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章:铮斗(十九)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三百九十章:铮斗(十九)

董邵这么一说,秦夫人也很是感慨,但是也没有办法多做些什么,毕竟她不当事人,有些话说太多,也只是徒然增添伤感而已,没什么大的作用。 “你早点清楚了,也是对你自己负责任。王琦对广大老百姓来说,或许是个大清官,是包拯之流也好,与你无关……” “不说我了,还是继续说说那两个孩子的事情,夏铮已经跟我提过,他想要对南娱集团进行改革的事情,我想了想,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既然他需要南国娱乐城的经营权,我也打算帮他一把。” 秦夫人惊讶:“南国娱乐城可以说是你的孩子,你一手带大的,你真的肯这么做?” 董邵嘴角微微一笑:“说的我好像是只认识钱似的,夏铮也是我看着长大的,虽然不是我儿子,但以后说不定会成为我的女婿,一个女婿半个儿子,还不允许我宠着我儿子了?” 秦夫人被董邵这门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话方式给逗笑了,嗔怪道:“就你会说,不过啊,这间事情,按照夏铮那小子现在的情况来说,估计是一时半会儿还没有办法开始喽!” “不!不!不!南姐,你还真的是低估了这次夏铮想要最初一番大事业的决心来,现在,我估计啊,夏铮那小子已经动手了,徐遇的那个天遇集团,恐怕陷入了混乱之中了!” 秦夫人惊讶:“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董邵反问,继而解释道:“夏铮将他收集的天遇集团对外发表过的几次财务报告整理出了一份最新的资料,上面可以很清晰地看出来,现在天遇集团的资金链很有问题,徐遇是有能力的,只是他的野心太大,现在的能力和资本还没有办法完全支撑得起来徐遇的企图心,结果就是变成了摊子铺得太开,涉及的项目,盈利的项目不多,继续这样下去,恶性循环,拆东墙补西墙,一直循环循环循环,直到最后的结果,只能是破产清算。” 秦夫人没有见过秦夏铮整理出来的那份资料,但是听董邵这么一说,她也能大地明白了解了,说到底,徐家的家底虽然雄厚,但是北城这个地界儿啊,有钱不少,富到极端的却是凤毛麟角,徐遇想要用徐家来支撑天遇集团吞并南娱集团,继而发展壮大天遇集团的算盘,是打的响叮当,但是也只能是打个响炮罢了。 秦夫人突然想到什么,紧张道:“我应该早点发现的,也可以早点叮嘱池子,别和徐遇陷得太深才好,不过,我说的话,恐怕会让池子以为我有私心,所以,董少,要不然你去多说一句,就说和徐遇搅和在一起,没有好处。” 秦夫人一顿,问道:“你觉得怎么样?” “哈哈,哈哈哈,……”董邵大笑起来,打趣道:“南姐,看来你是上了年纪了啊,你忘记了么,只要夏铮这小子,能把池子给说得回心转意,一切不就是都迎刃而解了吗?!” 秦夫人转念一想,是这么个道理啊,但是有句话说的好,好马不吃回头草,像是池子那么优秀的女生,本来就很有傲气,现在又是徐遇遇见人生大危机的时候,若是池子知道了,怕是不会云愿意离开徐遇…… …… 另一边,休息室内,气氛诡异的安静着,三个人,谁都没有开口说话,不知道是没有什么可以说的,还是没有什么想说的。 独自坐在沙发边的秦夏铮以为他自己已经主动地示好,而且也在众目睽睽之下,给足了池子的面子,向她告白,池子的态度至少会变得那么不一样一点点,但是实际上面并没有,池子没有选择握住秦夏铮伸过去的手,竟然是走到离他们两个最远的角落,去坐着,沉默是金的状态,就这么一直持续着,不知道究竟什么时候才能结束。 而且,他已经收到手底下的人发来的消息,计划进展顺利,一切都在按部就班地完成,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今天傍晚收盘的时候,税务局的工作人员就会去找天遇集团的财务总监聊一聊人生和理想,而其他跟进的计划也有专门人在负责,到时候,舆论和法律的双重管制下,秦夏铮就不信了,还斗不倒一个徐遇。 秦夏铮看向坐在他右对角处的徐遇,光是想想便气不打一处来,三年前,徐遇说出那些令人误会池子就是给刘婧投药的凶手,才会导致他和池子大吵一架之后,眼睁睁地看着池子离开北城,委屈地去了国外。 而现在徐遇能够有机会办这个婚礼,能够向池子求婚成功,都是拜他秦夏铮所赐,现在,他要带回他的女人了。 “夏铮哥,我答应了徐遇,我要嫁给他,那么,我就是一定要嫁给他的。” “池子,如果我告诉你,徐遇即将身无分文,你还愿意嫁给他吗?” 秦夏铮气急了,话一出口便口无遮拦,等到说完之后,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究竟是说了些什么乱七八糟令人无言以对的话来! “就算是他一无所有,我也愿意跟着他重新开始。”池子看着秦夏铮:“从小到大,南姨教会了我很多东西,而她教给我的,最重要的一项还有就是,知恩图报,在我最难过的时候,是徐遇帮助了我,我绝对不能在这个时候,在他困难的时候,抛弃他离开,这是不对的!夏铮哥,你说是不是?” “我不是这个意思,池子,你听我说,你误会我了,我爱你,想要娶你为妻,和徐遇一点关系都没有,不对,实话说,也是有关系的,毕竟是因为徐遇的存在,刺激了我内心潜意识对你的感觉,也让我明白,这不是兄妹之情,这是男女之爱!” 秦夏铮恨不能冲上去直接将池子给绑了,百米冲刺回家,但是,不行,池子等了这么久,他也可以等着池子心回意转,重新握住他的手。 池子摇摇头,既没有走向望着窗外的徐遇,也没有走向秦夏铮,而是越退越远,直到退到房间的角落,硬生生地将两人之间的距离,拉到最大。 “夏铮哥,你为什么不早说呢,你要是早点说的话该多好啊,我一定会很欢喜,觉得我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呢……”池子回想起了过去,眼泛泪光:“你怕是不知道的吧,我想过很多次,我和你结婚时候的样子,婚纱,妆容,捧花,新娘致辞,我都想好了,我连我们结婚之后,要生几个孩子也都想好了,甚至名字,都悄悄地取了好几个,就等着孩子们的到来……” 秦夏铮想要上前,但是他却突然地胆怯了,他不敢,池子只差没有缩到墙壁里面去,这明显的,就是在躲着他,泪眼婆娑的池子,落在秦夏铮的眼里,只觉得很是心疼,他半步都是,不敢再往前迈过去的了。 “你还记得么,我跟你说过的,思念,怀念,想念……都是我过去从小到大,记事以来的印象中,对你所有的感觉,每天每天都是这样的……” 池子一说完,秦夏铮就愣住了,他记得池子的确是这么说过,在刘婧离开北城,秦夏铮在愤怒之下,池子似乎有提过,她过了前半生在思念,怀念,想念中度过的日子,不想要再继续过这种等待的日子了,可是,后来呢,后来发生了什么呢,秦夏铮努力地回想了一下,好像是,他愤怒地将池子推开,吼她赶紧给他滚,他这辈子都不想要再见到她…… 然后她就真的滚了,一滚滚三年,从此音讯全无。 “你爱我?你说你看到了木盒子,然后你说你爱我,可是,夏铮哥,你是真的爱我么?是同情吧,可怜吧,还有施舍吧,不要闹了,我是不需要你的这些感情的!!!” 秦夏铮看着满脸写着委屈和愤怒的池子,突然想起来他自己第一次抱着她的样子,那时候,那么小的一个小丫头,现在已经长大了,他以前可是连她摔一跤,都恨不能把害她摔跤的那块石头给挫骨扬灰的,怎么就突然间,两个人因为徐遇和刘婧,都是外人,两人却傻乎乎地因为外人而剑拔弩张。 秦夏铮深深吸了好几口气,紧接着缓和了自己的怒气,这才道:“如果是因为愧疚,同情,可怜,我想要施舍你,池子,我们从小认识,你觉得我是那种会用自己的爱情,来作为施舍的人么?”