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六章:铮斗(五)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三百七十六章:铮斗(五)

池子匆匆忙忙地离开,秦夏铮晃着杯,道:“不追上去看看?” “一直听说,城南别墅的情报收集工作,堪比FBI,原本我是不信的,但是现在看来,却是不得不信了,秦先生手底下的城南别墅,果真是令人不得不用上十二倍的心思看待。” “不做亏心事,自然是不怕别人查你的,难道不是?” 徐遇从门后走出,自顾自地坐下,双手搁在两旁的椅把手上面,好奇地问:“你说的倒是很有道理,不过,查就查了,我也没有想要隐瞒池子的意思,但是,夏铮,你竟然还会关心池子是不是被我骗了,真的是令我想不到,我还以为,三年前的那件事情之后,你对池子,不亲手杀了她就是看在董先生的面子上面了。” “那你还是不够了解我,当年你能带着池子从北城安安全全地离开,你真的以为,是你徐遇的本事通天?呵……” 徐遇淡淡地笑了,似乎这才反应过来似的:“也对,我曾经听我父亲说过,当年秦家为了找人,将北城所有的交通要道全部封锁,若你当初真的要追究,我和池子自然是走不出去。” 秦夏铮:“我想,你现在还坐在这里,应该是为了要跟我闲聊些成年往事,怎么,大家都认识这么久了,不如有话直说?” “那好,我今天想要和你谈的就是,合作。” 秦夏铮先是怔住,继而大笑开来:“徐遇,你是不是喝醉了,现在还没有清醒?我和你合作?你怕是没有搞清楚,前不久,你才伙同岫罗弄了一出所谓的皮肉生意的大戏,结果现在你就跑过来跟我说你想要跟我合作,徐遇,你真的是……胆子太大了……” 徐遇胜券在握:“我们之间的合作,是有好处的,首先,岫罗的事情,一旦我们两家公司合作以后,作为送给合作伙伴的礼物,天遇集团自然会帮着处理好;其次,三年前的事情,那卷录像带,你可能还不知道……” 徐遇淡然一笑:“你当年销毁的虽然是原始带子,但是我这里面还有备份,不知道,这款录像带流落出去之后,你想要保护的那位刘婧,会落到什么样的下场?你说,她躲了这么多年,会不会因为录像带被爆出,再次回到北城?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我还是帮了你一个大忙的,对么?” “你知道,我最讨厌别人威胁我了。” “那是自然,我们认识多久了?”徐遇陷入沉思:“应该有二十年了吧?但是,我这不是在威胁你,我是在和你商量,你看,我不是连底牌都亮给你看了吗?” “……徐遇,这一招,用的真好……” 一旦三年前发生的那件事情被曝光,不仅仅是已经躲藏起来的刘婧,就连回国的池子,还有现在的他和徐遇,之后一旦哪一个人有一点点风吹草动,都会将南娱集团和天遇集团,拖入三年前的丑闻旋涡中,彻底毁灭。 但是,正如他刚刚所言,他这个人最讨厌被人威胁。 “我没有和小人合作的习惯,而且,这场由你亲手挑起来的战争,除了你的战败投降,不打算接受其他任何的结果。” “夏铮,你还是一如既往的骄傲自大。” 徐遇说这话的时候,低头笑了,秦夏铮则是从他最后嘴角的笑容中,看到他对自己的嘲讽,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原先是可以穿一条裤衩睡一个被窝的好兄弟,到现在,弄得却是连见面都要明里暗里地损上那么几句,世事无常,大概说的就是这样的。 当年发生的那件事情,他本来想要深入调查,但是刘婧却是不想再继续面对,于是乎他在拿到录像带烧毁之后,便收了手,于是时至今日,弄得连他自己,在想起那件事情的时候,也只是一个旁观者,知之甚少,这三年来,雾里看花的感觉,虽然对有些细节有所怀疑,但是与当年那件事情有关的人,都很难再找到,因而完整的真相,他到现在都不是很清楚。 秦夏铮正想着该如何才能从徐遇的口中探听出当年事情的蛛丝马迹,徐遇却是半感慨半怀念地说:“说起来,夏铮,我们认识很多年了吧,十八年的时间应该是打底的,小学一年级的时候,我因为父亲的原因,从其他城市转学到这里的班级读书,周末老师家里面培训奥数,你和秦柠也是班上的学生,我记得很清楚,你是第一个和我说话的人,后来上了初中,我们又是同班同学,那时候,每次下课时间,我都能感觉到你在同学中间的高人气,无论是谁,你都能玩的很好,还有,那些拿着情书过来的小学妹们,环肥燕瘦,可真的是让我眼馋的很。对了,那时候学校里面,你和秦柠兄弟俩可真的是吸引了全校女生的注意力。” 徐遇提起了年少时候的事情,秦夏铮也不免地回想起来,那时候大家没有任何需要特别用心考虑的事情,没心没肺地活得洒脱又自在,兄弟义气就是天大的事情。 “还记得那时候,我被你邀请去你们家过夜,外界传言黑面神的秦伯虽然不苟言笑,但是面对着你们的时候,总是和颜悦色,而秦伯母则会亲自下厨准备很多的小零食,那时候,你们家对于我来说,就是天堂一样的地方,恩爱的父母,相亲相爱的兄妹,还有和你们住在一起的董叔和池子,那时候董叔特别喜欢给我们几个孩子讲故事,听着董叔叔说他们年轻时候的故事,听得很有趣很向往!” 徐遇露出羡慕的神情来:“夏铮,你知道吗,我从小就很羡慕你,你什么都有,天之骄子,还有那样完美的一个家庭,秦伯伯和秦伯母对你们兄弟姐妹的照顾和关心,是我从来没有从我自己的家庭里面得到的。你还记得高一那年分文理科吗?” “那么久远的事情,谁特么的还会记得?” 秦夏铮是故意这么说的,其实秦夏铮记得,而且是记得很清楚,那时候,他和徐遇两个人偏科都很严重,但是两人还是有点不同的,徐遇偏文科,秦夏铮偏的是理科,可是秦夏铮想学文,徐遇想学理科,这对于当时的他们来说,在那个年纪,仿佛就是能够决定一生的大事情。 学校为了充分听取各位家长的意见,转门组织的家长委员会的会议,那时候对于他们来说,是那样的重要,但是徐遇的父母没有出现,整个班级,二十三个人,两个家长全部出席的只有他的父母。 那一天,秦夏铮从其他同学的眼神中收获了太多的殷羡,甚至那里面还带着嫉妒。 但是秦夏铮没有想到,那里面或许是不是包括了徐遇,他的好兄弟。 “在那场家长会上,秦伯母向老师细细地询问你的情况,认真地为你分析,而我,坐在角落里面,独自一人的时候就在想,要是我能是你该多好,要是我能是你秦夏铮的话该多好。” 秦夏铮的脑海里面满满的都是年少时候,和好兄弟徐遇的记忆,心情是无论如何也平复不下来了,阴沉着脸反问:“你说这些,究竟想要说什么?就算你再说起过去,我们是多么好的朋友兄弟,但是对比现在,你在我的背后捅刀子,还是用这种卑鄙无耻的方式,你不觉得你说的再多,都是对当年的一种侮辱吗?” 徐遇怔怔地看着秦夏铮,不甘愿写满了整张脸,“这样的心情,一直到了高三毕业的时候,我都没有变过,直到有一年,大冬天,我被我的父亲,因为我跟他带回家的女人吵了一架将,便直接被赶出来,连外套都不准我拿!” 秦夏铮觉得自己突然想起了什么,好像是有这么一件事情,那一年是雪灾年,整个北方进入了有史以来冬季气温最低的时候,就连南方都经历的雪灾。 池子那天回家的时候,身上的外套不见了,他妈询问池子怎么回事的时候,池子好像是说,将外套借给了一个朋友。 想到这儿,秦夏铮便了然了:“池子将她的外套借给了你,所以你便是在那时候喜欢上了她?那时候她才多大!你是不是疯了!” 徐遇无所谓道:“那种温暖,你绝对不会懂的,我喜欢她,可是那又如何,她喜欢的人,是你。我第一次见到池子的时候,她便跟小尾巴似的跟在你身边,你说她是你妹妹,但是秦夏铮,说这话的你袭击,相不相信?” 秦夏铮无奈:“你喜欢她,大可以去追求,你又何必做出伤害刘婧,现在又是陷害南娱的事情来?池子原本是多么单纯的女生,你为什么要帮着她做出那么阴狠的招数来逼走刘婧,连带着让池子也陷入到这些尔虞我诈的肮脏龌龊钟来?这就是你喜欢她,的做法?” “哈哈哈哈哈,夏铮,你知道吗,有时候,聪明如你,也是会在爱情面前变成傻子。我真的是很难相信,你会在这件事情上面,如此片面和武断。” 徐遇的笑声,不知道为什么,令他陷入了一种自我怀疑当中,他自觉地基应该是漏掉了什么,可是现在愣是什么也想不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