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三章:铮斗(二)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三百七十三章:铮斗(二)

…… 秦夏铮走进餐厅时候,池子已经到了,低着头正拿着手机不知道在看什么,虽然没有看见全脸,但是秦夏铮能感觉得到,三年没见的池子,似乎还和以前一样,就连即将面对他,都没有任何的难堪和害怕。 他该说,董叔的确是将池子养成了‘乐观开朗’的性格吗? “咳咳……” 秦夏铮咳嗽了两声,提醒那位正在,池子听见声音后抬头,见是秦夏铮,突然间惊慌失措地将手里的手机丢进了包里,有些尴尬地问秦夏铮:“怎么是你?” 怎么是我? 她又何必装傻,从小到大就是被她这样的傻里傻气给欺骗了,才会在她不择手段欺凌刘婧的时候。 当初秦夏铮面对池子的时候,什么也没有察觉,后来在毫无头绪寻找幕后黑手时,得来的结果却是,他惊讶的发现坏人就在他自己身边。 秦夏铮拉开椅子坐下,将西装外套往里面拉了拉,继而好整以暇地看着池子,反问道:“很惊讶,看来,你也是被骗过来的,我还以为,你出国三年,胆子倒是越来越大了。” “怎么说?” “连我也敢见,难道不是么?” 池子撇过脸,没有一点儿重逢的喜悦,秦夏铮在心里面冷哼,估计池子也是心里面自己个儿心虚不已,要不然以池子的性格,哪儿可能安静到现在? 两人没有青梅竹时隔多年的再见后欣喜,有的只是池子的面无表情,和满脸不屑和鄙夷,甚至眼中的唾弃和厌恶都要藏不住的秦夏铮,秦夏铮不禁想,在还没有发生三年前那件事的时候,被董叔叔养成天不怕地不怕小恶魔性格的池子,在他面前却总是乖巧的像个真正的名媛淑女那样,笑得很甜,软软的,乖乖的。 他还记得很小的时候,池子每每一见到秦夏铮便冲上来,朝秦夏铮伸出手,笑眯眯地要抱抱举高高。 现在,秦夏铮看着坐在他对面一米距离不到的池子,这就是他亲自看着长大的妹妹,和小止一样,曾经也是他想着说要保护一辈子的人,现在,不用照镜子,秦夏铮都知道自己的脸上全是冷漠。 “不好意思,我今天是来赴南姨的约,真的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你,如果因为这样,我给你带来困扰的话,我在这里向你道歉,我实在是很抱歉。” 池子作势要起身,边动作边道:“我现在就走。” 原来如此,是他妈用她的名义将池子约出来,然后再让李功叔将他压着,直接送来这里跟池子见面,他妈还真的是挺喜欢池子的,以前很是不屑那些插手自己儿女感情事务的秦夫人,竟然也乐衷上了帮他安排相亲。 但是,或许之也是他妈的良苦用心,要想收回南国娱乐城的经营权,在董事会议上面,董叔的支持就显得尤为重要,而池子在董叔心中的分量,虽然不是亲生女儿,却是比亲生女儿还要亲的程度。 秦夏铮不由得无奈了,他妈为了缓和自己和池子的关系,还真的是费尽心思无所不用其极,也是为了他的前途和事业,难得的算计了一把。 “既然见都见了,那就一起吃个饭。” 秦夏铮出声拦住要走的池子,道:“正好,我有话想跟你聊聊,咱们三年没见了,看你的起色,你在国外的日子慕应该是过的挺不错的。” 说着,秦夏铮伸手招呼侍应生过来点餐。 池子顿住动作,惊讶地回头看向秦夏铮,嗫嚅许久后,才喃喃地问秦夏铮道:“一起?一起吃饭?哥,啊,不,是秦总,你确定?你要和我一起吃饭?秦总,三年时间,还是挺长的,你是不是忘记了什么事情?” …… 忘记了什么事情?那样的刻骨铭心,生生地将刘婧从他的生命中割掉,那种痛苦,他现在连回想都是不敢的。 秦夏铮当然记得,在刘婧离开北城之后,他曾约见过一次池子,在那次的饭桌上面,秦夏铮他便警告池以后见到他,以后最好绕着他自己八百米远离开。 但是,言犹在耳,他妈的话说的很有道理。 “人总是很善忘的动物,不是么?别说三年了,就是一个礼拜,也能忘掉所有心底刻意想要忘记的东西。” “是么?我还以为,你会记住一辈子,忘了就好,忘了就好……” 池子的喃喃自语我听在耳朵里,却是点燃了心底的怒火,忘了就好,呵,呵呵呵,有那么容易的话,刘婧也能忘记的话,那才叫做好! “来,这些都是你爱吃的,尝尝看……” 侍应生将菜品一一端上,秦夏铮先是招呼池子,而后自顾自地吃了起来,他是真的饿了,不吃点东西,等会儿还有三场会议,恐怕自己的胃是熬不了那么长时间的。 两人起先是安安静静地吃饭,突然间,一直沉默的池子听见秦夏铮问她,“为什么回来?在国外待的好好的,回来做什么?” 她的心咯噔一下,以为秦夏铮还在责怪她言而无信,才三年的时间,便从国外回来,要知道,当年她离开的时候,可是信誓旦旦地在秦夏铮面前发了毒誓的,这辈子永远不会再踏入北城一步。 但是事与愿违,有些事情不是你想了,命运便会按照你的想法去走的,她坐好了一辈子背井离乡的准备,为了秦夏铮能够幸福一点,再难过也没有关系。 但是,现在发生的这件事情,她一定得回来,哪怕被秦夏铮当成是言而无信的小人,她也得回来。 秦夏铮见池子沉默,便道:“不方便说,那便算了。” “不是!”池子不自然地看向别处,道:“在国外待的时间挺长的了,我早就觉得挺累的了,我一直很想回来,但是怕你生气,就憋着不敢想家,但是这次我是是在没有办法了,你知道吗?我大爸爸和我爸吵架了,我这次回来就是想要劝劝我大爸,不要再那样下去了,他再继续那样下去,我爸一定会离开他的……”停顿了会儿,池子想了想,还是继续说,“还有商讨些其他的事情,可能会找一家影视制作公司,新开一部电视剧。” “董叔和王伯吵架了?” “是,哈哈……”池子无奈地笑了:“你也知道,我大爸那个人,脾气不太好,最近要推行的新政策,受到些阻碍,人就难免变得脾气暴躁,所以找了个年纪轻轻的,那天正办事儿的时候,被我爸撞见了,后来也不知道怎么的了,就吵起来了,吵得还挺凶的,我爸的腰给伤了。” 池子说完这句话,好像接下去便也没有什么话要跟着他说了似的,用完餐,两人就着尴尬的姿势坐着,安静又沉默。 秦夏铮在一片沉默中,突然想起来池子说的那部电视剧了,估计是盛世集团那边新投资的古装历史剧,听说是大女主,投资的大手笔,也是近几年来,电视剧但是投资中,盛世集团出手的投资金额中最大的一部电视剧。 “盛世集团的?”秦夏铮免不了好奇地问了一句,他和盛世集团的盛总交情不浅,如果是这部电视剧,他倒是可以从中找到些机会,做些他想做的布置。 谁曾想得到,池子却是摇摇头,否认道:“不是,是天遇集团的。” 听见这个集团,秦夏铮都能感觉到,在池子的眼中,原本紧张害怕的情绪,有一瞬间的缓和,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她口中的这个天遇集团,能够带给她的是无穷无尽的安全感,想到这儿,秦夏铮的脸色瞬间冷了下来:“你还和徐遇有联系?” 池子怔怔地看着秦夏铮,反问:“我记得我是答应过你,一定会离你远远的,但是我并没有答应你,还得看你的脸色,来挑选我自己喜欢的朋友。” 其实,秦夏铮本来这次是没有打算发火气的,因为毕竟答应了李功叔,而且还有董叔这层原因在,他先前已经尽力地在表现一个所谓的多年未见的青梅竹马的感觉,忍着怒意在这张餐桌上面待上足足的六十九分钟,但是现在,秦夏铮没有忍住。 一巴掌拍向了桌子,力气太大,反而震得秦夏铮的手掌心火辣辣的疼,池子却像是个没事人似的,安安静静的坐着,双手放在桌子上面,一脸乖乖地等着秦夏铮继续说下去的样子。 “你交什么朋友,我根本不关心!但是你能不能有点脑子!!!你才多大,记忆力就已经衰退成这个样子?他和当年那件事情脱不开关系!你难道不担心下一次,他祸害的人就是你了吗?还是说,你这是愿意留在他身边,助纣为虐!” “徐遇不是坏人。” 池子认真地看着秦夏铮,在秦夏铮面前笃定地为徐遇的人品打包票,认真又激动道:“我已经说过很多遍了,徐遇不是坏人,而且,你别忘记了如果徐遇是坏人的话,南姨怎么可能同意,徐天他继续成天成天地跟在小止姐姐身边?” 提到这个秦夏铮就生气,徐遇带坏了池子不说,徐天那个小傻子整天地跟在他的小止妹妹身后,光是想想就觉得不靠谱,一个傻到极致的人,比起徐遇这个聪明和狠厉到另一个极端的人,也是一样的危险。 但是池子现在说的这句话,倒是也没有说错,他妈养育了他们兄妹三个,都是一样的疼宠,但是小止毕竟是女孩子,总是不同的,再者又是他们三兄妹中年纪最小的那一个,总是会得到稍多些的关注,若是徐天那小子和他哥徐遇一样,他妈自然是万万不会同意徐天靠近小止半步。 所以这兄弟两人自然是不同的,这世界上面,兄弟俩品性不同的例子多了去了,也不在乎多徐家这对兄弟一个例子。 “看来,你在国外的这段日子,对国内的事情还是很了解,亏我还以为你当年一走救不会再回来。” 秦夏铮话锋一转,挑眉反问道:“但是那又如何?徐遇是杀人凶手,还是强奸犯,你这是打算,对他身上扛着的那些罪孽熟视无睹?那么,池子,我不得不怀疑,这三年里面,我原本以为的你会忏悔和自责,然后幡然醒悟悔改的戏码,究竟有没有在你身上出现过?” 池子顿时紧张起来,支支吾吾地想要解释些什么,但是话到嘴边,却是一个一个字地又咽了回去:“对不起,但是,徐遇真的不是你所想的那样,他对我很好,是真的很好,我要他的命,他都可以毫无保留,毫无犹豫拿给我的人、” “……你……”秦夏铮怒而起身,恶狠狠阴测测地留下一句:“你真的是无可救药了!” 秦夏铮走后,留下池子独自一人在餐桌上,她愣了好一会儿,直到手机铃声响了,这才回过神来,等她发现的时候,自己已经是泪流满面了。 “喂……” “你哭了?” 池子默默地拿手被擦眼泪,努力憋住气息不让自己说话的时候,听起来就像是正在哭的样子:“没有,我怎么会哭的啊,又没有人敢欺负我!” “我才不信,你就编瞎话骗我吧你啊,你今天去见秦夏铮了?他说什么话刺激你了,你别听他乱说,那是他不了解你,等他再过几年,成熟了,了解你了,知道你的好了,自然就会对你好起来的。” 电话里面的男声温柔地安慰着她,池子听着听着,听到最后实在是忍不住了,哇的一声直接扑在桌面上哭了起来。 “徐遇,他说我助纣为虐,他说无可救药,呜呜……呜呜……呜呜呜呜…………我每天每天都在想他,忍着不敢给他打电话,可是为什么,三年过去了,他还是没能想起来,他看着长大的池子,不是会做那种伤天害理的事情的人!” “……那是时间给的还不够,我告诉你啊,男人呢,有时候是像个孩子的,而这个时间,通常会持续的有点长,所以在这段时间里面,你得好好地给他时间去长大,让时间教会他,如何去认清楚一个人的真面目。” 徐遇耐心地哄着正哭的一塌糊涂的池子,完全无视了身后正抱着一大堆资料文件等着他签字的助理,拿出了令助理看起来都觉得不可思议的耐心和温柔,慢慢地说:“你在哪儿呢?我等会儿去接你,你不是说想吃海鲜粥吗?我们顺道拐去商场,买些海鲜回家,今天晚上我给你露一手!” 池子听见徐遇这么说,哭声渐渐地变小了,最后,只剩下揉着鼻子抽抽搭搭,边讲电话边抽纸巾来擦鼻涕和眼泪。 “知道了,我在沙滩餐厅,你快点儿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