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五章:铮斗(四)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三百七十五章:铮斗(四)

秦夏铮点头:“您说。” “纯属子虚乌有的事情,就应该让真相大白天下,除了让这个叫做岫罗的女人身败名裂,这件事情,谁主使的,如何策划的,接下来他们还要做什么,他们的目的是什么,一个一个地摊开在公众面前,明白吗?” 秦夏铮恍然大悟,认真道:“爹,我明白你的意思,但是一旦我对徐遇动手,徐叔那边…怕是见了面不太好看…” “从小到大,你们兄妹三个,我什么时候教过你们‘忍气吞声’这四个字?”秦厉北粗沉的嗓音,还有历经岁月过后沉淀下来的沧桑,对秦夏铮来说,比安定剂还要来的管用。 “徐遇那小子,小时候看着还是挺正派的,怎么现在长大了,竟然会用这么阴损的招数来对付竞争对手,回击一定不能手下留情,至于你徐叔那边,事情我来处理,他能教出来这样的儿子,老脸也没有必要要。你尽管放手去做。” 秦厉北突然想起什么似的,继续问道:“还有,池子是怎么回事?怎么跟徐遇混在一起?你和池子见面,就没有从她那里探听到什么?” 秦夏铮回想起那天在沙滩餐厅吃的饭,探听到什么,自然是有的,只是,池子…… “池子那边,她执迷不悟,我也无能为力。” “你对池子没有男女之情,在我这里,我和你妈对于你们的关系所持有的态度是不同的,不爱就不爱,那一点没关系,但她是你董叔的女儿,也是跟着你从小一起长大的,能拉一把就拉一把。” 秦夏铮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但是心里面却还是一点把握都没有,那天不欢而散,再让他主动去约见池子,他还是做不到。 就在南娱集团因为岫罗的指证而陷入破天荒的兵荒马乱之中时,又有一则新闻横空出世,在网络上面掀起了巨大的热潮。 天遇集团和国际知名编剧——池子将有密切合作,这个新闻顿时在网络上面掀起了惊涛骇浪,而大多数的网民对这一次的合作,出乎意料的是抱着期待的看法。 而且,网上有一爆料号贴出来几张照片,背景是M国的某个知名沙滩,照片上面可以看得出来是徐遇和一名美女一同在海边游玩。 在照片后面紧随其后地附上了照片的解说,说是徐遇和池子认识多年,两年前徐遇为了池子亲自前往M国向池子告白,告白成功,而池子这次回国创作新的剧本,就是为了帮助自己的男朋友。 这篇爆料被好几个微博大V号轮流转发,很快便上了热搜,而一向以反应迅速著称的天遇集团,这次却是什么话也没有说,完全的安静如鸡。 “哇唔,郎才女貌啊!天作之合!我听说徐遇和池子是青梅竹马耶,这样真好啊,手底下那么多的美女帅哥,却是一直洁身自好,什么绯闻也没有,现在看来,是为了喜欢的人守身如玉啊!” “楼上说得对,我本来是站徐遇和隔壁南娱集团秦总的CP的,但是,现在看来,哇唔,这一对也很甜啊!你们还记得三年前,池子拿了影后那会儿吗,还有人拍到过,徐遇为池子弄了个公主派对过生日啊!” “我记得,那一界金花奖的影后候选人,好像还有刘婧小姐姐吧,不过好几年没有见到她出现了啊,你们还记得这个人吗?” “哦!我知道的啊!听说是去读书了,可是谁知道呢,或许是隐婚生娃去了吧,现在的女明星不都是这样的嘛!” 论坛上面各有各的猜测和讨论,秦夏铮觉得自己真的是闲得无聊发疯了,才会听他妹小止的话,上来溜达,听听看看人民群众的呼声。 “一群闲的无聊的人,小止,你也别整天地泡在网上,多读点书,你不是还嚷嚷着要到国外去留学吗?甄晞的那所学校,不是那么容易简简单单地就能进去的!” 小止抱着薯片摇头晃脑:“大哥,拜托你不要模糊重点好吗!我想说的是,你看看,别人都觉得池子姐姐和徐遇更加般配啊!你清醒一点的,早点将人追回来好不好啊!” “大人的事情,小孩子少管。” 秦夏铮收拾东西,准备去公司开会,小止从沙发上面蹿下来,奔到他面前,问:“大哥,铮铮哥,你和池子姐姐之间带发生了什么事情啊,以前总是恨不得赖在咱们家里面,生根发芽哪儿都不去的池子姐姐,怎么突然的就走了?” 秦夏铮看着他妹妹天真的模样,有些话实在是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那件事情太过恶心和龌龊,他不想将事态扩大,也不想让他妹妹知道这个世界上面还有如此的阴暗面。 “行了,我知道,我会找机会看着办的!” 秦夏铮收拾好了东西要走,临走到门口的时候,突然又想起来什么,回头看向白止,白止被他看的莫名其妙,有点小心虚,叮嘱道:“你什么时候把何以礼那小子带过来给我看看,我帮你参谋参谋,省的你被骗了!” 话音落下,书房的门关上,秦夏铮抬步要走的时候,还能听见他妹妹在房间里面哀嚎不已,嘴角不自觉地就染上了笑意。 外面再难堪也没事,新仇旧恨,徐遇一而再再而三地挑衅他的底线,那么这一次,他绝对不会再轻易地看在谁的面子上面,放过这个渣滓! …… 四点多,秦夏铮和为了岫罗案子专门组织起来的小组在一起开会,听完助理汇报完的消息,直接毁掉了手边价值不菲的咖啡杯。 “这件事情对咱们南娱实实在在地造成了很不好的影响,虽然我们已经及时地做出应对,但是影响已经造成,怕是起诉过后漫长的调查取证时间里面,影响会渐渐地渗透到每个人的潜意识里面,到时候,怕是还会有人觉得南娱集团真地逼迫旗下艺人用身体来换取利益。” “所以,你们讨论了这么久,给出来的最后建议是什么?” 助理接过话头:“自然是由着岫罗亲口来澄清是最好的,但是,又不能够太明显,否则又会有人说是咱们南娱集团财大气粗,用不光彩的手段逼着岫罗做出澄清的事情来,所以,可能需要动用到城南别墅那边的力量,就是不知道,秦董那边,是不是可以通融?” 被助理称呼为秦董的是秦柠,秦夏铮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我会亲自跟他说。” 助理得到了秦夏铮的点头答应,心满意足地坐下,宣传总监开口道:“秦总,现在看来,天遇集团官方宣布的这部电视剧,应该就是天遇集团的徐遇承诺给岫罗的那一部,但是能动用到池子来亲自操刀剧本,看来徐遇真的是花了大手笔,想要借着这一次的抹黑咱们南娱集团的东风,乘势壮大。” 没错,徐遇这么多年卧薪尝胆,终于是拉开了战争的序幕。 “我知道了,还有,这次,所有报道了这次事情的媒体杂志报纸,我们已经有了合作的,合约期满后不再续约,永不录用,至于那些没有合作的,之后也不会再继考虑。” 助理和宣传部总监纷纷点头,秦夏铮满腔怒火地结束了会议,等所有人都离开了之后,一通他没想到的电话进来了。 秦夏铮看着来电显示上面的人名,本不想接,但犹豫后,还是接了起来,他告诉自己,这只是因为,他爹才刚跟他说过,该拉一把的还是应该要拉一把。 “是我。” “秦总,我有些话想跟你说,你什么时候有空,我们是不是能够见一面?” “见面?” 秦夏铮本想说,你确定,你就胆子这么大,不怕我直接把你绑了,拿你来威胁徐遇?但是转念一想,算了,自己的确是也有些话想跟她当面确定。 秦夏铮看了眼手腕上的表,道:“正好到了时间,一起吃完饭?还是在上次的沙滩餐厅。” “好,那么,就到时候见了。” …… 短短几天之内,来第二次沙滩餐厅,秦夏铮熟门熟路。 “对不起。” 秦夏铮有些惊讶,他刚坐下来而已,池子就直接给他来一记直球,令他不是很适应,而且,秦夏铮想,既然池子会这么说,那一定是知道了徐遇做的事情,只是,这倒是令秦夏铮不免得奇怪起来,池子今天约他见面,想要说的又是什么? 秦夏铮拉开椅子坐下,问道:“你这句话,是为了三年前的事情而说,还是因为三天前?你想要我的回答是什么呢?没关系?” 池子纠结,低下头不敢正眼看着秦夏铮:“徐遇直接开了发布会,没有找你商量一下事情该如何解决,是他的处置不当,我是为这个向你道歉。不过,他也是想要搭救那位叫做岫罗的女孩子,但是,我是相信你的,我相信你不会这么做,南娱集团手底下的人那么多,肯定是哪个员工,私底下逼迫岫罗做了那样的事情……” “你的意思是,不对,应该这么说,徐遇告诉你的是,岫罗主动找他帮忙,而他是为了伸张正义,才开了那个什么款七八糟的发布会,说了一大通狗屁不通的所谓指责是吗?” 池子点点头,难过地看着秦夏铮:“我知道,你对南娱集团一直很用心,但是现在出了这样的事情,你一定很难过,但是这不是你的错,只要将那个阳奉阴违的手下找出来,一切就可以解决的!” 秦夏铮冷笑了下身体往后一靠,好整以暇地问:“池子,你相信徐遇说的那些话,是吗?” 池子点点头,秦夏铮笑了笑,“哈哈,池子,我该说你是笨好呢,还是蠢好呢?这么拙劣的谎言,你竟然也会相信。看来,徐遇在你那里,形象真的是塑造的很成功……” 秦夏铮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但是在听见池子这么为徐遇站台说话之后,他的心情莫名的烦躁起来,徐遇究竟给这个女人灌了些什么迷魂药,才将这个女人攥在手里,还攥得这么的紧! “徐遇是个好人……”池子偷偷看了一眼秦夏铮,发现他皱着眉头在生气之后,忙又将头低了下去,弱弱地小声辩驳道:“他不会骗我的,我相信他,而且,我见过岫罗,岫罗是个很单纯的女孩子,我想一个女孩子,应该不会愿意拿自己的名声来开玩笑的,你说是不是?” “池子,董叔将你保护起来,为你挡下那些黑暗,不是让你单纯地助纣为虐,还不自知,还自以为是做了好事,沾沾自喜。” 秦夏铮语气很重:“徐遇现在要开拍新电视剧,还是和你,国际知名的编剧合作,再带上因为在南娱受到侮辱对待的岫罗一起出演,这就是一出大义凌然的善心老板帮助受害者女艺人反抗无良老板,徐遇他现在就是明晃晃地在跟南娱叫板,你现在还替徐遇说话,董叔如果知道了,你觉得他会怎么想?” 秦夏铮本不想将话说的如此明白,但是池子的反应实在是令他心里面有火发不出来。 “我……” “我现在就可以明明白白地告诉你,这整件事情就是徐遇和岫罗联手策划出来的,南娱集团从来没有过这种逼迫手底下艺人的事情,十年前,董叔还在位置上面的时候,对南娱的要求有多严格,你是知道的,南娱从来将手底下的艺人当做合作伙伴和家人,就算现在董叔退下来,他当年一手带起来的那些人,你觉得,敢干这种事情?” 池子顿住了,身体颤抖的厉害:“你的意思是,徐遇在骗我?不可能的!他绝对不可能骗我!如果那时候不是他,我根本没办法现在还活着!徐遇他……” 秦夏铮啪地一下,将手机丢在了桌面上,示意池子自己去看。 “岫罗怀孕了,你要不要来猜猜看,这个孩子的父亲会是谁?” 话音落下,秦夏铮满意地看到,池子的脸色唰地一下便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