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一章:铮斗(十)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三百八十一章:铮斗(十)

王池子的身份不一般,北城王家的唯一后代,还是东升集团的早就内定好的继承人,她的婚礼想要低调几乎是不可能的,而且徐遇和王池子的婚姻,说到底是徐遇高攀了。 到了最后,在徐遇的坚持下,以及池子两位父亲的坚持下,一场世纪婚礼徐徐拉开了帷幕,而这场婚礼上面发生的事情,也成为了当年北城名媛贵夫人圈子中,经久不衰的热点话题。 这一切都要从婚礼的一个月之前开始说起,这时候,刘婧还因为受伤住着院,秦夏铮有时候便会去看她,也带着各式各样补身体的汤药,细心地照顾着,甚至还特地从秦家找了个可靠的佣人去照顾刘婧的日常三餐。 同时,秦夏铮终于在恼怒后悔自责和愤怒的情绪中抽身而出,吩咐城南别墅的人私底下调查当年刘婧的案子。 池子的新剧本也开始动笔,手速飞快,没多久便出了第一稿,团队里面的几个人讨论了之后给出了建议,池子也就跟着重新修改起来。 至于婚礼和婚纱,还有请帖宾客这些事情,则是完全交给了徐遇,但是除此之外,徐遇在之后的一个礼拜时间里面,在仲夏即将来临的时候,着手开始收拾岫罗。 而在秦夏铮的授意之下,南娱宣传总监原先布置下来的局,也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一时间,岫罗的黑历史,岫罗堕胎,岫罗上位,各种各样的消息充斥了整个网络,岫罗也从一开始的无辜受害者,变成了现在心机上位女,而这些还远远没有结束…… 岫罗在几乎被所有剧组和演艺公司封杀的时候,像是疯狗一样的开始乱咬人,不断地在微博上面各种爆料,几乎是要将整个娱乐圈的明星艺人全部得罪光的节奏。 “这是要把整个娱乐圈全部爆料一遍的节奏,再这样下去,我怕是会看见圈子里面的这些明星艺人啊,众筹买凶杀人了,对了,今天岫罗说再过一段时间会将孩子的亲生父亲是谁爆出来,我问你一句话,这个跟你没关系吧?” 秦夏铮听着这话,刚开始的还好好的,秦柠担心的的确是有道理的,但是这最后一句话听着怎么那么不得劲儿呢! 秦夏铮佯装发怒,质问道:“怎么,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啊!什么叫做跟我什么关系啊!”团团,你哥我是这种人吗? “我这不是担心你曾经在花田里面犯过错吗,既然和你没有关系那就好,我这边会派人配合你,还有,你上次说要查的那件事情,我这边已经有点眉目了,等证实真实性之后,我再告诉你,不过,现在看来,我觉得当初你可能是真的误会了池子。” “怎么说?” 秦夏铮问,他不怕事实的真相究竟是如何的,只要在婚礼之前能弄清楚,就还来得及。 “事情发生的时候,高顿酒店里面,总统套房的那层,是有怎专门巡视的,如果是池子下的药,你知道的,那种药发作时间很短,如果是在酒店之外吃的药,刘婧根本就有机会找你求救,和你滚床单总比被人强/奸来的好,但是她却出现在姓陈的那人的床上,那就只有一种可能,她进了酒店之后才中招。这样的话,当晚巡视的那个人,一定会知道点什么……” “如果是姓陈的找人将刘婧绑进酒店的呢?” 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但是这话问出来,便立马遭到了秦柠的否定:“高顿酒店的安保工作有多严密,你应该知道的,他们不可能在看见刘婧那明显就是被人绑进去的样子,还无动于衷,高顿集团的当家,最痛恨自家酒店出现这种事情!” 秦夏铮点头:“我明白了,麻烦你继续查下去,无论是什么结果,都要在第一时间告诉我。” …… 当天空闲时,秦夏铮去看了刘婧,路过蛋糕店的时候,想起来刘婧很喜欢红丝绒,便打算带一个去给她,但是没想到的是,池子也在。 秦夏铮突然想起来,池子应该是在准备婚礼结束后面的婚宴蛋糕,不知道怎么的,想到这个,他心底有点不是滋味,养了好几年的白菜被猪拱了,不是,不是这种感觉,好像是用了好几年的水杯,被他随手放在一边,以为不会有人将那个丝毫不值钱的杯子拿走,但是后来突然发现,竟然不见了。 池子见了他,仿佛没看见这个人似的,和店员又说了几句话之后便转身准备离开,被完全无视的秦夏铮在池子即将推门离开的时候,开口道:“婚礼准备的如何了?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池子顿住脚步,回过身来,回答道:“婚礼的事情,徐遇全权包办了,我什么也不用做,今天来这里订蛋糕,还是我花了半天时间才从他那里求来的差事。” 池子面无表情,说着话的时候也像是在交代公事陈述事实,秦夏铮点点头,想了下,道:“虽然我不喜欢徐遇,我也知道我现在说这句话,你不会听得进去,但是你喊了我那么多年的大哥,我还是再提醒你一句,徐遇不是好人,你……毕竟是你自己的终身大事,还是要仔细谨慎些才好。” “他是不是好人我不在乎,他对我好就可以了。” 池子直勾勾地盯着秦夏铮,直将他盯得全身的鸡皮疙瘩都要起来,甚至,听见池子维护徐遇,他的心里边,感觉很是奇怪。 “随你的便。” 秦夏铮丢下这句话,池子盯着他看了会儿,语气讥讽:“我要为之生儿育女的人,我会自己看着办的。” 话音落下,池子转过身推开门,头也不回地离开。 店员见这位衣着不凡外貌顶级的男人满脸阴沉,顿时心里头直打鼓,她小心翼翼地走过去,问道:“先生,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么?” “刚才她,来这里做什么?” 这句话说完,秦夏铮都对自己的多此一举很是无奈,但是他还是想要问一遍,确认,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究竟这么神经兮兮不像是原本的他的行为,是为什么要做出来。 “什么?啊!”店员先是懵逼,而后醒悟过来:“您问的是刚才那位小姐呀!哦,她是来定制生日蛋糕的,今天是那位小姐的哥哥的生日。” 秦夏铮脚步一顿,反问:“她的哥哥?” “对啊,应该是惊喜吧,这位小姐只留下了收货人的地址,还要求我们匿名寄送呢!” 秦夏铮突然很好奇:“收货人是哪儿?” “这个,这是我们顾客的隐私,不好意思,我们不方便透露的。” 秦夏铮理解,他也不急在这一时,如果真的是跟他有关系的话,到了生日那天,自然是会收到的,只是,若是到时候真的收到了蛋糕,他又该如何? …… 秦夏铮到医院的时候,刘婧正在窗户边摆弄一株兰花,见他来了,忙用扇子将狰狞可怖的伤口给遮掩了起来。 “等你伤口好了,我会安排你进行修复手术,你放心,不会留下任何疤痕。” 刘婧却是坚持不将扇子撤下来,无奈道:“当年,我那么狼狈的样子被你看见,已经是我这辈子洗刷不掉的污点,我不想再来一次,本来,是想要这辈子都好好地将自己最美好的一面展现给你看的。” “这些事情都不是你的错,而且……我还要谢谢你……在那件事情上面,你没有怪我,如果你恨我,我还能心安理得一些。” 刘婧默默地攥住了被角,强逼着自己将心中的恐惧和后怕压了下来,硬是逼着自己笑了:“那是池子的错,也是我将人心看的太好,不关你的事情,而且那时候,你也是迫不得已,她是你当做妹妹一样照顾的人,我原本也是将她当做亲妹妹那样看待的,虽然是你先提了出来,但是我又怎么忍心,真的告她,让她去坐牢呢……” 刘婧说完这些,默默的将视线放远,窗外突然一声惊雷,漫天的乌云下,秦夏铮也不由得想起了三年前,那个至今无法忘怀的夜晚…… 那天晚上,他原本的行程是出差谈一个收购合约,在前往机场的途中,接到徐遇的电话,说是池子和刘婧吵了起来,两人都不见了。 池子一直看刘婧不顺眼,这是他知道的,而她那个被董叔宠坏了的脾气,生气起来,什么事情都干的出来,偏偏还没有人敢上前拦着,现在两人吵起来了,他担心刘婧隐忍的性子会吃亏,于是乎马上吩咐司机调转方向,到徐遇说的餐厅那里跟他汇合。 到了那儿的时候,徐遇不在,只让餐厅的经理转告他一句话,池子可能会做出疯狂的事情来,他得先过去阻止,免得发生无法挽回的悲剧。 而具体是去哪里,徐遇没有留下线索,他急忙找了秦柠帮忙,动用城南别墅的资源,在整个北城开始地毯式的搜索,最后幸好,池子和刘婧的下落是找到了。 但是…… 等他一脚油门踩到底飙到高顿酒店的时候,已经时隔五个小时,酒店大厅,徐遇抓着池子正要往外面走,他们撞了个正着,先前还是不情不愿地被徐遇拽着的池子见到他,却是奔过来拉着他便要往外面走。 他记得很清楚,他想要上楼去看看刘婧究竟是怎么了,但是池子却一而再再而三地拦住他,甚至徐遇在一边劝着她,让她别意气用事的时候,池子仍旧不肯松手,推搡中,那瓶药就从池子的口袋里面掉出来。 后来的事情,实在太过难看,刘婧求他救命,随后跟过来的手下将屋子里面的人全部制服,他抱着刘婧去了医院,池子也跟了过来,却在刘婧生死不明的时候,指责刘婧自作自受。 后来,刘婧哭着跟他说是池子和刘婧吵完架以后,池子将她绑了,并喂了药,紧接着把神志不清浑身无力无法反抗的她交给了那个姓陈的,还有他的酒肉朋友。 秦夏铮不相信,去询问了徐遇,徐遇替刘婧做了证言,并且承认了那瓶药是他帮池子买的,那时候他拗不过池子的哀求,但是他没想到池子真的会这么去做,他以为池子只是想想而已。 大祸酿成,徐遇求着秦夏铮看在池子和他从小一同长大的面子上,别让池子进监狱,否则,池子的这辈子就毁了。 秦夏铮气的想杀了池子,但是真的看到池子哭着说不是她的时候,明明知道这是池子害怕了想要推卸责任,但他还是准备去找刘婧…… 但是那时候刘婧哭着说要去告池子,一定要让池子为她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他却要求刘婧不要那么做,他可以给她足够的钱,帮她安排后半生,并且送她远离池子,这样她就不会再受到池子的伤害。 …… “对不起,我那时候对你做出了那样不可理喻的要求,这次,我更加是要谢谢你,再次为池子遮掩,其实这一次,池子又伤害了你,你本来可以不用人气吞声,第一次原谅了,第二次就没有那个必要。” 刘婧无奈地问他:“那时候那么多人,难道我要追着池子说就是她用高脚杯砸了我,差点把我弄毁容吗?人多嘴杂,我在那个场合下要池子负责,求你为我做主?无论是哪一个结局,都只会让你被这些桃色绯闻所纠缠,我不想害了你的名声。” 刘婧长长的叹了口气,略微有些哀怨:“而且,你终究还是会要我原谅池子的,不是吗?就和三年前一样……” 秦夏铮一口气堵在喉咙口,上不来下不去,想要说什么,最后发现,刘婧说的对,自己最后的选择,的确是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