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一章:白家小止初长成(十六)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三百七十一章:白家小止初长成(十六)

“是安可可啊。” 财经报纸上面的封面,用最大的篇幅报道了这件事情,说的是国内最大的高科技集团——甄氏集团少董将会在七月七这个传统的情人节,与自己的爱人缔结千年佳约。 贝克推了推我,十分惊奇道,“我知道她,她是很有名的一个女明星,我记得她演过一部古装剧,特别好看!” “你看着是不是觉得这两个人郎才女模特别般配啊?” 贝克想都没想便点头回答我说:“那是自然的,不过,这个准新郎就是你说的那个叫做甄晞的男人吗?他怎么就会娶别的女人呢?” 我呵呵笑了两声,自嘲:“我们又不是男女朋友,他想娶谁是他的自由。” 贝克惊讶地看着我,而后操着他那流利的中文,拍着大腿笑着说:“我知道了,你和这个叫做安可可的女明星同时喜欢上了甄晞这大兄弟,然后甄晞没和你在一起,现在打算迎娶安可可了,对吧?” 贝克这人真的是太欠揍了,我瞪他,结果他一点也不在乎,乐呵呵地拿出手机打算帮我预定一下回国的机票。 “回国的机票?为什么要买啊?” 我很是想不通贝克的脑回路,贝克将航班信息拿给我看,然后指着上面最近的一班飞机说:“人家都要快结婚了,如果你喜欢的话,就应该现在立刻马上回国去见甄晞,将你的想法告诉他,说不定能够挽回呢?” “挽回?”我终于是忍不住了,愤愤地用我完好的另一只腿,狠狠地揣了贝克一脚:“你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啊!你觉得我像是回去做那种事情的人吗?” 贝克被我踹了一脚,怒而站来,直接将我打横抱起,扛着作势要往院子的草坪上面丢过去,重力作用下的坠落的感觉吓得我瞬间就搂住了贝克的脖子,拼了老命地往他身上靠。 “为什么不能做挽回的事情啊!挽回难道就那么难吗?哦!我知道了,你就是抹不开面子,你说的那个叫做甄晞的男人根本没有你刚才跟我说的那样重要!” “激将法?贝克,其实你不是偶然回来的,是我妈派你过来看着我的腿伤,顺便和我聊关于甄晞的事情的吧?我妈还说了什么了?我的母上大人对你还有什么其他的指令?” 贝克被我一顿辩白,脸上竟然难得的浮现出了一抹刻意的笑意:“简南阿姨也是为了你好,你知道的,前些天,你头顶上就跟随时随地罩着一朵乌云一样一样的,随时就会电闪雷鸣疯狂下雨,简南阿姨也是担心你。” 我没想到我就只是炸一炸贝克而已,谁能想到是真的,既然是真的,那也我就没有什么顾忌了,直接说开. “天要下雨,谁要结婚,都是他们自己的事情,我不想多掺和,就这样吧。” 贝克自觉秘密被戳穿,聊起天来也就更加肆无忌惮,没有什么担心的了,完全放飞自我:“他都主动亲吻了你,在我作为男人的眼光看来,你是个很有魅力的女孩子,他一定是喜欢你,才会对你做出这样的举动来。” “我谢谢你这么安慰我,但是我前段时间从我大哥那边学到了一个成语,叫做‘逢场作戏’,你学习我们的文化和语言这么多年,应该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吧?” 贝克点点头:“我当然是知道啊,所以你的意思是,甄晞亲吻你的动作,是逢场作戏?” “贝克,甄晞从小到大有多优秀,你是想象不到的,他身边来来往往的,也都是些优秀优雅双商爆表的女人,不是没有从一而终的男人,只是我玩不起一场飞蛾扑火的爱情。” 贝克顿了顿,而后认真地告诉我:“简南阿姨找到我的时候,她告诉我,你看似很乐观,每天心总是傻乎乎的笑,什么事情都没有的样子,但是其实你把那些事情都藏在你心底里面,背负了太多东西,她希望我能够从一个完全外人的角度,来陪着你,听你说说话,你也不至于憋得太难受,或许还能够开导你。” 知我者,莫若我的麻麻。 我笑了笑:“我知道你们都没有恶意,现在和你这么吼一吼,我的确是舒服多了,至于其他的,顺其自然吧,至少现在,我以为我们两个会困守在僵局中的关系,已经有人先做出了决定,那么,我也就接受着就是了。” 贝克反问我:“那么婚礼你,你就不管了?按照我所知道的,你说的你家和他们家的关系,你是绝对会被邀请去参加婚礼的,你不生气?你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为别的女人戴上象征承诺的戒指?” “……你……” “难道不是么?你敢摸着你的良心说,你不喜欢他?” 我像只在战斗状态的斗鸡瞬间蔫了,耿直了的脖子也耷拉下来,有气无力地靠着贝克:“我喜欢不喜欢那又怎么样啊!他要娶的人又不是我,你看,他根本就不喜欢我……” 明明才亲了我,转身却娶了别人。 贝克像是被我突然的低沉气息吓到了,一怔愣后,才喃喃道:“但是你没有告白啊,你告白了,他说不定就不会娶那个女人了……” “我现在特别庆幸,我看到他和其他你女人在一起的消息的时候,我的身份不是他的妻子,我充其量就是他世伯的女儿,从小一起长大的妹妹,这就是我现在觉得最好的处境!否则,我想啊,我会闹得天翻地覆,闹得所有人不得安宁,甄家和白家,还有秦家的颜面,估计都会被我闹得一败涂地。” …… 贝克那天和我吵了一架之后,竟然也就再也不提什么回去抢亲的话了,他说他在医院的时候,遇见过很多啼笑皆非的事情,每天讲一件事,还给我科普一个急救的方法,这么每天闲闲地晃悠下来,竟然也就是半个月过去了,而这半个月里面,清清打过两次电话,一次是说甄晞阎王在发现我从医院跑了之后,差点没有把整个北城翻过来找一遍,最后还是我大哥出面告诉他,我和我妈来了小镇,他才算是收手。 而第二通电话,自然而然就是关于甄晞和安可可的婚事,清清说,也不知道甄晞阎王在想什么,突然间就决定要结婚,然后国内的娱乐圈都炸开锅了,因为安可可一向的表现,情商在线,演技碾压,多年来积攒的好观众缘,一下子就在这时候体现出来了。 清清告诉我,甄晞和安可可两人的婚事爆出来的时候,几乎全网都是在称赞这是金童玉女的组合,天作之合,网络上面也全部都是一片叫好之声。 而安可可在接受采访的时候,也透露了婚后极有可能会退出演艺圈,在家相夫教子,顺势,推出了安素作为她的接班人,希望观众能好好地督促她的妹妹成为一个好的演员。 “你看看,安可可的人生剧本谁写的啊,简直是太牛逼哄哄的了,不得不佩服,这下子,那些对她不舍的粉丝们,还不把满腔的爱意全部贡献在安素身上啊!”清清在电话里面不满地大吼:“安素这下子,还没有出道就借着她姐姐的东风红了啊!那天我在慈善晚宴上面见到了安素了,春风得意的样子,我怎么就那么不喜欢安素那个人呢!” 我安慰清清:“既然有这么好的机会,那就这么用着呗,要是你或者是我,有这么好的机会也是会好好抓住的,谁都不是笨蛋,不是么?行了啦,反正等安素成了当红明星之后,你和她的交集也只会是越来越少,淡定一点。” “但是我为你鸣不平啊!而且,我偷偷告诉你一个消息哈!安可可出国读书的那两年时间里面,其实是在甄晞哥的学校啦,然后安可可每天去给甄晞哥送早餐,准时准点儿的,老赵那家伙说,比他们公寓的闹钟还要准时,然后还连带着他们整个公寓的三个人都份!安可可的会做人,简直是到家了!” “这有什么好稀奇的?我早就猜到了。” 我略带轻松,这样挺好,安可可比自己勇敢,最后是她赢得了甄晞的爱情和婚姻,那也是无可厚非的。 清清却是为了打抱不平:“我还以为甄晞哥在你不见了之后那么生气,是因为真的喜欢你呢,结果早就在出国留学的时候就和安可可搞到一起了,真是恶心死我了!” “恶心什么啊,有什么好恶心的,你也是的,以后千万别再说这样的话了,也别在任何人面前,再提起我和甄晞该如何该如何,弄得最后大家面子上面都不好看,大家从小到大这么多年的情分了,别因为一件小事给弄得生分了,那就不值得了。” 到最后,清清还是在怨我:“你就是想太多了,为这个想,为那个想,不愿意丢白家的人,不乐意丢秦家的面子,也不想伤了长辈们的心,就这么瞻前顾后的胆小如鼠,哎呀,你就应该像我一样,活得自我一点,我喜欢的就是我的,努力去抢,最后抢不抢得过再说,除非他亲口说不要我,否则头破血流也要站上擂台,来个三局两胜!” “算了算了。” 我突然间发现,我的口头禅变成了‘算了算了’,如此随便和随意,而我整个人,说得好听点是悠然见南山的舒适,其实就是自我暗示。 和长吁短叹的清清结束通话之后,贝克敲门进来,问我要不要和他一起去M国。 “我?我去M国做什么啊?” “你已经被A大录取了不是么,我十分荣幸地告诉你这个好消息,我即将成为你的老师,而你即将成为我的学生,并且我会会负责你其中三门至五门课程。” “你不是医生吗?” 我惊讶,我报读的专业属于经济系,和医生没有任何关系吧! “我亲爱的学生啊,我有两个博士学位,来,叫一声贝克老师听听!!” 我:“……呵呵呵……” …… 我答应了贝克的邀请,决定提前去熟悉熟悉学校的环境,而且我的腿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走起路来也还能方便,这一路上也不会很麻烦贝克。 临行前,我还专门去了一回我爸爸的墓地,和我爸爸聊了好一会儿天。 我妈总是说,在我还没有出生的时候,我爸爸就很期待我的到来,我的房间里面那些他亲手制作的桌椅和玩具,还有桌角的每一块软布,为了防止我跌倒伤到自己而特意装上的,这些都是他对我的在乎。 而我爸爸见过我,在我还在我妈妈肚子里面的时候,一张彩超3D的照片,是我爸爸临终前手里紧紧握着的唯一东西。 我告诉我爸,我会活的好好的,学成归国以后,我会好好地经营白氏集团,将白家发扬光大,让所有人都知道,白家还有人在,我是白止,是白月笙的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