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章:白家小止初长成(十五)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三百七十章:白家小止初长成(十五)

“你觉得我喜欢你,是在玩?”甄晞阎王的脸色更加不好看了,“你觉得我是花十年在跟你玩游戏是么?” 十年时间…… 我愣住了,如果说是十年时间的话,那么安可可呢,那又是因为什么?难道是游戏的副本?还是另一个十年游戏的开始? 我还记得很是清楚,他护着安可可穿过记者包围的人墙,头也不回地在保镖的护送下上了飞机,那时候,他明明答应我要接我出院,带我回家的。 我突然间想起了我大哥那天告诉我的,逢场作戏,甄晞阎王现在也是这样的吗? 可是这又是逢谁的场作谁的戏,到最后这场戏落幕时,眼前的这个男人又会牵起谁的手?到时候的女主角是谁,如果我成为了炮灰,那么我失去的便不仅仅是一个男朋友,而是失去了家人,兄长…… “我需要静静,我想先睡会儿了,你出去吧……” 说着,我干脆地往床上面一躺下去,直接拉了被子睡觉,我就不信了,甄晞阎王还能真得对我做些什么过分的事情来! 果然,我直剌剌地说要睡着后,甄晞阎王见我真的就闭上眼睛,也是一句话都没有再说,直接起身,从病房出去了。 甄晞阎王出去没多久,清清就冲进来了,兴奋地晃着我的肩膀,把刚爬起来的我差点晃得骨头都散架了,跟个神经病一样的清清地热烈地望着我,那眼光视线通俗点来说的话,就是狼闻着了肉,狗碰上骨头,哪儿哪儿都散发着八卦的熏香。 “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俩刚才够激烈的啊,这才多久啊,你的伤势还没有好的呢,别太过分啊,年轻人初尝情事会比较激动我是理解的,但是甄晞阎王看着也不像是没有经验的人,你别太猴急了,显得怎么多不矜持似的!” 不矜持?等会儿,清清这小王八蛋,唯恐天下不乱的,乱说什么呢! 我板起脸来,认真呵斥道:“……你在说什么呢?” “你昨天晚上不是跟甄晞哥告白了么,我还以为你们在一起了呢,难道不是啊?还是说,甄晞哥拒绝你了?” “我,不是,你,不可能的吧,怎么可能呢,我不会做出这种奇葩的事情来的啊!!!” 听见清清这么说,我是一脸懵逼后目瞪口呆,最后哀嚎:“你在说出这么刺激的事情来之前,我亲爱的清清啊,你能不能先告诉我,什么告白,还有刚才甄晞阎王说的车子,昨天晚上我喝醉之后究竟是发生了什么啊?!!!我该不会是作死了吧……” 清清先是愣住,然后恍然大悟地看了我一眼,紧接着抱着肚子大笑了起来:“你该不会是全部忘记掉了吧!天哪,小止,你的酒品怎么过了这么多年还是这幅德行,哦哦哦!!!所以刚才甄晞哥出去的时候,那一脸难看的脸色,合计着是你跟甄稀哥说你什么都不记得了,他才那样的啊!” 我欲哭无泪,哀嚎道:“求求你不要再笑了,快点儿地告诉我,我究竟做了些什么啊!” 清清很是同情地看了我一眼,继而清了清嗓子,开始绘声绘色手舞足蹈:“昨天晚上你打电话约我到长安街那边吃火锅,我到的时候,你和徐天那小子已经喝的很多了,差不多都到了点了,两人就抱在一起鬼哭狼嚎,唱着什么死了都要爱,那场景我都不忍直视,我本来想直接拉你回家的,但是你死活不走,后来甄晞哥打电话找你,我看你连手机都拿不动,就直接帮你接了,告诉甄晞哥地址,让他来接你。我正好送徐天那小子回家,省的我一个人搬不动你们俩大活人。” “后来呢?甄晞阎王不是和安可可去国外了么,他找我啥事儿啊?” 清清瞪我一眼:“我哪儿知道啊!先别打岔,让我说完!” 我挥手:“好,你说你说!” “我一边看着你们俩在包厢里面喝酒闹腾,一边等着甄晞哥过来,甄晞哥过来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你一见到他就直接让人滚开,还拳打脚踢的,还搂着徐天要亲,说什么‘你做初一我做十五’天哪,你都不知道你说这句话的时候,甄晞哥的眼神都能直接化成刀把徐天砍死!甄晞哥后来干脆抱着你直接要走,但是把人咬了,窜出老远,跟疯子一样谁都拦不住你,我们本来是想要追上去的,但是有一伙黑衣人冲过来拦住了我们,二话不说直接开打。” “黑衣人?所以这就是为什么,甄晞阎王身上会有那么严重的伤口了是么?” 我暗暗地想,对方究竟是什么来头,竟然能够伤到甄晞阎王那个武力值逆天的变态? 这时候,清清走过来,顺手拿起了床头柜子上边儿的苹果,悠悠叹气道:“你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跑就跑了吧,也避免了像我们一样被围堵,但是你竟然后面又跑回来了,吼着谁也不准欺负甄晞哥,哎呀,说真的,小止,我还是第一次知道你的身手那么好呢,一下子单挑了好几个人,至于你说的伤,是因为黑衣人下黑手,发现甄晞哥一直护着你,打甄晞哥还不如打你,所以就换了攻击对象,你喝的烂醉,双拳难抵四手,甄晞哥冲上去救你的时候,要护着你又要对付那些黑衣人,被砍伤的,后来黑衣人要带走你,甄晞哥奔过去,就有一辆私家车直直地朝着甄晞哥冲过去,你那时候跟癫狂一样的,挣脱那些黑衣人,推了甄晞哥一把……” 清清看着我,摊手:“然后就这样子,你被车子剐蹭到,甄晞哥浑身是血,我打给夏铮哥求救,结果第二天,也就是现在,你特么的竟然跟我说,昨天那样惊心动魄的事情你全部都忘记了!!!我想打死你,真的!” 我:“……” 清清看看我,感慨万千:“讲真的,我要是甄晞哥,我真的得打死你!明明知道自己酒量不好,酒品更是奇差无比,你还敢喝那么大,真是不知死活!” 我再一次看了看我的脚,没死是得亏了有甄晞阎王,但是,告白啊告白,我到底说了些什么大逆不道丢人现眼的话啊! “你先告诉我,我告白……”我弱弱地小声问:“……都说了些什么啊?” “也没说什么,我想想啊……”清清干脆捧着装着苹果的碟子,托腮认真想了起来:“就是说了些‘我虽然脾气不好又笨总是拖累你,长得也没有她那么好看,但是,你能不能试着喜欢我一下’这样的话……” 清清眯着眼睛笑话我:“你说起情话来还是一套一套的嘛,甄晞哥都愣住了,还问你是不是认真的,看清楚他是谁了没有呢,你都醉成那副傻样了,居然还点头!!!” 我的确是记不清楚了,那晚上的记忆,哪怕是清清跟我重新说了一遍,我也就只能是有个模糊的印象,但是那样疯疯癫癫又直白到令人害怕的我,可以说是潜藏在我心底的另一个自己。 昨天晚上,我借着酒精儿将我潜意识深处的秘密,不小心袒露了出来。 所以,甄晞阎王才会那么奇怪,才会问我那些问题,那么,他是不是也有那么一点点喜欢我,但是安可可呢,安可可是他喜欢的女人,我呢,我算是二号? 脑子里一团浆糊,什么也弄不明白。 我害怕,一旦开始,按照我的个性,最后没有好结局,只会是被我自己闹得满城风雨,而且不止我大哥,二哥,就连我爹都告诉过我,甄晞阎王不是表面看着的这么简单,让我不要招惹他。 长辈的话应该是对的,所以现在,我能想到的唯一办法就是装缩头乌龟,就这么躲开,等这件事情大家都心照不宣地默认什么也没有发生过的时候,自然而然会变成最开始,还是好兄妹的样子。 “清清,我的伤应该不重吧,什么时候可以出院啊?” 清清走到床尾,戳了下我的石膏,道:“都打石膏了,怎么的也得十天半个月的才能出院吧,而且按照甄晞哥的样子,恐怕你没有好彻底之前,他都不会让你离开这个床一毫米的吧?” 清清看着我,我也看着她,两人互相沉默了好长一段时间之后,清清发挥了她和我二十年的友情,不可思议地说:“小止,你现在脑门儿上面写的‘溜之大吉’四个字,让我很是惶恐啊。” 我看着清清,淡淡一笑,清清快哭了,“别告诉你真的是这么想的,也别跟我说你还需要我的帮忙,我会死的!” “不会的,你只要帮我安排去机场就行了。” 后天是我爸爸的生日,每年都要去的,正好,借此机会,先躲开。 …… 清清嘴里嘴硬地说着不要帮忙,但是后来还是心软帮我安排了从医院到机场的一切事宜,等我坐着轮椅在登机口的时候,甄晞阎王那边就已经发现了我的不见。 电话锲而不舍地响个不停,来电显示名字上面的甄晞两个字,晃得我眼晕。 机场工作人员问我需不需要帮忙,我说需要的,请他帮忙换一趟航班。 …… 绕远路到美国,再从美国到欧洲,我回到小镇上面的时候,我妈已经在了,正跟罗莉阿姨聊得很开心,罗莉阿姨看见拄着拐杖一瘸一拐的我,惊呼:“小止啊,我的天哪,你这是怎么了?哪儿摔得啊?” “没什么,不小心弄的,罗莉阿姨,你又漂亮喽!” 我笑着转移话题,我妈看过来,视线落在我的小腿上,探究的眼神令我下意识地便想要躲起来,我妈太了解我,估计已经将前因后果了解的差不多了。 “哎呦,肯定很难受,你小时候最喜欢吃我的小饼干了,等会儿我给你弄一点,吃着高兴点儿啊!” 我挽着罗莉阿姨的手,亲热地进了小房子里面去,吃过午饭,罗莉阿姨回家去给我准备小饼干,我本以为我妈会借着这个只有我们两个人的机会问我关于甄晞阎王的事情,但是我妈什么也没有说,跟平常一样问我要不要喝茶。 这是我们在小镇上休假的必备节目,院子里面有一座凉亭,据说是当年我爸爸为了满足我妈荡秋千的爱好,专门准备的,周围还种满了许多的小花,近几年我妈迷上了园艺,又从外面移植了许多的樱花草进来,现在躺在那里看看书喝喝茶,都有一种自己是小公主的感觉。 “好啊。” 我干脆地答应了,帮着我妈拿了茶包,磨磨蹭蹭地往院子凉亭所在的方向走。 我妈亲手泡的花茶,连我那个挑剔的爷爷都说好,只是我妈不常动手,在我的印象中,一年之中,我妈亲自动手煮上一壶茶的时候,十次有七次是在小镇这边,就连我爹,都极少能够喝得到。 “妈,今年去看爸爸的时候,我想把大提琴带上,你不是说,爸爸在我还没有出生的时候就希望我能学会弹琴么,我想表演给爸爸看。” 我妈每次来了这里,总是很沉默安静,每次靠近她,我都能觉得她很悲伤,小的时候不懂事,问过我妈,我爸是怎么死的,后来被董叔叔教训了一顿之后,才知道这对于我妈来说是个禁忌,绝对不能提。 “好,你爸爸听见了,会很高兴的。” 说着,她又安静了下来。 其实我很奇怪,小时候的小伙伴们都是一个爸爸一个妈妈,只有我有妈妈,有爹地,还有爸爸,后来上学了,知道了爸爸和爹地的不一样,也知道我爸爸去世之后,妈妈再嫁,所以才会导致我有两个爸爸。 以前我爹地对我很奇怪,我能感觉得出来,他对待我们三兄妹的态度都不一样,最疼我二哥,然后是大哥,再然后才是我。 这也不怪他,毕竟不是亲生的,总会有差别。 大概是因为受伤了,也因为我和甄晞的关系被我一手给搅和了,还这么狼狈地逃到了这里,总有一天要回去的,到时候又不知道要多久的心理建设才敢出现在甄晞阎王面前。 心情很是低落和郁闷,因而也变得你多愁善感伤春悲秋起来,我不禁往三楼的小阁楼那边看去,问我妈:“妈妈,如果爸爸还活着的话,你会和爹地在一起么?” 我妈烫洗茶杯的手一顿,神色哀然,我正想干脆算了,问这些假设性的废话做什么。 我妈却说:“如果现在,甄晞离开了这个世界,你会不会后悔,没有好好地跟他说过,你对他的感情?” “妈?你怎么……” “我怎么会知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我能不知道么?” “哦……” “我和你爸爸的故事,在他去世之后,便已经有了结局,再多的设想,没有你爸爸活着,就没有任何意义,只会徒增烦恼,但是你不同,你们两个还都年轻,得好好滴珍惜当下才行。” “但是,他好像也不是只喜欢我一个,万一以后闹掰了,大家见面多尴尬啊。” “担心咱家和甄家,担心你爹和你甄叔的关系会受到影响?” “是的。” 既然我妈问了,那我就大大方方的承认,的确是这样,我对我自己没有信心,甄晞那么厉害,虽然像阎王一样令人害怕胆颤,但是终究是处于人类食物链顶端的那些人,我好像也没有什么能够吸引他,一年两年新鲜感,三年五年靠坚持,十年二十年忍字当头,三十年呢,四十年,五十年…… 我们陷入怨怼和愤恨的漩涡中无法自拔的时候,我会觉得自己很可怜,而走不出来那样畸形关系的我,很厌恶自己。 “大哥说,世界上不是每个人都能像妈妈和爹地那样好的,我害怕…结果不是好的。” “小止……别太执着,洒脱地活着就好。” 我妈眼中满是怜爱,望着我的眼睛,但是她并没有在看我,她是透过我在看我的爸爸,董叔曾经说过,我的眼睛和我爸爸一模一样。 “你担心的这些人,都不是陪你到最后的那个。何必想这么多,儿女们闹掰了之后,我们该如何相处,这是我们作为长辈自己的课题,不是你的。” …… 一连三天,我躲在房间里面,除了到我爸爸的墓地去扫墓之外,其他哪儿也没去,第五天的中午,我家的门铃响了,罗莉阿姨带着她的大儿子来串门。 对于罗莉阿姨口中这个骄傲的儿子,我一直是只闻其名不见其人,这次遇见,发现对方还真的是挺好玩的。 我妈一个礼拜的时间一到,就收拾行李回国了,临走前将我托付给罗莉阿姨照顾,恰好遇上休年假的贝克,身残志坚的我就被交代给了当医生的贝克。 贝克说起了小时候他和我哥两个人的故事,我听得津津有味,我知道在我妈怀着我的时候,我爸爸为了好好地照顾她安胎,曾经在这里住了快一年的时间,但是那段时间发生过什么,我妈只轻描淡写地说过,我二哥也总是以年纪小记不清楚的理由搪塞。 现在能从贝克这边知道,真的是很开心,连日来第一次,有关甄晞的事情全部被都抛在了脑后,沉浸在那段我爸爸吧是如何把我妈放在手心里面照顾的。 …… “对了,我说了这么多,你也得回答我一个问题。” 我吃着葡萄,口齿不清地回答:“……你索…” “你哥现在有女朋友或者男朋友了没有啊?” 咳咳咳……咳咳咳…… 我咳得眼泪都出来了:“我哥已经结婚了,连孩子都有啦!” “啊,你哥哥结婚了啊,好伤心。” “……我哥结婚你伤心个毛线啊!你还当不当他是你朋友了啊!都不为他高兴高兴!” “我本来是想当他男朋友,哎,你哥长得那么帅气,真是可惜了……” “……” 我翻了个白眼,要不是顾忌着我腿上的伤,我肯定一脚直接踹过去,让他看看什么叫做佛山无影脚! “对了,你那天是不是说你是因为一个叫做甄晞的男人才不敢回去的?” 我有这么说过吗,肯定没有,肯定是贝克听错了,我连连否认:“才没有!” “哦。那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今天早上看新闻的时候,上面好像是有一个叫做甄晞的男人,要订婚了耶!” “订婚?” 怎么可能呢,甄晞不是那种做事冲动没有规划的人,如果是订婚,那么不可能一点蛛丝马迹都没有的,不对,好像是有的…… “订婚的对象,叫什么名字啊?或许是同名同姓呢?” “呐,我这里有报纸啊,你要不要看看,确认一下是不是你说的男人,哦,准新娘子叫做安可可,你认识吗?” 我拿茶杯的手抖动得厉害,最后愣是没有拿的住,往地板上直直地追下去,哐当一声响,把我自己吓了一大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