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七章:白家小止初长成(十二)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三百六十七章:白家小止初长成(十二)

我本来已经打算打定主意,见着安素或者是何以礼的时候,必定是绕着走的,最好就连是安素的名字都不要碰,谁知道隔天,何以礼却是主动找上了门,也不知道究竟是从哪儿打探到我的住院信息的,一大早就在门口等着。 英俊秀气又年轻的男人,穿着黑色手工定制西装,精英范儿扑面而来,自然而然地便吸引了来往许多人的注意,护士姑娘们走来走去的时候,难免都得多看上那么几眼。 然后从早上我醒过来到现在,我一碗粥都还没有喝完呢,就已经有两个护士走进来问我,要不要让外面的先生进来。 呵呵哒,人长得帅,想要什么都不用自己开口的,只要往那么一戳,自然而然就有人愿意帮忙,真是不错。 我没好气地立刻否决了护士的建议,专心致志地喝起了汤,但是似乎,何以礼并不想让我好过,又过了半小时,何以礼终于是没有忍住,敲门进来了。 我漫不经心地抬眸,看了站在病房中央的何以礼一眼,问:“有事?” 何以礼满是真诚地看着我:“我是为了安素来的,昨天的事情,我代替她再次向你道歉,对不起,因为是角度问题,她没有看清楚。” 我笑了,昨天安素是被安可可带走的,后面安可可自然会告诉她,如果她想要进娱乐圈,并且顺风顺水地搭上南娱集团这条大船的话,就最好不要得罪秦夏铮,也就是我大哥。 所以安素一定会来道歉的,只不过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是,何以礼在昨天代替安素顺口向我提了那么一嘴抱歉的话之后,今天竟然还会为了安素,特地上门来,放下身份地跟我说对不起这三个字。 只不过,‘角度问题’么? 这个理由找的也实在是太过蹩脚了,不知道安素有没有跟何以礼说实话,如果有的话,那么看来这个理由也是何以礼自己找出来的了,我不由的感叹,原来真正的爱情降临的时候,还真的是会使人盲目的,就连一向秉承诚实做人为信条的何以礼,竟然也会撒谎。 还是为了安素撒谎,以前的我,可没有这么好的待遇。 “我很好奇,安素后来是怎么跟你描述这件事情的呢?” 何以礼奇怪地看我,良久后,才憋出一句话:“小止,你到底是什么样子的?是和我在一起的时候,乖巧可人,文静温柔的,还是在传言中,嚣张跋扈不可一世的呢?” 果然啊,安素在何以礼面前是坚持说她的确看见了我弄伤自己的,但是,那的确是事实,我不能也不想在这件事情上面,向何以礼继续撒谎。 “我什么样子有什么关系?反正无论是哪一个,你都不喜欢,所以啊,这个问题,我就不回答了,但是你代替安素向我道歉的话,免了,本来就不需要。” 我顿了顿,想了想,还是加上了一句话,想着这样应该就能够让何以礼安心地回去跟安素交差了。 “我大哥是公私分明的,绝对不会因为私人感情而影响工作,你大可以让安素放心。” 何以礼无奈地笑了笑,凝视着我手掌裹成粽子的白纱,自嘲道:“你还挺豁达的,但是,我那时候提出分手,你怎么会那么容易就答应了,连一点点的挽回都没有,你恐怕是一点都没有喜欢过我吧?” 我正在吃苹果,听见何以礼如此说话,对一向淡然如水的何以礼来说,恐怕已经是类似于抱怨和指责了,我有些忍不住,反问道:“那么你觉得,我当初和你在一起,是因为什么呢?是因为你是何大大的儿子,还是因为你是学校里面众人称赞的学霸校草的头衔呢,还是因为你有钱?” 明明那时候很喜欢的来着,我还记得那天,何以礼一身白衬衫黑西裤,在辩论赛上面,和对方辩手唇枪舌剑,直杀的对方丢盔卸甲,兵败如山倒,那是何等的少年意气,神采飞扬,英姿飒爽…… 何以礼顿住,接下来便是很长一段时间的沉默,我窝在床上,他靠着墙壁,我们两个面对面,四目相对,大眼瞪小眼。 我的心中毫无波澜,甚至有点想笑,能和出轨劈腿的前男友如此和平的相处,我真的是,古往今来最为佛系的前女友了。 何以礼大抵也是觉得我说的很对,当初我和他在一起,是没有图他什么东西的,无论是钱还是权。 至于,我昨天才知道的,何伯伯去找过我爹妈,这件事情,不知道何以礼是不是清楚,不过,转念一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既然我们已经分手了,那还是应该让往事随风而去,不要多惹事端。 “你还有其他事情么?或者说,你对我还有什么不满,今天你大可以全部将那些全部说出来,我一句话都不回反驳,就听着你说,然后我想,经过今天,我们之间就能够恢复成路人的状态了吧?” 我犹豫了下,虽然觉得这么说可能有点矫情,还会让何以礼误认为我是吃醋妒忌户或者是难受,对于他和安素的关系,还是在乎的,但是,不得不说了啊。 “从今天以后,麻烦你让安素离我远一点。” “你还是讨厌她?呵呵,小止,你刚才说那么多,最后还是不愿意原谅,让安素离你远一点?怎么远一点?北城就这么大,你们总会碰面的,低头不见抬头见,难道还让安素一辈子躲着你么,你是不是还想说,让安素离开北城,永远不要出现在这里?!” 何以礼越说有越激动的趋势,我叹了口气,再这样下去,何以礼要是发火起来,不知道会不会做出什么过激的事情来,我哀伤的想,早知道,我就不应该多嘴说这一句话的。 但是不得不说,我总得为甄晞阎王考虑考虑。 甄晞阎王若是和安可可在一起的话,我大抵上又得跟安素有牵扯,难免的碰面,为了以后尴尬,还是得先将丑话说在前头。 “何以礼,如果你非要这么想的话,我也没有办法,会客时间结束了。” 说完,我干脆地拉上被子,何以礼嘲讽地笑开来:“小止,你的心真的是石头做的,冷冰冰的,又硬又狠。” 啪地一声巨响,何以礼甩门而去,我被吓了一大跳,还是第一次见到何以礼发这么大的脾气呢,总是感觉哪里怪怪的,很不对劲儿。 …… 何以礼前脚刚走,甄稀阎王后脚便跟过来了,手里还提着一大袋子的零食,我一个饿虎扑食扑上去,直直冲着甄晞阎王手里的零食袋,谁知道甄晞阎王刚好关完门,侧身转了过来,一记闷哼,加油加得太快,我来不及反应,整个人呈大字型地,自己个儿将自己给丢进了甄晞阎王的怀里。 硬的跟铁块一样的胸膛,看着甄稀阎王挺瘦的,没想到触感这么好,胸膛上结实的肌肉,臂膀上有力的二头肌舒展开来后,牢牢地将我稳稳地接住,甄晞阎王后脚抵住门边,一把搂住我的腰,他低头我仰头的刹那,视线相交,我猛然间似乎跳进了一汪深泉里,清幽凌冽,却是有着水一般的温柔的细腻,湿热的呼吸扑面而来,我刹那间,红了脸。 不应该的,我脸红个什么劲儿啊,小时候和甄晞阎王睡一张凉席的情况都有,那么靠近,也没见我现在突然心跳的那么快! “可以啊,小止,连和何以礼谈个恋爱,连投怀送抱都学会了?” 我嗡嗡地小声嘟囔:“关何以礼什么事情啊?” 诶?不对!重点应该是,我特喵喵的什么时候对你投怀送抱了啊!我是看到零食激动的不行不行的好么!我分明就在零食袋子里面闻见了我最喜欢的鸡爪子的味儿! 被甄晞阎王一刺激,那些旖旎粉红的情景扑棱棱地变成蝴蝶,闪着小翅膀飞走了,粉红的少女心滤镜在甄晞阎王的毒舌下幻灭后,我忙挣扎着欲从甄晞阎王的怀抱里面出来。 甄晞阎王一手扶着我的手臂,一手送开了我的腰,直到我自己站直了之后,他才收回手,挽着手臂放在胸前,好整以暇地看我,也不说话,就是用那一双又大又圆的黑洞般的眸子盯着我看,只把我盯得全身的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 我揉揉脸,装做脸从来没有红过的样子,脑子一转,随口便找了个话题聊起来。 “你今天不是有个很重要的会议吗?怎么过来了?” 我被甄晞阎王拎着当了几天的秘书,对于甄晞阎王的行程也算是了如指掌的了,这个时候,我看了眼墙上面挂着的闹钟,九点四十九分,不是会议刚开始的时候么? 这人,是翘课,不对,是翘会了? 我虽然今天在甄晞阎王的淫威之下被逼着请假休息了,但是一日为秘书,终身为秘书,我还是得好好地为自家老板考虑的! “快开始了,你还在这里晃悠什么?” “会议推迟了。”说完,甄晞阎王便拎着零食袋子,目光将整个病房扫视一圈,继而话锋一转,便问道:“早饭吃了没有?” “吃了,吃了,你跟我说的,一定要把粥喝完,我还把蒸蛋和小酸菜也一起吃完了!老板!看在我这么听话的面子上面,求表扬!” 我笑眯眯地盯着甄晞阎王,甄晞阎王将零食袋往房间中的小茶几上面一放,无奈地捏了下我的脸:“好,满足你的要求,表扬你,今天晚上再做个检查,然后就能出院了,到时候我来接你回去,你别乱跑。” “诶?我一个小秘书,就是伤到手而已,这么件小事,还得劳动老板大人你来亲自接我出院,这样的待遇,小秘书我很惶恐的,你确定你真的要这么做?” 甄晞阎王往我的额头上面直接就是一个暴栗,好似有万般无奈和悲哀,我瞧着他嘴唇动了动,想要说什么的样子,但是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甄稀,你怪怪的,该不会是因为,李然然吧?”我只能是想到这个理由了,否则甄晞阎王最近也没有做什么太过出格的,有把柄落到人家手里面的事情来啊。 “你昨天掐了李然然,李然然该不会找你要陪赔偿金吧?” “没有,你好好地休息,这些零食都是你爱吃的,你不是最喜欢边吃零食边看电视剧?你等会儿可以好好地享受一下以前当米虫的生活了……” 甄晞阎王一顿,杏眸中闪过些什么,我还没来得及看清楚,便听见他叮嘱我:“医生要是过来的话,他要你怎么做,你就好好地配合就好了。” 第六感告诉我,甄晞阎王有事情瞒着我,还是大事情,但是甄晞阎王不说,我也没有办法从他的嘴巴里面撬出来。 没有办法的我只好先懵逼地点头答应下来,然后,想着到时候再找机会看看,有没有什么蛛丝马迹可调查的。 因为,现在的甄晞阎王,实在是太奇怪了,他竟然主动给我送零食吃!要知道,以前的甄晞阎王觉得我看那些无脑的电视剧,吃油炸膨化食品,就是慢性自杀来着!!! “小止。” “啊?” “我以前,你是不是觉得,我之前真的对你不太好?” 就知道甄晞阎王不可能突然对我好的,这是在钓鱼执法? 脑中顿时警铃大作,我忙摇头:“没有没有!呵呵呵……我知道,你那是在严格要求我,想要我成为一个有趣的,有理想的,有抱负的,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你都是在为我好~呵呵~” 甄晞阎王深深地看了我一眼:“好,我明白了,你好好休息……我晚上来接你……回家……” 话落,甄晞阎王转身要走,我拼命地挥舞着手里的小纸巾,热烈欢送,终于在房间里只剩下我一个人的时候,我扭头看着小茶几上面满满的各式各样的零食,陷入了沉思。 不知道为什么,从我手掌心受伤之后,甄稀的一切行为,就透着一股子令人捉迷不透的诡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