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四章:铮斗(三)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三百七十四章:铮斗(三)

秦夏铮和池子不欢而散之后,自觉回家会被他妈怼到死,因而找了个朋友直接躲他家里面,等到三天过后,一切看起来风平浪静的时候,秦夏铮这才敢出现在公司,然后他得知他妈早就在几天之前就因为津市那边的事情,去了金茂度假村,估计会有很长的一段时间回不来。 这样的话那就太好了,秦夏铮默默地想,这样的话,他最近也就不用被他妈逼婚。 但是好景不长,秦夏铮待了几天之后发现,事情远远没有他想的那么简答,天遇集团竟然从他的手底下带走了今年刚刚新出道的一个小女孩。 本来这件事情也没有什么,秦夏铮看得很开,这个世界上面本来就没有人会一如既往地跟着,哪怕夫妻都会离婚,更加何况是公司与员工的关系。 但是这位小女孩离开之前,还专门开了个发布会,做出了一个声明,直接将南娱集团给抹黑了一遍,发布会上声泪俱下的女孩,所哭诉的事情性质,与当年秦夏铮经历过的一模一样,秦夏铮知道这件事情的时候,正在翻阅练习生部门总监刚送上来的花名册,为明年的女团出道做准备。 “你把你刚才说的,再说一遍。” 助理瞥了一眼自家老板,战战兢兢地回答:“岫罗在发布会上面,说她能够出道是因为做了‘用身体换机会的事情’,而且还说,最终选择离开咱们南娱集团,是因为她被迫还得继续伺候那个夺走她第一次的男人,还有……她还说这样的事情在南娱集团,并不少见,很多人当初就是因为妥协了,才能够得到好资源,继而走红。” 说到最后,助理已经不敢去看秦夏铮的脸,他几乎已经能够感觉得到,在秦夏铮这位温文尔雅的少董面前,将会面临的是疾风骤雨般的狂怒。 “岫罗?”秦夏铮克制着发怒的欲望,问:“岫罗背后是什么人,查出来了吗?” “查出来了,其实对方也没有想要隐藏的意思,在新闻发布会结束之后,对方便直接找到了岫罗的经纪人,赵姐,跟赵姐提出了解约,并且声称当初的经纪合约是在不平等的半强迫的情况之下签订的,并不能作数,因而对方并不会支付相关的违约金。” “想的还挺美的。” 助理偷偷看了一眼秦夏铮,发现秦夏铮冷静异常,更是觉得接下来恐怕会有一场硬仗要打,还是厮杀场面相当血腥的那种打法。 “根据调查得来的消息,岫罗的新东家应该就是天遇集团,而岫罗在那边会由天遇集团的总裁亲自栽培,甚至还会出演天遇集团今年最大投资的一部古装剧。而且……”助理犹豫了下,才继续道:“该部剧的编剧是从国外载誉归来的池子。” 秦夏铮怒极反笑:“很好,我想,岫罗的这件事情,宣传部应该知道怎么做吧?” “是的,宣传部总监将会全权负责这件事情,一定会用最好的方式,将岫罗这件事情对咱们南娱集团的影响降低到最低,并且,岫罗以后也不会再在这圈子里面出现了。” 听见这个消息,秦夏铮才算是心情稍微好了些,他信手翻阅助理交上来的资料,“既然岫罗敢做出诬蔑的事情,还单方面的毁约,那么,她不遵守合约条件,我们也没有必要继续履行合约中的内容,之前那些资料,放出去。” 助理心里一个咯噔,问:“秦总,咱们这样会不会……” 太过赶尽杀绝,助理是想这么说,但是在看到秦夏铮的眼神之后,默默地剩下的话全部咽了回去,点头道:“好的,我明白了,我会跟赵姐说一声。” …… 知道这个消息的当天晚上下班,秦夏铮专门回家去见了一趟他爹,那时候他进门的时候,他爹似乎早就知道他会来,已经泡好了茶在等着他。 “爹,这么隆重啊?” 秦夏铮开玩笑,秦厉北招手示意他过去,缓缓道:“难得你肯直面惨淡的人生,终于不怕被你妈逮到,肯回家来,我当然是要好好地招待你。” “爹,你知道了啊?” 秦厉北觉得还挺丢人,想他堂堂秦家的少爷,南娱集团的总裁,竟然沦落到了要去相亲的地步,简直是无颜面见江东父老啊! “我能不知道吗?你李功叔回来之后,你妈都快要气炸了,晚饭都没吃,我跟你说,你妈的胃年轻的时候受过伤,现在不太能挨饿,还有你妈本来心思就重,你们兄妹三个,别整天地给你妈找事,听见没有?” 秦夏铮扶额,他几乎都能知道他妈说出这句话的那天,该是多么的生气了,难怪他战战兢兢地等了这么多天,他妈却是一个电话都没有给他打过。 “我们这兄妹三个,除了我之外,还有谁敢招惹我妈她生气啊?” 秦夏铮是真的好奇,因为不免的要问一句,他弟秦柠,从小到大蔫坏蔫坏的,但是都是偷着来,他妈被瞒得很好,而他妹妹小止,从小就乖巧懂事,除了有些米虫的坏习惯,可以说的上是非常省事儿了。 “你妹和何家那个儿子的事情,何家人找过来了,何夫人当着你妈的面说将来她那个儿子是要娶名门闺秀,不会和商家之女结婚,要你妈管好小止。” 秦夏铮下意识便脑补出了他妈咬牙切齿地想掏枪和人干架的场面,他很小的时候,董叔就曾经将他妈和他爹年轻时候的一些当做睡前故事跟他们讲过,所以他很小便明白他妈的脾气绝对不是像跟他们相处三兄妹相处时候的温柔和蔼善解人意。 “我妈没有动手把何夫人给揍了吧?” 秦夏铮担心地问:“何夫人那可是……不是一般的女人,我妈跟何夫人对上,以后以后商务部的那些酒会晚宴什么的,两人难免会遇见,肯定尴尬!” 秦厉北扫了秦夏铮一眼:“你都想得到,你妈会想不到吗?后来没打起来,就是你妈怼回去了,说了一段何夫人在某次电视采访上面说过的话,无非就是每个人的婚姻都由自己做主那类的话,何夫人被怼回去,也是没有什么话说的。” 秦夏铮竖起了大拇指:“我妈宝刀未老,六六六!” “先别贫了,你先老实地告诉我,对池子的事情,你是怎么想的?” 秦夏铮心中警铃大作,现在就连他爹这个从来不掺和小辈私生活的老男人都开始问起这件事情了,看来,他和池子还真的是没办法随随便便地就算了。 “爹,感情这种事情,勉强不来的,咱们都是男人,你应该能明白我的吧?” “废话,我要是不理解你,你现在还能好好地坐在这里,喝着我珍藏了十年的大红袍?” 秦夏铮摸摸鼻子,有些不好意思:“爹,其实我今天来这里,是有一件事情想要跟你说,今天的新闻你看了没有?” 话音落下,秦夏铮看到他爹指了指左手边,茶几上面的报纸,顺着他爹的视线看过去,秦夏铮看到了岫罗出席发布会时的巨幅照片,就在第一版面上。 而下一秒,秦夏铮看着他爹打开了电视,财经频道正在播出的一则实时财经讨论节目中,漂亮的女主持人正在问胡子花白的教授。 “今天早些时候,南娱集团旗下的女艺人岫罗,站出来开发布会,声称她在南娱集团当练习生的时候,受到逼迫进行不正当的身体交易,因为这件事情,今天南娱集团在交易所的情况受到了很大的打击,之前一直处于稳定上升趋势的南娱集团股票,竟然开始下跌,我想请问一下,王教授,您对此事有什么看法呢?” 王教授扶了下眼镜,“咳咳咳,在历史上,曾经有无数的前车之鉴告诉我们,对于任何一家企业,这种桃色新闻对于他们来说,都是致命的。如果此事经过接下来的调查属实的话,那么作为北城,乃至整个北方最大的传媒娱乐集团来说,南娱集团将会走向没落,这是肯定的,而且,或许会造成海啸式的影响。” 女主持人奇怪:“什么叫做,海啸式的影响呢?” 王教授笑得神秘兮兮的,问道:“你知道南娱集团,背后站着的是谁吗?” 看到这里,秦夏铮看向秦厉北,发现他爹此时的脸色已经是很不好看了,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怆然,他心底在默念,千万别是元北集团,千万别是元北集团,然而女主持的声音还是从电视机里面传了出来,而他心底的那四个字,也被女主持人一并交代了。 “哈哈,王教授这是想要考我啊,那我就说说我知道的,其实我所了解的也不是很多,就我所知道的,南娱集团曾经是元北集团旗下的一家子公司,二十几年前,元北集团将其从本部分离出来,这一切在当时的秦厉北先生的主持下,制定了发展战略,从二十年前的发展到现在,秦厉北先生的远见,使得南娱集团成为如今体量规模巨大的传媒集团。” 王教授赞赏地点点头:“你说的没错,元北集团和南娱集团之间就像是母亲和儿子这样的关系,在南娱集团的发展历史上,元北集团的作用不可忽视,所以,现在的丑闻一旦成真,在南娱集团出事的基础上面,对元北集团也会是一个不小的打击。” 秦夏铮的后背已经被汗水浸湿了,他还是太过年轻稚嫩,所以将对元北集团的影响给忽略了,但是实际上,这个专家的话提醒了他,娱乐圈里面玩的那一套,或许不太适合现在的南娱集团。 “爹,不好意思,我让你失望了。” “你没有让我失望,这件事情远远还没有结束,现在对你失望,就等于是在否定我过去二十几年来对你的教导,等于说那些都是狗屁!” 秦夏铮动容,“……爹…” “你先告诉我,你是不是已经有了对策,也吩咐下面的人去照办了?” “是,岫罗既然抹黑南娱,那么我们这边也不会手软,她的女神形象是南娱花费大量人力物力财力塑造出来的,现在被人一撺掇就要走,走也就罢了,按照合约赔钱,我们不会过分为难,合约也是很合理的。但是竟然还反咬南娱一口,这口气,一定得出!!” 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秦夏铮已然是气愤难当,财经节目里面的女主持人和王教授还在大谈特谈,秦厉北抄过遥控器,直接摁了关机。 叮咚,电视被关上,秦厉北看向秦夏铮,面色严峻:“既然现在对于这件事情,你们已经有了对策,这样很好,不过,我还有一个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