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五章:铮斗(十四)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三百八十五章:铮斗(十四)

很快,婚礼前该准备的东西都从北城运到了津市,期间,秦柠还特地打电话来给秦夏铮。 “事情查清楚了,所有的资料,我已经传给你,但是,我先在这里跟你说一句,这件事情,我希望大哥你能处理好,刘婧留不留,你来决定,但是教训不能不给。” 秦柠说这话的时候,语气极冷:“用着我们秦家的资源,这三年来在国外活得滋润不说,却敢将那么大一盆逼人为娼的脏水泼到池子的身上,天底下没有这么好的事情。” 秦夏铮廷听见秦柠这么说,当即了然,看来,池子信里面写的那些,是真的了。 但是奇怪的是,他却没有被刘婧欺骗过后的愤怒和不甘心,虽然他不想承认,但是事实上面,就是这样的,相比较于跟刘婧发火,他心中占据的情绪最大的,是后悔。 后悔他自己为什么在事情的最开始,没有好好地调查清楚,导致现在,被束缚住手脚的他,什么也不能做。 “大哥,你怎么不说话?” 秦夏铮无奈:“我能说什么?你想怎么给教训,是你的事情,我不管,对了,这件事情,别让池子知道,我已经了解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秦柠不解:“既然事情是误会,那就更加应该在误会还未造成更大的后果之前,先全部地解决掉,大哥你又何必就这么认输?徐遇他比不上你在池子心中的分量,现在两人也只是即将举行婚礼,一切都还来得及,你若是有心,再争取一下,这个婚礼,能不能举行还是一个未知数。” 秦柠劝他,他自然是知道该如何的,只是现在连他自己都没能能弄得清楚自己的心思,再在这个节骨眼上,闹上这么一回,别说其他人了,就是一向疼他的他妈都得一棍子打死他! “这件事情,我自己心中有数,对了,婚礼在津市举行,这真的是咱妈同意了?” 秦夏铮到现在还是有点想不明白,津市现在局势不清,而且池子的婚礼,来来往往的宾客,身份非富即贵,地位超然的你如过江之鲫,那是必然数不胜数的,若是出点意外,那么场面就会变得更加的难看! “咱妈的心思猜不透,不过,的确是暂满拍板决定的,应该是自有她的打算,咱们到时候配合就行,还有,咱妈已经上飞机了,估计今天就能到津市,刘婧这件事情,她也是知道的,你或许,应该预备着,咱妈找你喝茶谈天。” …… 和秦柠通完电话之后,秦夏铮便小心翼翼地等着他妈的电话,直到当天晚上九点多的时候,他们家太后老佛爷才大驾光临,他将人迎了回李家小院,又准备了吃的,才得空和他妈提出来,婚礼为什么突然改到金茂酒店来举行的原因。 “津市的那位老先生盯着咱们金茂的这点子价值,想要来掺和一脚,但是连点钱都不愿意意思意思地给,当初金茂度假村开始建造的时候,可也没见他们出手帮个忙,现在坐享其成,美得很呢,我倒是要用这次机会,让他们看看,咱们也不是好惹的,而且,这个金茂度假村,虽说是咱们元北集团一家独大,但是要是拿出点股权来分分,咱们元北集团也不是那么小气的人,你说是不是?” 秦夏铮候在一边,被自家老妈看了一眼,登时心里一个踉跄,突然明白了什么,问道:“您的意思是,如果这次来参加池子婚礼的宾客当中,有人看中了金茂度假村的发展前景,同时愿意出钱,您也会考虑将部分股权拿出来卖掉,是这个意思吗?” “对,你说的对,既然那位老先生不给钱想白拿,那就用事实好好地教他做人,金茂度假村这块香饽饽,可有的是人捧着大把大把的银子,上门来求合作的。” 说到这儿,秦夏铮已经是不的不佩服他妈了,“妈,您真的是,姜还是老的辣,这主意您出的是真好!” 他妈秦夫人嗔怪道:“你啊,嘴甜,这可不是我一个人想出来的,这种法子啊,你爹那是信手拈来,我呢,也不过是执行者而已!对了,你问完了你的疑问,我这边也有好几个疑问需要你的解答,怎么样,是不是该好好地回答我一下了?” 秦夏铮被秦夫人这么一问,顿时哽住,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这一下是想躲也躲不过去了。 “妈,您想要什么,您问就好。” “池子那件事情,我本来,是觉着池子不会做这种事情,但是既然池子真的做了,无论如何,我也是有一部分的责任,毕竟池子从小到大,也算是在我的眼皮子底下长大的,咱们对不起人家刘婧,该付出的代价,该闭上的嘴,就没有丝毫好说的。” 秦夏铮惊讶,他竟然不知道,他妈原来是抱着这样的想法的,一时间,喉咙有些堵得慌。 “妈,对不起,是我事情没有处理好,让您操心了。” “没事,这种事情,我年轻的时候,经历的多了,手段更加奇葩的也见识过,刘婧的心思还是浅了些,否则当年的事情就不应该是以她远走国外为结尾,但是这件事情,说到底,还是你的原因,你是起因,也是后来刘婧耍的小心思能成功的助力,不说推波助澜,单说你连好好查查都没有去做,这就说不过去。” 秦夫人话音一顿,盯着秦夏铮,良久后才说:“所以,你跟我老实说,你打算怎么办?” 秦夏铮试图装傻:“妈,您说什么,什么打算怎么办?” 秦夫人瞪了他一眼,佯怒道:“你别跟我打哈哈,我把你带大的,还能不知道你在想什么?刘婧那边,我是不想管了,秦柠那个脾气,少不得会出手,但是池子,池子你打算怎么办?她可是快要嫁给徐遇了,你能甘心,你能放心?” 甘心?放心?自然是不可能的,说实话,他从来没有想过,他会亲眼看着池子有一天会嫁出去,成为别人的新娘,秦夏铮一直以为,她会一直是池子,永远跟在他身后的小妹妹。 然而世事变化的太快,当真相解开的时候,他措手不及,这些天来,他无数次地,不断地回想起,三年前对池子说的那些话,那时候想着还不够狠毒严厉,但是现在回想,却是后悔不迭,池子听了得有多难过。 秦夫人握住秦夏铮的手:“你告诉我,你喜不喜欢池子?” “……妈……”秦夏铮苦笑:“……现在来说这些话,不是太晚了吗?池子的脾气你是知道的,她决定的事情,怕是没有更改的机会。” “好,那咱们先不说这件事情……你,还有一件事情是必须得去做的!” 秦夫人面色肃然,秦夏铮疑惑问道:“什么事?” “你还欠了池子一句对不起,无论如何,这三个字,你是必须去亲自跟池子说的,知错就改,明白吗?” …… 凌晨时分,秦夏铮还没有睡着,抱着手机站在阳台纠结,该不该打电话给池子,就像是他妈说的那样,‘对不起’这三个字,是的的确确该亲口跟池子说的,只是,他不由得想,若是池子不愿意原谅他,那时候他又该如何? 犹豫,又是犹豫,拨号键无论如何也摁不下去,或许这就是三年的时间,改变了秦夏铮们之间什么话都可以说,无论在对方面前如何狼狈都没有关系的状态。 这时候,门外有人敲门,开门之后,进来的却是秦夫人,秦夏铮疑惑,秦夫人昨晚那么晚才睡下,怎么现在就醒了?难道是出了什么事情了? 想到这里,秦夏铮忙问:“有事发生?” 秦夫人温和道:“……你放心,不是大事,就是,池子到了机场了,但是司机师傅不太清楚这边的路况,你呢,去级机场帮妈把人接回来,池子明天出嫁,是从这小院里出去,等会儿,妈还得好好地装饰一下这里,红红火火喜庆洋洋的……” “妈,你这个小心思,我可是知道了啊,故意的啊,是不是啊,太后娘娘?” 秦夫人嗔怪地拍了一把秦夏铮的肩膀,打趣道:“要不是你这怂怂的样子,我还得着这么帮你想着?你说你这孩子想谁呢?你父亲也不是这样的!咱们秦家的男人,不要怂,上去就是干!” 秦夏铮办搂着秦夫人的手臂,小孩子气地嘿嘿笑着:“基因突变,基因突变!妈,我去,我去还不行嘛!但是您别抱太大希望啊!” “又不是我要娶媳妇儿,你自己的事情,你自己看着办,我能做的,就是该推的时候推一把,其他的,你要真的是不愿意,那就做出你自己的选择!别拖拖拉拉的,你父亲那么果决的一个人,跟你父亲多学学!” 秦夫人很少在他面前主动提前来他的那位年轻早逝的亲生父亲,他曾经猜想过,是担心他爹多心,或许还有是害怕在他的成长道路上面,再增添不好的不可控因素,没办法将他教好。 但是现在主动提起来了,怕是他妈是真的担心他在池子的事情上面错过,且错过就是一辈子。 秦夏铮像是突然间智商回笼,明白了他妈大动干戈地将婚礼的场地更改到金茂度假村来,究竟是为了什么了,终究说到底,还是为了他。 “妈,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傻小子,我问你,你喊我什么?”秦夫人抬头,仰望着面前这个已经长得比自己高了很多很多的儿子,踮起脚尖捏了下他的脸,倏忽间笑了:“你喊我一声妈,我能不为你事事着想吗?更何况,我们身上,可是流着同样的血液,你的父亲是我的兄长,我疼你,护你,是我愿意的。” 秦夏铮心中一暖,道:“妈,我有句话,想跟你说。” “说呗,跟我还有什么话不好说的。” 秦夏铮握住“” 秦夫人愣住,眼角的泪花控制不住地落了下来,重重地砸在大理石地面上,溅开一滩水渍,秦夫人声音哽咽:“你,真的不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