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四章:铮斗(十三)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三百八十四章:铮斗(十三)

接下来的一个多礼拜的时间里面,秦夏铮忙于金茂度假村的事情,也没有时间再多想,倒是小止和池子的关系好,时常会语音视频联系,因而,秦夏铮对北城所发生的的一切,还是掌控在手心。 这天,秦夏铮因为前一晚上的宿醉,头疼欲裂地在床上面躺尸,白止在门外敲门:“哥,大哥,铮铮哥,我能进来不?” 秦夏铮昨晚吐得一塌糊涂,现在喉咙还疼的要死,沙哑着声音问:“什么事情?你直接说就好,我听得见……” “那个,就是,我有件事情必须要当年跟你说,还有啊,我还有样东西要给你看,你一定得现在看,不然你会后悔的!” 这辈子,他后悔的事情多了去了,比如小时候为什么从来没有告诉过他父亲,他不怪他让他从小没有妈妈,他羡慕别人父母都在,但是更加喜欢这个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父亲;还有他也没有跟他妈说过,其实他不恨她,当年知道父亲去世时候的愤怒,是小时候不懂事,相反的,她能够在他父亲死后将他接回秦家,将他抚养长大,已经值得他感激一辈子;还有的是池子,还有刘婧,如今进退两难的局面,是他一手造成,他很后悔,为什么那么坚信自己亲眼看到的就是事实,如果当初多调查一点的话,说不定就不会搞成现在这幅样子。 “行,你进来吧。” 白止蹦跶进来,抱着一盒子糖果,糖果盒子上面的颜色,大红大红的,一看,秦夏铮就觉得不对劲儿,暗叫不好。 “那个,大哥,池子要结婚了嘛,她给我送来了喜糖,然后也给你送了一份,我的那份我自己吃完了,你的这份,我给你拿上来了,你要不要试试看,这里面的巧克力很好吃的哦,上面还写了池子姐姐和徐遇的名字大写字母呢!” 果然啊,是喜糖,但是他怎么怎么看着都不顺眼呢,还巧克力呢,一点新意都没有。 “俗气,庸俗,没创意!” 白止哼哼:“大哥,你这么说,我可是会当成你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的象征的,你最好考虑清楚了再回答哈,不然,我就要开始嘲笑你啦!” 秦夏铮无所谓了,反问白止:“除了这件事情,你还有其他的事情要跟我说的吗?如果没有的话,就出去,我再睡会儿!” “这个不是重点,重点是,池子姐姐说希望我能当她的伴娘,本来是随便办个小型的家庭婚礼就好了,但是徐遇偏偏不呀,一定要给我们池子姐姐一个完美的婚礼呢,而且,董叔和咱妈的操持之下,池子姐姐就需要伴娘啦!” 秦夏铮知道他妈不打算让他妹妹回北城,自然是不相信白止真的离开津市,但是现在看他这个傻妹妹这么高兴的样子,或许是真的? 秦夏铮试探性地问:“你说的,是真的,但是咱妈同意了?秦柠也同意了?不是让你过来学些东西的吗?” 白止哒哒哒地跑过来,在秦夏铮的床沿旁边蹲下,毫不客气地打开糖果盒子,开始消灭她喜欢的巧克力,秦夏铮看着她吃的很开心的样子,想着大概是真的好吃吧,要不然怎么会笑得这么的甜。 “老妈不同意啊,还有二哥也不同意,但是没关系,因为池子姐姐的婚礼,不会在北城举办哦!大哥,你要不要猜猜看,池子姐姐的婚礼,会在哪里举办呀!” 敲着自家妹妹一副看好戏的样子,秦夏铮就知道,肯定是没有好事情的,他似乎已经能够预料到,白止接下来要说的话,是什么了。 “我不想猜了,你直接说。” “池子姐姐说了,她的婚礼仪式,会在咱们金茂度假村举行哦!” 秦夏铮当即炸毛:“谁同意了?现在津市这么乱,来这里举行什么婚礼,徐遇也同意?脑子是有坑吗?” 白止小小地委屈:“你对我吼什么呀,原先定的场地,董叔觉得不够好,你知道的啊,董叔那么疼池子姐姐,一辈子一次的婚礼,当然是希望给最好的啦,咱妈也同意了哦!哈哈哈,大哥,这件事情你是没有拒绝的余地啦,婚礼准备着参加呗!” “我去参加婚礼,你就这么高兴啊?白止我看你是学坏了,成天幸灾乐祸的,对了,你那个小男朋友何以礼呢,你来津市这么久了,电话短信视频的,有联络你吗?” 秦夏铮听了白止说的池子的婚礼将会在金茂度假村举办之后,心情很是不爽,再加上金茂度假村的事情还未解决,自己宿醉浑浑噩噩,就很想要打人,于是乎,人是不能真的打的,但是好像,折腾折腾他这个看好戏的妹妹,还是可以的。 秦夏铮拿过手机,测过身,调开手机联络人的通讯录,找到甄晞的电话号码,摁下了拨打,然后静静地拿在手里,假装是在玩手机。 “没有耶,不过他说他最近很忙,我想是没有什么时间来找我的吧,他爸爸对他的期待很高的,我不想耽误他努力啊!而且,他努力的时候很帅的!” 秦夏铮看着手机屏幕上面显示的正在通话中,脑子一转,开始套路自家亲妹妹。 “天底下努力的男人多了去了,就你们家何以礼很帅吗?” “那当然不是啦!大哥和二哥,你们两个也很帅啊!但是,何以礼是不同于你们两个的帅气啊,就好像,玫瑰和蔷薇,都很美,但是还是不一样的嘛!” 说到帅气,白止抱着糖果盒子开始感叹:“大哥你还记得我跟说说过的周亦嘛!就是我的男神,演技炸裂的那个周亦!他也很帅,我之前看过他演习时候的纪录片,超级努力和认真啊,每个眼神和动作,不用言语,我就想说,真的是帅爆了!” 周亦其人秦夏铮自然是知道的,“哦,周亦啊,外在条件的确是得天独厚,后面自己的用心也让人佩服,所以呢,你说了这么多,是不是漏掉了什么人?” 白止恍恍惚惚地问:“谁啊?” 秦夏铮心底嘿嘿一笑:“那……甄晞呢,你难道不觉得他帅?小时候不是嚷嚷着要嫁给他吗,还说非他不嫁的,甄晞出国那天,说了不去机场送人,结果自己偷摸摸地追过去,在旁边站的望夫石似的,是谁啊?” “哼!”白止噘嘴,“谁还没有个年少轻狂的时候啊,小时候不懂事的事情就不要再提啦,但是甄晞是帅的,哎呀,其实周围很多人的外貌都很让人另眼相看啊,比如徐遇,还有徐天!” “徐天?” “对啊,就是是徐遇他弟弟啦,徐遇的同父异母的弟弟,就是那个,你还记得吗,就是高中的时候你去帮我开家长会,把你当成我男朋友要跟你单挑的那个傻子啊!!!” 白止说这话的时候,嘴角带着无可奈何的笑意,秦夏铮花丛中流连多年,看出了些不寻常的味道,而且,甄晞出去的时间实在是太长了,作为白止的大哥,他觉得自己有必要提点提点甄晞,他的妹妹很好,再不回来好好地看着,随时随地可就是会被别的男人抢走。 “哦,是他啊,你们现在还有联系?” “对啊,他和我在同一个班级上面,也真的是见鬼了,明明那时候成绩那么差的来说啊,高考的时候居然能超常发挥到那种程度,还和我被同一所大学录取,哥你知道吗,徐天现在在我们高中的同学里面,就是学渣逆袭的典范,弄得我们老师班主任,现在都拿他当活生生的例子来激励学弟学妹好好学习,不到最后一刻钟绝对不能放弃希望你知道吗!” 这就是爱情的力量吧,秦夏铮本来打算这么来一句,但是,现在看来,他妹妹在徐天喜欢她的这件事情上面还没有开窍,所以还是不要画蛇添足,反正甄晞明白这其中的弯弯绕绕就行,否则他说出来之后,他妹妹听懂了,反而投入了徐天的怀抱,他可就真的是绕不开徐家这一家人了。 到时候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得悔得肠子都青了!。 他负责适时提点甄晞要抓紧时间看好媳妇儿之外,至于解决围绕在他妹妹身边的狂蜂浪蝶的这件事情上面,还是交给他未来的亲爱的妹夫来解决就好了。 秦夏铮点点头,笑了笑,道:“我原先不知道,但是你这么一说,我就知道了,不过,你确定,你真的觉得徐天很帅气?我见过他那一次,也就是高中阳光小男生的样子,没什么特别的……” “大哥耶!你看过了娱乐圈那么多的俊男靓女,什么款式的没有,自然会觉得就是那样,但是我告诉你啊,徐天在我们学校那可一直是校草级别的,帅气那是当然的,我就一直觉得,徐天要是出道去当艺人,光凭着那张脸,我就决定粉他一辈子!!!” 秦夏铮握着手机,脸上笑的很是真诚:“嗯。我亲爱的妹妹,你自己保重哈,哥哥这次,是真的救不了你了。” 白止一脸蒙逼,嘴巴里面还咬着一大块饼干呢,口齿不清含含糊糊地问道:“大哥,你说,说什么,么呢?” 秦夏铮晃了晃手里面的手机,屏幕上面,甄晞两个大字泠然地出现在白止的视线范围之内,只听一声尖叫,白止噌地就逃走了。 秦夏铮捂住耳朵,半天之后才将手机拿到耳朵边,问:“听见了没有?” “听见了,徐天,何以礼,周亦……这三个,我会好好地……关注的……至于其他,大哥,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没有了,你知道就好,小止是挺傻乎乎的,但是,她可以喜欢别人,也有别人喜欢她,明白吗?” 远在大洋彼岸的甄晞缓缓回答道:“我明白,这边的事情,我会以最快速的时间处理。至于那三个男的,大哥,应该没有哪一个,是不能动的吧?” 秦夏铮了然地笑,不怀好意:“凭你的手段,没有什么不能动的,但是何以礼你最好还是小心点,那可是,正儿八经得到了小止承认的,有名分的初恋,小心小止跟你翻脸。” 在意料之中,秦夏铮隔着十万八千里的电波都能听见甄晞那边捏碎玻璃杯的声音,他原本因为池子婚礼的事情郁闷的心情,顿时好了很多。 “先挂电话,我这边还是会继续帮你盯着,但是别等太久,时间不会改变很多东西…人心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