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八章:铮斗(七)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三百七十八章:铮斗(七)

每个人都在说他对池子的好,但是他自己是没有想法的,对于他来说,池子就是妹妹一样的存在,那就是家人,而对于家人来说,不管是做了什么,在生气过后,或多或少,都能够原谅。 “大哥,有件事情,我不知道该不该跟你说……”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大哥,池子是不是亲口向你承认了,当年是她给刘婧喂药,还让人将刘婧送到陈客的床上的?如果没有的话,以池子被董叔宠成天不怕地不怕性格的样子,那恐怕就是没有,否则池子不会不承认。” 秦夏铮在秦柠的一番话后,陷入了沉思,或许秦柠说的是对的,这就是为什么池子连对不起都说了,但是却迟迟不肯承认当年逼迫刘婧的事情就是她做的,只是,秦夏铮,不明白,如果不是池子做的,那么会是谁?高顿酒店的总统套房,可不是等闲之人,随随便便就可以抬脚进入的地方。 “好,我明白了。” 秦夏铮明白秦柠跟他说这些的目的,无非就是提醒他去调查当年的那件事情,别让愤怒蒙逼了识别的真相的能力,而且,这段日子以来,他因为徐遇手上的录像带,在很多事情上面的反应都变得不像是他自己。 ,正好这次秦柠提醒了他,该是蓄积力量以图谋成功的时候。 “哦,对了,咱妈过几天就从津市回来了,你最好在这之前,先将该处理的事情处理好,否则等咱妈回来逮着你,我的大哥,这门婚事可就是想躲也躲不掉的恐怖素材了啊啊!!” 秦柠说这些话的时候明明就是带着看好戏的态度,秦夏铮突然就起了吓唬吓唬他的心思:“我记得祁智恩小姐,今年暑假就满十八岁了,到时候,你的婚事你能你做的了主?” 秦柠一听见这个,顿时懵逼了,他倒是忘记了这茬,祁智恩可是比池子还不好招惹的人物,他当初也不过是顺手帮了她一把,谁知道那位骄纵的大小姐竟然就缠着他一定要嫁给他。 “别说了,别说了,往事不堪回首!” 俩兄弟互相在对方的人生大事上面戳伤口,戳来戳去的玩的不亦乐乎,而在另一边,北城国际机场,人声鼎沸中,有人和同伴惊呼。 “你看,那不是!那谁谁谁吗!” “什么谁谁啊?到底是谁谁谁啊?!” 女生一号拽住了女生二号,激动的语无伦次:“这就是刘婧啊!当年演技出神入化的小花旦,我超级喜欢她的,人特别好啊!!!!” 女生二号不屑:“你确定演技很好?如果演技很好怎么这几年完全就没有消息啊?我看伤仲永,一部剧大红之后就江郎才尽,才没有后面发展的吧!” “你别因为喜欢池子就说我们刘婧不好啊!我们刘婧当年不知道怎么地就说无限期退圈,要不然现在的发展一定比你们池子来的好!!!” “哼!我们胜利者不跟你们这些失败者比较!哼!” 女生二号心有戚戚焉:“咱们友尽!” “我有没有说错,你自己看嘛,你看看她,哪里有池子好看啊!” 而这一切,在信息爆炸的时代,早就在网络上面爆炸成了烟花,有路人对刘婧重新出现的期盼的,有当年便是刘婧黑粉的开始嘲讽,但更多的,是突然间像是死灰复燃雨后春笋一样冒出来的刘婧的粉丝,纷纷表示终于在有生之年等到了刘婧的出山! …… 天遇集团,总裁办公室,岫罗一把将一堆报纸文件通知丢在了徐遇的面前,尖声吼道:“我们说好的,我帮你绊倒秦夏铮,你会捧我当影后的!但是你现在怎么能够这么做,我现在被人骂成是为了上位不择手段!你让我怎么继续再这个圈子里面待下去!” “难道不是?” 徐遇发了个微信,吩咐助理帮他订花,连头抬起来看一眼岫罗都没有,反问:“当初我们合作的时候,我就告诉过你,不要太相信我,我不是个好人。” 岫罗大怒:“但是你怎么能够出尔反尔,我还怀着你的孩子呢!你说过会娶我的,这个也不算吗?!徐遇!你怎么可以这样?!” “对了,你不说这件事情,我还真的给忘记了,找个时间,去把孩子处理了。” 岫罗不敢相信这是她深爱的男人所能够说出来的话,徐遇坐在书桌后面,在岫罗的奔溃哭骂指责中抬眸,问道:“我可以给你一笔钱,并且送你出国,你可以选择继续进行你的学业,或者是拿着这笔钱,在国外自己开一家小店,但是这个孩子,我绝对不允许你将他留下来。” 岫罗大哭着质问:“你究竟是为了什么,要这样子对待我,难道不怕报应吗?” 昨天池子问他孩子的事情,甚至收拾了行李要离开,他好不容易才将她哄住,说孩子根本不是他的,是岫罗受到伤害之后的苦果,他是好心才会认下来这个孩子。 池子心思单纯,被他一说自然也就相信,但是,为了永绝后患,这个孩子绝对不能留下来,哪怕是自己的亲生孩子,也不行。 “报应?我做过的事情那么多,要是真有报应的话,我也不怕这么一件两件的,倒是你,我给出的条件已经很好,反正你在北城也待不下去,还不如拿着钱远走高飞。” 岫罗本是抱着徐遇会看在孩子的面子上面对自己施以援手,但是现在看来,徐遇并没有她自己想的那么好,这大概就是自己识人不清的代价。 “你喜欢池子,对不对?徐遇,你说,要是池子知道了你的真面目,你说她会怎么对你,我可以不要你的婚姻,也可以不要这个孩子,但是我要你身败名裂,徐遇,要么你弄死我,要么,只要我活着一天,我就不会让你好过的!” 岫罗是豁出去了,本来以为开了那个发布会,自己不仅仅能够和徐遇在一起,还能得到大把大把的好资源,在演艺圈的地位更上一层楼,但是现在看来,在这场徐遇亲手组织起来的游戏里面,她已经是被利用完之后,无情地被徐遇这个贱男人给踢出了局。 岫罗拿包离开,徐遇看着她的背影,陷入了沉思,岫罗只要活着,终究是一种祸害。 斩草除根,这个至理名言,徐遇心想,或许岫罗实在是不适应再继续留下来了。 …… “喂,是我,你之前不是要对岫罗动手吗?可以开始了。” 秦夏铮接到电话的时候,还很是纠结,究竟该不该听这一通电话,但是到了最后,还是接了起来,毕竟现在他们怎么说也算是合作伙伴,而且,他很好奇,徐遇究竟想要跟他说什么。 但是,徐遇说出来的话,还是让他震惊了,他们合作的前提之一是澄清岫罗所说的全部都是假的,这个前提条件下,岫罗的下场只能是被人人唾弃,然而秦夏铮原先还想着,或许徐遇会想着孩子,而跟他商量先暂时放过岫罗,但是,居然是打电话过来主动提起,解决岫罗的事情。 秦夏铮忍不住问:“你确定?” “这件事情,难道不是我们合作中的一项吗?” 听见徐遇的话,秦夏铮立马笑了,他的这位前任好兄弟,心思真的是深不可测,九曲十八弯都不足以表达徐遇的心计之深沉。 先是利用岫罗来将南娱集团至于万人唾骂的危险境地,甚至其他合作伙伴因为桃色丑闻的原因,生怕太惹火上身,也不敢站出来说话,甚至是因为岫罗口中那并不指名道姓的诬陷,也让南娱集团旗下的所有艺人不方便随便发声声援南娱集团。 南娱集团孤立无援,在可能会牵连到元北的时候,徐遇再出来,提出合作,为了南娱集团,他在综合考虑之下,只能跟天遇集团合作,然后,借着南娱的手,不,或者说是借着他秦夏铮的手,再解决掉岫罗,等于是帮助徐遇将威胁他的人处理掉。 秦夏铮不禁感叹出声:“徐遇,看来过去的二十年时间里面,我白认识了你,深藏不露啊,要不是这次的事情,你说你还打算,伪装成人畜无害的傻白甜形象,多久?” 徐遇听见秦夏铮用‘傻白甜’这三个字形容他,倒是觉得很好玩地笑了:“秦先生一手教养出来的秦总,看不出来这些,我有什么办法,难道我还能当一回秦总的老师,教教你如何看人马?” “徐遇,不用刻意,你已经教了我很多了。” …… 通话结束,秦夏铮便吩咐了手底下的人,开始第二轮的攻势,同时,他不由得想起来,秦柠所说的,三年前发生的事情,真的是池子的主意吗?还是说,其中另有隐情,现在冷静下来想想,或许,当时在盛怒之下的自己,没有进行任何调查便判定了池子的罪状,似乎也是太过于草率了。 想到这里,秦夏铮不免心中后怕起来,如果当初是他错了,错怪了人,也将报复和仇恨的对象弄错,那么还真的是丢人,丢大人了! 而且,如果自己真的是误会了池子,池子又是为了什么不解释,难道是为了保护徐遇?秦夏铮想到这个可能,不由得怒从心中来,池子口口声声说喜欢自己,却是为了徐遇那个混蛋,愿意背上伤害朋友的罪名,呵呵,徐遇那家伙有什么好?! 秦夏铮正沉浸在不可思议当中,白止的电话就进来了,一接听便听见他妹妹在里面狂吼。 “哥!!哥!!!哥!!!哥!!哥哥!!!” “我还没死呢,叫魂呢?” “不是!我有件事想告诉你,就是刘婧!!!刘婧!!” 大概是太过激动的缘故,白止说话都变得不利索起来,磕磕绊绊了半天,秦夏铮才凭借着自己强大的理解能力,弄明白了他妹妹想要表达的是什么。 “你是说,刘婧回来了?” “刘婧姐回来了!刚才有人在北城机场拍到了她下飞机,大哥,刘婧姐回来了!你要不要赶紧去看看她!你不是等她等很久了吗!” 刘婧回来了? 但是…… 去找她?和她见面? 秦夏铮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小止的这个建议,他应该是想要去看她的,但是,在此见到她时,自己又能说些什么呢?难道说,好久不见? 但是他又有什么脸,对刘婧说出,好久不见的话来,刘婧恐怕根本不想见到他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