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六章:铮斗(十五)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三百八十六章:铮斗(十五)

“不怪,相反的,妈,我要向你道歉,小时候是我不懂事,说了怪你的话,其实那是意外,根本不关你的事情,我只是,那时候害怕极了,害怕你会不要我,那样我就真的什么亲人都没有了,对不起……” 秦夫人眼眶中,泪水不停地在打转,她不禁想到第一次见到秦夏铮的时候,那么调皮倒短古灵精怪的孩子,为了帮团团打抱不平,愣是跟比他个子还要高的小伙伴打了起来,善良又充满了正义感。 “谢谢你,铮铮,真的是谢谢你了,你能对我说这些话……我没有,辜负你父亲的期待,你在我手上,能够好好地长大,平平安安的,我很感激。” “妈,你做得很好。” 秦夏铮终于是将自己心底藏了大半年的心事给说了出来,说出来之后,没有困窘,倒是有了彻底的轻松下来,小时候便觉得自己和秦柠还有白止是不同的,他们兄妹才是妈妈的亲生孩子,因而他拼了命的努力证明自己的优秀,这样才能多得到一些妈妈的关注,无论做什么事情,也总是小心翼翼,现在,话说开了之后…… 他仿佛在一瞬间便跟一手抚养他长大的妈妈,变得亲密了许多,甚至有了种心结解开的感觉,这么多年了,这种感觉,实在是迟到了很多年。 “……铮铮,听我说……”秦夫人牵住了秦夏铮的手,盯着他的眸子,这双眸子实在是太像了,和他父亲一模一样,而且秦夏铮与当年年轻的路衡,几乎是一模一样,秦夫人看着他,每每总是能想起来,路衡照顾她的时候。 不仅如此,她的脑海中,也总是能想起来,路衡曾经癫狂地质问她,为什么秦老爷子当年能够亲手将他丢在孤儿院,不肯认回他。 二十几年过去,秦夫人总算是琢磨出点什么来了,其实当年,路衡或许从根本上面就没有想过要对秦家做什么,他想要的,无非也就是表现给秦老爷子看,他的能力也不是那么糟糕,他作为秦家的儿子,也是能够令秦老爷子骄傲的。 只是,后来唐嫣然和沈扬诺的插手,才令事情往不可控的方向发展,最后导致了悲剧。 秦夫人认真道:“你是正儿八经秦家的孙子,若是真的要按照老一辈人的算法来说,你还是秦家的长孙,所以,想要做什么,尽管去做,想要什么资源,就跟我们提出来,我们都会给你,你不用憋着。” 秦夏铮:“……妈?” “你个傻孩子,你以为妈养你这么多年,真的看不出来,你自己觉得你和秦柠还有白止是不一样的,对吗?” 秦夏铮大囧,原来他妈是什么都知道,顿时,秦夏铮觉得一直在纠结的自己就像是傻逼一样的,真的是囧了个囧,还挺搞笑的,还有今天幸好是把自己的心底话都说出来了,要不然还不知道这种纠结继续下去之后,还会造成多大的误会。 “妈,你别误会,我就是……就是……” “我还能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你和秦柠还有白止,我们上一辈的管子太乱,和你说了,你可能越无法马上理解,但是说到底,妈妈还是要告诉你,认真地跟你陈述一遍,你们是有血缘的兄妹,这世界没有人比你们之间的关系,还要亲近了,明白吗?” “我明白。” 秦夫人伸手,抱了抱秦夏铮,或许是年轻的时候,见多了秦家大宅,秦厉北和秦世昊、秦世勋之间的争斗和鄙夷,她现在很是希望这三个她亲手带大的孩子,三兄妹的感情,能够好好的,一直一直这么下去,以后,也千万别出现因为利益不同,意见相左而刀剑相向的事情来。 “妈,你知道吗,我很爱咱们这个家……” 秦夫人拍着大儿子的后背,颤巍巍地点头:“好,妈妈知道了,无论如何,我们都是一家人。” …… 当天下午,秦夏铮便在他妈的殷切期盼之下,出发前往机场接新娘子……池子。 接机的场面没有很难堪,因为从北城来津市的不只是池子一个人,还有化妆师造型师等等等,秦夏铮突然明白,自己就是来当司机的。 池子很是客气地向他道了谢,然后便将搬行李的事情交给随行人员,自己上了SUV的后座去休息,这让从李家小院到机场的一路上面都在纠结到底要怎么跟池子道歉的秦夏铮,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动作才是对的。 车子稳稳当当地开在高速公路上面,秦夏铮没忍住,从后视镜里面看了好几眼池子,池子闭着眼睛,睡得很香的感觉。 秦夏铮默默地将车速放缓,这时候听见造型师跟化妆师说起徐遇,秦夏铮好奇,便多留心了些。 “徐总不是一直跟着池子姐的么,怎么这次没有跟着一起来啊?” “徐总也是想来的,但是我听说,好像是因为公司有点事情吧,貌似是……对了,你知道那个电视剧吗,好像是和那部电视剧有关!” “我真的超级羡慕池子姐的,徐总对她实在是太好了,这些天看着,都是宠上天的节奏!” 秦夏铮收回注意力,或许,徐遇不是个好人,但是就像是那天池子说的,徐遇对她而言,却是全世界最好的人,想到这里,秦夏铮没有愤怒和生气,只有满心的悲哀。 现在的这种情况,完全就是他自己一手造成的,怪不了任何人。 不过,这两个人的对话,倒是提醒了他,徐遇的电视剧项目如果是遇到了问题的话,那么说不定,就是他一直等待的那个机会的到来,只是现在,徐遇和池子若是真的结了婚,他是不是还要继续和徐遇斗下去,到时候,徐遇一无所有,受苦的还是池子。 …… 一路无话,秦夏铮将车停在院子门口,秦夫人听见声音迎出来,造型师也将池子给喊醒了,秦夫人笑道:“你小时候,我带你们来这里过过一次暑假,还记得吗?你还说喜欢美人鱼,要去抓一条美人鱼回来做好朋友……” 说起童年趣事,很显然的,秦夏铮见池子的露出了笑容来,挽着秦夫人的手便往院子里面走,秦夏铮跟在后面,帮着将那些从北城带过来的,新娘子在婚礼上面要用的东西全部给提进了院子。 院子里面,秦夫人正跟池子聊着天儿,闲话家常,池子看了进进出出忙碌的秦夏铮一眼,却一句话都没有说,转而问秦夫人:“南姨,我大爸爸最近有个公差,是到下面去视察的,估计会等到婚礼那天才会来,然后,我爸他现在……医生虽然说了可以坐飞机,但是我还是挺担心的,正好距离婚礼也还有时间,我就让家里的司机开车带我爸过来了。” “好,你将这些事情都做得很好,等会儿小止来了啊,你和她去会场看看,看看还有没有哪里不满意的,马上提出来,我让手下的人,立刻改出来,一辈子一次的婚礼,马虎不得,咱们小心着来!” 秦夫人是第一次操持孩子的婚事,池子又是她看着长大的,颇有些自己女儿初长成的感觉,一直在细心地叮嘱,池子安静地听着,是不是地点头答应下来,突然,池子想起了件事情,犹豫了下,觉得还是应该跟秦夫人说说。 “南姨,我的……我的那个,弟弟,应该也会来参加婚礼……” “什么?!” 秦夫人大惊,几乎是瞬间便怒了:“你大爸爸同意了?” 池子点点头,无奈道:“是,我大爸爸同意了。” 秦夫人摇头,这场婚礼原本就不单纯,准备的时间仓促,更何况王家的女儿嫁给徐家的儿子,本来就是下嫁,北城的豪族世家,哪个不是在等着看好戏,甚至还有传言说是奉子成婚的,这些她都忽视了,结果现在王琦那个神经病,居然还敢将私生子弄到明面上来,甚至是池子的婚礼上面来! 秦夫人怒道:“你大爸爸这是想借着婚礼的契机,将他儿子介绍给所有人,摆到台面上面来?你爸爸知道这件事情吗?他也同意?” 池子无奈到极致地地点头:“我大爸爸的那条路,终究还是要有人来接着走的,况且,我大爸爸已经将那个人的路给铺好了,谁都阻止不了我大爸爸的决定。” 池子说的这话,秦夫人是同意的,当年匆匆见过王琦一面,便知道王琦的不好招惹,而后来因为董邵抚养池子的原因,她和王琦也偶尔会见上面,只是气氛都不会太好。 幸好大家都是成年人,都知道,为了某些人和某些相同的利益,得在一定程度上面维持着和平共处温馨和谐的氛围。 “这个我知道,不过,你告诉南姨,这件事情,你是怎么想的?你愿意,帮你那个弟弟一把吗?” 池子犹豫了会儿,鉴定地摇了摇头,一把抱住了秦夫人,委屈地撒娇道:“南姨,我替我爸委屈,我也替我自己觉得委屈,你说,为什么我大爸爸不能像秦伯伯那样呢,专一又钟情,对南姨您好到心眼里,生怕您受到一点委屈!” 听着池子对秦厉北的高度评价,这回是轮到秦夫人无奈了:“是,这二十几年来,他是对我挺好的,但是,每个人,在每个人生的阶段都是不一样的,或许你大爸爸,只是还没有道那个,学会对人一心一意的时候。” “可是,我很担心,万一我爸爸他不想等了,厌倦了,想走了,他又该怎么办,他这辈子就再也找不到这样好的人了,南姨,就算开始再努力再坚定地想要走下去,一直被伤害,也是会熬不下去的。” “那倒是……” 秦夫人故意往自家儿子那边看去,秦夏铮默默地在一边把弄着电脑,假装自己什么都没有听见,但是屏幕上面,如果有人这时候走过来的话,就会发现,其实秦夏铮一直紧紧地盯着的电脑屏幕上面,是什么也没有的。 “一直等在原地的人,是极少极少的,再坚韧不拔的心意,一点点地挖,总有轰然倒塌的一天,何况是本就飘渺不定的心。” 秦夫人原本心情是很好的,毕竟是相当于干女儿的池子要嫁人,虽然不是嫁给原先以为的大儿子,成为自己的大儿媳妇儿,但是只要她幸福,也没有什么不可以。 这次的婚礼,秦夫人是花了十足的心思准备的,董邵来请她帮忙,因为周遭也就秦夫人能够将这些事情处理好,这中间,秦夫人也邀请了些和秦家白家交好的朋友,但是现在却平白无故地成了王琦宣布他私生子的场所,所以秦夫人无论如何,都是心不甘愿的。 “这件事情,我会跟你大爸爸说,你别管。你只要做好准备当你漂漂亮亮的新娘子就好了。南姨不会让人,欺负了你!” 抽鼻子的池子默默地点头,起身往屋内去,秦夏铮看着池子消瘦且落寞的背影,哪里有一点要当新娘子的人的喜庆,心里不住地担忧,说到底,还是不舍得将池子就这么交给其他人来照顾。 秦夏铮一直望着,直到池子的身影消失在自己面前的时候,才走到他妈身边,道:“王琦叔,是不是太过分了,董叔,不应该也不能再继续忍下去。” 秦夫人哪能不知道这个道理,但是,她想了想,摆摆手:“大人们的事情,你就别掺和了,你把你小子自己管好了就行了,没看见人池子刚刚都不想跟你说话搭理你了吗?” 秦夏铮嘟囔:“那我不是正在想办法呢嘛,池子现在不愿意搭理我,我总不能很是突兀地上去一句对不起,就溜之大吉,如此敷衍了事吧!” 秦夫人想了想,觉得还挺对的,便说:“你自己想办法解决吧,我是帮不了你了,我得给你董叔打个电话,这个笨蛋,以前天不怕地不怕的,一副全天下我最拽我最了不得的姿态,多好啊,英姿勃发的,现在却是要死不活的,我看了都生气!” 秦夏铮见她妈生气了,连忙哄人:“妈,咱们要不这样,你把你教育我爹的那一套全部教给我董叔,那不就醒了嘛!我董叔那么聪明,一定举一反三,将王琦叔,彻彻底底地降服在西装裤下!你觉得呢!” 秦夫人一巴掌拍在了秦夏铮的肩膀上,嗔怪道:“就你一天有嘴叭叭的,找打呢是不是?我和你爹那能一样吗?行啦,好好地去想你怎么跟池子道歉吧,我啊,还得想想,究竟要怎么办,才能让你董叔不受王琦那份老什子的羞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