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六章:白家小止初长成(十一)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三百六十六章:白家小止初长成(十一)

…… 我在医院处理完伤口,我大哥便带找着李然然过来了,我大哥估计也是知道我根本不想见到李然然,因为就只是让人在外面等着,他自己一个人进来了。 我大哥进来的时候,甄晞阎王便没有给好脸色,冷嘲热讽道:“这下子,玩出火了?” 啧啧,怎么听着有点像是正室逼问在外面偷腥的丈夫的即视感,我在心里默默地脑补了我大哥和甄晞阎王两人相亲相爱的画面,被我自己都吓到不行,忙摇摇头,把自己脑海里面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全部提出出去! “甄晞,我有些话,想单独跟小止说说,麻烦你出去。” 甄晞阎王没有回答,反而是看着我,我也很无奈的啊,我能怎么办,毕竟是我大哥,他说的话我也是要听的啊! 我满目悲怆地挥着并不存在的小手绢,跟甄晞阎王道别,甄晞阎王叹气,走过来帮我掖好了被子,又将水杯递到了我身边,这才退出病房。 等病房门关上,整个房间只剩下我大哥和我两个人的时候,一种后知后觉的尴尬,这才油然升腾起来,按道理来说,我大哥是成年人了,他的感情生活是他自己的私事儿,我没有权利去掺和的,而我刚才闹了那么一下,倒是有点恃宠而骄。 更严重的是,我还撒谎了,我大哥看着我长大,自然是能够轻易地分辨出,我哪句话是真的,哪句话是假的。 我默默地喝着水,在心里面组织语言,想着怎么说才能看起来是很顺其自然地聊起来关于李然然的话题。 没想到的是,竟然是我大哥率先自己开口解释了:“不管李然然跟你说了什么,都不是真的,我没有做过对不起你嫂子的任何一件事情。” “心灵是没有?肉体上面也没有?” 我还是没办法相信,如果我大哥和李然然真的什么事情都没有的话,李然然是如何能够说出,那种所谓的什么床上的细节来的,一个女孩子,那种话是如何能够随便说出口的呢? “小止,男人在商场上面,有时候逢场作戏是难免的,你明白吗?” “不会的,不是世界上面所有的男人都是这样的,咱爹就不这样,以咱爹的身份地位,扑上来的年轻女孩子那么多,他不是什么都没有做,对咱妈一心一意的么?” 我哥无奈地笑了,拉开椅子在我床边坐下,双手交叠,置于大腿之上,他反问我:“咱爹妈之间,二十几年前经历的那些事情,是我们没有办法想象的惨烈与冷酷,你又怎么知道,咱爹年轻的时候,没有过其他的女人?” “不可能!” 我才不信呢!我爹对我妈的好,是我记忆中爱情最好的模样了,互相包容和点到为止的小情趣和玩笑,就像是之前,我妈本来要来电影首映礼的,结果因为我爹小孩子发脾气似的一句不许去,我妈也就没来;还有只要是以我爹为圆心的五米范围之内,一旦出现女性生物,我爹都会主动避让三尺,躲得远远的…… “大哥,至少婚后,在婚姻之内,咱爹妈为咱们做出了很好的表率把?” 我大哥听见我这么说,突然间脸色淡然到几乎是冷漠地看着我:“小止,能够修炼到咱得那种程度,不是每个男人都能够做得到的,你明白么?” “所以,这就是你和李然然搞出这些事情来的理由么?哼,亏我还那么想要帮你瞒着这件事情,你看,我的手都因公负伤了!” 我把手一摊,摊在我大哥面前,手掌心取出玻璃碎片之后,因为甄晞阎王那个紧张的跟神经质一样的,嫌弃医生爆炸的不规范,自己亲手动作,将我的手掌用白纱布裹得跟大猪蹄儿有的一拼,所以现在我伸出的手,看起来真的是像受了重伤的样子,再配上我可怜巴巴的小表情。 我大哥再次无奈了:“这次算我欠你的,下次你想要什么,就跟大哥说,大哥一定会满足你。这次,李然然要怎么处置,也交给你来决定。” 怎么处置李然然,我自然是早就想好了方法的,但是碍于那毕竟是跟我大哥有关系的人,我还是得再确认一下我大哥的意思:“大哥,你真的不喜欢李然然的哈!” “你觉得,我会喜欢上那么不知道轻重的女人?” 哦,是不会喜欢,但是池子姐姐那么知书达理端庄贤淑的女人,你不也是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么,我在心底默默地吐槽,然后继续问道:“那你会跟大嫂子离婚么?我的意思是,万一哪天,你在外面的这些……咳咳……” 我想了半天也没能想出来一个比较好的形容词,最后脑子灵光一闪,脱口而出道:“这些风流韵事!对,没错,就是风流韵事,万一被大嫂子知道了,大哥呃你怎么办啊?万一大嫂子要跟你离婚,你又怎么办啊?” 我越想越觉得担心,见我大哥还是淡淡的,满脸看起来都是无所谓的样子,我立刻意识到,作为我大哥的亲爱的妹妹,我还是应该提醒他一下。 “大嫂子可是董叔的女儿,董叔那么疼她,到时候肯定不会绕了你的,咱妈也是那么喜欢大嫂子,到时候不打死你就已经是母爱如深了,大哥,你以后小心些吧!好不好?” 我并不是像我两个哥哥们所想的那样,什么都不懂,小时候我爹妈给我的家庭氛围是很完美的,但是在学校里面,同学的家庭,我多多少少会了解一些,单单就‘逢场作戏’四个字,我已经见过许多的同学吐槽他们的父母,就是这样互相逢场作戏的。 太过匪夷所思,我盯着我哥,摇摇头,“大哥,嫂子这些年真的过的很苦的,你以前那样过分,嫂子都什么也没有说,也都忍到了现在,还是……” 我顿了顿,还是将我憋在心里很久的话憋了出来:“大哥,不要再伤大嫂子的心了。” 而且,这间事情无论真假,若是传到了我爹妈耳朵里,我爹或许不说什么,但是我妈那个暴脾气,绝对容忍不了我们家里面任何已婚男人还出现绯闻,到时候,绝对会是一场牵连面甚广的家庭大战。 “我知道了,我们家小公举的要求,大哥我什么时候敢不照办?” 我大哥站起身来,摸摸我的脑袋,问:“说吧,想怎么处置,害得你伤了手,这笔账得好好的算算!” “大哥,你不怪我撒谎啊?” “你真当你大哥是傻子么?你撒谎还不是为了维护你大哥我的面子?”我大哥宠溺地捏捏我的脸,像是小时候那样:“你都是为了我啊,我怎么怪你?要怪也是得怪我,是大哥害得你受伤。” 我笑了起来,咯咯咯地笑个不停:“要亲亲要抱抱要举高高!” “这个还是算了,我可不想等会儿惹到甄晞,他那脾气,我现在是越来越不想招惹他了!” “做什么啦,干嘛把我和甄晞阎王联系在一起嘛!别乱说哈,他可是有喜欢的女生的!” 想到这里,莫名的心里还有点闷闷的,我干脆地不再去纠结这个问题,道:“李然然她的话,就找个地方送走吧,让她去国外拍戏,五年之内就不要回来了,大嫂子的工作性质,难免会在你们那个圈子里面碰上李然然,李然然都敢在刚才那样的场合地下用计想拉你下水了,难免不会主动地找上大嫂子跟前去说些什么,但是咱们也不能做的太过,就当成是封口费,五年的电影合约,送她出去历练吧。” “小止,果然,爷爷那么喜欢你,是有他的道理的。” 我好奇,不是在说李然然的事情么,怎么又牵扯到爷爷身上去了? 我笑道:“咋了?爷爷喜欢我,那是当然的,我多么乖巧可爱呀,我还是爷爷唯一的小孙女儿呢,暖和和的小棉袄呢,你嫉妒不?” “有什么好嫉妒的,就一件棉袄,我还是爷爷的定制西装呢!高贵又华丽,还值钱!还独一无二!” “呸!秦夏铮,你说这话,良心痛死算了,我不想理你啦!” …… 我们兄妹俩互相吐槽,等我大哥离开的时候,甄晞阎王进来,我的鼻子一向是很灵敏的,立刻便闻到了甄晞阎王身上若有似无的血腥味。 我以为是甄晞阎王受伤了,忙问:“你怎么了?被人袭击了?还是自己伤到哪儿了?流血了?” 一连串的问题被我像是机关枪一样的扫射出来,我紧紧地盯着甄晞阎王,希望他能赶紧地给我一个回答。 谁知道我这边心急如焚,那边甄晞阎王却是不紧不慢地倒了水,慢悠悠地喝完了,才说:“不是我的血。” “那是谁的?” “没有谁的,跟你没有关系,你好好地休息,想吃点儿什么,我去给你买回来。” 我就很是蒙逼,甄晞阎王突然间对我这么好,我还有点不是很习惯,而且,我总觉得欧文是漏掉了一件什么很重要的信息没有想起来,跟甄晞阎王身上的血腥味有关的。 “你发什么呆呢?想吃什么?”甄晞阎王张开五指,在我面前晃了晃,见我魂不守舍的样子,干脆道:“算了,我自己看着买,你呢,就在这里好好地给我呆着,没有我的允许,哪里也不准去!” 哪里也不准去?我明天还上班的不是么?我今天晚上还得回家吃饭的不是么?我要是敢夜不归宿,第二天我妈就敢全城通缉我的你信不信! 我哀嚎:“甄晞,我伤的是手掌心,就只是玻璃扎了个口子而已,不是被刀子插了一把啊,你不用这么夸张,弄得我伤的多严重似的!我晚上还回家的哦!” 甄晞阎王看着我,丢下一句“我会跟秦伯母说清楚的”,便拿了风衣外套出门了,留我在病床上面,盯着被甄晞阎王甩的啪地一声关上的木门,默默地想:这个甄晞阎王到底是受什么刺激了?难道是外星人调换了灵魂了?还是良心终于发现,觉得他以前那样狠狠地怼我,实在是不对的,深深地伤害了我幼小的心灵,所以决定弥补了? 我想着想着,觉得今天本想度过一个看看电影,见见男神周亦,再围观一下娱乐圈明星聚集的酒会是什么样子的,然后就回家。 谁能够想到,结果就这么鸡飞狗跳地闹了这么一大晚上的,现在还把自己折腾进了医院,成了伤员? “唉……我跟安素肯定是犯冲,每次只要是见到安素的地方,我就会很悲催!” 我下定了决心,从今往后,见着安素,我就绕道走,我惹不起我还躲不起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