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七章:铮斗(六)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三百七十七章:铮斗(六)

“羡慕累积到后面,就变成了嫉妒和怨恨,你一出生什么都有了,凭什么我努力不能将它变成我的,无论是女人,还是事业。” 秦夏铮捏紧了拳头,怒问:“所以,你想要的是整个南娱集团,合作也只是你的第一步?” “南娱集团的现在,将会是天遇集团的将来。” 徐遇信誓旦旦地说,秦夏铮听着只觉得好笑:“南娱集团从成立到现在,整整四十二年,天遇想要借着南娱集团成功,不好意思,我不同意。” “那么录像带,你是觉得可以忽视了?” 徐遇老神在在,他就不相信了,秦夏铮会眼睁睁地看着那卷记录了刘婧是如何给他戴绿帽子的视频,曝光在大众视野里面。 “随你的便,但是徐遇,想要成功没人拦着你,但是做人还是应该知道什么可做什么不可做,否则,你死了,也没有人可怜。” 秦夏铮起身离开,徐遇在身后冷冷地笑了:“那么,池子的婚姻呢,我和池子将会结婚,这个你也不在乎?你大概是忘记了,不过,没关系,我可以帮你回忆一下。董邵在南娱集团的股份,迟早是池子的,一旦我和池子结婚,我将会得到南娱集团21%股份的共同表决权,到时候,你觉得,南娱集团还会姓秦吗?” 砰砰砰…… 突如其来的三声巨大的响动,吓得在包厢外面候着的侍应生都吓得一抖一抖的,生怕等会儿他们要面对杀人埋尸这样的惊悚事件来,纷纷开始挤眉弄眼地互相询问同伴要不要冲进去看看。 而在包厢里面,秦夏铮冲过去一把揪住徐遇的领子,恶狠狠道:“刚才你也听见了,池子把你当做是好人,这就是你作为一个好人对池子的报答,你竟然利用她,连她的婚姻你都能拿来利用?!徐遇,你是不是疯了?!” “疯子,往往赚的更多,不是么?” 秦夏铮看着癫狂状况下的徐遇,第一次感到担心,刘婧已经舍弃掉这里所有的一切,远走他乡,如果现在再因为他的原因而将刘婧卷入到南娱和天遇的争斗当中来,那么,他就真的这辈子欠刘婧欠大了。 “徐遇,你要是真的将这卷录像带丢出去,那你就触犯到了刘婧的隐私权,到时候,制裁你的就不是我来动手那么简单了。” “哈哈,秦夏铮,你还以为我是当年那个冒着傻气只会跟在你身后的小跟屁虫吗?进了这场游戏,王总要培养几个替身才对,你觉得呢?” 秦夏铮有那么一瞬间,想要从后腰拔出手枪,一枪崩掉坐在他对面,像毒蝎子那样挥舞着沾满了剧毒的钳子的徐遇,这个人真的是触及到了他内心深处最阴暗的那部分。 “……” 秦夏铮开始思考,如果是他爹面对这样的境况,前有狼后有虎,究竟会如何选择。 徐遇盯着秦夏铮,静静地等着他的回答,良久后,徐遇问道:“如何,合作,亦或者,牺牲你喜欢的刘婧。” 秦夏铮突然想起来,很久以前,大概是十年前,他在学校后门遇见被校外混混堵在胡同口狠揍,那时候的徐遇又瘦又小,他看不过去,出手帮徐遇打打跑了那些人。 …… “夏铮哥!你真厉害!” “以后不管谁欺负你,你找我,我帮你打回去!” “夏铮哥,你真的是个好人!谢谢你!” …… 秦夏铮看着眼前这个与自己记忆中,除了样貌以外再也没有任何相同的人,冷冷道:“你准备一份合作协议,到时候送来南娱总部,我会在上面签字。” 徐遇笑了:“那就真的是谢谢你了,要不要来一杯,庆祝我们之后的合作愉快?” 秦夏铮冷哼:“当然是要的,毕竟我们都是在一起合作的人了,不是吗?”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秦夏铮想,那就干脆地让事情更加一发不可收拾起来,拖延时间,借机找到录像带子摧毁,而岫罗的那件事情,的确是应该尽快解决,否则被有心人利用,事情只会是越发不可收拾。 …… 接下来的事情,似乎完全按照着徐遇的想法在进行,南娱和天遇进行全方位的战略合作,并且,原先由天遇一手策划的新电视剧项目,也由南娱集团进行一半的投资,南娱集团和天遇集团两家,进行了大规模的资源置换,除了经营权一直在董叔手里的南国娱乐城以外,用秦柠的话来说,那就是…… “大哥,你这就是躺平任操了,怎么,该不会是对徐遇有什么不一样的感情,不然人家都欺负上门了,你还一句话不吭?” 秦夏铮心里苦,当年刘婧被侮辱的时候,为了保护刘婧,他选择将事情控制在一定范围之内,不让影响扩大,将整件事情压了下来,但是这就导致,这三年来,在很多事情的处理上面,秦夏铮看起来很怂,还不是一般的怂,是怂到无边无际…… 秦夏铮默默地看着秦柠,一脸你再继续说下去,你哥我真的要哭给你看的样子,秦柠大笑起来,捂着肚子在沙发上面笑成了一团,“大哥,池子可是咱妈内定的儿媳妇儿人选,然后现在圈子里面都在传,池子喜欢上那个徐遇了,大哥,你头上一片绿光很是漂亮美丽啊!” “滚犊子!我和池子什么事情都没有!” 秦夏铮怒道,秦柠见他这位在家人面前从来不发火的大哥,已经有要奔溃的前兆,于是乎赶紧缓和聊天氛围:“哥,我知道你所顾虑的事情,刘婧,还有你……还是担心池子被骗,或者说,你担心池子现在真的喜欢徐遇,担心对付徐遇,会伤了池子的心,对吗?” 秦夏铮看了眼秦柠,反驳道:“你胡说什么,当年她敢对刘婧做出那么恶心的事情,我没有动她已经是忍得很辛苦,你既然知道刘婧因为她遭受过什么样非人的对待,就应该明白,我对池子没有那方面的心思。” 秦柠神秘地凑到秦夏铮旁边,认真道:“你没有这方面的心思,但是不代表其他人没有,就这么说,大哥,三年前池子和刘婧的事情,咱爹妈,董叔甄叔不知道的话,那么,池子这辈子就是和你绑定在一块儿了,你就是那当代的陈世美,负心汉!” 秦夏铮欲哭无泪:“秦柠,我们仨和池子一起长大,为什么被绑定的不是你?” “可能因为,从小到大,池子喜欢跟着的人,除了你之外,就没有别人了。你自己想想,从小到大,你是不是最疼池子?” “那是因为,我将池子当做妹妹,难道你不是?你对池子也不错,更何况,论上德行,你这个五讲四美三热爱的新世纪大好青年,可是比我值得托付终身,难道所有人的眼睛都瞎掉了?” 秦柠,摇摇头,不置可否,难得摒弃吊儿郎当地取笑自家兄长的看笑话态度,认真解释道:“你说她是你妹妹,但是谁信?大哥,你说这句话的时候,你自己相信吗?你只把池子当做妹妹?你可别忘记了,你什么时候会为了女人去改变自己的决定?” 秦夏铮在秦柠的质问下面,陷入了沉思。 秦柠继续道:“我本来也一直以为没有人能够让如此固执的你改变想法,但是后来发现,只要是池子跟你说一句不希望,就算会落了你自己的面子,你也会答应下来。” “……什么?” 秦夏铮愣住,秦柠反问道:“难道,你自己都没有察觉到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