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八章:白家小止初长成(十三)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三百六十八章:白家小止初长成(十三)

隔天中午,我站在家门口敲门,我妈急匆匆地跑过来开门,见是我好奇地往外面探头,看了看,奇怪道:“怎么就你一个人,甄晞呢?他不是说送你回来的么?” 我鼻尖一酸,忍着委屈,笑了笑,装作什么事情也没有地揽着我妈的肩膀进了屋,屋内,我爹正在准备午餐,我的小侄子在地毯上面滚来滚去,时不时地还翻个身,摊成大字型,黑溜溜的眼睛好奇地转呀转,然后看见了我,朝着我伸出了手,咿咿呀呀的。 “你说你和甄晞出去玩就出去玩儿呗,怎么连打通电话回来说一声都忘记了,妈妈很担心的,知道吗?” 我妈反手将我拉到了沙发边坐下,难掩八卦之心:“你那天说要去参加电影首映礼,你跟妈妈说说,近距离见男神是个什么样子的心情呀!你的那个男神,叫什么来着,对了,是叫做周亦吧?和荧幕上面一样吗?” 我点点头,心不在焉,“嗯,我感觉周亦是个很好的人,而且电影很好看。” “那~如果你喜欢的话,就去追追追看?” “妈?!” 我被吓到了,我妈说的出这样话来,那么肯定是敢真的创造机会让我和周亦接触的,我虽然是挺喜欢简南的,但远远没有到要和周亦真的发生点什么的地步。 “我对周亦的喜欢,就只是欣赏他在表演上面的表现而已,真的,我对他没有男女之情。” 猛然站起来拒绝的我,头突然间有点晕,天旋地转间,恶心与反胃的感觉齐齐涌上来,使得我又重新重重地跌回了沙发上面,扶着沙发的把手,缓了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 右手手臂上面吸血的针管现在还在隐隐作疼,一抽一抽的,很像是手臂里面存了一根琴弦,只要轻轻地拨动弦,便会直接令我的手臂内里血肉模糊,一点点地便得腐烂和肮脏。 我妈显然是被我的反应吓到了,白着脸上来问我怎么样,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我没事,妈,我有点晕车,你先上楼休息。” 找的理由很是蹩脚,但是我妈从我的脸色就看的出来,我是真的累了,忙扶着我上楼,将我最送进房间之后,又忙不迭地冲下楼去准备热牛奶,为我暖暖胃,缓缓肚子的不舒服了。 我躺在床上,双目无神地看着天花板,想到昨天我在医院乖乖地等了甄晞阎王一天,结果人失约了,甄晞阎王那个混蛋没有来就算,却是连一通电话都没有打过来解释。 我等到了今天中午,本来还想着继续等下去,结果电视新闻上面的主持人,用普天同庆的语气欢呼地宣布,疑似拍到了女星安可可与甄氏集团现任掌权人甄晞,搭乘私人飞机前往加州的照片,照片里面,甄晞护着安可可一路往停机坪那边赶过去。 照片上面的那个人化成灰我也认识,是甄晞本人没错了,而停机坪我也是熟悉的,我两个哥哥的私人飞机也停在那里。 “我为什么,看见了新闻会,反常地觉得难受呢?” 不由自主地低喃出声,其实安可可如果真的和甄晞阎王在一起的了话,我是应该高兴鼓掌欢迎庆祝祝贺的才对的,毕竟甄晞阎王从小到大难得喜欢谁,终于也肯学会主动去追求了,现在结果看起来也是成功的了,那不是很好么? 为什么,我会觉得难受呢? 难道是因为,我想了想,最后将我难受的心里面酸酸涨涨的原因,归结于甄晞阎王果然是个没有兄妹爱的混蛋! 明明说好了来接我回家的,但是转眼之间,就撩上了妹纸,将妹妹丢在脑后,任我在医院自生自灭,他竟然一个招呼都不打就带着妹纸出去玩儿了! 我想到这一点,顿时怒从心中来,那些委屈和难过在无限放大的愤怒当中,被掩盖了起来,我能想到的就是,我被甄晞阎王那个混蛋见色忘妹地丢在了医院里面! “等我再见到你的时候,哼哼,你就完蛋了,这次被你放鸽子!我一定得好好地在你身上敲一笔回来!” 门吱呀开了,我妈从门缝中露出头来,好奇又八卦地问我:“你想让哪个王八蛋好看呀!我们家这么可爱的小止姑娘,竟然还会被人放鸽子,真的是很难以想象,所以,需要麻麻帮忙不?麻麻虽然多年不在江湖上面出现!但是依旧宝刀未来哦!” 天呐!我妈应该没有全部听见吧! 幸好我没有多说什么,否则,被我妈听见了那还不一定以为我和甄晞阎王怎么了呢!加上我妈对甄晞阎王疼爱的程度,要是知道我要找甄晞阎王麻烦,不一定站在谁那一边呢! “妈,你偷听我说话!过分了啊!以前你都不会这样的!” 我妈收敛了前一秒还笑意盈盈的脸,认真地看着我,走到床边,将手里的盘子递到我面前,努努嘴,示意我把牛奶拿起来喝掉。 “我也不是故意偷听的,只是这个门没有关紧,我走过来的时候,恰恰好就听见你说的最后一句话。”我妈顿了顿,见我开始乖乖地喝牛奶了,这才继续道:“你们兄妹三个,麻麻可是从小就由着你们有自己的小秘密,从来不多加干涉的,但是你刚才突然脸色苍白的样子,吓到麻麻了你知道吗?” 脸色苍白? 我撮着杯子的边沿,牛奶微甜,我妈肯定是加了我喜欢的蜂蜜了的,一直饿着的肚子和脑子,在喝到了我妈亲手准备的牛奶之后,暖暖的,心情突然就好了起来,好像什么事情都没关系了! “有那么夸张么?老妈,你可别乱用夸张手法哈!你女儿我的这个小心脏可是不经吓的!” 我妈轻轻地打了下我的大腿,佯装生气道:“这种事情,你老妈我会跟你开玩笑么?老实交代,遇见什么事情了,瞧你那魂不守舍,一副丢了主心骨的样子!” 我撇撇嘴,假装认真喝牛奶,什么也听不见,我妈突然笑了,挑眉,看好戏似的,道:“我知道了,被甩了吧?哈哈,说吧,是谁干的?这么明事理,肯放手让我的宝贝女儿去追求更好的人生啦!” “妈,不是这样的啦!我没有恋爱,也没有分手,就是最近事情太多,累着了而已。” 我妈似笑非笑地点点头,也不再继续这个话题,而是和我聊起了在甄氏集团,也就是跟着甄晞阎王身边实习的感觉怎么样。 我一想到这个,眼珠子一转,便想着趁机找我妈要一份太后懿旨,趁着我现在不知道造成原因的这幅,连我自己都觉得奇怪的凄凄惨惨戚戚的落魄样,赶紧结束了这令人恼火的暑期实习! “不怎么样,妈,在甄晞阎王手底下讨生活有多困难你是不知道啊!挑剔的很咧,葱姜蒜全部不吃,咖啡多一点甜度都不行,三明治的里面的火腿片的厚度也是要严格要求的,一点点超过或者是小于他的要求都不行……” 我委委屈屈可怜巴巴只差没有变出个尾巴在我妈面前摇尾巴诉苦,求我妈放过我,让我结束实习,回到每天以‘浪’为主题,以‘吃’为关键词的幸福暑假生活中。 “哇唔,我本来以为你爹不爱吃香菜,不爱吃鱼已经是够龟毛的了,没想到甄晞那小子,也是一样的事多的不行哦!那后来呢!事情怎么解决的?” 我妈满脸的好奇,一脸求后续求填坑地期待眼神看着我,我挠挠头,想了想,额,貌似最后,好像是甄晞阎王嫌弃我动作慢又总是做不好,所以每次嫌弃完我之后,都是甄晞阎王自己动手解决的。 我回想了这段时间以来的每一次,好像貌似真的几乎全部都是,按照——我被嫌弃,甄晞阎王替我解决掉——这样的模式来的。 “后来,就是甄晞阎王自己动手解决的。” “哈哈哈,小止呀,不是妈妈说你,就你这废柴的样子,要是搁我这里,我遇见这么一个助理,直接就给开掉了,哪里还能留下来,也就甄晞那小子忍得了你这么奇葩的个性!” “妈,你别这样说我嘛!我还会是不是你亲生的女儿呀!” 我妈认真地想了下,在我心里‘卧槽卧槽该不会真的不是亲生的吧’弹幕乱飞的时候,她才不慌不忙地,慢悠悠地说:“亲生的,你放心,不过,我记得,你也不爱吃葱姜蒜,该不会甄晞那小子,后来还顺手帮你将你碗里面的葱姜蒜也一起挑出了吧?” 我惊讶:“妈!你怎么知道的啊!” 我妈笑得高深莫测:“我当然是知道的,要不然这大半辈子都白活了,就这样吧,你先好好地休息,等会儿下来吃饭,今天中午你爹准备了香芋炖猪脚,你不是最爱吃了?吃完之后,无论是感情上面的还是工作上面的,一定能够想到办解决的。” 想到办法解决?我妈这么一说,我的脑海中倒是突然冒出了一个方法! “麻麻~”我抱着我妈的手臂撒娇:“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啊?” “说吧,看在你跟今天早上没吃到肉骨头的金毛那耷拉着脑袋的样子一模一样,我大发慈悲,就暂且听听看,你想说些什么?” “妈,我不想去暑期实习了,或者,你重新安排我去别的地方实习,去穆阿姨家的咖啡馆当服务员都乐意的,我不想再去甄氏集团上班了。” 我妈听见我这么一说,倒是来了兴趣:“为什么?是对甄氏集团有意见,还是对你甄晞哥有意见呐?” “妈,如果我说我对甄氏集团有意见,你会雷霆震怒,然后直接去把甄氏集团收购了么?” 我妈摇头,丝毫没有犹豫地果断摇头,拒绝道:“不会。” “为什么啊!”我大呼:“人家霸道总裁都是这样的呢!你女儿受到欺负你都不管的嘛!老妈,亏我还以为你就是传说中霸气侧漏的女王大人呢!” “呵呵!”我妈送了我个跟我一样的同款白眼:“人霸道总裁都是冲冠一怒为红颜,我对你又没有那个意思,干嘛为了你折腾出那么多事情来?还有,怎么说,甄晞也是你哥,以后别老是仗着甄晞那小子宠着你,就总是欺负人家,你是去上班的,不管在哪里上班……” 我妈认真:“你说你想去穆阿姨那边当服务生,那么为客人端茶递水是难免的,你在甄氏集团当总裁秘书,为老板端茶递水繁杂琐事都要处理,也是应该的,都是工作内容,不应该因为对象的不同,而有任何抱怨,明白么?” 我妈起身,拍拍我的肩膀,语重心长:“妈妈年轻的时候,也在一个极其讨厌的人手底下当过助理,那时候,妈妈的处境比你现在的更加难看,可是那又怎么样呢,我拿着工资,于情于理都是应该将工作做好的……” 我妈像是想起了很久远的事情,目光都有些飘然:“哪怕是,帮我喜欢的人安排他和心上人的烛光晚餐,都是必须的……所以没什么不能忍下去的,明白么?你既然进入了游戏,就应该遵循游戏规则。” 怎么会?我记得,我妈二十几年前,的确是在元北集团当过总裁助理,那时候还参与了位于津市,现在被称为全国第一综合性度假村的金茂度假村的开发建设呢! 那时候,我爹喜欢的人不是我妈妈么? 所以,这就是大哥说的,我爹年轻时候那个‘另外的女人’的故事么? “妈,……” 我想问问当年的故事,但是那样对于妈妈来说,现在当着女儿的面回顾那段记忆,就实在是太难堪了,纠结再三,我还是决定放弃。 “对了,还记得这个月要去做什么吗?” 我妈突然问,我点头,自然是记得的,我能出生在这个世界上,还得感谢这个人,如果没有他,这个世界上面也就没有白止这个人了。 “去看爸爸,妈妈,我记得的。” 我爸的生日快到了,每年的这一天,我妈都会带着我去欧洲那边的一座小镇,在那里住上一周的时间,算算时间,今年出发的时间,也就是大后天了。 “记得就好,到时候,我会在那里告诉你一件事情,这件事情,也是我答应了你爸爸和你白爷爷的,该是时候,履行当年的诺言了。” “什么诺言?妈妈,我可以现在知道么?” “你个傻丫头,到那时候你就知道了,也别太好奇了,其实没什么大事,就是一些该给你的东西,你爷爷交托在妈妈这里二十几年了,你现长大了,是时候教导你手上,毕竟,你才是白家正儿八经的后代,是白家的唯一继承人。” 说到这里,我似乎已经知道了我妈之后在欧洲小镇将要跟我说的事情是什么了,想到这里,我不禁问:“妈,我不像爸爸那样强悍厉害,也不像你这么聪明能干,我作为你们的女儿,是不是很给你们丢人啊?” 我妈这时候已经走到了门口,听见我这么说,脚步一顿,良久后才转过身来,温柔慈爱地笑着,重新朝我走过来,宠溺地在我的额头上面,落下一个吻。 “小止,你不知道,你爸爸有多爱你,妈妈也是,很感激上苍,让你能够平安地来到我的身边,你不必像我或者是你的爸爸,你只要按照你的心,好好地,健康地长大,就好了。” 我伸手抱住我妈,将脸埋进她的怀中,像小时候受了委屈便跑回家,躲进妈妈怀里偷偷哭泣的小女孩儿那样,再难受,也觉得可以缓过气来,可以短暂地停下来,好好地呼吸了。 我恍惚中,脑中灵光一现,念头是突然间冒出来的,在我猝不及防的时候,给了我一个措手不及,我和何以礼分手的时候,好像都没有现在这般落寞和难受? 不可能的,那个时候,我才是真真切切地见到了劈腿现场,作为当事人的我,眼见着自己男朋友和别的女声搂搂抱抱,那时候的难过怎么可能比不上现在呢,现在,也不过就是被甄晞阎王放了一次鸽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