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三章:铮斗(十二)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三百八十三章:铮斗(十二)

秦夏铮记得这个木盒子,是池子九岁的时候,他妈从渝城回来的时候带过来的,说是外公家传给女儿的遗物,本来是一对,小止和池子都喜欢,他妈妈便给上下两层分别给了小止和池子。 小止的那个被她自己收走,这个是池子的那一个,在池子还没被董叔接回去的时候,她就喜欢往木盒子里面放些她认为相当重要的东西,只是,这个木盒子怎么会出现在他的衣柜里面的,倒是有点奇怪了。 秦夏铮十分好奇,纠结半天到底该不该去翻动池子的东西,毕竟是池子的隐私,还是小姑娘的东西,万一有点什么小女孩子的东西,就不太好了。 但是,就看一眼,应该也没有什么关系,他不说,就当成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好了! 秦夏铮这么想着,打开了木盒子,其实木盒子里面的东西很简单,就是些信封,未拆开过,有些可能因为放置的时间长了,信封的表面已经微微泛黄。 原本秦夏铮是想要看看这些信都是写给谁的,但是信封上面既没有写信人也没有收信人,好像跟本就没有打算寄出去的样子。 秦夏铮破罐子破摔的想,反正都已经是这样了,既然已经开了木盒子,在偷偷看看信封好了,说不定这些信封是给他的! 秦夏铮小心翼翼地带着做贼的心虚,将信封拆开。 信封里面的内容果不其然如秦夏铮他原先设想的一样,是情书,但是情书的主人公,却是他自己,原来是给自己的情书啊,秦夏铮这么想着,仔仔细细地看了起来。 信封的末尾都有写信时间的落款,从十年前开始,便每个月都有一封,内容也很是枯燥乏味,无非是学校和家里面的生活,还有就是董叔和王叔两人又吵架了,董叔生气起来做了什么什么事情,很琐碎的事情,但是秦夏铮几乎可以透过信封上面的这些内容,穿越时间和空间,和那时候还是小孩子的池子相遇。 …… “哥,我很害怕,如果爸爸不喜欢大爸爸之后,他会不会不要我了,我听说大爸爸在外面还有其他的儿子,到时候我没有家了,怎么办啊?” 这件事情他是知道的,那时候闹得很大,王叔不知道怎么的弄出个私生子,董叔和他大吵了一架之后,开车从山路旁边的悬崖上面冲了下去,差点车毁人亡。 秦夏铮回想起来,那时候他陪着刘婧一起去南城深山里面写生,通讯信号全部中断,等到回到北城知道这件事情的时候,已经是一个礼拜之后了,那时董叔已经脱离危险,但是他莫名其妙地被池子冷战了一个礼拜。 所以说,池子应该是很害怕的,他说过有任何担心害怕的时候都可以找他,他绝对不会将池子丢下,到头来,是他自己让池子找不着他。 呵呵…… 还有一封,是池子向他抱怨学校有人说他坏话的。 “大哥,我这次的期末开始是第一名哦!本来老师要评我当先进的,但是我把人给揍了,因为他说你是沽名钓誉的伪君子,哼,他那个笨蛋,知道这个成语是什么意思么他,就敢随便地往你身上扣,我就忍不住了!” 小傻子,被人想怎么评价那是别人的事情,不与傻瓜论短长,但是,他一直很羡慕甄晞,无论他做什么,他那个傻乎乎的妹妹虽然一副天地下最讨厌你的表情,但总是站在甄晞那边,这样的感情,他真的是老老实实地羡慕了很长一段时间…… 最后一封信的时间,是在三年前,但是,秦夏铮觉得自己手中那张薄薄的纸,仿若有千斤重,拿在手里,沉甸甸的,炙热滚烫,他的手都觉得很疼很疼。 “对不起,哥,我知道你现在在气头上,你骂我的那些话,我就当做什么也没有听见好了,我那么那么喜欢你,原谅你了。可是,我不想你被欺骗,你想让我为刘婧自己的错误买单,我是不会的,就像南姨说的,为喜欢的人做什么事情都是值得的。但是,刘婧是我讨厌的人,我不想为她背锅,那些药是刘婧自己吃的,我是看到她自己从姓陈的那边接过来药瓶,吃了之后跟着姓陈的那个男的上了车,我担心她给你带绿帽子,才跟上去看到,后来药瓶子被姓陈的丢了,我捡起来放身边,我看到刘婧和姓陈的进了房间……” 信里面详细地解释了三年前的那件事情,秦夏铮看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心尖猛然被开了一枪,鲜血四溅,心脏就那么轻易地空了一个洞,在仲夏时节中,呼呼呼地吹着冷风。 “哥,我写这封信,希望你能看到,我想跟你说,无论你什么时候看到,都没关系,我会一直等着你,等着你来找我,愿意听我亲口向你解释的那一天。哥,我最美好的年纪就那么几年,你别让我等太久了……” 秦夏铮捏紧了手里面的信纸,眼眶酸涩湿润,他那段时间根本没有回来这里,池子的电话也没有接,所以根本不可能看到这封信。 池子那个丫头,是在国外等了他三年吗,他却连一个电话都没有打过。 但是现在为什么,不等了,要跟徐遇结婚? 看完所有的信时,已经是星月当空,莹白的月光透过纱窗投射进来,将他的影子在地面上拉长,歪歪扭扭,就好像是他现在的心情。 刘婧回来了,池子要结婚了,南娱因为他的缘故被徐遇捏在手心里面当做威胁的凭证,而,他没有任何的办法。 “看来,我还真的是只能去出差了,缩头乌龟还是鸵鸟,是当定了……” …… 隔天,秦夏铮便一手拎着行李一手带着白止去了机场,秦柠过来送一些资料,白止看见秦柠跟看到了仇人似的,转身便溜达到了远远的地方,正好,这倒是给了秦柠跟秦夏铮说话的机会。 “神秘兮兮的,怎么,你想嘱咐我什么?” “不是我想嘱咐你什么,是咱妈说了,何以礼可能要去跟何家世交的一个孙女儿相亲,这件事情小止还不知道,咱们先瞒着她,还有,千万别让小止突然回来,你在津市那边得看好小止,而且,津市那边现在不是很太平,小止要是出门的话,你别让她一个人单独待着,必须陪着她,借这次机会让小止也历练历练。” “咱妈是打算,将白氏开始交接给小止了?” 听了秦柠的话,秦夏铮能够想到的,也就是这个原因。 “应该是,小止现在年纪也不小了,白氏那么庞大的商业线,还有背后黑道上面的势力,这些从现在开始让小止一点点的接触,以小止的悟性,少说也得三年五载的,咱妈肯定有她自己的打算。” “但是,何以礼那边,相亲的事情正好让小止知道,不是正好可以让小止死心,省得何夫人整天在咱妈面前说些乱七八糟的话,咱们秦家什么时候受过这种委屈?” 秦柠摇摇头,看了一眼远处的白止,无奈道:“你以为咱妈不想啊,关键是,现在这件事情,小止这么多年,也就交往过这么一个男朋友,咱妈不敢大惊小怪地,万一把小止吓到了,你又不是不知道,咱妈虽然不表现出来,但是小止可是比咱们还要得宠!” 秦柠说着,想想还觉得有点委屈,“早知道笨的跟蠢蛋一样,咱妈会更加上心,咱们这么聪明做什么?” “对,你说的都对,我不跟你废话了,我走了,最近家里面的事情,你多费心!” 秦夏铮手握拳,象征性地砸了下秦柠的肩膀,秦柠亦是回了一拳头,而后两兄弟相视一笑,挥手告别。 “注意身体,等你回来。” 秦柠不放心,他大哥今天离开,怎么看都怎么有点伤心人为爱远走天涯的感觉,秦柠情不自禁地,还是出声再次叮嘱了两句。 “好,大兄弟,保重!” 秦柠突然想起来,不放心地又叮嘱:“对了,何以礼的这件事情你千万别跟小止说我们都知道了,就让她玩着呃,反正等甄晞明年从国外回来,这丫头也就老实了。” 秦夏铮看了他一眼:“你这是要cosplay老大妈?老大妈都没有你这么絮絮叨叨的,行了,我知道该怎么办,津市那边的事情我也会帮你处理的齐齐整整,那些想要分一杯羹要一点好处的,都不会放过。” …… 秦夏铮就这么带着白止到了津市出差,住在李功叔家的院子,李功叔不经常来这里住,但是安排了人在这里打扫,因而兄妹两个落地之后,直接拎包入住。 秦夏铮当天傍晚便去了度假村外围,那片据说是有关部门即将会拿出来跟元北集团协商合作和置换股权的地皮,他在之前就已经恶补过这块地皮的情况,但是当他真的见到的时候,还是被震惊了,第一次觉得,真是特么的不可思议。 白止站在田地边,皱着眉头问秦夏铮,“这不是还有人在这里种庄稼吗,怎么能用来开发,而且,咱们要是真的接受了这块地,咱们元北集团的名声可是不太好听的!” “我知道。” 只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那位老先生的算盘真的精得不能再精了,他肯定是料定了元北集团不会接受这块地皮,而到时候,他们的诚意已经是拿出来了,元北集团自己不接受,那么就怪不到他们的头上,紧接着,置换股权的事情,元北集团很有可能便是无偿地捐赠或者是其他的方式。 “哥,你说,他们究竟想干什么啊?这不是闹着玩儿呢嘛!” “就你这个小脑袋瓜里面都知道,这是在闹着玩儿,那些人精儿似的,会不清楚,现在就是想要我们金茂度假村的股权,但是不想要给钱而已!” 白止双手叉腰,气呼呼地问:“天底下可是没有白吃的午餐的!!!他想得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