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九章:白家小止初长成(十四)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三百六十九章:白家小止初长成(十四)

过了一个礼拜,甄晞阎王还没有出现在办公室,我抱着资料偷偷摸摸地去问他的特助,拐着弯儿地问,甄晞阎王究竟去哪里了。 “你不知道?” 特助反问我,我就很是懵逼,如果我知道的话,我就不用来问你啦!还有为什么特助先生你一脸我会知道的表情啊,真的是很奇怪的呢! 我摇摇头,表示自己毫不知情,特助奇怪地看了我一眼,说:“你是甄总的秘书,他的行程难道不是你应该一手掌握的么?” 特助的眼神很是不友好,好像在说,公司养着你有什么用,连这点小事都做不好,我本想反驳,那是老板的私人行程,老板没告诉我我怎么可能知道!我又不是他肚子里面的蛔虫! 然而转念一想,想到我妈说的话,我顿时又蔫了,特助先生也没有说错,我的确不是很尽职,或许甄晞阎王之前就有蛛丝马迹,只是我自己没有注意到罢了,但是,这是甄晞阎王追女朋友吧,他可是跟着安可可一起离开的,打扰老板谈恋爱,才是罪中之罪吧。 “那个,那么安可可呢?我的意思是,甄总和安可可的那个绯闻,咱们是不是应该重视一下,现在外面舆论满天飞,不控制一下的话,我担心会给公司带来不是很好的负面影响耶!” 特助先生边忙着手里的文件,边回答我的疑问:“这件事情,甄总那边已经说了,不用管。” 我一个激灵,特助先生果然是能够联系到甄晞阎王的,但是甄晞阎王说的不用管是什么意思呀?是说,他和安可可真的在一起了,所以最近网络上面的消息不是新绯闻而是新闻,是真的对么? 说不清道不明的不痛快,被我拿在手里的笔记本,可怜地被撕成了碎片,我直接丢进了垃圾桶里,还不忘点评一下对此事的看法。 “动作真快。” 特助先生问:“什么真快?” 噢漏,不小心说出口了,我本来只是想在心里面默默地想想就好的! 面对特助先生的疑惑视线,我赶忙解释:“没什么啦!我是说,刚刚外面那只差点撞上办公室玻璃窗的小雀儿动作真快,一下子就躲闪了,没受伤。” 特助转头看了一眼落地窗,今天外面起雾了,白茫茫的一片,我呵呵笑着,连忙跟特助先生告辞,从特助办公室退了出来。 一回到我在总裁办公室的小隔间,便听见手机在响动,是徐天打来的电话,问我今天晚上要不要一起吃饭。 “好啊,今天晚上下班之后你来接我吧,咱们决定吃什么?” “长安街上面开了一家新的火锅店,我前些天特地去试过了,味道超级好,咱去那儿?” “火锅啊?” 我想了下,火锅是我的最爱,但是自从甄晞阎王回来之后,我好像就没有吃过了,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貌似自从甄晞阎王回到北城来以后,我一日三餐都慢慢地变成了在甄晞阎王的监控之下,他很严格,在吃的方面尤甚。 所以我的嘴也跟着被养刁,比起小时候被我爷爷养出来的吃饭的时候,坏毛病还要多。 平日里,吃的都是跟着甄晞阎王一起的健康绿色饮食,嘴巴清清淡淡的,生活中哪里还有一点点的痛快,那种吃遍天下各色美食,享受极尽味蕾盛宴的感觉。 当下我便决定,今天一定要跟徐天好好地吃上一顿我最喜欢的超辣牛油火锅! “走走走!再来两打啤酒,不醉不归!” …… 当天晚上,我和徐天在长安街上混了个通宵,我还一个人解决了两打啤酒和三瓶红酒两瓶白酒,把酒当成了白开水,一个劲儿地往肚子里面灌进去,好像这样就能将身体里的所有郁闷和烦躁,全部清洗掉。 紧接着,我的最后印象是,我喝着喝着酒,然后就不省人事了。 准确的来说,是进入了天下之大唯我独尊的境界,我的酒品一向不好,最为疯狂的一次记录是喝醉了酒,抱着我大哥哭着喊着跟他求婚,非要嫁给他,后来因为这件事情,我妈还一度担心很担心我真的喜欢上了我大哥。 然后后来的事情,就是一片空白…… 等我醒过来的时候,我正躺在医院的病床上面,周围都是消毒水的味道,放眼看去,除了白色还是白色,我尝试着动了动,手臂上传来阵痛,我低头一看,手臂上面密密麻麻的都是针孔,而手背上面现在还插着吊瓶针。 “有人么?” 我喊了一句,这才发现喉咙沙哑,每说出来一个字,都疼的厉害,而且全身上下就好像是被人装在麻袋里面狠狠地揍过一样,酸疼不已。 我在医院里面,那么徐天呢,他不是和我一起在吃火锅么,就这么没义气把我一个人丢在这里,他人去哪儿了? 床边有摁铃,我正准备探出手去叫人,病房门便开了,走在最前面的是浑身上下低气压的甄晞阎王,一身黑色风衣,肃杀谨然地走进来,脸上的愠怒明显的就差在脑门儿上面写上‘我很生气’四个大字! 然后是我大哥,满脸愁容,我与他对上视线的时候,他竟然目光有些躲闪,不敢看我的眼睛,再然后进来的是徐天,眼角淤青,嘴角破皮流血不说,还肿的老大,简直可以媲美煮熟了白皮鸡蛋! 最后,进来的是我的死党清清,眼圈红红的,好像是哭过。 这场景很是奇怪,直觉告诉我,我喝醉酒漏掉的昨天那个晚上,一定发生了些什么,而且是十分重要的,如果我想不起来,那么会成为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之内,埋在我身边的一颗定时炸弹。 清清走过来,很是惊喜地看着我:“小止,你醒啦!现在感觉怎么样?腿还疼么?” 腿还疼么? 喵喵喵?我的腿怎么了啊?我什么感觉也没有啊!!! 我急忙往床尾看去,映入眼帘的是我小腿被打上了石膏,厚实的可怕,而随之而来的,是心底突然一阵颤栗,昨天晚上腿受伤时候的痛苦猛然间,翻涌上来,我正欲开口问昨天和我在一起,最有可能知道来龙去脉的徐天,未等我开口,甄晞阎王却是开口道:“你们都先出去,我有话跟小止说。” 我大哥欲言又止,由于半晌后还是什么都没有说,走上前来拍了拍甄晞阎王的肩膀,然后看着我摇了摇头。 我心中大惊,我大哥如此表情,让我不得不怀疑,我昨天晚上到底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是不是得付出巨大代价,我是不是就快要凉了…… 然后是徐天,也是走上前来,瞻仰遗容似的看了我一眼,伸手抱了抱我,很是悲哀地说:“我早就应该知道的,是我一直在自我欺骗自己,小止,你一定要幸福,带着我的份一起幸福!” 这话说完,我更是疑惑,正想开口询问,偏偏清清走过来,直接将徐天给拽走。 一时间,前一秒还满是人的病房里面,就只剩下了我和甄晞阎王。 病房里面的氛围顿时有些莫名的紧张,连带着我也开始害怕起甄晞阎王来,该不会这家伙就因为我吃了个火锅,就生气了吧?应该是不会的,我默默地安慰自己,前不久他自己都还买零食给我了呢!我吃个火锅不会有事的! 但是,自我安慰归自我安慰,我还是小心翼翼拽着被角,往床头边靠了靠,将我与站在床尾陷入沉思的甄晞阎王之间的距离拉开了些。 “哈哈哈,好久不见哈。” “是挺久的。” 冷冰冰地说完这句话,甄晞阎王没有看我,反而是坐到了茶几边,拿出水果刀,又挑了个红苹果,开始慢悠悠地削起了果皮。 我看着甄晞阎王不说话,心中腹诽,明明说的是有话跟我说,结果现在人都走了,你反而在削苹果,话都不说一句,真的是难以琢磨的男人,无法理解的甄晞阎王啊! “昨天玩的开心吗?” 突然间,甄晞阎王问我,我顿了顿,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而且,甄晞阎王绝对不会无缘无故地问出这个问题。 “我应该很开心吗?” 我反问,却见甄晞阎王拿水果刀的手一顿,差点便切到了自己的手指尖,我忙出声:“你小心点儿行不行?等会儿划拉出口子来流血超级疼的我告诉你!吃苹果不削皮又不会死!” 甄晞阎王没有搭理我,把苹果在手里面换了个位置,重新开始继续削皮,我有点被东西在喉咙里面噎住的感觉,我突然觉得我挺自讨没趣的,也不再问,拉起被角盖住了大半的脸,准备重新进入我的梦乡,说不定还能想起点什么来! 就这么带着闷气的躺着,但是事实上面我根本没能睡得着,满是针管的手臂又涨又麻,难受的很,而脚趾头的地方似乎是因为麻药开始退去,我动了动,已经能感觉得到在石膏里面的我的脚,酥酥麻麻的有气无力,还有麻药退去后开始的巨疼。 “你还记得你昨天晚上做了些什么,说了些什么吗?” 我本不想回答,但是却听见甄晞阎王起身,脚步如铅块砸在地板上,沉重的脚步声朝我走来,一步一步,我就算不回头去看,也能感觉的到甄晞阎王在朝我靠近。 清脆的瓷碟与木桌面触碰,叮的一声脆响,巨大的黑影投射下来,一双骨节分明的大手将我的被角往下面拉了拉,露出了我的整个脸来,于是乎,在这么近的距离之下,我看见了甄稀阎王脖颈上面的纱布,还有他身上的双氧水的味道。 “你受伤了?” 我下意识地问,脱口而出后,这才想起来本来之前是打算不再跟甄晞阎王说话的,但是没忍住,所以既然问都已经问了,那就破罐子破摔呗,我倒是很好奇,甄晞阎王和安可可出国的这段时间里面,究竟是遇见了些什么事情,怎么说也是我爹亲手教导出来的,甄晞阎王的身手一挑十都没有问题,居然会受伤,不可思议呀不可思议! “你不记得了?” 我挠挠头,迷迷蒙蒙地问:“我要记得什么?” “呵,白止,你干脆叫白痴算了。” “哇呜!甄晞你干嘛又骂我!我招你惹你了呀,有没有搞错,我也是会生气的哦!我的确是不记得了啊!而且你跟安可可出去浪受的伤,关我屁事儿啊,你就知道说我!” 甄晞阎王突然一把抓住我的肩膀,欺身而下,高大健硕的男性身体俯身而来,在我越来越紧张的呼吸声中渐渐靠近,我眼睁睁地看着甄晞阎王轻轻地用指尖挑掉黑色丝绸衬衫的绿宝石领扣,一颗一颗地往下,直到最后一把将埋在裤腰后头的小部分衬衫拉了出来,直接露出他精壮瘦削的上半身来。 我的鼻尖一热,顿时想掩面而逃,真的太丢人了,竟然,竟然看着甄晞阎王的裸体就流鼻血了,真的是很没有出息啊! “你……你想干嘛?你……你别过来了啊……我要生气啦!!” 不知何时,甄晞阎王的声音变得低沉蛊惑,似乎还带着撩动人心的附加技能,我的身后是柔软的床垫,就算是想要逃,却只能有无处可逃的结果。 “现在想起来了没有?” 我快哭了,眼瞧着甄晞阎王越靠越近,专属于他身上的烟草味混合着古龙水的独特气息一刻不停地往我鼻子里面钻,就好像是沾满了魔法的味道,我的理智和意识在湮灭的边缘,死死地挣扎着徘徊着。 “想起来什么啊?有话直说不好吗?” “小止,我有时候真的觉得,你根本没有心!” 我们的距离已经是很近很近,近到我稍微一抬头,便可以准确无误地吻上他的唇角。 “小止,我早就问过你,别后悔,现在是你逼我……” 我还没有来得及将你甄晞阎王的话在脑海中认真地思考一遍,将我完全覆在身下的他,便已经轻轻地低了头,柔软的唇瓣,灵活的舌头,唇齿相交。 我能听得见他胸腔中那颗心脏,强而有力地跳动着,如战场上振聋发聩的鼓声,我也听见了我自己的心跳声,毫无章法,乱的连我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跳的这么紧张,还有一点也不排斥…… 在呼吸交缠中,他缓缓褪开来,黑白分明润的眸子盯着我,语气中竟然是略带期待地问:“想起来了没有?” 我:“……” 我昨天实在是喝得太多了,有点懵逼,大脑断片中,昨天晚上的记忆是一丁点儿也想不起来了,就好像是被人刻意抽走了那样。 我喘着粗气,断断续续地问:“甄晞,你,是什么意思?” “这话应该我问你才对,你昨天说的那些话,又究竟是什么意思?你跟我说过不会后悔,现在才过了多久,你就说不记得了,小止,这样的游戏很好玩吗?” 我无话可说无言以对,喝酒要人命是真的了,我特么的完全记不得起来,你跟我说再多也是白搭的啊! “对不起……我是真的不记得了……或许……” 我低下头,视线往下面一落,早就成了一团浆糊的注意力全部被甄晞阎王胸前缠绕的白纱布吸引了目光,我还以为只有脖颈处有,原来是从脖颈处到胸前,而且伤口必定很深,否则不会如此厚度的包扎之下,竟然还在渗血,白和红交织,扯着我的心骤然疼了一下。 手抚上他的伤口处,脑子里面似乎有什么画面要冲破酒精的禁锢来到我的面前,然而等我努力想要抓住他的时候,却又像风一般的消失。 “疼不疼?” 我的心很难受,似曾相识的感觉,明明什么也没有发生过,我究竟漏掉了什么,不知不觉间,眼角竟然有泪划过。 他寒着脸,动作温柔地帮我擦掉眼角的液体,无奈地叹了口气,指腹轻轻划过脸颊,薄唇轻启:“我本来以为你一定会是我的,但是昨天那辆车冲过来,你朝我飞奔过来的时候,我第一次有失去你的感觉,小止,算我求你,乖一点,好好地不行吗?” 甄晞阎王有一副能够蛊惑人心的皮囊,更何况,这副皮囊正好是我所喜欢的那一款,还有他富有磁性的男性荷尔蒙声音,沉沦在他的怀抱中,是很简单的事情。 但是,我用还能动的左手勉强推开了他的继续靠近,“……甄晞,我是白止,有些事情,你可以和其他人玩,但是我不行,我做不到之后会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我这个人很小心眼,爱记仇,复仇心理很强的,你别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