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八章:铮斗(十七)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三百八十八章:铮斗(十七)

“谁会喜欢,一个一出生便带着背叛印记的弟弟,更何况现在那个人是要来到她的身边,在她面前晃悠?要是我,我一定毫不犹豫地想办法打死!” “那个孩子,我见过,心思不坏,但是你放心,今天是我女儿的婚礼,谁想抢了她的风头,我一定不会放过,所以你就好好地将你的心放回去,我会解决好。” 董叔说过的话向来是一言九鼎,秦夏铮得了他的承诺,心下担心池子会因为她弟弟的事情而郁卒的心情,也放缓了些,紧接着,他便想到了另外一件更加重要的事情,仔细想想也是刚才董叔一直子在试探他的事情。 “董叔,如果我真的要将池子从徐遇的手中抢回来,你会帮我吗?” 董叔了然地笑了,拍拍秦夏铮的肩膀:“这才是我认识的秦夏铮,说吧,你想怎么做,需要董叔叔怎么帮你?” “见机行事,我还没有想好,但是最主要的,万一我要动手,您可得帮我挡住我爹,我爹的手段您是知道的,万一真的发起火来,我连婚礼会场都不一定能出得来!” 董叔笑了笑:“你小子啊,从小到大就怕你爹,你爹有什么好怕的,秦哥在你妈面前就是纸老虎,一点都不懂得抓重点,行,我看你也挺顺眼的,到时候看看董叔我怎么帮你!” 有了董叔的口头承诺,秦夏铮便放心了些,紧接着,秦夏铮便跟董叔聊了些工作上面的事情,听完秦夏铮的长篇大论后,董叔问道:“你的意思是,南娱集团需要转型?夏铮啊,南娱集团可是才发展到现在不过三十年,这个时间,这个年纪,放到人的身上,正是壮年的时候,你现在说的这些,就等于跟我说,南娱集团来了,是个老头子了,不适应这个时代社会的发展了,应该要拉去火葬场给埋了,你觉得这么跟我说,我这个老头子的心脏能受得了吗?” “董叔,南娱集团的今天,就好像是一艘航行了百年的大船,有的地方受损了,需要新材料来缝缝补补,董叔,我原本就是打算开设一个新部门,现在正好,天遇集团送上门,自然不会错过这个难得的好机会。” “好,既然你有想法,那我当然是会支持你的,不过,南国娱乐城那边,你想要经营权,是吗?” 秦夏铮是有这个想法的,只是他妈秦夫人曾经告诫过他,在还没有成熟的把握之前不允许他将消息透露给董叔,怕董叔觉得他这个动作是要将他从南国娱乐城踢出去,这样的感觉,会令两家人的关系陷入胶着。 但是,没想到,他董叔早就听见了风声,秦夏铮语气含糊:“董叔,这件事情,您从哪儿听来的啊?经营权,其实我也不是非得要这个,董叔……” 秦夏铮被董叔盯着,浑身紧张不说,还带着莫名的心虚:“当初想要经营权,只是为了更好地将重整南娱集团的计划推行下去,其实现在,若是董叔你能出面支持,那么效果会更好。” “是徐遇跟我说的这件事情,不管他说这件事情的目的是什么,你要记住一件事情,既然你爹将南娱集团交到你的手上,我就会支持你,你需要什么,大可以跟我直说,我不想从别人的口中知道任何消息,是关于我被算计了的,明白吗?” 秦夏铮当然是立即点头:“我明白,董叔,我需要调动南国娱乐城的资源,希望你能给我权限,或者是站在我这边。” “……知道了……” …… 秦夏铮将董叔接回了房间,他妈让董叔上楼去换衣服,然后将秦夏铮给拎到了一边,不放心地再次嘱咐:“夏铮啊,顾全大局,明白吗?” 秦夏铮早就做好了打算,却是不想让他妈担心,只好违心地回答:“我知道了,您不要担心。” 这话刚说完,身后便想起了汽车鸣笛的声音,沉着有力的脚步声,抑扬顿挫,一步步朝秦夏铮他们走来,而这人身后,却是跟了个任谁都没有想到会出现在这里的人物。 “秦夫人,好久不见。” 来人寒暄,秦夫人笑容礼貌客气:“王部,真是好久不见,来,进来吧,池子在楼上等你。” 秦夏铮点头示意,“王叔好。” “夏铮也在啊,正好,来,我先介绍一下,这是王子邵,我的长子,子邵,这位是秦夫人,这位是秦大公子。” 一直站在王琦身后的男孩怯生生地打招呼:“秦夫人好,秦大公子好!我是子邵。很高兴见到你们!” 秦夫人笑容和蔼地一直等着王琦介绍完,甚至是等着王子邵向他们问好之后,才在意瞬间将笑容给收了回去:“王部,今天是池子的婚礼,董邵也在,这么做,不太合乎情理吧?” 秦夏铮听着他妈的语气,心中暗叹不好,他妈发怒的前兆就是这样的,他最好先说点什么做点什么缓和一下气氛。 “哈哈哈,你好,子邵对吧?别喊什么秦夫人,秦大少爷的,太见外了,你比我小,直接喊我夏铮哥就好了,妈,我看子邵和池子长得挺像的,特别是笑起来的时候,你说是不是啊?” 秦夏铮担心他妈没有hold住脾气,忙挽住他妈的手,笑眯眯地看着他妈,问:“还真的是姐弟哦……” 他在提醒他妈,眼前的两个人,一个是池子的亲生父亲,一个是池子的亲弟弟,再如何,血浓于水,把场面弄得太过难堪,关系处理的纠结僵硬,最后为难的,只有池子。 “呵呵,你不说我还忘记了,子邵是长得很不错,除了笑起来的样子,其他地方,真的是跟王部你一模一样呢,就是,没能遗传他母亲的美貌,挺可惜的。” “秦夫人的口才,我可是很早之前就见识过了,看来今天我还真的是托了池子的福气,才免于一顿口头的教训。” “这倒不是,我要不是看在董邵的面子上面,今天,整个金茂度假村,你能踏进来一步,那就真的是有鬼了。” 二人你来我往,谁也不肯服输,秦夏铮深知他妈的性子,一旦脾气上来,就连他爹都不敢管,正着急着,有人从屋里出来了。 见到来人的真面目,秦夏铮跟见了救星似的,忙喊道:“董叔,你来啦!” 董叔笑笑:“王琦,你自己个儿的女儿的婚礼,如果想让大家都不痛快,那你就尽管试试,反正我的脸,已经丢了五十年了也不差,今天一天,你说呢?” 秦夏铮看着王琦脸色阴雨绵绵,正打算着找点话题缓和一下,别到时候真的吵起来,结果还未开口,便被他妈给拉到了一边。 “妈?” 秦夏铮低声询问,秦夫人沉默着,将他往大厅里面拉进去。 “那时他们一家人的事情,你董叔是正主,正主来了,咱们别掺和了,你去叫新娘子,车子我看也快来了,咱们按照原先定好的顺序。” 秦夏铮见事情到了现在,只好先上楼了。 …… 秦夏铮站在门口,犹豫着该不该敲门进去,房间里面的那个小丫头,穿上一袭白纱之后,倒是莫名有了女人味,哪里还是小时候,他印象中,到处乱跑,十足十地跟个野小子似的。 定下来的筹备婚礼时间很短,婚纱却一点儿都没有马虎,他听他妈说,婚纱是池子早就自己准备好的,还是她亲手设计的,连同新郎的礼服也是。 层层叠叠的薄纱,一圈圈地往上裹紧了她的腰身,玲珑有致,肌肤白皙嫩滑,泛着氤氲的光泽,如天鹅般修长的脖颈,颗颗圆润的东海珍珠,将她衬得更加的亭亭玉立。 秦夏铮逐渐地握紧了双拳,这个女孩子,在他不知道的时候,就这么长大了。 此时此刻,对身后有人盯着她毫无知觉的池子正在硕大的镜子面前,手上忙活着,不知道在弄些什么。 “咳咳……池子……你……准备好了吗?” 秦夏铮出声,池子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大跳,忙转身过来,如画的眉眼间,像是受了惊的小兔子,眼睛红红的,似乎是哭过? 池子低头,低声问:“你,能帮我把带子绑起来么?” 直到池子求助,秦夏铮从自己的‘加入’中清醒过来之后,往前两步之时才发现,池子正在摆弄的,是婚纱前面,腰部稍微上面一点的蝴蝶结。 秦夏铮伸手,故意靠近了她,她却是往后面稍退开了些,明显的变得疏离。 池子动作不明显,但是对于秦夏铮来说,这就够了,他什么也不能做,只能假装没看懂,丝毫不在意地岔开注意力。 “之后,还是打算离开北城?” “离开是要离开的,但是回来,自然也是要回来的,毕竟我是北城人,我的家,我的家人都在这里。还有……” 池子顿住,扯出一抹僵硬的笑容来:“我,我能再喊你夏铮哥吗?” “当然……可以……你想怎么喊,都行。” 池子近来的每一处变化,都令秦夏铮很是感慨,原先那么娇软可爱的小丫头,虽然有点嚣张跋扈,油盐不进,还脾气死犟,可是,却从来没有过,像现在两人明明站得这么近,却是一点点的熟悉感觉都不见了。 “你什么时候走?” “新戏拍完就走。” 池子认真地看着秦夏铮:“你放心,我绝对不会再像以前那样,赖在这里不走,让你成天看到我,觉得碍眼。” 蝴蝶结带子已经弄好,池子提着裙摆,转身欲走,秦夏铮赶忙将人拉住。 “等一下。” 池子奇怪地看秦夏铮:“夏铮哥,你还有事要说?” “那时候,我不是不想见到你,我,这件事情,很复杂,池子,你能不能,给我一点时间,先……先不要结婚?” “是南姨的命令吧,夏铮哥,我正在努力地,摆脱过去,摆脱小时候的习惯,去活成一个独立的自己的样子,所以,别来招我,我这个人你还不知道吗,很不坚定,很容易便会动摇我自己的立场……” “和我妈无关,你说我了解你,那么你也应该了解我,在这件事情上面,我拥有绝对的自主权。” “啊!不好意思,徐遇到外面了,池子姐姐,咱们走吧!该到时间去会场啦!” 两人间的沉默以对被不知道从哪里突然冒出来的白止给打断,池子急忙往楼下走,秦夏铮紧接着追了上去,还没有走几步,便被白止给拦住了。 “大哥,这件事情,真的不能这么做的,虽然我也是喜欢池子姐姐当我大嫂的,但是,这么多人都在,你真的别一时兴起,到时候会害死池子姐姐的!” “难道我眼睁睁看着她结婚?徐遇对她好,我也可以!” 白止愣住,从小到大,她的大哥有时候被她恶作剧气到崩溃,也不会这么严肃地跟她说话,这是第一次,白止的的确确地被吓到了,咽了咽口水,支支吾吾反驳道:“那你早干嘛去了!现在池子姐姐悔婚,别人会怎么说啊!大家都知道池子姐姐喜欢了你那么多年,倒追了你那么多年,所有人也都默认池子姐姐是咱们秦家的儿媳妇!” 白止气极了:“你知道池子姐姐的婚讯出来的时候,别看网络上面都是祝福和叫好,我跟咱妈参加宴会的时候,那些名媛小姐都说,池子姐姐是因为刘婧回来了,她才被你甩了,不得已找徐遇这么匆忙就嫁掉的!那些话说的那么难听!现在池子姐姐悔婚的话,别人又会说什么,为什么不是你当着所有人的面前,向池子姐姐求婚呢?而且,就刚刚,因为那个王子邵,董叔都被气到心脏病差点发作,现在还在房间里面用氧气罩!大哥,你要是没有想好的话,就别闹了,这样是对大家都不好的!” 秦夏铮要追出去的脚步,停住了…… …… 婚礼进行曲响起来的时候,秦夏铮坐在新娘家属区域,因为董叔还在休息,董叔的位置便由他妈妈代替了,以干妈的身份。 秦夏铮看了一眼坐在他手边的王子邵,突然很想一巴掌把这个人扇飞,董叔对他来说也是家人,他的家人因为这个毛头小子被欺负成这样,不想点办法坑回来,真的是吃饭都不香了! …… 手捧鲜花的池子从一片蓝海中走过来,朝着花台上的徐遇走过去,这一段足足五分钟的时间里面,秦夏铮度秒如年。 在接下来众人纷纷投去或期待或羡慕或不屑的眼神的时间里面,秦夏铮望着池子,安静的往徐遇那边走,他只觉得气氛突然变得朝着诡异的方向狂奔,事实上面不应该是这样,他们,本来,是这世界上面,最最亲密的人。 …… 秦夏铮还记得,董叔从外面将池子带回来的时候,是大冬天,外面飘着大雪,漫天的白色中,他妈跟他爹一阵感叹,王琦叔在工作上面遇见了些大事情,当年年轻的王琦叔爬的太快,惹了许多人眼红,在官场上面得罪的人多,那次又加上因为他丈人家在大选上没站对队伍,恐怕王琦叔会受到牵连,如果抗不过去,王家恐怕从此就是一蹶不振。 他们三个兄妹,从小到大,他妈已经做出了大致的安排,但是没有一个和官面上的人有联系,所以,那时候接受南娱集团事务的秦夏铮,虽然对那一年闹的风风雨雨的事情略有耳闻,但是只知道个大概,也帮不上忙。 池子就是那时候由董叔抱回家的,还在襁褓里面,粉嫩嫩的,小软肉团子一个,撅着小嘴吐泡泡,看着可爱极了。 董叔着池子,在他爹和他妈的面前,说从此以后,池子就是他的亲生女儿,将来东升集团的掌上明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