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九章:铮斗(八)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三百七十九章:铮斗(八)

想见又不敢见,大约说的就是他此时的心境,但是该见的人,命运还是会安排你们相见的,比如他和刘婧。 这天在高顿度假村有一场生日宴会,寿星是圈内有名的时尚教母,和秦夫人的私交甚好,为了给周姐庆祝生日,秦夫人还特地从津市连夜赶回来,命令秦夏铮必须要陪同。 秦夏铮不想自己一个人去,害怕又会被他妈问和池子的怎么样了,于是乎骗着白止一同参加,但是在进了会场之后,秦夏铮就后悔了。 周姐旁边陪着的那个人,他这辈子都忘不掉,是刘婧,他在看刘婧的时候,刘婧也在看他,没有丝毫的躲闪,也没有任何的埋怨,他看着她举起了酒杯,遥遥地晃了晃杯中红酒,随即点头一笑,示意招呼。 秦夫人上前和周姐寒暄,白止轻轻地撞了一下自家老哥的手臂,好奇八卦道:“铮铮哥,真的是太凑巧了啊,刘婧姐竟然也在这里,你赶紧过去打个招呼啊,这么久没见了,你不是一直在想着她吗?” 话音落下好一会,白止见自己老哥没有任何的反应,便又再次问了一句:“铮铮哥,你怎么了啊?我跟你说哈,我跟老爹老妈和二哥的意见都是不一样的,我虽然也很喜欢池子姐姐,但是你喜欢的是谁,才是最重要的啊,不是吗?如果你喜欢池子姐姐的话,就忘了刘婧姐,好好地对池子姐姐嘛!如果你喜欢的是刘婧姐的话,你就跟老妈说清楚啊!要不然她整天操心你们俩的事情,我看着都觉得很烦耶!” 说着,秦夏铮被他亲妹推了一把,他没有来得及反应,差点一个踉跄摔倒在地,待站稳后,白止已经偷偷地跑掉去追她的男神去了,他往刘婧那边看过去,恰恰好地再次对上了刘婧的目光。 刘婧浅浅一笑,竟是直接朝他走了过来,秦夏铮发现自己的手在不停地不受控制抖动,刘婧走得越近,他的手便抖动的越厉害,好似失了心神的游魂那般,空有满腔的话,却不知道该如何地去说。 “好久不见啊,夏铮。” 有那么一瞬,秦夏铮担心自己会在大庭广众之下哭出声,但是事实上并没有,他亦是点点头,说:“好久不见了,没想到你回来了。” “我也没想到我还能回来,夏铮,你好像瘦了很多,我不在的这段时间里面,你没有好好地吃饭么?” “啊,好像是有这么回事。” 刘婧了然地笑了笑,半是嗔怪道:“我就知道会是这样,你一忙起来,肯定就忘记了吃饭,我那时候到了国外,才想起来,临走之前应该给你设置好闹钟的,让手表每天按时地提醒你吃饭,肯定连睡觉也没有睡好吧,看你,都有黑眼圈了……” 秦夏铮不想让刘婧担心,忙解释:“我很好,一切都很好,就是最近事情多,才没有时间好好地休息,黑眼圈只是暂时的,你别担心……” 话落,两人俱是一愣,刘婧突然间往后面退了一大步,视线从秦夏铮的身上移开,看向秦夏铮身后来人,刘婧粉嫩的唇瓣动了动,最后开口道:“我那边还有点事情,先过去找周姐了,你忙着……” 秦夏铮很是莫名,明明刚刚还好好地,他们两人之间的气氛本来是很好,有的是两个人都刻意想要忽略掉曾经的伤害,只一心当做久别重逢的故人的心照不宣的坚持。 他往自己身后看去,顿时了然。 作为天遇集团的总裁,徐遇会收到周姐生日宴会邀请是自然的,他倒是把这茬给忘记了,而且池子既然回来了,又是近些日子以来娱乐圈的风云人物,来参加周姐生日宴会也是理所当然,他大概是被刘婧回来的消息给吓到了,才会连这点都没有想到。 就在秦夏铮想着该如何应对时,徐遇牵着池子的手走上前来,跟他打招呼:“原来你也在这里,我本来以为,秦总你不会出现了呢!” 秦夏铮对上徐遇的视线,也跟着笑了起来,认真道:“周姐的面子,自然是要给的,而且,我本来以为,不敢出现的是你,才对不是吗?” “哈哈哈,问心无愧,自然是敢来。” 秦夏铮看向池子,池子低着头,跟在徐遇的身后,这次见面,不知道为什么,秦夏铮觉得池子好像变得胆小和怯弱了些,先前还敢正眼看他,现在是连正眼看他都不敢了,这些天,他应该没有做什么把池子吓成这样才对,所以,是发生了什么他不知道的事情吗? 秦夏铮想问,但是一想到刘婧,却是生生地将话头给止住了,刘婧的出现,令秦夏铮再次想起了当初自己是如何过分提出让她离开北城的要求的。 宴会上,秦夏铮碍于南娱集团和天遇集团两家企业的合作,因而不得不带着笑容和徐遇一起面对所有人关于两家企业未来合作项目的询问。 原本秦夏铮以为事情就这样结束了,但是后来发现,事情远远没有他想的这么简单。 人群喧闹起来的时候,他正和徐遇在跟圈里面很有名气的一位美女经纪人聊关于明年新男团的出道舞台合作,一声尖叫,顿时将所有人的注意力全部吸引了过去。 秦夏铮认得这道声音,是刘婧! 他冲过去,看见的是刘婧捂着额头,鲜红刺目的血液从额头留下,渗出五指之间,十分可怜地缩在角落里,而满地的碎玻璃片,倒映着池子惊慌失措的脸,还有手里紧紧攥着的高脚杯底座。 秦夏铮冲过去的时候,刘婧还在瑟瑟发抖,几乎是本能地抗拒着秦夏铮的接近。 “夏铮哥,你听我解释,不是我,我不是故意的……” 三年前的那幕再次涌入脑海,须臾之间便铺天盖地将秦夏铮的所有理智给淹没,大抵是对于当年自己那么自私的行为的后悔,秦夏铮朝着池子吼道:“你到底还要闹到什么时候,你怎么能这么恶毒,王池子,你是不是真的要逼死她你才高兴!” “不、不、、、是这样的,我没有要伤到她,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此时,在秦夏铮怀中的刘婧抓住了秦夏铮的手,连眼睛都睁不开,却是拼命地解释道,“……夏铮,你别生气,不关池子的事情……是我自己不小心…” 她额头上面的伤口很深,还有些不仔细看肉眼几乎看不出来碎渣末,血肉模糊中似乎还可以见到白骨,刘婧说话的时候都变得很是上气不接下气的喘着粗气,而秦夏铮抱着她,怒气逐渐逐渐地被担心和害怕给掩盖。 “好,我不生气,你坚持一下,我带你去医院!” “夏铮,你答应我,别找池子的麻烦,她真的不是故意的……” “我知道,我知道,我答应你,不会对她做什么,你先别生气,等着我带你去医院!” 池子上前想要帮忙,刚走上前一步,还未等自己有什么动作,便又被秦夏铮给吼了。 “你听不懂人话是吗?滚!给我滚!要是刘婧有事!你别想再全身而退!” 被秦夏铮一顿大吼,池子顿时哭了,怯生生地往徐遇身后躲起来,周围是里三层外三层地围了一圈的人,几乎是都是看热闹的,这场热闹的主角可都不是一般人,今天晚上的热闹也不是随随便便地想要看就能看得见的,百年难得一遇的奇景。 池子不断地听着周围小声地讨论着他们四个人之间的关系,用最恶心的想象力来脑补他们之间的纠缠,每一个字都是把尖锐的刀,狠狠地插在她的心口上,但是所有的这些,都不如秦夏铮刚才看她的眼神,仿佛她就是十恶不赦的罪人,是他这辈子不共戴天的仇人一般! 红裙女星:“哇塞,今天这出戏,恐怕被冠上著名编剧的池子她自己,都写不出来吧!” 卷发女星:“哈哈,这种手段你来看不出来?太过小儿科了,你前几天不是才接了一部古装宅斗剧嘛?难道你不觉得今天现在眼前发生的这一切,都很是熟悉吗?” 红裙女星:“我当然是熟悉的,但是那个不是刘婧吗?听说回来了,现在看来,是跟南娱老总有什么关系?但是池子怎么会跟她牵扯在一起的,还当中打人,不像是池子会做的出来的事情啊!亲爱的,你知不知道内情啊,快跟我说说!” 卷发女星:“哎呀,就是好几年前,就有传言说刘婧和南娱的这位秦总在谈恋爱,还是奔着结婚去的那种,但是后来不知道怎么的就说无限期退出娱乐圈,这不是好几年都没有出现过了,我看,是被池子逼走的吧!” 红裙女星:“池子和秦总,不是啊,池子不是要跟徐遇结婚了吗?我还听说徐遇已经在筹备婚礼了,听说是十月份的时候结婚,我上次去教堂做礼拜,牧师跟我说,十月份的婚礼场次已经全部都被徐遇包下来了啊!” 卷发女星:“要结婚?那怎么还会跟刘婧吵起来啊?简直是不可思议,但是,哈哈哈,徐遇的周身的绿光仿佛更加鲜艳了些呢!” 有女人的地方就是江湖,而在周围一圈围观人群中,女人是占了大多数的,因为分享八卦和制造八卦的速度,堪比火箭升空。 在池子还在懵逼的时候,秦夏铮便已经将刘婧抱了起来,径直往外面走去,人群见了秦夏铮面若寒冰的恐怖眼神,自然是不敢去招惹他的,纷纷让开了路,用着注目礼,目送秦夏铮以公主抱的姿势带着刘婧离开。 “都说被剩下了人,总是很可怜,我先前还不这么觉得,但是现在突然深感同意,徐遇,我想,我的坚持是没有任何意义的,不爱便是不在乎,眼睛里有没有我的存在,我明白了。” 徐遇揽住了池子的肩膀,半搂半抱地将她护住,往另外一个方向,与秦夏铮离开方向完全相反的地方走去。 “没事,我陪着你,池子,就算你离开我,我也不会离开你。” 池子就那么躲在徐遇的保护中,眼泪不争气地掉下来,她想起来徐遇在过去三年,每年自己的生日都会安排好一切向她求婚的画面,池子想,或许,徐遇才是那个可以跟自己走完一辈子的人。 这么想着,池子便直说了:“徐遇,你现在还愿意娶我吗?” “愿意。” 徐遇的手一抖,下意识脱口而出的这句话的时候,差点连舌头都捋不直。 “那么,我们结婚吧……” 这本该是徐遇一直以来的梦想和愿望,但是真的当池子说出‘我们结婚吧’这三个字的时候,徐遇愣是不敢相信了。 徐遇停下脚步,转身,在四目相对的凝视下,徐遇缓缓道:“你这么说,我会当真的,到时候,我就真的不会放手了。池子啊,你想好了吗?” 池子脸上的泪痕还没有干,她背着手,手掌心被碎玻璃片割伤的地方已经开始凝血,但是那种疼是刻在骨子里面的,一时半会儿,不,这辈子,她都不会忘记今天的感觉了。 “我说的都是真的,如果你愿意,我们尽快结婚,我不需要很盛大的婚礼,就只有我们两个人,再邀请你的爸爸和弟弟,还有我大爸和我爸,这样就好了。” 如此简单,徐遇自然是不会同意的,他要娶池子,必然要让全世界都知道,但是现在,徐遇想,先答应下来就好。 “好,只要你肯嫁给我,什么都可以,要风光操办还是要家庭小聚,都是你说了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