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二章:白家小止初长成(十七)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三百七十二章:白家小止初长成(十七)

五一劳动节,秦家开始一年一度的全家大扫除,平时家里佣人多,根本不需要,奈何秦家现如今的当家夫人定下了这个规定,无论男女老少,全部得参加。 每年的这个时候,秦夏铮都很焦虑,总的来说,体现在秦夏铮父亲的忌日刚过不久,秦夏铮去扫墓回来之后,总会有长达半年的时间,陷入无比的烦闷和焦躁状态中。 家里人也总是明白秦夏铮的状态,这时候,除了秦夫人简南,基本上没有人会去主动招惹这位秦家的大少爷。 秦夫人看了看动作机械双眼无神地擦着玻璃板的儿子,走过来,支支吾吾几次后,问道:“过几天小池子要回来了,你和她见一面?” 秦夏铮知道她想说的是什么,无非就是安慰秦夏铮,父亲的离开跟他自己没有关系,但是又担心,她主动跟秦夏铮提起来这件事情的话,会伤害秦夏铮。 其实,当年父亲离开的时候,秦夏铮已经不是个什么不也懂的小孩子,他记事了,甚至会为了帮助自己的父亲赢得喜欢的女人的欢心,而费尽心思地讨好。 自然而然地,当他后来知道父亲去世的消息时候,过了十年,便经由自己的手,查出了当年父亲过世的真相,由此,秦夏铮每次面对秦夫人,既是自己的姑姑,也是自己的母亲的这位女人,对于她尽心尽力地照顾自己,在她的三个孩子当中,毫无偏薄地抚养自己长大,秦夏铮深深地认定这已经是一种难得的照顾,他很感激。 不过,他看着秦夫人,觉得秦夫人似乎不这么想,因为她总是将秦夏铮父亲的死,归结到她自己的身上,有时候,秦夏铮不得不想,他的父亲真的是很幸运,在二十多年前的那个故事当中,秦夏铮虽然因为年纪限制,即使后来调查,也对很多事情的细节都不是很清楚。 但是大致上来说,秦夏铮深深地觉得,他的父亲在他妈和他爹的爱情中,最多只能算得上是一个男配角,还是十八线开外的那种,远远比不上那位埋骨他乡的白先生。 然而,偏偏的,秦夏铮意外地发现自己父亲却赢得了女主角的不忍心,甚至在他死后,惦念了二十几年,养大他的孩子。 “铮铮,愣神了?”秦夫人捏捏秦夏铮的脸,感叹道:“想什么呢想这么出神?” “妈,我和池子是没有可能的,您不用着急我的事情,您儿子您还不清楚?长这么一张帅脸,还这么有才,何愁娶不到老婆?” 秦夫人叹气,深深地看了秦夏铮一眼,再次伸手荼毒了一下秦夏铮帅到惨绝人寰的英俊脸庞,道:“我的儿子是真的帅啊,帅到你妈妈我要是年轻个三十几岁就动心了,但是,妈妈我担心的不是你娶不到老婆,而是你娶不到自己喜欢的那个人呐,明白不?傻小子!” 秦夏铮看见不远处正拄着拖把奋力拖地板的他爹,赶忙讨饶:“我的亲妈耶,您可别这么说,您要是对我动心了,我爹不得把我大卸八块直接丢到海里面去喂鱼?您儿子我还想活得长久一点,别闹了哈!” 秦夫人笑了,摇摇头,丢下一句让秦夏铮明天必须出现在和小池子会面的餐厅,否则就要他好看的话,然后兴奋地跑向另一边正在拖地板拖得怀疑人生的秦先生身边去。 小池子其人,大名王池子,秦夏铮称之为董叔的养女,不是女神,而是个女神经病,从小叛逆不服管,被董叔宠到想要上房揭瓦,董叔都还得亲自安排梯子让她上去,还得惦念担心她会不会从梯子上面摔下来的程度。 性格犟起来比牛还恐怖,要是被她盯上,除非认输服软,否则她能把你缠到死。 但是,这位千金大小姐,三年前吵吵嚷嚷着要去留学,到国外去闯荡闯磨砺,虽然董叔强烈拒绝,但是最后还是在董叔的严密监视下直接就溜了,这次回来还不知道会弄出些什么腥风血雨来。 秦夏铮对于自己在王池子回归北城之后的未来,显得很是焦虑。 …… 隔天,秦夏铮本来是打算直接寻着出差的借口躲人,谁知道他的母亲大人竟然有先见之明地在门口堵着,连解释的机会都不给他,便直接吩咐李功叔将他给押送到了沙滩餐厅,就差五花大绑。 不得不说,秦夏铮觉得他妈实在是太了解他自己,将他的一举一动严格管控在她的视线范围之内,一有风吹草动,直接将小苗头掐死在摇篮里面。 “妈,我的亲妈,我的小仙女儿妈妈,作为您的乖乖儿子,我能选择不去吗?” “小池子在国外地获得了那么多的奖项,那是妥妥的演技派,你不是说想要拍摄一部能够真正走出国门的电视剧吗?小池子那么厉害,既是编剧,演技又那么好,她现在回来休假,不就正好是个好机会,你们可以好好谈谈合作的事情!” “池子那个人是能合作的么,我怕合作到一半我会直接被她的神经病逼疯啊!” 秦夏铮被他妈狠狠地打了一下肩膀,教训了几句。 “有你这么说自己妹妹的么?小心你董叔听见了找你麻烦!” 秦夫人这么一说,秦夏铮立马就安静了,董叔的确是这样的,听不得别人对池子说一点的不好,哪怕真的不好也只能他自己来说。 而且这几天,董叔因为身体原因,又从自己家搬到了他们家别墅这边来住,他说话还是小心一点的好,省的被董叔抓住小辫子,又是一顿训话! “妈,我知道了,但是你也用不着出动李功叔吧,这就是杀鸡焉用牛刀啊!” 秦夫人根本不听秦夏铮瞎扯,直接转身后,吩咐身边的保镖将人塞进车厢里,秦夏铮本来还在心里打着小算盘,美滋滋地想着等会儿车开到一半,直接溜号。 然而谁知道,李功叔亲自操刀的押送,果然是不同反响,直接将车门锁了不说,用的还是他爹专用的一级防弹房车。 “李功叔,以您现在的身份地位,为我开车,不是很好吧?今天难得休息,您不在家好好地晒晒太阳么?我知道有一处地方,今天有沙滩派对,要不咱们一起去玩玩?” “大少爷,玩玩的事情,下次找时间什么时候都可以去,但是有些事情是等不得的,而且,大少爷您还不知道呢吧……” 秦夏铮奇怪:“知道什么?” 李功叔看了秦夏铮一眼,表情是十分的无奈:“最近,夫人法又迷上了学习枪法。” 说起来,秦夏铮妈妈的枪法原先那是叫做一个烂到无以复加,他爹那样百步穿杨的神枪手,亲自一点点地教,还让别墅里面的叔叔们一个一个的轮流当陪练,都没能改变秦夏铮妈妈枪法很烂的这个事实,反倒是被他爹叫来当陪练的叔叔们,经历了一段时间的陪练生涯之后,每次只要提到他妈想要继续练枪法了,便会个个就像是霜打了的茄子一样,蔫蔫的。 然后,也许是被事实打击到了,秦夏铮发现他妈妈在他记忆中最后一次的射击练习当中当场摔了手枪,不学了。 但是现在,也不知道怎么的,居然又想起来要学了,看起来…… 秦夏铮向李叔叔投去充满了同情的眼神。 “李叔叔,你被排在了几号陪练啊?” 车子已经开出了家门口,秦夏铮看着他的李功叔目视前方,无可奈何地回答:“这次,先生是教练,全程陪同,先生说了,最近澳城那边的人蠢蠢欲动,事态不稳,夫人的自保能力还是需要锻炼,所以专门制定出了一系列的强化训练,无比力求在最短的时间之内,让夫人学会用枪。” 原来如此,道上曾经有这样的说法,南萧北秦,澳城的萧爷三年前突然消失,本来和北城秦家相安无事的澳城却突然变得奇怪起来,三年的时间里面,不说私底下的,光是明面上大大小小的挑衅就不少。 他弟秦柠在这件事情上面,焦头烂额,一面很想直接动手宰人,一面又顾虑着十五年前他们的爹秦厉北与萧爷定下来的和平协议。 秦夏铮想起来他妹妹,忙问:“小止呢,既然是澳城那边的动静,小止那边派人去保护了没有?” “夫人已经安排了人手过去,而且小姐现在跟何家的大公子在一起,澳城那边的人再如何狂妄,也不敢牵连到何家的人,应该不会有大事。” “小止和何家的大公子?何以礼?” 秦夏铮能想到的就是这个人,听说是何家极力在培养的接班人,在何家那个大家族里面,年轻一辈的人那么多,能得到何家资源的倾斜,看来还是挺受重视的。 “小止怎么就跟那位公子掺和到一块儿去了?” “都是一所学校的同学,小姑娘正是大好年华,咱们小姐哪样都不差,自然是能玩到一起去的。” 秦夏铮想了想也是,便也没有深思,又嘱咐了句:“不要掉以轻心,亡命之徒可不管你的身家背景,拉着垫背死的那个人越是位高权重,他就越高兴。” 李功叔答应下来,下了山道,拐进高速公路时,秦夏铮听他的李功叔解释道:“夫人吩咐了,只要大少爷你今天保证你和池子小姐见上面,并且单独两人一起待上两个小时,夫人就会跟先生说,将南国娱乐城的经营权交给你。” 秦夏铮顿时来了兴趣,南国娱乐城当年是在他爹和董叔的心血经营下面,几经周折,才变成现在享誉全国的影视传媒娱乐为一体的综合性基地,只是这座占地万亩的娱乐城,虽说是归在南娱集团旗下,但是经营权一直是在他爹的手。 今年年初的时候,他提出了一个新的计划,但是作为计划核心的南国娱乐城,他必须将南国娱乐城的经营权拿在手里。 “我妈真的这么说?” 秦夏铮的注视下,李功叔点头:“夫人的确是这么说,我想大少爷你也还记得,南国娱乐城的事务决策中,董先生也有很重要的一票,而池子小姐如此受到董先生的重视……” 接下来的话,李功叔并没有继续说下去,但是秦夏铮明白,池子的好感度,他是非刷不可了。但是,对于池子,他实在是没有办法有任何的好言相待的心思。 “而且,就算你不愿意待着,我也得想办法让你待着,否则夫人一生气,先生就会不高兴,我还不想招惹先生。” 秦夏铮登时就炸毛:“李叔叔,不是吧,我就这样被你卖了?” 李叔叔头也没抬起来,透过后视镜看着秦夏铮,意味深长:“大少爷,今天你就好好地跟池子小姐聊聊,你们小时候感情不是很好的吗?就当成是老朋友叙旧,挨过这两个小时,说不定池子小姐会考虑站出来为刘小姐说说话。” 秦夏铮笑了笑,没有再继续说话,李功兀自说道:“夫人曾偶然提起过,你和路总真的是很不像,他虽然看着冷漠不爱说话,但是对着喜欢的人,那可是套路一个接一个。大少爷,当年你要是有再努力一把,说不定刘婧那丫头,也不会离开了。” …… 秦夏铮微微一笑,不置可否,李功叔说的很对,他和他的父亲的确是很不像,他的父亲可以为了他的爱情不顾一切,甚至连儿子都不要,但是秦夏铮自认为自己做不到。 作为秦夏铮,他要惦念关心的东西很多,那一年冬天发生的事情,如果他再继续坚持下去,毁掉的就是刘婧的一辈子,而,池子就算是站出来说了实话,也不会改变什么,刘婧一个从山村里面来到北城的姑娘,只会是董叔为了保护他的女儿池子,丢出来的牺牲品。 车子飞速驶过,秦夏铮撑着下巴,脑子放空地看着车窗外的景色,一幕幕地掠过,恍然间,秦夏铮突然发现,这条年老破旧,带着岁月侵蚀痕迹的沥青路,承载的是他最喜欢的时光。 放学之后,他会和刘婧一起偷偷摸摸地牵着手,就算是什么都不说,只是两个人默默地走着,就已经足够好,那时候,他生怕刘婧会有意外,总是执意地将她送回家,然后他再独自穿过大半个城市,回到自己的家里面。 那时候,他天天回到家的时候,都已经七八点,大家都已经吃完晚饭,只有他妈一人坐在桌边,边处理工作上面的事情,边等着他回家吃饭。 那时候,他妈总是会很奇怪地问他为什么功课怎么那么多,学校里面的活动怎么那么忙。 在他妈的明亮关切的目光之下,他像是做贼心虚那样的,小心翼翼地扯着谎话,他知道他妈一定识破了什么,可也感激他妈,包容了他年少时候的轻狂。 年轻真好啊,总会天真地以为,他们那样走着走着,就能走到白头,但是没想到,最后还是他先亲自放开了刘婧的手,甚至在她最落寞颓败的时候,被人踩在脚底下的时候,都没能拉她一把。 …… 车子在预定好的餐厅停下来,李功跟在秦夏铮身侧,往餐厅里面走去。 餐厅里面很是安静,波西米亚风格的装饰,房子的另一边紧紧地靠着海边,后门一推开就是松软绵密的沙滩,此时正值夏天,许多年轻的情侣们在这边玩乐玩耍,到处是洋溢着的夏日风情。 估计是碍于池子的身份,他妈在定下这间餐厅的时候就提前清了场。 餐厅经理上来寒暄,引着他们往包厢的方向走,李功不忘叮嘱:“千万记得,一定要待够两个小时。大少爷,成大事者,不要拘泥于小节。” 秦夏铮忍着恶心,点了点头,李功叔是好心,他又岂能不知,只是有些事情,他也不知道,权力和事业是不是有这么大的吸引力,能够让他忽视掉当年在刘婧身上发生过的一切。 “李功叔,我能不能请你帮我做一件事情。” 李功皱着眉毛问秦夏铮:“什么事?” “等会儿,如果你看到我有一点点的想要杀了池子的苗头,那么请你不要犹豫,一定要及时地将我带走,哪怕是用暴力的方式都可以。” 这话一说完,李功很是不解地认真将秦夏铮打量了一会儿,问道,“你和池子小姐之间,竟然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我还以为,池子小姐与大少爷你一起长大的情分,比得上刘婧,否则当年你也不会选择站在池子小姐这边。” “地步?我们之间能够到什么地步?最差的时候,已经过去,将来就算是再有问题,那也都只会是我的的错,从小到大不都是这样的?” 说着说着,秦夏铮的情绪变得激动起来,“当年她杀死的,不仅仅是刘婧……” 李功不可思议地看着秦夏铮,好像是完全无法相信秦夏铮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秦夏铮笑了笑,看着对面光滑镜面上映照出的他的脸,“李功叔,千万记得,别给我机会,在今天就杀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