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章:铮斗(九)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三百八十章:铮斗(九)

秦夏铮将刘婧送到医院急诊,而他则是在急诊室外面的走廊等着,或许是整个走廊特别的安静,秦夏铮静下心来之后,便开始后悔自己刚才对池子吼那么大声,回想起刚才池子泪眼婆娑的样子,秦夏铮就很崩溃。 他不太愿意相信池子会是那种动手伤人的人,但是事实摆在眼前,容不得他再找任何的借口去为池子解释或者开脱,而且刘婧在受伤的情况下,还求着他不要责怪池子,他若是真的不给刘婧一个解释和道歉,还真的是说不过去了。 秦夏铮想了下,给白止去了电话:“是我,你还在周姐那里吗?池子在哪儿?” 他去问的话,池子可能不会跟他说实话,但是如果是白止的话,倒是说不定会有特别的惊喜,毕竟白止和池子的关系一向是很好。 但是,任凭秦夏铮的如意算盘打的再响亮,白止后面说的话,还是让他有些怔愣,只听白止说:“大哥,池子姐和徐遇走了,对了,我刚看见池子姐的手在流血,你也真的是,池子姐也受伤了啊,你干嘛还吼她吼那么大声!铮铮哥你小心点儿啊!老妈今天可是也在会场的,你们闹出这么大的动静,老妈不会不知道,我跟你说哈,老妈本来就不喜欢刘婧姐,你可别把老妈给惹毛了,到时候,老妈脾气一上来,和董叔联手要好好收拾你的时候,咱家可是没人劝得动咱老妈哦!!” 秦夏铮惊醒,他刚才被刘婧受伤满面是血的样子给吓到了,倒是忘记了他妈也在周姐的生日宴会上,这下子不用担心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会被传出去,他妈自然会跟周姐说好怎么帮他闹出来的事情善后,只是,这后面他妈要是真的生气了,就是该来善后他这个不听话的儿子的时候了。 “铮铮哥,我告诉你哈,你既然都知道徐遇不是个好人啦,那你还眼见着池子姐姐往火坑里面跳进去,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哦!” “随她的便,我已经告诉过她徐遇并不是像她想象中的那样完美,但是她现在自甘堕落,她的事情我可是管不了了,倒是你,白止,王池子不是我的妹妹,你可是我的亲妹妹,别以为我现在事情多就顾不上你了,暑假快到了,你暑假作业做了没有?到时候再让祁智恩帮你做作业,把祁智恩招到家里面去,你看你二哥会不会大义灭亲,亲手把你给宰了! “哼!我不跟你说了,智恩多软萌呀,要不是智恩喜欢我二哥,我还觉得秦柠那个深井冰配不得上我们乖巧可爱的智恩妹妹呢!” “白止!你还是好好地把书给看了,前些天甄晞还问起我,你的课业情况,你不是打算就这么懒洋洋地活下去吧,我告诉你,白氏那一大摊子,到时候可都是你的责任,你可别到时候掉链子,给咱们家人丢人!” 白止本来是打电话来谴责一下自家老哥有了美色就忘记青梅和妹妹的,但是万万没想到会被自家老哥给狠狠地怼了,还提起了甄晞阎王,白止哼哼两声了,又在秦夏铮的喋喋不休中,郁闷地哦了一声,便赶紧地结束了通话。 秦夏铮满脸郁闷,当天晚上,他留在了医院,而在另一边,池子和徐遇即将结婚的消息,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在秦家、董家还有王家迅速传播开来,最后,秦夏铮安顿好了结束急诊手术并且需要住院观察的刘婧,第三天才胡子拉碴狼狈不堪地回到家的时候,却是发现客厅灯火通明,而全家人,正齐齐聚在客厅,等着他。 一进家门,看着宛如三堂会审陈世美的场面,秦夏铮还是有点小紧张的,这场景,除了他弟秦柠当年非要跟着好兄弟一起进部队,这么多年了,还是第二次出现,更加令人没有想到的是,竟然是用在了他的身上。 坐在主座的是他爹和他妈,右手边是秦柠,还有那个追着秦柠身后好几年了的祁智恩,而他妹妹白止抱着一大桶冰淇淋窝在沙发上面,舀一勺看他一眼,舀一勺看他一眼,貌似在说,嘿嘿嘿,你完蛋了! 这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小丫头,好气啊…… 秦夫人笑眯眯地招手示意秦夏铮过去,给秦夏铮展示了一下池子送给她的礼物,原来就在秦夏铮回来的二十四个小时之前,池子派人送来了请帖和一大堆的礼物来了家里,还陪着秦夫人一起看了会儿电视。 秦夏铮知道他妈要说什么,但是这件事情,他现在的脑子很乱,不想要再听见任何和池子有关的事情,他担心自己会克制不住,将池子所做的那件恶心至极的事情说出来,到时候,把池子当成亲生的女儿看待的他的妈妈,该会有多伤心。 “妈,我还有点事情,先上楼去休息了。” 秦夫人伸手,帮秦夏铮将衬衫的领子理好,然后还整理了他的领带,做完这些后,又跟厨房的管家吩咐道:“现在把炉子上面的冰糖雪梨给大少爷端上楼,这几天辛苦他了,好好地降降火。” “妈……” 秦夫人拍拍他的肩膀:“好好地喝完了,然后洗个澡,睡一觉,明天早上醒过来,又是新的一天,只要人还活着,就没有什么事情是解决不了的。” 原本已经准备好了要被爹妈男女混合双打的秦夏铮,突然间发现什么事情都没有,还有点失落感,但同时,秦夏铮看着满脸慈爱地望着他的母亲,又明白了点什么。 “妈,我这个青春期是不是来的迟了点儿?” 秦夫人点点头,但却是笑着的:“迟到是迟到了点儿,但是也没关系,你妹妹小止和你弟柠柠的青春期都已经过去了,我现在得了空,应付你一个人的青春期,还是绰绰有余的,所以闹腾我是无所谓的,但是别闹的太过了,分寸把握好,明白吗?” “明白,妈,我知道自己该怎么做。” 其他人从始至终都没有说过一句话,秦夏铮起身准备上楼时,白止却追了上去,偷偷摸摸地问秦夏铮:“铮铮哥,池子的婚事已经定下来了,你知不知道啊?” “我知道,所以,怎么了?” “没有啊,就是我刚刚得知了一个消息,但是我不知道你知不知道,所以我在纠结,如果你现在还不知道这个消息的话,那身为你亲爱的妹妹的我,是要让你知道好呢,还是不让你知道好呢?” 秦夏铮回头,敲了下白止的脑袋:“你这个小丫头,什么知道不知道的,你在说绕口令吗饶的我都要晕了!” “哎呦喂,铮铮哥,你是疯了吗?竟然敢打我,小心我去跟妈妈告状!” “赶紧的!要去赶紧去!别来我这边找存在感了,你铮铮哥我现在正烦着呢,没时间跟你玩文字游戏,对了,甄晞有事情找你,你给他回个电话。” 白止认真道:“铮铮哥,就你这个脾气哈,从小到大,也就是池姐姐有那个好性子,能忍你这么久,要是我啊,早就直接发飙和你吵起来了,然后你爱干嘛就干嘛去,我才不会再搭理你了!” 秦夏铮停住脚步,回头看向白止,问道:“你到底是想要说什么?” “我知道,不对,是我们全家都知道了,三年前,池子姐姐为什么会突然离开北城,差点被董叔打死都要出国!但是,我们答应了池子姐姐,不会告诉你的哦!这件事情,你这辈子都不会知道的了哦!” 白止神秘兮兮地凑过来,跟秦夏铮说:“铮铮哥,都说陷入爱情的人,智商都为负数,我原本还不信,但是看了你之后,我果断地相信了,恋爱真的会使人变成智障的!” 秦夏铮很不想从他自己的口中说出那个人的名字,但是秦夏铮不得不说,因为,白止口中的池子离开的理由,他实在是很感兴趣,原本他就是派人去调查这件事情的,只不过到现在还没有个结果而已。 “池子究竟跟你说什么了?” 白止笑了:“我答应了池子姐姐不会说的,而且,你想知道的话,自己去问池子姐姐嘛!只要你开口问,她就一定会告诉你的,不是吗?不过,你还是趁着池子姐姐和徐遇结婚之前去问吧,池子姐姐结婚之后,会立刻回M国,我听见她跟老妈说,这辈子都不会再回来了。” “小止,我对你可很好,而且,你和何以礼的事情,我还没有告诉甄晞,正好,甄晞还问过我你是不是谈恋爱了,要不然怎么会把空间给锁掉,你说,我是继续保守秘密好呢,还是用这个秘密去跟甄晞换些好处呢,我记得甄晞手上的那个项目,很有前途,用何以礼三个字去换30%的股份,说不定甄晞会答应的!” 白止炸毛,嘟囔:“大哥!不带你这样的!而且,甄晞阎王管我这么多事情做什么啊!关他屁事儿!还30%的股份呢!你太看得起我了!” “那我这就打电话了啊……” 说着,秦夏铮拿起电话假装要打…… “别!铮铮哥!你别这样嘛!你先别激动!把手机放下!事情其实也没有很糟糕的!真的!你相信我!” 白止可怜巴巴地求着饶,然后扑上来抱住秦夏铮的手臂,摇摇晃晃地撒娇道:“哥,你听说哈,事情其实是这样的,池子姐姐来找咱妈,原来咱妈早就知道了三年前池子姐姐和刘婧姐的事情,然后还有你和徐遇两个人掺和在中间的烂七八糟剪不断理还乱的纠葛,咱妈就问池子姐姐到底是怎么忽回事,咱妈的气场你也是知道的,那真的要审问一个人,是个人都招架不住的,所以池子姐姐就说了。” 秦夏铮往自己的房间走去,白止就像是大型玩偶似的挂在他的身上,被他拖着走,秦夏铮不耐烦:“白止同学,麻烦你说重点。” “嗷呜嗷呜!重点就是,当年害刘婧姐吃错了药,被姓陈的那个混蛋拉上床,被姓陈的和其他几个人非礼的事情,根本不是她做的,也不是徐遇做的,这件事情,池子姐姐可是拿她自己的命跟咱妈发誓的!” “杀人犯拿她自己的命跟你发誓她没有杀人,这也能信?白止,你倒是挺天真的啊!” 白止急了:“我觉得池子姐姐说的是真的啊!而且,这件事情,池子姐姐说了,是刘婧自己做的,跟她一点关系都没有,她本来是想要阻止这件事情发生的,但是没有成功!” 秦夏铮只觉得这种苍白的解释和澄清,真的是一点用处都没有。 “如果这就是你纠结的事情,那你不用告诉我了。” 池子一直没有承认过,但是她拿不出证据来,秦夏铮想,那么他又该拿什么去相信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