说的。 “你说的秦夏铮,是我认为的那个秦夏铮吗?” “没错!”李然然见我犹如霜打了的茄子似的,顿时得意了起来:“就是刚才你挽着手进场的那个男人,他是我的男朋友。萧小姐,我知道,夏铮的身份和地位总是会吸引很多狂蜂浪蝶冲上来,但是也麻烦你要点脸,不要随随便便地,勾搭别人的男朋友好吗?” 拜托!狂蜂浪蝶不是这样用的吧?! 还有啊,我扭头快速地在场上寻找我铮铮哥的身影,最后发现他正在阳台边上和周亦聊着什么,满面笑容,看起来聊的还很不错的样子。 “你,确定,秦夏铮是你的男朋友?” 此时此刻,我下意识地告诉自己,这里面肯定是有什么误会的,否则,对嫂子那么好的铮铮哥怎么会……做出在外面还有女朋友的事情来? 李然然却是误会了我说这话的意思,直接将我的话定义成了质疑和挑衅,不屑道:“不然呢,难道还要我告诉你,我们交往的内幕么?还是说,连我们在床上的事情,也要告诉你?哦,对了,他碰过你了吗?” 李然然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倒是还害羞地红了脸颊,但是我全身都跟定住了一样,脑子里面一片空白。 怎么可能呢,铮铮哥和嫂子是很相爱的,就连嫂子在国外求学的四年里面,铮铮哥都等了过来,而且,明明嫂子更好看更加有气质的啊! 我很生气,理智被怒火掩盖之后,说话也开始不经大脑,带着愤懑问道:“李小姐,我告诉你,你现在说的这些话,如果不是真的,那你就是诽谤,我是可以告你的!” “呵呵,没想到,你的反应还挺特别的,告我?你要怎么告我?夏铮又没有结婚,我们你情我愿的,也没有犯法,再说了,夏铮还什么都没有说呢,你就要替他做主要告我了?你谁啊你!你又不是他老婆!” 手里的高脚杯被我捏的死紧死紧,我费劲了九牛二虎之力,才从满腔怒火中找到了自己的声音,“你等着,我现在就去把秦夏铮给你找过来,我们当年对峙!” 李然然却在此时突然站起来,一步走到我面前来,握着我的手,将我手中的酒杯泼向她自己,我瞬间就蒙逼了,这一切发生的太快了,我还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的时候,李然然就已经尖叫了起来。 我忙回头去看周围,这种伎俩,早在我十三岁的时候就遇见过了,所以养成了我每次和人谈话,如果是不熟悉不信任的人,那么必然会找一个有监控的地方,以免发生意外,空口无凭的不好解释。 但是我刚转身,却是看见了安素站在我身后不远处,而她的身正好将场内的摄像监控给堵住了,刚才那一幕,肯定是没有被拍下来了! “我了个大曹!!!安素,你怎么会在这里?” “这里有笑话可以看,我当然是不能错过的了。” 我们两人一来一回说了两句的时间里面,酒会上面的来宾早就被李然然的尖叫声都吸引了过来,走在最前面的是甄晞阎王,然后是我大哥,然后是周亦…… 我突然意识到,在这个时候,绝对不能和李然然吵起来,否则,我大哥和她的事情就会闹得人尽皆知,到时候,人多嘴杂的,总有那么一点消息会传到我嫂子的耳朵里面,到时候会更加麻烦! 事情发展到这里,我不得不怀疑,李然然今天是想要一箭双雕,接着我的手,既宣布了她和我大哥的关系,又在我大哥面前表演了一出她被我这个所谓的‘新欢’给欺负了的事实,然后我这个‘新欢’在娱乐圈几乎有头有脸的人都出席了的情况下,给了我大哥丢了这么大一个人,我也就别想再在我大哥身边待下去了。 但是,恐怕李然然的这个算盘是打错了,我不是她认为的秦夏铮的‘新欢’,我是他的妹妹,就冲着这点,她的第二个计划就不可能行得通! 所以,我现在要做的就是不让她说出任何和我大哥有关的名字来! 所有的事情理清楚头绪,也就不过几秒钟的时间而已,我第一次佩服起我自己的智商来,这恐怕是我脑子动的最快的一次了。 说时迟那时快,我一把摁住李然然,随后将她手里面酒也泼到了自己的身上,然后顺手将酒杯摔碎,尖锐的碎片就这么扎在了我额手掌心上。 第一步就是博取围观者的同情,李然然想要装柔弱,我也是女的,难道我不会么?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你别生气,我向你道歉,你别生气了……” 说着,我硬是挤出了眼泪来,恰恰好的是,刚刚就走在人群最前面的甄晞阎王此时已经走到了休息室这边来。 休息室半开放的,门口还挂着白色纱帘,这样正好也帮我隔绝了一部分好奇心爆棚围过来的围观者,而我见甄晞阎王进来,想着自己也算是来了个帮手,便哭的更加凄惨了些。 李然然在看到甄晞阎王走进来时,厌恶的眼神瞬间换成了委屈,还可怜巴巴地往后面缩了缩,惊慌失措地大喊道:“你别打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只是喜欢……” 喜欢后面的名字还没有出来,但我已经被吓了一大跳,立马出声,回头指着李然然,眼泪刷地掉了下来。 “我和你都不认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你竟然拿着酒杯要来伤害我,你是疯了么?我差点就被你用碎片抹了脖子!” 话音未落,李然然难以置信地盯着我看,估计是没想到我竟然也是个戏精,然后她本来想借此机会我,结果却被我倒打一耙了吧,我还想开口说点什么,手腕却是一把被人给抓住了。 “伤哪儿了?” 甄晞阎王紧张地盯着我看,眼里写满了焦急,我顿了顿,被甄晞阎王黑洞般的眸子沈深情凝视的感觉很是奇怪,甚至还有点在甄晞阎王面前搞事情撒谎的小心虚。 “喏,手掌心。”、 我干脆地摊开手掌,掌心中的碎片还在强烈地昭示着它的存在感,眼前一道熟悉的身影闪过,我的手被另外一个男人抓住,抬头的时候,看见是我大哥。 我顿时气就不打一处来,本来想直接怒骂,但是再往外面看去,周亦、安可可、何以礼、还有安素,导演,还有其他的一些明星,都已经围在了休息室的门口。 我只好郁闷地将所有的话全部咽了回去,小声道:“就刚才,不知道为什么,这位李然然小姐,突然就冲过来打我,我躲闪不及,把酒泼她身上去了,然后我也跟着被洒了一身……” 我委委屈屈地把手一摊开,心情超级不爽地瞪着我大哥:“然后你看,我还被弄伤了呢!我不管,你得给我做主!” “夏铮,不是这样的,你听我说,是她自己弄得,这些都这个女人她自己弄出来的,跟我一点儿关系都没有的!”说着,李然然也顾不上刚才被她自己弄得跟疯婆子似的造型,跌跌撞撞地冲到了我大哥的面前,哭得梨花带雨:“是她要陷害我,你不能被她骗了!” “秦总,我这边有句话,还是觉得应该说出来,刚才我正好经过这边,对发生了什么事情,正好当了一回目击证人。” 安素松开挽着何以礼的手,往前走了几步,而后道:“这位小姐有没有动手,我是没看见,但是我看见了小止自己拿着酒往自己身上泼,还弄碎了高脚杯,接着不小心被碎玻璃片扎伤了手。” 我后悔不跌,刚在全部的心思都在李然然身上,全然将安素这个人的存在给漏掉了,现在我空口无凭,李然然却是有了安素这么一个活生生的证人,我可是真的解释不清楚了! 李然然也是没有想到萍水相逢的安素竟然会帮她出头,立即会意地乘火扇风,哭得更加可怜兮兮:“夏铮,我是真的不知道她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我大哥冷了目光,我和他一起生活了二十年,对于他现在的眼色,是很明白的,这明显的就是生气了,还是火山爆发级别的生气,我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却是不小心踩上了一个人的脚尖。 我扭头去看,发现甄晞阎王就站在我的身后,敛眸低垂着眉眼,嘴唇紧抿着,很不赖烦的样子。 安素这时候又开口了,抱歉道:“小止,对不起,虽然我们是同学,但是你先这样无缘无故地陷害伤害一个人,我还是不能置之不理的,我不能隐藏下来,否则我和帮凶有什么区别?” 说的真的是比唱的还好听,甄晞阎王死死地盯着我,似乎在等着我的解释,我一度想要在这里解释,但是话太长太多,实在不是在这里说话解释的好时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