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小助理当家(二)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三十六章:小助理当家(二)

“甄先生,我先走了。”见甄客抱着被子在地上滚来滚去,活像一个小孩子,简南从包里面拿了便签纸,写上了自己的联系方式:“这是我的电话号码,如果您有什么需要的话,可以打电话找我。” 甄客没有搭理她,简南便只好先行离开,走到门口,她却被甄客叫住:“你说,你叫简南?” 简南奇怪,不明白甄客突然这么问是要做什么,但还是老老实实地回答了:“是。” “你姓简啊?”甄客恍然大悟,盯着简南看了好一会儿,简南被他看得鸡皮疙瘩都快起来了,疑惑道:“甄先生,我姓简,有什么问题吗?” 甄客神秘地笑了笑:“没什么啊,就是觉得,这个姓氏挺,好听的,简单简洁简约,大概是比较看的清白的意思,多好,比起那些真心被一层一层包裹住的人,好多了。” 甄客说的话实在是太奇怪了,简南一下子没能参悟,弯腰鞠躬道:“甄先生,烟酒伤身,您还注意着点儿吧,我先告辞了。” 简南走出去,顺手带上了门,这个甄客,总是给人感觉,怪怪的。简南安慰自己,可能才华横溢的艺术家都是这样的吧! …… 简南离开木屋之后就直接去了医院,她打听到了度假村送来的伤患都住在住院部三楼,出了电梯口,简南又折返了回去,跟之前的主治医生说自己头疼,还是决定再住院治疗一下,医生很是尽责,给简南又检查了一遍,语重心长的说:“我早就跟你说了,要住院观察几天,你不听啊,非要出院,哎呀,我先安排你住院,然后等会儿做个更加详细的检查,我这边是没看出来什么太大的问题,不过难免会有遗漏的地方。” 简南也不是都全部在说谎,她的确有点晕晕的,但也没很严重,不过既然医生都这么说了,简南便顺着医生话点了头,然后顺利地住进了病房,穿上了她等会儿要表演的戏服——病号服。 宽大的灰色病号服穿在简南身上显得特别的臃肿,呼啦啦啦地不知道还以为是套了个被单在身上。简南假模假式地配合了护士的量血压和一系列检查,等护士走了之后,拔掉了针头直接冲向了三楼。 这三楼一整层楼都是住的度假村的伤员,简南深呼吸了口气,才从电梯里面出来,演戏什么的,她还不是很在行。 最先经过的是301,简南站在门口,探着头往里面看,这家病房住了两个人,两个都是男的,一胖一瘦,胖的那个的床位靠近窗户,瘦的那个靠近门。 简南先开口打招呼:“你们好啊!” 胖子:“哎,大妹子谁啊?” 简南嘿嘿笑着:“我就住在五楼的那个啊!我也是炸药炸伤的,昏迷了好一会儿,醒来的时候我家里人也不在身边,一个人闷得慌,听说你们都在这里,我就来找你们来了,唠唠嗑儿!” “感情好啊!大妹纸来,坐会儿!”胖子拍了拍床边的椅子,说:“我桌子上面有苹果,洗好了的,你自己拿着吃哈!不要客气!” “谢谢!” 瘦子的手腕绑着绷带,还用纱布绕着脖子将整根手臂吊了起来,听见简南喊他,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 简南呵呵笑着,装作什么也没看见:“两位大哥怎么称呼啊?” 胖子把手里一半的梨子给一口咬掉了,指着瘦子热情介绍道:“他叫做李功,我叫王大顺!” “王大哥!李大哥!我叫做简南,你们以后可以喊我小简!” 大顺小眼睛眯成了一条缝,笑着说:“那天我看到你了啊,大妹纸是跟在城里来的那个大老板身边的吧?” “哼,城里面的人就是会玩,秘书不就是小三么。” 简南眼神瞬间一闪而过的暗淡,很快又继续笑了起来:“哈哈!李大哥真是会开玩笑哈!我们秦总和夫人的感情很好,我也就是一个打工的,刚上班没多久呢,就碰到这样的事情了。哎呀,医生说我是轻微脑震荡,我都不知道以后会不会变成傻子啊?” 简南装作很忧伤,大顺一看这么漂亮的小姑娘要是成了傻子,多可惜啊,不免叹了口气:“你听我说哈,现在的医学这么发达,医生也都很厉害,不会有这种事情发生的,你一定要相信医生!” 简南点头:“对的,王大哥说的话很有道理。对了,王大哥,你们的伤怎么样啊?医生怎么说?” “医生说就是一些割伤,上药了之后等过几天结疤了就可以出院了,不过李功就没有这么幸运了。他的左腿在爆炸的时候被震落的石块给砸到了,医生说得卧床两个月才行!”大顺激动起来:“两个月啊!这得是多长时间啊,我们烧工作一天就少赚一天的钱,然后现在不仅仅是不赚钱了,还得往里面赔钱!哎呀你就说说,这个该死的爆炸啊,怎么就炸了啊!以前都没有事情的,怎么就那天炸了呢,我们原本那天不上班的,结果和人换班就搞成了这样,他奶奶个球,老子真是运气背!” 大顺越说越生气,骂骂咧咧的,简南边听边梳理大顺话里面有用的信息,她来这里本来就是为了能够拿到一些第一手的资料,还有混进人民群众的队伍当中去,现在大顺说的越多,对她就越有用。 但大顺还想着继续说下去,另一边病床上的李功却突然出声喝止了大顺。 “就你话多是不是?吵死人了!赶紧闭嘴!” 大顺看起来很听李功的话,李功这么一说,他摸摸头,尴尬地对着简南笑笑,但还真的是不再说了。 简南想起了自己的主要目的,打哈哈道:“天有不测风云嘛!对啦,我们老板刚刚跟我说,我可以好好养伤耶,等到伤养好了再上班。除了住医院的钱不用我自己花之外,养伤期间的工资照发,还有营养费,等伤养好了之后我还是可以回到公司去上班的!你们是这样吗?” “?还有这种好事情吗?我们是不知道的啊!”简南说的条件实在是太诱人了,大顺来了兴趣,手里头的苹果捏的死紧:“真的吗?” 像大顺他们这种农民工,没有劳动合同,受了伤通常就是建筑公司意思意思给几个钱就算完了。如果他们命好一点的,养好伤,手脚没残没断的,还能继续到别的工地去找工作;要是运气差一点儿的,断手断脚残废了的,那么基本上没有什么工地愿意再要他们,他们没文化,除了卖力气也不知道该干什么了。 简南的话就像是给了大顺一个光明的可以看得见的未来,他紧张地盯着简南,问道:“我们也能是这种待遇吗?” 就连一直对简南说的话不屑一顾的李功也竖起了耳朵认真地等着简南的回答。 简南心里不好受,他们这样算是工伤,结果现在却觉得这是一种恩赐一样的东西。 “是的啊,我们老板亲口跟我说的,我们老板你们见过吧?大顺,你那天见过的啊,我旁边的,个子很高很高,梳着狼奔头,穿着黑西装,长得像电影明星一样好看的!” 大顺偏头朝李功投去了一个只有他们才懂的眼神:“你们是大公司的白领,那种待遇是只有你们才有的吧?” 简南赶紧地否认,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那当然不是只有我才是这种待遇啊!如果我们老板真的是有这种意思的话,那我干嘛还要跟你们说啊,跟你们说了你们要是吵着也要一样的待遇的话,那我们老板还不杀了我啊!” 简南加重了语气:“真的是所有人都一样的!我们老板说了,度假村的一砖一瓦都是靠你们建起来的,你们都是功臣,我们最需要的就是大顺你们这样兢兢业业的职员!所以我们老板说一定得对你们好!” 大顺眼眶红红的,问简南:“你们老板叫什么名字啊?” 简南不知道大顺想做什么,但还是果断道:“秦厉北。” 大顺还未开口,李功便抢过话头,认真说道:“那你们老板怎么不来当面和我们说?我看了新闻,你们老板连记者的采访都不见。” 废话,那当然是不见了,因为老板闹脾气不见人影了!现在恐怕姜娜已经急的都快要对秦厉北那家伙发江湖通缉令了吧! 简南心中腹诽,但还是不能表现出来,她欲哭无泪,现在根本就是在逼着她说谎。 大顺目光期盼,李功面露质疑,简南只能告诉自己,既然话都已经说出去了,那么现在就算是临时编故事也得把这件事给编圆了,绝对不能让大顺他们知道秦厉北不见了的事实! 简南笑笑:“我们老板当然是想要来见你们的,但是我们公司的其他投资人啊,听见这个消息,很生气,说我们老板的想法他们有异议,需要秦老板特地回去一趟,做个说明,然后才能的对外公布!你们也知道的,公司里面那么多人,秦老板也不是独裁者,不可能想干什么干什么,还是需要支持的!” 简南说得慷慨激昂,大顺听得也是热血沸腾,当即表示:“你放心!既然秦老板站在我们这一边了,我们也会站在秦老板那一边的!如果有什么需要我们做的!我们,额……”大顺偷偷看了一眼李功,李功假装生气道:“你看我干什么?自己想说什么就说,我又不拦着你。” 这就等于是李功首肯了,简南看着高兴啊,大顺也高兴,说:“小简啊,秦老板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你就说,我们他丫的一定给办好喽!” “哈哈,秦老板想要的很简单啊,你们赶紧好起来,回工地上去上班,工期之内完工,那就是最好的帮忙啦!” “那是那是!我们必须保质保量的完成!” 简南松了口气,等会儿她再去其他病房走走转转,一个两个的说服下来,明天的采访就不怕没有素材了。而工人这边解决了的话,最要紧的就是姜娜那边,时间紧急,她还没来得及在电话里面向姜娜请示,以后要是被姜娜说成是目无上司,那还真的是挺不好意思。 不过转念一想,这件事情结束,她就要辞职了,也没有什么是不能得罪的。 至于最后,她现在跟工人承诺的这些,以后要是金茂度假村的项目组高管不肯答应的可能性,也是很低的,因为简南相信,明天的采访过后,就算再怎么不愿意,那些投资人也不会想要看到元北背上出尔反尔的名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