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九章:铮斗(十八)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三百八十九章:铮斗(十八)

这也就是为什么后来池子执意要进娱乐圈,把董叔气得半死的原因。 大概是小时候的池子太过可爱,像极了小止喜欢的洋娃娃,然而说起来洋娃娃,更加漂亮,五官更加精致的小止才是他有血缘的亲生妹妹,他都没有这么宠过。 时至今日,秦夏铮依然搞不明白,为什么会对小时候的池子那么好,好到恨不能宠到天上去,可也就是这样,秦夏铮才更加愤怒,才会在以为池子学坏了之后,心底藏着说不出来的悲哀。 为什么他疼到心眼里的小妹妹,会给刘婧灌药,推她进地狱,不吭一声。 秦夏铮抬手,看着手机上面的时间,他准备好的材料估计已经送到了相关部门主任的书桌前,徐遇做的那些事情,他可以看在两人是朋友的份上帮着处理了,也可以在徐遇背叛他的时候,找个合适的机会披露出来。 长长的裙摆摇曳而过,池子经过秦夏铮身边的时候,秦夏铮抓住了她的手。 秦夏铮觉得自己挺可笑的,明明那样痛恨怨怼,却是仍旧不想看到池子嫁给别的男人中,若是之前,他只会估计这就是小止天天嘟囔着的所谓占有欲作祟,但是现在不一样,胸腔里面跳动的心脏在告诉他,这不是占有欲,这是爱情。 婚礼会场在秦夏铮握住新娘子手的时候,便开始响起来窃窃私语,嘈杂喧闹。 秦夏铮看着惊愕的池子,单膝跪地:“我知道,我犯了很多的错,不可原谅,但是我还是想要祈求一个机会,能让我弥补你的机会,池子,我求你,不要嫁给别的男人,我想请你嫁给我,当我的妻子,成为我的孩子的母亲。” 这些话,对于秦夏铮来说,本以为很困难,可是说出来之后,却是简单到脱口而出,来一路上面都在打的腹稿都没有用上,甚至可以说的上是即兴发挥。 “夏铮哥,你知道你在做什么,你在说什么吗?” 池子问,被秦夏铮握住的手,抖得跟筛子似的,连呼吸都变得急速紊乱起来,这一切的发生对她来说都太过玄幻,比起她演过的电影角色人物的经历还要来得令人不可置信。 “夏铮哥,不要玩了,现在不是好玩的时候,这是婚礼,我的婚礼,我和徐遇的婚礼……” “我知道!”秦夏铮忙着解释:“池子,正是因为我知道,所以,我才会一定要在今天将我所有的想法告诉你,不然就再也没有机会了,我会失去你,失去我这辈子所有的幸福。” 说到这里的时候,徐遇已经走了过来,抬手便是一拳头狠狠地砸在秦夏铮的脸上,怒道:“你特么的以为你是谁,你有病是吗?秦夏铮,我把你当兄弟,今天是我的婚礼,这么多年,池子终于答应了我的求婚,你却在这个时候还要来捣乱,你要是真的喜欢,早干嘛去了?秦夏铮,你给我滚出去!” “不要!” 秦夏铮没有还手,任由徐遇将十成十的拳头砸在他的身上,池子顿时飙泪,扑在了秦夏铮的身上,抽泣着。 徐遇的这一拳很重,秦夏铮栽在地板上很久起不来,秦夫人见状,心疼的不行,虽然她早就叮嘱过秦夏铮不要在婚礼上面闹事,但是当秦夏铮真的闹了这么一出的时候,秦夫人能做的,想做的,也是先将事情摁下来,要教训秦夏铮是她这个当妈的来教训,其他人绝对不行。 “够了!现在像什么样子?”秦夫人上前,伸手将秦夏铮扶起来,池子亦是伸手来扶着,眼泪哗啦啦地往外掉,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婚礼暂停,你们三个全部跟我出来!” 秦夫人一开口,秦厉北便也跟着过来,与妻子相视一眼,便极有默契地各自着手帮忙解决自家大儿子弄出来的糟心事。 …… 秦夫人将三人统统带到了休息室,至于会场那边的情况,秦夫人是放心的,王琦在,秦厉北也在,来的宾客大多数是与两家交好的,最多也就是传传闲话,也不会真的传到圈子外面去,而且,秦夫人对于秦厉北解决这类事情,还是很有信心。 进门之后,秦夫人反手将门关上,拉了把椅子便在门前坐下了,二郎腿一翘,冷淡的目光扫视了一圈三人,招呼道:“你们都坐下,咱们今天就来好好地聊聊这件事情!” 三人没有动作,秦夏铮揉着嘴角,池子顺手抽了休息室的毛巾,拿矿泉水沾湿了帮他擦拭。 看见这一幕,秦夫人便什么都了然了,或许选择可以刻意,但是有些事情,自然而然的习惯,是顺心而为,是变不了的。 若是她这个儿子能早点看明白,那就好了。 秦夫人很是感慨,这明明挺聪明的一个人,怎么在这件事情上面,就跟个白痴傻子似的,愣是看着让人火大。 “秦夏铮,我是不是警告过你,做事情要知道分寸,今天是什么日子,你这么来一出,咱们秦家的面子往哪儿搁?你自己告诉我,你知道错了没有?” 话音落下,秦夫人便接收到了来自于秦夏铮的求助和徐遇的注视。 秦夫人继续:“徐遇啊,今天这件事情,是我们家夏铮的错,是他不顾大局,事情办的不够兄弟,也不够漂亮,你打的这一拳,我是支持的,这个小子就是该好好地教训教训,你别看你现在揍了他!” 话音一顿,秦夫人痛心疾首地说:“你别看他现在已经被你揍了啊,等会儿他爹过来了,肯定不会轻易绕了他的,你呢,就放心。刚才那一拳头下去,力的作用是相互的,徐遇啊,你的手也挺疼的吧?” 徐遇咬牙切齿,秦夫人的伶牙俐齿,他早就有所耳闻,现在岂能不知道秦夫人的话中有话。 这不就是在警告他,想打秦夏铮的念头适可而止,秦夏铮做错了事情自然是有他爹来教育,用不着他徐遇出手。 徐遇本不想妥协,但是,徐家和秦家,本来就不在一个中量级上面,对于秦夫人,他现在还得罪不起,只是不甘心……很不甘心…… “秦夫人,我明白了,只是今天毕竟是我和池子的婚礼,这也是我们年轻人的事情,秦夫人可否先行离开,将空间留给我们。这件事情,就让我们三个年轻人,也是当事人,自己解决,您觉得呢?” 秦夫人担心秦夏铮会吃亏,这个吃亏不是在武力值上面,秦夏铮从小跟着秦柠被秦厉北训练,格斗术从小当成健美操那样来玩耍,没有什么可担心的,就是,秦夏铮在池子面前,习惯了池子的总是妥协和同意,或许这次,尽管闹出了大动静,但仍旧是无法挽回池子。 如果结局是这样的话,对于秦夏铮来说,会是一个极大的打击。 秦夫人看了眼秦夏铮,秦夏铮眼神示意她,一切都没事。 犹豫再三,本想亲自出马解决这件事情,但,秦夫人转念一想,年轻人的事情,或许真的高年轻人自己去解决。 “好,你们好好地聊聊。” 秦夫人起身欲走,临走前,还是放不下心来,又转身去抱了抱池子,温柔安慰:“池子,别担心,你今天很漂亮,表现的很好,千万记得,南姨在这里,没什么好怕的。” 池子还在襁褓里面的时候,便被董邵抱到了她怀里,说是她和董邵两个人一起将池子养大的也不为过,都是孩子,秦夫人看着他们,就像是看到了年轻时候的自己。 冲动,随心所欲,为所欲为…… 那时候的她没有父母亲可以倚靠,所以现在,对于秦夏铮和池子,她都想尽力地给她们很多很多的爱护和依赖,让他们活在爱里。 关上门,秦夫人刚走了几步,便接到了董邵的电话,电话里头,董邵很是激动:“我就说,夏铮这小子绝对不会就这么放走池子,所以,现在是怎么样?池子怎么说?” 秦夫人翻了个白眼:“你怂恿的吧?董邵,你是不是很久没有被我揍了,觉得我提不动刀了是不是?” “天啊,南姐,我冤枉的好嘛!我又没有拿着刀架到夏铮那小子的脖子上面去让他抢亲!而且,那是池子,我的亲女儿,我能看着她不好?我是觉得和徐遇比起来,夏铮更适合池子!” 秦夫人原本也是想要池子当儿媳妇的,只是如果秦夏铮那小子能够早点开窍,早点明白的话,不就是更好了,但是现在事情堵在这个时间点上面,就只能是进退两难了。 “你不是心脏不舒服么,怎么现在还中气十足,又玩什么幺蛾子呢?连池子的婚礼都不来参加了?” 董邵得意洋洋地笑了:“今天的婚礼注定了办不成,我又何必去凑热闹,再说了,南姐,王琦这次,做的太狠了,我的底线被他踩在脚底下,再退下去,我会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