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二章:铮斗(十一)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三百八十二章:铮斗(十一)

“这次的事情,对不起,我代替池子跟你说对不起,你想要什么补偿,我都会尽量满足你。刘婧,你尽可以提出来。” 刘婧笑了,泪水在眼眶中打转:“你知道我这次为什么回来吗?因为,过了三年,我发现我还是忘不掉你,就算北城这里,对我来说是地狱,那些恐怖的噩梦伴随着我三年,但是我还是回来了,我不怕池子因为我爱你,而对我打击报复,我想要重新和你在一起!” “我们不合适。” 秦夏铮直接拒绝:“对不起,我能够说出让你人气吞声,远走他乡,连你的公道都不能帮你讨回来的男人,我不配和你在一起,所以离开我,才是你最好的选择。” “不!我不在乎,我知道池子对你来说是家人,你想保护你的家人,我可以理解,我爱你,你的家人也是我的家人,我可以原谅她,我说的是真的!” “刘婧,我可以直白地告诉你,嫁给我你不会幸福,我的家人不会简单便接受你,而我,我的家人对我来说,是这世界上最重要的人,比我自己的命都要来的重要,你进了秦家的门,在你和我的家人有了纷争矛盾的时候,我只会一而再而三地要求你忍让退却,我没有办法站在你的身边,你的角度,哪怕我明知道你是对的,我也不可能会为你说话,你只会一直受委屈,明白吗?” 刘婧泪眼婆娑,“是因为池子吗?因为池子才是你的家人认定的儿媳妇,她是王琦的女儿,还是由东升集团的董事长一手带大的继承人,甚至,影后,知名编剧,她的成就,是我的永远比不上的,我就是个从乡下小县城来的女孩子,没有家世,没有背景,是不是?” “这和你没有关系,或许这么说,相比较池子,如果我真的要娶妻子,在你说的家世背景上面,我妈更加希望的,或许会是选择一个家庭简单的女人。” 他是在十六岁的时候,才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从董叔那边知道王家和秦家曾经的纠葛,也知道为什么,每年的除夕团圆饭桌上面,他的小叔和小婶从来不回国参加。 他的小婶王瑶是王琦的妹妹,也是池子的姑姑,更加是他爹年轻时候的第一任妻子。 而董叔和王琦之间的纠葛,也让把董叔当成亲弟弟一样来看待的他妈,对王琦的意见很大,而王琦因为他小婶王瑶的离婚,对他妈也是有意见的。 他有时候都在想,池子会得到他妈的喜欢,光想想还是觉得挺不可思议的,缘分这种东西,实在是妙不可言。 “秦夫人,我见过……” “什么?”秦夏铮惊讶,“我妈什么时候见过你?你和她说什么了?” 刘婧见到秦夏铮紧张的模样,顿时觉得自己有些可怜,秦夏铮,这个自己无所不用其极爱上的男人,果然是没有骗她,家人对他来说,果然是最重要的。 “她问我,池子和我,我和你,究竟是什么关系,就是怎么回事,我……”刘婧长长地停顿了之后,带着报复的快感,说:“全部都说了,夏铮,你现在还想知道,你妈,尊贵的秦夫人,对我说了什么吗?” 难怪,难怪他回家的时候,他妈什么也没有问他,甚至连责怪都没有,还贴心地准备了甜汤,原来是因为他妈早就知道了这件事情。 “不管我妈说了什么,但是绝对不会说出,鄙视嫌弃你的身世,这样的话来。” 刘婧同意地笑了:“秦夫人的确没有说过,她和我见过的很多养尊处优的贵夫人都不一样,冷静睿智,温和慈爱,这样完全不一样的词语放在她身上都是可以的,秦夫人也的确是没有说过,我的出身不好的话来,但是,她跟我说,我和你不可能在一起,因为池子,因为池子不喜欢我,你就不会跟我结婚。” 刘婧说到这里,觉得很是委屈:“池子就那么重要,重要到能够影响我们的一生?” 刘婧在哭,满脸都是泪痕,但是秦夏铮看着她,听着她声嘶力竭的质问,不由得也在心里问自己,池子真的有这么重要吗? 重要到值得影响他的一辈子,连喜欢的女人都不能娶回家吗? 他的心底现在还没有答案,或许以后的某一天会有,但是不是现在,所以他现在不能跟刘婧结婚。 “对不起。你应该有更好的人生,你以后会遇见比我好的男人,他能够护着你,不会让你受任何的委屈,会把你当做生命中最重要的存在,而不是我,这样无能的人。” …… 第二天,一大早,秦夏铮便被他妹白止给叫醒,白止手上捧着蛋糕,上面插着生日数字蜡烛,笑眯眯地唱着身体快乐歌。 “大哥!生日快乐!祝贺你距离优雅成熟的大叔男神又前进了一步,可喜可贺哦!” 秦夏铮盯着白止手上的蛋糕,问:“谢谢,但是这蛋糕是你买的?” “额……”白止犹豫了下:“是我买的,哈哈,当然是我买的啦,喜不喜欢?” “真的是你买的?” 秦夏铮不信,再次追问,白止有点心虚,但还是强撑着点头:“当然是啦,你不要问这么多了嘛,赶紧吹蜡烛,然后下楼来吃蛋糕吧,咱妈亲自下厨为你煮了长寿面,配料都是你最喜欢的!” 她妈近几年基本不下厨了,曾经在绑架中受过伤的腰部上了年纪之后,便开始疼,因而不能久站,像是下厨这类需要花时间站着的事情,他爹是不会同意他妈这么做的。 “好,我知道了。” 秦夏铮利落地吹灭了生日蜡烛,然后找了个换衣服的借口,转身便进了房内。 蛋糕的款式和你他在蛋糕店看见的事情一样的,这让他不得不多想一些,或许这个蛋糕是池子送他的?如果是池子的话,过去三年里面,他妹妹白止送过来的同款样式的生日蛋糕会不会也是池子准备的,拜托白止以她的名义送过来的? 秦夏铮硬生生地打住了自己想要继续想下去的念头,这件事情,追究事实也没有什么意义。 …… 因为池子要结婚,这件实在是超乎了秦夏铮想象力的事情,秦夏铮看着他妈在结束了津市度假村的公事之后,又开始因为私事忙了起来,作为池子娘家长辈中唯一的女性,他妈盯着整个婚礼的筹备,还有大大小小的婚礼用品,喜糖喜饼,敬告天地的事情,他妈忙起来不算,他爹就开始着急了,时刻担心会累到自己媳妇,天天地跟在他妈身后端茶递水,而集团的事情就全部丢给了秦柠。 而秦柠一边要应付公事,每天恨不能一秒钟掰成两秒钟来用,一边还要忍着祁智恩的日常表白,痛不欲生,便也秉承着‘自己不痛快了,也不能叫亲大哥痛快了’的宗旨,来找他的麻烦。 “祁智恩那个小傻逼,我要是那天忍不住了我就把她给宰了!天天骚扰!你说池子被宠得无法无天,我看祁智恩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元北集团和南城祁氏还有合作,你只能忍下来。” “那你来帮我处理点事情,津市那边的度假村,和有关部门要谈扩建和股权置换的事情,当初这个项目可是费了咱们秦家好几个人的心血,咱爹,咱妈,还有路衡叔,甚至白叔也花过心思的,我现在暂时走不开,正好你有空,池子的婚礼我想你也不会想要参加的,趁着这个机会,用出差的理由完美地躲掉,你觉得怎么样?” “你怎么知道我现在有空,我也很忙的好嘛!” “现在南娱集团都跟天遇集团纠缠在一起了,推行的很多项目都是徐遇在主导,你肯定是很闲啊,难道不是吗,大哥?” 秦柠打趣道:“大哥,说实话啊,你再不做点什么,真的,以后人家提起来南娱集团,可就都说的是徐遇而不是你秦夏铮了,到时候,咱爹虽然现在是被咱妈逼着吃素调养身体,但是一手枪法可还是很准的,他动不了手,还有万秦和城南别墅那一片人等着替他动手,你会被揍的我告诉你!” 秦夏铮一想,还真的是,不过,他已经有计划了,只是计划还没有遇到合适的开始的时机而已,转念一想,现在去津市出差也是可以,的确如秦柠所说,可以完美地避开所有的尴尬。 “好,你等会儿把津市度假村那边的项目资料告诉我,我先看看,了解了解情况!” “好,大哥,还有一件事情,你顺便,把小止也带走。” “小止怎么了?她闹出什么事了?” “没什么大事,就是咱妈在帮池子挑选金首饰当嫁妆的时候,遇见了何夫人,被何夫人一顿怼了,商家之女配不上……云云,咱妈被气的血压都升高了,所以找我,太后懿旨,让把长公主给送的远远的,潜移默化地用异地来让两人分开。” “我明白了,正好,我带上长公主去津市,那可是白家的地盘,我等于有了免死金牌,做事情起来也会更加方便,就这样。” 和秦柠聊完,秦夏铮便开始收拾东西,翻衣柜的时候,却是从衣柜最底下,翻出了一个木盒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