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小助理当家(三)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三十七章:小助理当家(三)

简南向大顺道别,顺便约了一下明天早上一起吃早餐,然而在她回病房门的时候,却遇见了一个不速之客。 那人穿着警服,满脸络腮胡子,带着一副黑框眼镜,手里提着一袋鸡爪,边走边对着年轻貌美的小护士吹口哨,惹得小护士见了他跟见了鬼一样,都绕道走。 那张脸在简南的脑海中过了一遍,多年前没有胡子的中年警察,四四方方正义凛然的脸跳了出来,简南刚想转身躲起来,却被那人的喊声叫住了脚步。 “简小姐!简小姐!你别跑啊!我又不会吃了你!” 络腮胡在简南身后大声地喊,迎来来往路人的审视目光,简南想了想,她肯定是跑不过警察的,还不如找个地坐下来好好聊聊。 毕竟,有什么事情是不能用忽悠解决的呢? 肩膀上被重重地拍了一下,简南回过头去,从嘴角挤出一丝笑容来:“张警官,好久不见了,你还好吗?” 张警官上下打量简南,末了,啧啧嘴道:“我还以为看错了,没想到真的是你啊,简小姐,当年的小女孩长大了吗,长成了小姑娘了。” “张警官,多年不见,您还是一如既往的坚持着自己‘警察中的流氓,流氓中的正人君子’路线啊。” “哈哈哈!”医院走廊来来往往的人多,张警官将简南拉到了住院部外面的小花园里,找了张长石板凳,招呼简南坐下来啃鸡爪。 “津市的鸡爪特别好吃,特别是金茂这边的蜜汁鸡爪,那真的是人间美味,来一个?” “不了,我头有点晕,不想吃。” “好吧。没口福!”张警官自顾自地拿了一个啃着吃,三两下就解决了一个,接着伸手拿第二个。 “简小姐居然会在这里出现,是来玩的吗?” “不是,来出差的。张警官是来这里出差的吗?” “不是,来调查一件社会新闻的。” 简南惊讶,面上却是不动声色,张警官曾经是北城市年度最佳警员,在他面前多说多错,简南不经意道:“最近报纸上,电视上,最多的新闻就是金茂的爆炸了,真是烦死人啦啊!” “我就是负责这次调查爆炸案的小队队长。简小姐,你又是来出什么差事的?坦白从宽哦!” 威胁! 简南不动声色地瘪嘴,不过她正愁着不知道要去哪儿找警察方面的负责人,现在居然就送上门来了,真是要睡给枕头,来得太及时了。 “我是这次金茂爆炸案,元北集团方面的接洽人。” “哦,所以,咱们现在是合作关系了啊,简小姐,合作愉快。看来,我和简小姐是真的有缘,这么多年不见了,这样都能在工作上凑一起来。” 张警官呵呵笑着,简南盯着他不达眼底的皮笑肉不笑,也回敬了一个笑容:“两个人绕着地球一直朝不同的方向走,最后都一定会遇见的,我们没有背道而驰,再见面还是有很大的几率的。” 简南说话间,张警官已经又解决了一个鸡爪子,往三楼亮着灯的那一排指过去:“十六个伤患,这已经能够成严重的安全等级事故,我一定会让该负责的人,站出来为这件事情负责。” 简南:“没有说不会为这件事负责,元北集团会负责配合警方做最好的工作。” 张警官收起了调笑的语气,反问道:“简小姐这是想说什么,元北集团连伤患的面都不让我们见。这就是好好的配合?” 简南拿出试着谈谈的态度解释道:“那只是因为,之前我们想要创造一个让工人们的伤情先稳定下来的环境,你也知道的,创伤性后遗症,你们警察的问法实在是太急迫了,我们想的是等伤员更好一点儿了,再来领取口供这些,毕竟,人在那儿了,公司也在那儿,是不可能逃跑的。再有……” 张警官认真地听着简南说话,却是状似无所谓的看向了别处。 “明天下午我们可以让张警官和伤员进行谈话,但是有一个要求,我们这个面谈过程,将会与《朝阳时报》进行合作,接下来我们会针对各行各业的一些新进职员的职场状态做一个专场报道。” 虽然和《朝阳时报》之前并没有签订合作协议,但是简南相信姜娜,一定是可以谈妥这件事情的。 张警官:“我还是听说现在警察办案还得是直播了?” “不是直播,张警官误会了,是记者跟踪报道整个爆炸事件的起因经过结果,记录我们元北在这件事情上面的所有处理方法,向公众表达我们用最大诚意来面对这件事的态度,这就是我们要的结果。” 张警官神色奇怪地看了简南一眼,若有所指道:“简小姐真是越来越厉害了,要是我那个好友知道了,会很骄傲的。” 简南与张警官之间的联系只有他,说起这个,简南自然是知道这个络腮胡子眼中一晃而过的惋惜中指出来的他是谁。 “并不会,张警官,您想的太多了。”简南并不想多谈这个话题,话锋一转,再次问道:“张警官,你觉得我的提议怎么样?” “提议不错,我可以同意,明天你准备好了告诉我一声,我再带人过来。这是我的电话号码,你收好了。” 简南接过还站着鸡爪上面油水的纸,瞄了一眼后便放进了钱包里面。 “张警官,合作愉快。” 张警官却没有伸手,而是说:“简小姐,手脏,这次还是算了等我们正式见面的时候再握手也不迟。” …… 简南回到酒店房间,给姜娜打了电话汇报了事情的进展,虽然没有百分百的把握,但简南相信,一定可以将负面影响控制在最小范围之内。 “你确定要这么做?先等等,我和副总裁商量一下。” 再推延下去对谁都没有好处,简南认真分析道:“再拖下去,只会让人以为我们是因为的确心虚才不敢说话。现在已经有流言出来,说发生爆炸的原因是因为元北使用劣质的炸药,甚至将矛头指向了工地上使用的建筑材料偷工减料。我们应该及时予以反击,而不是听之任之,确认好下一步再去做!” 简南的笃定令姜娜不得不重新审视这个职场菜鸟,姜娜犹豫了会儿,做出了决定:“好,我会联系《朝阳时报》记者,在最快的时间之内到津市配合你进行采访。但是你确定那些工人愿意陪你演这一出戏吗?” 简南摇头:“不,不是演戏。提供医疗保障直到伤好之后,可以选择继续留下来工作。这些都是我们必须,并且一定会提供的承诺。我们的确做了事情,农民工也会感受得到。他们为我们讲话,我们公司经营的好,也是有好处的。” “好,到时候我会把你的电话给他们,你等《朝阳时报》的记者联系你就好了。” 简南没想到江南竟然真的肯将这件事情全权委托自己,真的是太信任她了,她激动道:“我会努力的!请娜姐放心!” 和姜娜沟通好了之后,简南看了下时间,差不多吴心意和团团的航班已经落地了。 “嘟嘟嘟……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嘟嘟嘟……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嘟嘟嘟……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 连续大了很多个电话都没有接,简南一颗心重新又悬了起来,在半空中飘飘荡荡没一丝实感。 没有接电话,就等于是简南再也没有其他方法可以找到她们两个,恍惚中,简南不敢多想,只能是捏着手腕上面的红绳子,一遍遍地祷告,祈求两人能够平平安安回到家。 …… 咚咚……咚咚…… 有人敲门,简南打开来一看,有些惊讶,站在门外的竟然是白月笙。 “白大……”话到了嘴边,简南愣是收住了,每次见到和记忆中一模一样的脸,她还是没有办法改成隔着疏离的‘白少’,这样就好像是将仅有的一丝关于过往的联系都斩断了。 “白少,这么晚了还不休息?” “我看你房间的灯还亮着,便来看看。” “哦,我手头上的事情没有处理完,你要进来坐一会儿吗?” 简南侧身,做了个请的动作,白月笙却拒绝了:“不用。” “……哦,好吧……” 一时间,空气中流动着莫名的尴尬,简南目光在地上四处乱飘,就是不敢去看白月笙,而白月笙将眸光固定在简南的发旋,愣愣出神。 金茂靠海,海风经过几座石礁吹进了空旷的走廊,带起白月笙心中的落寞。 “我以为你走了。” “你的伤没事吧?” 两人异口同声,简南摸摸鼻子,讪讪道:“那个什么,白少,我为今天的事情再次郑重向你道歉,把你牵扯进来,是我最不愿意做的事。” 白月笙眼见简南如此认真的模样,暗暗地捏紧了指尖,他自认为将位置摆的很正,可置身事内的时候才发现,想要完全抽离的可能性基本为零,只要简南还在这里,他就注定了无法视若无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