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七章:铮斗(十六)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三百八十七章:铮斗(十六)

…… 秦夏铮见他妈走到一边打电话,犹豫了会儿,还是上楼,走向回廊尽头的池子房间。 他还记得池子留给他的信里面,说起的关于那个私生子弟弟的事情,或许现在的池子,正是需要人陪伴的时候。 敲门,得到允许后推门而入,池子正在收拾行李,听见脚步声,头也没抬便说:“有事吗?” “我……我有件事情想跟你说……” “好啊,我听着,你说吧。” 秦夏铮本以为池子会说不想听,但是现在如此直接干脆利落地让他说,他还真的是说不出口,觉得有点丢人,还有点不好意思。 良久的沉默无言之后,池子已经将行李箱里面的衣服全部拿出来,往衣柜里面放,见秦夏铮一言不发,便看了他一眼,不解地问:“怎么,不是有话要说,现在又不说了吗?” “我……我看到衣柜里面,你留下来的盒子了……” 池子挂衣服的动作一顿,眼帘低垂,秦夏铮看不见的她的眼睛,也辨别不出来,池子现在究竟是个什么样子的心绪,但是,好像一旦开始,很多事情也就变得理所当然,没有那么的难以启齿。 “我并不知道,你放了木盒在衣柜里,其实,你有话想告诉我,大可以直接跟我说。不过也是怪我,我没能早点看到你亲手一个字一个字写下来的信。” 秦夏铮慢慢地,紧张又谨慎地走向池子,“还有三年前发生的那件事情,是我太过武断,对你不够信任,池子,我想跟你说,对不起。” “对不起……” “对不起……” “对不起……” 每说一个对不起,便是往前进了一步,秦夏铮看着自己与池子的距离,逐渐地逐渐地缩短,然后自己在池子的沉默中站到了她的身边,她低着头,眼泪一滴一滴地往地板上砸下去。 “那时候我骂你的那些难听的话,我现在全部收回来,我是个睁眼瞎,还是个智障,还是个聋子,三年过后,才找回事情的真相。” “……夏铮哥,这些话,如果是在一个月之前说出来,那该多好。” 池子转身,往旁边挪了两步,将自己与秦夏铮的距离拉开,带着哭腔道:“我都已经没有期盼过你会愿意去探寻真相,只要你肯原谅我,什么都可以,明明已经不敢期望了,你还要在那么多人面前打碎我的自尊……” 池子咬着下唇,隐忍不哭,秦夏铮站在一边,却是手足无措,他从来没有这么慌乱过,哪怕是亲眼见到刘婧,他的女朋友被人轮流非礼之后,也能够迅速地想出解决方案,吩咐手底下的人封锁消息解决涉事人员。 然而现在,池子在哭,他却什么也不敢做,怕一个不得体,便将两人的关系再次推向一个更加彻底不可控制的境地。 “这一切都是我的错,你要我做什么,你才肯原谅我,你都可以提出来,我绝对不会有任何的疑义。我一定会按照你的要求,去办。” 难过铺天盖地的袭来,带着让人无法缓过气来的沉重,池子捏紧了衣角,怔怔地看着秦夏铮,或许是太过痛苦,麻痹了的心脏此时感受不到一丁点儿,在做出这个撕心裂肺的决定的时候,反而看起来很是一般,丝毫没有犹豫。 “那就,回到以前吧,我们还是兄妹。” 秦夏铮本不想答应下来,但,现在就算是不答应,也没有什么办法。 “好,我们还是兄妹。” 古人曾言,风水轮流转,说起来还真的是,在三年前他一直想要坚持自己和池子是兄妹,结果到头来,池子用兄妹这两个字便断定了他们未来十三年,三十年,甚至是六十年人生中的关系。 呵呵,秦夏铮不禁自嘲,还真的是可以的,秦夏铮,你现在纯粹就时自作自受! …… 跟池子道歉之后,秦夏铮下楼,秦夫人正好挂下电话,见到他,挥手示意他过去,“你,跟池子说了没有?” “说了。” “池子什么反应?” “没什么反应,就是……兄妹……” 秦夫人捂脸:“我的天呐,人间惨剧,你……让我说你什么好?” “……妈,我看你怎么还挺高兴的?” 秦夏铮无奈,这真的是他妈吗?看他儿子失恋的时候痛苦着呢,还有心情笑得出来? “我能不高兴么?只要是你说的,池子一直就没有说过不字,现在终于懂得什么叫做是对自己最好的选择了,我当然是高兴的,夏铮我跟你说哈,自作自受,送给你,不用太感激我了……” “妈,你早就预料到了现在啊?” “预料是没有那么夸张,不过,这一切不是都能猜得到的吗?如果是你,你不会生气和,埋怨,时间越长积累的失望也就越多,到时候一旦要走,那就是头也不回。” 秦夏铮像是突然间智商回笼,明白了他妈过去三年来,一直大动干戈非逼着他去见池子,是有多么的正确,时间流过之后,真的便找不回来。 他妈一向对任何事情都看得通透,也很开明,对他们几个孩子的感情事多半是抱着围观看好戏的态度,除非涉及到了人命和底线,否则绝度不会轻易插手。 但是在他和池子的事情上面,他妈却是一反常态的高举支持的大旗,他要是能听进去他妈的话,就好了。 果然,秦夫人听见秦夏铮这么说了以后,露出了个释然的笑容来:“或许你们两个真的是缘分不够,不过这既然是池子的决定,咱们还是要好好地尊重,这件事情,就当翻篇了。” 不这么样子做,又能怎么样?秦夏铮无奈地点头,念头一转,问道:“董叔那边,是怎么说的,真的要让步?” 秦夫人冷笑:“让步?不可能,你董叔说了,池子的婚礼,谁都不能夺走她的关注度,不过这件事情,你董叔让我们不要插手,他自己能解决,那就让他自己来解决,我们只需要在一边默默地看着,你董叔如果真的想要帮忙,会来提出来的。” 秦夫人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悠悠叹气:“说起来,池子和你董叔的性格,还是挺相似的,就是你董叔的忍耐力,真的是大大出乎我的意料。” “董叔以前很容易放弃?” 秦夏铮扶着秦夫人,往厨房走去,随口一问,但是这随口一问,倒是将秦夫人的话匣子给打开了,滔滔不绝地聊了起来。 “也不是容易放弃,你们董叔当年,那可是红的一塌糊涂,就现在,比小止喜欢的那个周亦,还要来的有名气,骄傲,不可一世的骄傲,还带着点天真,活得潇洒自在,就像是那,天上的云,谁也抓住,他也从来不在一个地方停留。” “只是,那么自由的人,尽然会因为一个王琦就留下来了,还是这么多年,一次次的帮忙,得来的……” “王琦叔,既然能够留住他,两人应该是心甘情愿……” 秦夏铮也不知道自己为了什么样的心思,才会可以强调这一点,但是,王琦叔那么花心的人,都能留下来一个人陪着,为什么他做不到? 秦夫人听了这话,立即警觉:“但是你觉得,你董叔这些年开心吗?别忘记了我刚才说的,把你的小心思收一收,别折腾你自己,也别折腾别人。” 进了厨房,秦夫人边拉开冰箱的门,边劝说道:“还有,南娱集团的事情,你打算怎么办?你爹已经在问了,我帮你缓和了时间,但是你要是再拿不出来一个好的解决方案,继续在津市这里悠闲下去,你爹恐怕不会轻易绕过你!” “妈,我正要跟你说这件事情,徐遇,应该不用多久,我就会让彻底地从南娱集团滚出去,甚至,事情进展顺利的话,天遇集团,也不会给徐遇他留下。” 秦夏铮扭头看了眼二楼的方向,沉声道:“……妈,池子应该,不会因此过得不好……” 秦夫人将热好的牛奶端给秦夏铮,顺手还给了一碟子小饼干,柔声道:“公事和私事要懂得分开,徐遇自己没办事的话,还指望着娶了池子,就等于是把免死金牌和财神爷一起请回家吗?想的很美,但是这比做梦还来得不靠谱。” “我明白了。” 秦夏铮说,秦夫人捏了块饼干放进嘴巴里,揉着额头,很是疲累:“把握好分寸,别再把池子给惹哭了。” “……妈,你儿子又不是那种毛头小子,怎么会把池子惹哭!” 秦夫人压下一阵阵传来的头疼,抿唇笑着看了秦夏铮一眼,那种‘你这个小样,秦夏铮还不知道你’的眼神,秦夏铮着实是心虚了一把,但是很快,秦夏铮又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过,装作不经意地问:“妈,我想请你帮我一个忙,可以吗?” “你说。” “在婚礼上面,我要致辞。” 秦夫人大惊:“你小子憋着什么坏主意呢你?不是说了别折腾了嘛?” “我没想要闹事,你看,你们不都是觉得徐遇是个不错的结婚对象吗?我作为兄长,致辞说段话,表达一下对我妹妹嫁人的祝福,有什么不好的呢?” “那倒也是可以的,我看徐遇那个孩子挺好的,对池子那是言听计从,总比某个总是惹她生气伤心难过的渣男来的好!”秦夏铮老老实实地接收着他妈的眼神攻击,乖巧状点头:“您说的对,您说的对!” “致辞的时候,好好说,别给咱们家丢人,咱们秦家人,豁达一点。” 秦夏在心里翻了个白眼,豁达是不太可能的,但是其他的,或许可以。 还未想好,秦夏铮便被秦夫人狠狠地从后背拍了一巴掌,秦夏铮很无辜,但是秦夏铮妈似乎不这么觉得。 “别耍小心思哈,就算是耍了小心思,还是要跟妈妈我通个气儿,我好给你安排好后手。” …… 秦夏铮不知道他妈这句话是不是就代表着默许他即将可能会做的事情,隔天一大早,他便去接了董叔,没想到,随之而来的还有徐遇。 董叔和徐遇一路上都在聊天,很是热络的样子,秦夏铮心里不得劲儿,原本这种时候,和董叔聊得嗨起来的,都是他,什么时候就轮到徐遇这个人来顶替他的位置了。 他阴雨绵绵地将徐遇先送到了度假村,然后再送董叔回李家小院去跟秦夫人还有池子他们汇合,车上,董叔问:“我还以为你小子会成为我女婿呢,现在看来,啧啧,你小子真的是没眼光,我们池子啊,聪明的很,这不,你把人弄丢了吧!” 秦夏铮几乎要哀嚎了:“我的董叔哦,您就别这么笑话我了,我现在很惨了!” 坐在后座的董叔突然凑上来,问道:“要抢亲吗?我帮你啊!二十几年钱的时候,我就很想这么干了,不过那时候条件和环境都不允许,你现在倒是可以的,要不要试试?” 秦夏铮看着他的董叔兴致勃勃,而自己不知道怎么的,就是有种鸡皮疙瘩的感觉,他的董叔这满脸写着看好戏的吃瓜群众脸,真的是太吓人了。 “抢亲?董叔,今天的婚礼,来的人,几乎涵盖北城所有的达官贵人名流显赫,抢亲?我会被我爹一枪崩了吧?” 董叔老神在在的摇头:“你爹会打你,那是一定的,不过,有你妈在的话,只要你妈开口,你爹不敢动你一根手指头,所以,咱们来抢亲呀抢亲呀~大好的时光,咱们来造作呀~” 秦夏铮额头三条黑线:“董叔,这样真的不好。” “算了,你真是越大越没劲儿了,还是小时候可爱啊,鬼机灵似的,还以为你们秦家终于是出了个性子不那么闷的,谁知道基因如此强大,还是给拐回去了……” 董叔见秦夏铮拒绝了他的提议,便闷闷不乐地缩回了后座,秦夏铮纠结着池子那个弟弟的事情,频频去观察董叔,再三斟酌着要不要问,该怎么问,问了之后又该如何顾忌他的董叔的心情。 “董叔,王琦叔的安排,您知道了吧?” 秦夏铮最后决定先试探,看看形势如何再做决定下一步怎么走。 “我知道啊,怎么了?” “如果可以,是不是,董叔您提个意见,别让无关人等来搅局,今天的女主角是池子,新娘子总是要开开心心的,是不是?” “难为你了,现在还能想着池子的心情,池子跟你说什么了?她不高兴见到她弟弟?” 董叔说这句话的时候,秦夏铮特意带着余光瞥了一眼董叔,发现董叔丝毫没有难过或者是悲伤的情绪,这倒是令秦夏铮起了很强大的好奇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