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五章:白家小止初长成(十)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三百六十五章:白家小止初长成(十)

我回过身,看向安素:“你别当演员了,去唱歌吧,死人都能让你给唱活了!” 安素恼羞成怒:“你!” “呵呵,我本来还在犹豫着,要不要拿出这个证据来的,但是现在想想,还是不得不这样做了,毕竟,事关我的声誉嘛,我总是得为自己想想的!” 我从手包里面拿出一支钢笔,解释道:“我妈教我的,出门在外,记得随身带着录音笔,总是有用得着的地方,结果还真的是,现在正好用到了。” 嫌弃地一一扫视过安素和李然然,顺便我大哥也被我翻了个白眼,最后,我将视线定格在李然然的身上:“怎么样,需要我将录到内容播放出来么,你知道的,有的人,最讨厌身边的女人心机太重,说谎骗人不算,还连着他都能算计进去,你说,这录音放出来,大家都会好过吗?” 说完这些,我走到我大哥面前,说:“大哥,你亲妹妹被人联合这污蔑了,你到底是管还是不管啊?你要是不管的话,别人不知道的,还以为南娱集团旗下的艺人,都这么没有素质,连集团老总的亲妹妹,都敢随便欺负了呢!” 我大哥视线狠狠锁住李然然,李然然估计是被我最后丢出来的一句亲妹妹给吓到了,哆哆嗦嗦了半天,愣是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我……我不是……你……听我……” “够了,闹成这样成何体统,该换衣服的换衣服,该进医院进医院。” “这件事情还没完呢,伤了我的人,这么简单就结束了?不可能。” 甄晞阎王冷漠到了极致,我突然间有点担心,事情只要到这里先结束就好了,剩下的我回去之后再好好地跟我大哥聊聊,但是甄晞阎王着明显就是要搞事情的节奏,我有点担心和害怕,这人该不会是想要闹出点什么事情来吧? “甄晞!” 我大哥出声喝止,甄晞阎王却冷冷地看了一眼我大哥,便直接命令李然然:“小止伤到了哪里,我也要在你身上看到一模一样的伤口,你说,是你自己动手,还是我来?” 李然然靠着我大哥,可怜巴巴地往我大哥身后缩,似乎被黑面阎王状态下的甄晞给吓到了,哆哆嗦嗦地反驳:“那是她自己弄的,凭什么要我负责!” “她说是你弄的,那就是你弄的!我最后问一遍,你自己动手,还是我来?” 我大哥出声:“够了,甄晞,这件事情里面可能有误会,你先送小止去医院,其他的我来解决。” 安素不死心地再次说:“让她把录音笔拿出来啊,然然姐,你怕什么,这些伤口都是她弄的,跟你完全没有关系的啊!” 安素盯着李然然,大义凛然想要为她出头的样子,李然然却是恨恨地瞪了她一眼,暗自埋怨,这人真的是想害死她的吧! 我在心里面冷笑,李然然现在是不敢让她自己说的那些话被我大哥听见的,本来就走的清纯白玫瑰的人设,万一被我大哥听见了,可不就是人设崩塌,还怎么在我大哥身边待下去! 但是,我也不能继续再刺激李然然了,毕竟万一把李然然惹毛了,她说出些和我大哥有关的事情来,我大哥怎么样我是无所谓的,但是一旦传开来,我大嫂子那边可就不好交代,而且前些年我大嫂子出的那场事故,到现在身体还不是很好,万一气出点什么毛病来,那还真的是得不偿失。 我上前,拉了拉甄晞阎王的衣角,劝道:“算了,就这样吧,我手很疼,你先带我去医院好不好,剩下的事情,我大哥那么疼我,我被人欺负了,我大哥自然是会帮我出气的!你别担心!” 我说最后几句话的时候,我还专门故意地意味深长地看了我大哥一眼,示意他最好偷吃的话,记得擦嘴! 话音未落,却是听见我大哥怒吼道:“甄晞!你干什么?” 我没来得及阻止甄晞阎王这边的变态,眼睁睁地看着他一把掐住了李然然的脖子,怒道:“这是警告,下次耍心眼之前,先弄清楚,你要对付的人是谁?不然,下次你可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 “……你快放手,你会掐死她的!” 周围的围观群众已经开始发出窃窃私语,甄晞阎王原本和这个娱乐的圈子是没有丝毫的联系的,若是因为我今天闹得这么一出而扯进来这些是是非非的事情里面,扯进这个圈子里面,很容易受到一些粉丝的攻击和谩骂。 到时候,甄晞阎王这个人说话又总是容易得罪人,到那时候我就真的是万死难辞其咎了! “放手啊!听见没有……” 我话还没有说完呢,甄晞阎王便吼了我一句,“你怎么这么蠢!” 我哪里蠢了,我现在为了我大哥的名声,我简直是处于人生智商的巅峰了好么,我连考试的时候都没有这么聪明过呢! 莫名奇妙被甄晞阎王吼了,我委委屈屈:“这件事情跟你没关系!你别插手了!” 话落,我看向我大哥,冷漠地看着他,静静地等着他发话。 掌心流出来的血并不多,就是刚开始的时候血液顺着指尖滴下来,滴了一地,看着有点吓人,现在手掌心因为插着碎玻璃,有点疼而已。 我大哥低沉的声音黯哑且压抑着愤怒:“都散了,接下来的事情,是我们南娱集团自己内部的事情,就不劳烦大家操心。” 说着,我大哥贴身助理便已经上来送客,我长舒了一口气,早就应该这样做了,我大哥也真是的,推到现在,还弄得甄晞阎王在外人面前发疯,都丢人! 作为南娱集团的掌门人已经发话了,其他人也就是看个热闹而已,现在热闹牵扯到了掌门人的亲妹妹,他们也是聪明的,知道再看下去对他们也没有好处,便纷纷散了。 安素被安可可拉着离开,临要走前,还像是要吃了我一样的,咬牙切齿地盯着我看了许久,直到被安可可拉着往右边拐走,而周亦则是也跟着离开,倒是何以礼,竟然出乎意料地留了下来,走到我面前来,说:“不好意思,真是抱歉。” “滚开!” 何以礼被甄晞阎王的一个怒吼给吓了一大跳,身体不由自主地颤了颤,我往那边看过去,何以礼很是无辜地看着我,我耸耸肩,也很是无辜地看着何以礼,表示我也很无奈。 我给甄晞取了一个甄晞阎王的外号不是没有原因的,他的脾气只要是一上来,每次总是在一些让人莫名其妙摸不着头脑的地方发飙,我不是驯兽师,很难控制得住的。 “甄晞,我的手很疼,我想去医院了。” “你个废物!” 甄晞骂了我这么一句,我低着头,不想承认却也是得承认,弄到最后还是把自己弄伤了,的确是挺废物的。 正郁闷的很呢,腰间似乎绕过一双强壮有力的臂膀,我猛然间看向甄晞,却是被他一把拦腰抱起,径直便往外面走。 经过酒会会场的时候,还没有走掉的人纷纷对着被强悍如狮子似的,暴怒中的甄晞抱在怀里的我,行着注目礼,这其中,我匆匆扫了几眼,发现安可可也在。 “这是要完蛋的节奏,甄晞,你快把我放下来,安可可在看着你呢!不想要老婆了是不是?快点儿的!” 然后我看见了甄晞阎王皱眉,很是不解地问:“关安可可什么事情?” 我都快急死了:“要是你喜欢的女人当着你的面,抱别的男人,你会怎么想啊?会不会很生气?” 甄晞阎王听见我的这个比喻,似乎刹那之间又有即将喷火的趋势。 “我弄死他!” “所以啊,你看,将心比心,你倒是把我放下来啊!” 甄晞阎王突然间却恍然大悟,无语道:“说你是笨蛋,还真的是侮辱了笨蛋这个词!” “……我……你……甄晞!!!!你不损我是会死么!!我都受伤了啊,不怼我不行吗?” 甄晞低头,挑眉,我从他的眼里看出了全部都是挑衅的意味:“不怼你,你能记得住教训?这次是手掌心,下次是不是就得在大腿上面割一刀了?一刀够不够?干脆两刀好了。要不要我再教教你,从哪里下刀,什么角度,才能让你的血流的更快一些?” 甄晞阎王向来惜字如金,会说这么一大段话怼我,我由衷地知道,甄晞阎王这次是真的生气了,还是那种轻易哄不好的那种! 好吧,我认栽,你说的有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